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海神的品格

时间:2019-08-18 21:05:21来源:青年文摘

刚出了界门没过多久,手机就嗡嗡震动了起来。闻乐按了接听键,向安时焦急中带了些喑哑的嗓音响了起来:“你去哪里了?怎么一晚上都不在服务区啊?”从昨天傍晚起就呆在没有信号的海神殿的闻乐:……“我的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了,没注意。”

海神的品格

[海神的品格]言情小说在线阅读与双性恋交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刚出了界门没过多久,手机就嗡嗡震动了起来。闻乐按了接听键,向安时焦急中带了些喑哑的嗓音响了起来:“你去哪里了?怎么一晚上都不在服务区啊?”从昨天傍晚起就呆在没有信号的海神殿的闻乐:……“我的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了,没注意。”,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刚出了界门没过多久,手机就嗡嗡震动了起来。

闻乐按了接听键,向安时焦急中带了些喑哑的嗓音响了起来:“你去哪里了?怎么一晚上都不在服务区啊?”

从昨天傍晚起就呆在没有信号的海神殿的闻乐:……

“我的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了,没注意。”闻乐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你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

“……”向安时忽然沉默了。

“等等。什么叫一晚上都不在服务区?”闻乐抽了抽嘴角,“你不会一个晚上没睡,光盯着我的电话了吧?”

“……”这下向安时那头连浅浅的呼吸声都没了。

难怪之前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奇怪。闻乐有些好笑:“什么事值得你熬一晚上?现在我接到你的电话了,为什么又一个字都不说?”

“……闻乐。”电话那头的向安时声音仍有些模糊,他似乎是下了重大的决心,缓慢却坚定地说道,“其实我——”

“啊等等,有电话切进来了,咱们一会儿再说。”闻乐看了一眼,未知来电。她从周绵绵家里出来那个晚上就打电话咨询了德尧的老师,对方要她再等个电话。于是她没有多想,将未知来电接起,说了声,“你好。”

“……”

长久的沉默。

对方似乎是没料到这通电话会被这么快接起,闻乐清晰地听到对方倒抽了一丝冷气的呼吸声。虽然另一头的人已经很克制自己了,但这微小的气流摩擦还是没有逃过闻乐的耳朵。

“你好?”闻乐轻声重复了一遍,却听见对方抽气的声音抖的更厉害了。

闻乐:“……”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就嘟地一声把电话给掐断了。

闻乐:喵喵喵?

基本上可以确定对方不是德尧中学的人,闻乐心情复杂地重新拨通了向安时的电话,果然对方秒接,她带着微妙的心情说:“我刚才好像接到骚扰电话了。我接了半天,对面一句话都不说——对了,你打算说什么来着?”

向安时似乎颇为心累,但经历这一波三折的通讯过程他明显放松了许多。

“我想说的是——

“闻乐,我似乎,找到你的家人了。”

闻乐:“……”

闻乐:“……”

她眨了眨眼,许多复杂的情绪涌上她的心头,但是其中最多的还是怀疑和惊讶。

“这么快?”闻乐忍不住质疑道,“一天就找到了?”

向安时听了她的话之后,下意识瞥了一眼身旁直勾勾盯着他的青年,内心无力地感叹道:何止,才一天,人家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我没骗你。”向安时决定还是给闻乐一些缓冲的时间,解释道,“其实我从前就和你的家人认识。听完你的描述后,我第一反应也是‘应该没这么巧’……”

“然而事实证明了,这个世界就是由巧合组成的。”

说着,他自己都不由自主生出几分感慨。

偌大的华夏,偌大的江蓝市,偌大的浦屏——向安时从千里之外来到这个地方,还偏偏认识了闻乐。如果将这一切事件换算成概率,估计会低得令人难以想象。

“我不是不相信你。”闻乐听完他的话后一时语塞,揉着眉心说道,“但是这么短的时间,连亲子鉴定的结果都不一定能确定。更何况,我和他们还没有见过——”

“现在下判断,是不是还太早了?”

向安时:“……”

不。听到自己可能找到了血亲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激动,而是怀疑,甚至能理性地质疑他的行为是否符合逻辑——

他扭头看了一眼到了这个地步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的陆淮,觉得他们绝对是一对父母生的,没毛病。

坐在他身边的陆淮听见了向安时手机中传来的声音,浓密的睫毛垂了下来,伸出白皙修长的手,示意向安时把手机递给他。

向安时愣了愣,对着手机说了声:“我换个人接电话。”

闻乐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手机对面传来了如从松涧清泉中流淌出来的声音。

“你好。”

闻乐眨了眨眼,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从对方的呼吸声中她马上获取到了一些信息,“刚才的电话……是你打的?”

陆淮:“……”

向安时:“……”

沉默突如其来。向安时却见到陆淮有些清冷的侧面轮廓缓缓柔和了下来。明明还是同一张脸,那双眼眸中蕴含着的温和却是向安时前所未见的。

“是我。”陆淮说,“抱歉。明明还没有做好准备就擅自联系你了。但是请你谅解,听安时说你没有接电话,这让我很担心。”

“嗯……我不小心关机了——”闻乐下意识地解释,忽然刹住车,捂住了自己的嘴。

半晌,她轻声问:“……你是谁?”

“我是陆淮,陆家的大儿子,你的大哥。”陆淮仍旧以温柔到让向安时胆战心惊的声线说,“你的父亲叫陆衡,母亲叫晏菀,家里还有一个和你同一天出生的双胞胎哥哥,陆北楼。”

“你的原来的名字——叫做陆南枝。”

“……”被扑面而来的一大堆信息给淹没的闻乐虽然有些心慌意乱,但是她没有就此失去理智。在深呼吸了三秒之后,闻乐试探性地喊了一声,“陆淮?”

“是的。”

“你怎么能确定……我就是你妹妹?”

“记得你发来的那张照片吗。”陆淮淡淡地说道,“你缺了那颗牙,就是因为你每天偷偷吃糖,而我没能管住你,还帮着你瞒过我们的父母——果不其然,你蛀牙了。”

闻乐:“……”

“后来你因为缺了一颗牙,不怎么愿意出门,在我们都出门赴宴的时候,你被我们家的司机绑架了。”

“他带着你躲藏了一段时间,但还是被逼上了岭海高速,因为车速太快出了交通事故,车侧翻滚入了海里。”陆淮说到这里,情绪也不禁有了一些波动,“我们都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了。”

闻乐:“……”

闻乐:“那我现在为什么还活着?”

那个司机为什么放过了她?

“我们也不知道。”陆淮说,“但是我们绝对会追查到底。”

“南枝,对不起。”

听见电话里传来的一声喑哑的“对不起”,镇定如闻乐,心脏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原来她是有家人的。

而且她的家人也不是故意把她抛下的。

听见闻乐长久的沉默,陆淮有些焦急。他加快了语速,又怕自己提高声音会吓到对面的南枝,于是放慢了语调,小心翼翼地说:

“南枝,你别怕。哥哥已经在浦屏了,爸爸和妈妈明天的飞机,北楼也会一起来。我们全家陪着你,不会让你再一个人面对危险了。”

“停停停。”闻乐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明天的飞机?!”

这都还没见过一面,连视频通话都没有就拖家带口地杀上门来,这合适吗?

“你是不想这么快见到我们吗?”陆淮停顿了一会儿,纵然有些失落,但还是安慰她道,“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等,等你心情稳定了我们再约时间见面也好——”

“没关系。”闻乐当机立断,她可受不了那一群人一直在酒店里眼巴巴地等着她,“就明天吧,咱们明天见。”

陆淮:“好。”

他挂了电话,向安时给了他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陆淮把手机递还过去,说:“你说得对。”

向安时是这么跟他形容闻乐的:独立,敢作敢为,但是谨慎,但对自己认知范围之外的事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戒。

陆淮想让闻乐干脆地答应见陆家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进一步,再退一步。进一定要进的出其不意,打乱她的阵脚;退一定要退的从容温和,当她在觉得自己也能掌握一部分主动权的同时,产生微妙的立场动摇。

陆淮对于明天就能见到闻乐这件事很满意。但是对于向安时精准把握了闻乐心理这一点,他却不是那么高兴。

陆淮:盯。

向安时抽了抽嘴角:“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陆淮收回视线,重新翻看起那几张照片。视线落长久地落在那个张大豁了一个门牙的嘴、灿烂微笑的女孩儿脸上。

第13章

闻乐挂了电话,整个人还有些恍惚。

她……这就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

闻乐的记忆力很好,但是童年阶段的回忆的确存在某种断层。她依稀记得自己开始并不居住在浦屏,但是脑海中有清晰印象的记忆,都是自她来到浦屏以后发生的事。

她被领养之前的生活,按常理她总该记得一些。她脑海中关于五岁前生活的记忆板块却空白到不现实,也不知道和陆淮口中的“事故”有没有关系……

自己该不会是撞坏脑袋了吧。闻乐有些不确定地想。

当务之急,是明天的会面。陆家全家出动,千里认亲,诚意和迫切可见一斑。

闻乐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

她顿时有种重新打开界门、躲回海神殿的冲动。但那种冲动只是一闪而逝——

她的手腕动了动,精美针织布袋中躺着的金器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按计划好的日程走,把这些东西兑换成现金吧。

出于某种考虑,闻乐用幻形的法术将自己的外表年龄调高了一些。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身姿挺拔,一身白色雪纺衬衫和浅咖色的修身长裤,外套小马甲搭在修长的臂弯里——

闻乐晃了晃手指,将凝结出来的水镜往前招了招。在确定自己的外貌没什么问题之后,提上布袋,进了商业街上一家小金店。

她从前就注意到这里开了一家金店,名字叫“金玉阁”。可惜店面不大,远远地只看得见明净的玻璃门。店铺的匾额是块低调的木板,在这个霓虹广告布满大街小巷的时代,实在是没有太大吸引力。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乌珑白桃海神的品格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