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替女主嫁给反派少帅后

时间:2019-08-18 21:08:56来源:青年文摘

寂静与寂静对峙,在黑夜里进行着 。火焰最中心是白色,却被热烈红与橘包围着,有着梦幻般不相一冷静。透过那抹白,是霍仿不顾背后伤口严阵以待时,额角在冒出汗水。这座寺庙面积不算大,而且年代久远,材质不比现在,更像是胶土与植物泥混合在一起压实后建造。换句话说就是……可燃。血腥味道

替女主嫁给反派少帅后

[替女主嫁给反派少帅后]言情小说在线阅读宝贝不疼对准它坐下来寂静与寂静对峙,在黑夜里进行着 。火焰最中心是白色,却被热烈红与橘包围着,有着梦幻般不相一冷静。透过那抹白,是霍仿不顾背后伤口严阵以待时,额角在冒出汗水。这座寺庙面积不算大,而且年代久远,材质不比现在,更像是胶土与植物泥混合在一起压实后建造。换句话说就是……可燃。血腥味道,构思新颖,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寂静与寂静对峙,在黑夜里进行着 。

火焰最中心是白色,却被热烈红与橘包围着,有着梦幻般不相一冷静。

透过那抹白,是霍仿不顾背后伤口严阵以待时,额角在冒出汗水。

这座寺庙面积不算大,而且年代久远,材质不比现在,更像是胶土与植物泥混合在一起压实后建造。

换句话说就是……

可燃。

血腥味道实在太浓烈,极大程度冲击着挽挽嗅觉。

但对于嗜血野兽而言,这是香味。

“尽量躲到我身后去。”

年轻男人低沉出声。

极力压制喘息依旧从他牙齿缝里钻出来。

野兽怕火,但木材不能永远燃烧下去,不过是在为拖延做可悲倒计时。

第一匹狼,来了。

门“嘎吱”被推开,仿佛打响了两边剧烈冲突号角。

挽挽无意打碎水缸,在今夜第二次起到防护作用。

狼爪子可没有人类肉垫。

那匹狼痛苦地哀嚎,在月夜发出令人毛骨悚然嚎叫。

林子里仿佛刮起了一阵风般暴动。

碎渣子扎进了肉里之后,每走一步都会更进去一点。

挽挽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狼群都这么团结,但这群可以在人类活动频繁狭小缝隙中生存下来狼一定是。

它们竟然试图每匹狼用脚底沾掉一些碎渣,为后面狼打开通路。

挽挽现在要是坐在电视前面看狼群纪录片,一定会好感动。

但现在……只后悔怎么没把水巷再砸砸碎呢……

另一道门边,已经有群狼绕过去。

这里可没有碎渣,畅通无阻。

“砰——!”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入夜后第一声枪响响起。

狼倒下了,死在杀手尸体边上几乎快凝固血滩上。

棕黑皮毛上站满了血渍。

狼群开始暴动,一匹接着一匹往里面冲,越来越多一进来就直接往霍仿和挽挽方向冲。

在极度高压情况下,霍仿精准地瞄准每一匹狼脑袋,弹壳一枚一枚掉落在地。

可是子弹越来越不多了。

依靠极速消耗子弹所取得短暂性压制,在子弹全部用完时候将会遭受到最猛烈反扑。

与此同时,山下。

“报!极端分子已经清理完毕!”

“报!山里有枪声!”

“快!那一定是少帅!天亮之前一定要救出少帅!”

整齐划一大部队正在以最快速度往山上出发。

先遣部队像在林中飞猴一样猛蹿上山。

所有人都在抢时间。

少帅也是。

挽挽下一旁陌陌地收集着弹壳。

之前杀手刀也被她爬起来踢了杀手一脚后暗戳戳藏了起来。

离霍仿很近时候,就像是被压制了一样,全身软绵绵,一点力气都没有。

那拉开一些距离呢。

霍仿最主要火力攻击对象还是没有水缸渣子那扇门。

挽挽绕道另一边去。

情况不好,庙里也已经进来好几匹狼了。

只不过踩着碎渣寸步难行。

地上碎渣还很多。

挽挽目测一下可以离开霍仿最远距离,谈后……

“砰——!”

一颗弹壳以雷霆万钧之势击倒了一匹狼。

挽挽:!

她居家旅行坑人不偿命大力气又回来了。

于是“刷刷刷”,这厮像扔棒球一样,仅准地打击狼群脑袋。

虽然打不死,但打晕它们是一定。

时间被拖延。

此长彼消是,霍仿子弹越来越少。

还有不到最后五枚。

狼群开始暂时停止攻势。

霍仿汗水一颗颗低落。

长时间举枪保持一个姿势不动,背后伤口已经更大程度撕裂。

他深知在濒临危境时,同伴自信有多么重要,所以才一直强撑着没让挽挽觉得他真爬不起来。

那把刀上,似乎抹了毒,以受伤地方为中心,渐渐失去知觉。

但军人,就是咬着牙也不败给渴望屈服软弱。

霍仿放下后再想举起,变得越来越困难。

最后那五发子弹,也许都没有离膛机会。

短暂休整之后,剩余狼群攻势更猛。

仿佛带着同伴被杀害不甘与怨恨,一匹比一匹不怕死。

“砰——!”

倒数第二颗子弹射偏了。

射在了狼腿上。

霍仿嘴角渗血,倒下去一瞬间,被人从身后顶住,缓缓地放在了墙边。

挽挽现在非常确定自己体能和霍仿存在着某种联系。

当他强大时候,她一靠近他就会变得非常弱。但他现在几乎没有战斗力了,没有人可以压她了。

挽挽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手里握着一把她不会使用枪。

作为一个不是好人人,她现在应该把霍仿和杀手放在一起吸引狼群全部注意力,然后凭借着自身彪悍战斗能力挑狼群防守最薄弱碎渣子那扇门突围出去。

再然后找棵树呲溜溜一爬,狼不能上树,威胁不到她,她就安全了。

但霍仿救了她两次,第二次还替她挡刀了……

霍少帅开始进入昏迷。

挽挽一边用木棍和火把暂时收住即将崩溃防线,一边愤愤地瞥了一眼。

都说好了这辈子再也不救人,没能力还救人会搭上她小命。

但……

她现在又要没出息地救人了。

有可能救不成功死一起……

挽挽轻松地把霍仿公主抱抱在怀里,特别凶神恶煞地朝晕过去霍仿说。

“你以后要是不把老子供起来,老子吃垮你家粮库!”

哎……

她这个无药可救小天使……

后来霍仿确把挽挽供起来了,只不过不是挽挽以为30 340那样。

而是那样……

挽挽将所有木棒点上火,开始沿着墙角线摆放。

墙面果然是可燃,一点就着了。

但一时半会儿又没有那么容易烧完,破庙开始像一个巨大我熔炉。

泥塑背后是整座破庙顶梁柱子。

挽挽将找到一团麻绳绑在自己腰间,在熊熊烈火中抱着霍仿这个她嫌弃大累赘,漂亮大眼睛中闪现坚毅,爬上了泥像后面放置排位高台。

严重虽然坚毅,但是挽挽腿在抖。

怕呀……她最惜命最怕死了。

夜色中如精灵少女纵身一跃。

啪唧……

然后一点也不轻盈地顺着屋顶划到了地上。

身后被年代久远瓦片划伤不计其数。

一到达地面,从里面逃出来野狼立即奋力追赶。

下面,就是悬崖。

不到十米距离。

挽挽在跑,野狼也在跑。

十步……

八步……

最前面一匹狼几乎扑上了挽挽。

两步……

火光冲天和巨大建筑物坍塌剧烈声响中,五六条狼追着挽挽跳下了悬崖。

失去重力不断下沉过程中,霍仿慢慢抱住挽挽,将自己垫到了她身下。

第12章 脱险

藿香山后山,远方天空露出鱼肚白,风停树静,明暗交接。

只是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有东西代替太阳提前释放出了热和光亮。

寺庙坍塌所释放出来巨大火光盈满了整个天际。

在冬日爆发出惊人滚烫。

火光中,少女抱着高大男人冲出来,腰间系着那条拴着寺庙顶梁柱绳子。

挽挽在赌。

赌这座寺庙之所以长久屹立不倒是因为顶梁柱。

赌霍少帅属下一定在附近搜救他。

子弹和火解决了几乎所有群狼,剩余六匹跟着他们跳下了悬崖。

轻微,狼摔成肉泥声音从悬崖底下传来。

几乎没有一声嚎叫。

这悬崖比想象还要深……

摔下去是绝对不能活命。

少女抱着高大男人纵身一跃时,摊在地上麻绳不断被拉直,最后绷成了直接。

从挽挽原本系着高处一路滑到最底端。

失去重力不断下沉过程中,霍仿慢慢抱住挽挽,将自己垫到了她身下。

两人往上弹了一下。

停了……

他们停止下坠了……

挽挽额头都是汗水,顺着脸颊流向纤细脖子里。

即使在前世坐过那么多次过山车,挽挽到现在才知道脚底真正发虚是什么味道。

悬崖上还有火焰不断焚毁墙壁声音。

余下就是寂静,死一般寂静。

他们看不到悬崖岸上,固定在柱子上麻绳结一端被点燃。

霍仿睁开了眼睛,琥珀色眸子中布满了可怕血丝。

停住那一瞬间,两人身体被竖直。

现在挽挽和霍仿身体就是全然没有缝隙地抱在一起。

绳子系在挽挽腰上,霍仿必须抱住她。

霍仿力气,要凭双臂膀支撑住自己,已经变得太苦难。

他上半身已经麻到没有知觉了。

大约是那毒药发作了。

抱着挽挽力气越来越小,头也脱力地靠在挽挽肩膀上。

就在霍仿产生滑落趋势时候,他腰间缠来一双嫩嫩手臂。

男人眼睛半开半盒。

“苏挽挽……你放手吧。”

这是霍仿第一次叫挽挽名字。

“绳子是撑不住……我不想拖累你。”

霍仿看来,挽挽遭遇是飞来横祸。

如果不是遇到自己,她不会被追上去。

可霍仿如果没有遇到挽挽,他不会为了救她而杀了杀手,释放出血腥味,就更不会引来狼群。

对于彼此而言都一样。

你是我命里劫。

“没关系,我力气大。我能抱得动你。”

挽挽手臂紧紧地抱着男人腰。

天已经完全亮了。

麻绳结被多燃烧了五厘米。

“挽挽,苏挽挽,你听我说……放手,你一个人也许能活……”

“你给我闭嘴!我辛辛苦苦救你出来,不是听你像个老头一样啰嗦。”

没错,随着时间过去,挽挽手臂从手腕处开始感觉到酸疼。

挽挽力气大不错,但要长时间以一个不动姿势拖住一个一米九浑身肌肉男人,手开始渐渐吃力。

麻绳结子又多燃烧了三厘米,烧焦麻绳泛黑冒烟。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小豹砸替女主嫁给反派少帅后点评:故事完整,文笔流畅,人设丰满,情节曲折动人,强力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