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江少今天破产了吗

时间:2019-08-18 21:04:00来源:青年文摘

脑补了一下一群带金链子还纹身的社会人围着瘦胳膊瘦腿的江渡催债的场景,安月疏觉得江渡是在嫌命长。“你打架骨头再断了怎么办?之前的还没好。”正欲离开的身子一顿,江渡突然谈伸过来,右手撑着桌面,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地望着安月疏,距离极近。而后之间他忽然莞尔一笑,有些轻狂地道:&ldq

江少今天破产了吗

[江少今天破产了吗]言情小说在线阅读母爱的裤袜我从小就喜欢脑补了一下一群带金链子还纹身的社会人围着瘦胳膊瘦腿的江渡催债的场景,安月疏觉得江渡是在嫌命长。“你打架骨头再断了怎么办?之前的还没好。”正欲离开的身子一顿,江渡突然谈伸过来,右手撑着桌面,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地望着安月疏,距离极近。而后之间他忽然莞尔一笑,有些轻狂地道:&ldq,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力荐阅读!

脑补了一下一群带金链子还纹身的社会人围着瘦胳膊瘦腿的江渡催债的场景,安月疏觉得江渡是在嫌命长。

“你打架骨头再断了怎么办?之前的还没好。”

正欲离开的身子一顿,江渡突然谈伸过来,右手撑着桌面,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地望着安月疏,距离极近。

而后之间他忽然莞尔一笑,有些轻狂地道:

“不是还有你么?”

-

张狂的法拉利飞驰于道路之上,到了江家,江渡将车钥匙随便扔给了管家,便径直上了电梯。

江水生的腿不太好,上下楼梯不大方便,干脆便在别墅里装了一间电梯。

到了四楼的书房,江渡果不其然看见江水生坐在轮椅上,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旁边空无一人。

他径直走了进去,皮鞋踩在木板上,发出“踏踏”之声,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明显。

拖开软椅,江渡翘着腿,话中带着玩世不恭的态度,对着不远处的江水生道:

“老头子,既然求着我回来了,现在就不要给我摆什么谱,弄什么下马威,有什么意思?”

“你这逆子!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么!”

江水生确实是想要给江渡些颜色看看,但万万没料到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逼得他不得不开口。

按了下轮椅旁的开关,电动轮椅便自动向着江渡所在的方向驶来。

现在是集团内部确实矛盾太多了些,必须得仰仗他这个儿子才行。

况且江水生也不希望看见自己两个儿子斗的死去活来。

“收手吧,洲儿至少是你弟弟,不管你愿不愿意,他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你们是亲人。爸爸答应你集团以后都是你来掌管。”

江渡像是听到件了不得的笑话,抿着嘴笑的不能自拔,茶杯内的水都洒落了些。

他食指玩弄似地敲着茶杯的杯身,瓷杯发出清脆的声响来,回荡在书房内。

他掌管集团,劳心劳力,然后让江洲拿股票分红,还要时不时给他气受?

呵,这真是个绝妙的好主意。

“哎,老头儿,你说你爬上薛之川那女人床上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妈妈和我?你不是喜欢那老太婆喜欢的要命么?连手里的股份都转移了三分之一给她。”

“那是我有愧于他们母子俩。”江水生说的掷地有声,丝毫愧疚也没有。

江渡嗤笑一声,讽刺地翘起嘴角。

“喲,那可真是了不得,我这手怎么这样的怎么没见的你愧疚?现在就算这个私生子把集团搞得乌烟瘴气,你还是舍不得是不是?”

江氏集团能在N市众多集团企业中保持龙头老大的位置,甚至在国内房地产行业都有话语权,显然是有深厚底蕴的,江家从民国时代就开始从事这个行业,到现在也有十多代了。

只不过到了江水生这一代,显然是能力有余,但却太过优柔寡断,重情重义。

为了一个心头的白月光,不仅送了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一味袒护私生子儿子。

若不是江洲作妖要做江氏集团的继承人,这段时间董事会也不会闹出这么多幺蛾子。江渡也不至于为了翻盘,隐藏实力,暗中操作。

“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只是希望你和你弟弟和平相处。你最近在搞什么我一清二楚,但是你要清楚洲儿身后是古浩基,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拉上石家和安家也没用!”江水生气道。

江渡嘲讽似地笑了声,而后不咸不淡地道,“老头儿,你既然知道我最近在搞什么,怎么就不清楚薛之川也不过就是古浩基的一个情妇而已?情妇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你、你……”

江水生这辈子心头的白月光就是薛之川,一下子被江渡戳到了痛处,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江渡犹不在意,漫不经心地继续说道,“还有,我可没追求安家的小姐,我是求着人家包养,懂么?”

作者有话要说:江渡:我求包养这事儿我骄傲了么?我自豪了么?

第12章 公孙

周日早上,安月疏轮休,还在床上时候就接到于东一的索命电话。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要不然我明天就活埋了你。”

于东一明显讨好的口气,“安姐!你快去看微信!片子我发给你了,你帮我看看这个手术的可行性。我告诉你个特别重要的秘密!”

于东一的操作没有安月疏熟练,而且手术上的又少,之前跟着主任做了一个腰椎滑脱的三级手术,被从头骂到尾,骂的他都要自闭了。

所以关于手术这方面的问题,于东一有不确定的都倾向于来问安月疏。被安月疏骂总比被主任骂的好。

揉了揉眼,安月疏叹了口气,认命似地打开微信,将图片点开放大仔细看。

这是一个骨结核的病人,而且片子表现,已经出现死骨,骨破坏区也比较大,初步判断是骨结核晚期。

“这个肯定是要动手术的了,都到晚期了,不过这个病人的黄韧带有些钙化,骨质增生也比较严重,如果从后面进,估计看不到腰五。”

像这样的病人,大部分都是平时自己不重视,拖到症状最严重的时候过来,往往已经非常难处理。

“那怎么办?要切开做么?”于东一继续问道。

安月疏没把话说死,“大概率是要切开的,你把情况和病人说清楚了,以病人的意愿为主,要是动手术,你去问主任的意思。”

于东一“嗯嗯”地答应着,能听到他那边患者吵闹的声音,盖住他原本的声音。

安月疏闭着眼继续养神了好一会儿,才又听到于东一的声音传来。

“谢安姐了,患者还要再回家考虑考虑,我估计大概率还是会决定回来做手术的。”

“嗯,那你说的特别重要的秘密是什么?”安月疏问。

提到秘密,于东一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的,说话声音都变得很小声,做贼似的。

“安姐!上次我带过去的病人在你那儿闹事儿的你还记得不?”

“怎么可能不记得。”安月疏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因为这事儿她不仅被扣了奖金,还写了五千多字的检讨报告给医务处。

“你知道当时为什么领导来的比保安还快么?因!为!莫一曼通风报信了!”于东一和说书似的,说到最后情绪激动的不得了。

安月疏听到这,瞌睡都醒了一些。

她实在没料到是莫一曼先把领导给请过来的。

有些意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莫一曼和她从中学就开始较量,一直比拼到硕士毕业,到工作了还在比拼。

真是一份孽缘。

安月疏心想,这缘分要是再这么奇妙下去,她真的很怕自己哪一天突然和莫一曼搞上,入了姬圈。

“你怎么知道的?莫一曼也不可能傻到到处宣扬自己打小报告这事儿吧。”

“我之前和跟在她后面见习的学生聊天,无意中套出来的。”于东一说到这个,声音里透着明显的得意。

安月疏敷衍地夸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没把这事儿多放在心上。

在床上又躺了会儿,看了眼时间,认命般地起床洗漱。

她今天得带宁芷蔚女士去检查。

自从上次宁芷蔚女士被安月疏把脉出怀孕,整个安家的状态都是紧绷着的,尤其是安德求,陪着宁芷蔚到医院了好几次。

若不是宁芷蔚嫌太夸张,安德求还想要请上几个妇科专家过来,天天陪着看着。

要不是早上突然接到合作外企突然造访的消息,原本今天也是安德求过来陪着宁芷蔚女士,而不是安月疏。

简单的吃了点小笼包,喝了点豆浆,安月疏收拾好后才到楼上去。

“妈,你准备好了么?”轻轻敲了敲房门,安月疏在门外问道。

房门内没有回答,倒是隐约听到了好几次抽水马桶的声音和呕吐的声音。

宁芷蔚女士目前孕期大约是两个半月,一开始的时候害喜还不严重,从前两天开始突然吃什么就吐什么,补充了叶酸和维生素B12也没多大用处。

安月疏在外面等了一小会儿,房门才被打开。

宁芷蔚女士穿着淡蓝色的渐变色洋裙,披着一条小坎肩。因为怀孕没有化妆,脸色看起来有些发黄。

“走吧,妈,回来我让阿姨给您煮点清淡的吃。”安月疏从沙发上起来,拿着车钥匙准备出发。

“汝汝,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宁芷蔚女士突然发问,“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礼貌性的用敬辞,而且妈妈能感觉到你好像疏远家里很多。”

宁芷蔚女士的话让安月疏有些错愕,她呆呆地愣了好几秒,才展开笑颜,理由正当又充分。

“妈你多想了,现在医患问题太严重了,我现在都习惯性用敬辞了,而且科室里手术又多,周末还要轮班,休息的时间太少了,当然就回家少了。”

宁芷蔚有些半信半疑,她听着安月疏这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实在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预约的是省中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冯秩,把脉很准,经验很足。

骨伤科和妇产科的交集不多,安月疏又是年轻医生,倒是和妇产科的冯秩主任不是太熟,只客套的吹捧问候了几句。

冯秩主任全程笑容灿烂,他没想到骨伤科一个主治医师竟然出身于N市如此显赫的安家,还以为骨伤科家庭背景最厉害的是副院长女儿莫一曼,倒是没料到还有更厉害的。

骨科不管在哪个医院,都能排的上最难进科室的前三,要求不仅仅是专业能力,还有关系。

怪不得最近医院骨科录用的人越来越少,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么强悍的家庭背景。

说到检查情况时,主任说漏了一项,然后特地让护士带宁芷蔚女士出去做了一项血常规检查,安月疏便察觉到有些异常。

“胚胎发育的不是太好,而且你妈妈已经有妊娠高血压的影子了,把脉也感觉底子比较虚。”

因为都是同行,主任说起话来也比较直接,谈了些专业问题,然后直接抽出彩超递给安月疏看。

“你妈妈这么大的年纪了,怎么还想着要一个孩子?有你一个还不够么?”

安月疏正浏览报告单的时候,突然听到妇产科冯主任的问话,有些愣了愣,才扬着笑道:

“不够,我爸爸很期待这个孩子。”

主任没想到是这种情况,后来想想确实有些必要。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聪明理达江少今天破产了吗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