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大圣,你老婆重生了

时间:2019-08-07 21:08:23来源:青年文摘

《大圣,你老婆重生了》是一本连载中小说,由顾青沅倾心创作,角色沈与圣路欢颜是小说的人气角色,,请看《大圣,你老婆重生了》最新章节:路欢颜妈妈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出了厨房又看到了路欢颜和谭岭南都在门口站着,开口问道:“外面是谁呀,欢颜你怎么不开门?”,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月底

大圣,你老婆重生了

大圣,你老婆重生了第十四章 开门,社区送温暖

沈与圣和她之间的关系,说起来都是彩票。

“不巧,我是专门过来找你的,听说你住在这附近,听说你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棒。”沈与圣用无比认真的表情,无比认真的语气说着无比不认真的话。

路欢颜用一副你仿佛在逗我玩儿的表情看着沈与圣,还有沈与圣手里面提着的一袋子的草莓味冰棒。

往收银台不远处的冰柜看了看,冰柜里面畅销的草莓味冰棒,一个都没有了。

都进了沈与圣的购物袋里,有钱人果然是有钱人。

“小姑娘,两块钱,给你盐。”老板拿了一袋盐给路欢颜,路欢颜赶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和沈与圣点了点头,意思意思就再见了。

“路欢颜。”

路欢颜刚出了小卖部,还没有开始起跑,身后面沈与圣就喊住了她。

“你有事吗?”路欢颜停顿脚步,蹙眉回头。

“你不邀请我过去你家里喝杯水吗?”沈与圣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实在是蠢萌的欠扁。

“算了吧我们不熟,另外我家里没得空调,别把您给热坏了。”路欢颜撒开脚丫子就跑了。

她可没功夫陪这个富二代聊天。

妈妈还在家里等着路欢颜“解救呢”

路欢颜跑回家的时候热了一身汗,厨房里谭岭南真的没有闲着,路欢颜回去的时候,他还非常勤快的在切着土豆丝。

模样认真的样子让路欢颜看着觉得非常的违和。

“你这个孩子,怎么去买了一袋盐结果就浑身是汗,你该不会跑着过去的吧,着急什么呢。”老妈看着路欢颜毛手毛脚的样子,有些头疼。

于是路欢颜就被勒令洗澡去了。

“我们家欢颜,你别看平时不怎么爱说话,那其实都是在外人面前装的,在家里就跟个男孩子似的大大咧咧的。”路欢颜妈妈也是为了让路欢颜能有更多的朋友。

关键是他看着谭岭南,觉得这孩子也挺可怜的。

路欢颜下去买盐的这么一小会儿功夫,非常健谈,从来就很有大人缘的谭岭南,就已经把自己家里面发生的事情说给了路欢颜妈妈。

第一回合,路欢颜在不知不觉中完败。

匆匆洗过澡之后,路欢颜头发都还没有吹干呢,门铃就响了起来。

刚好路欢颜吹头发的地方就在门口不远处,她连忙过去了门口。

“哪位?找谁?”

路欢颜一边说一边往猫眼看外面的情况。

“开门,社区送温暖。”

门外,沈与圣就盯着猫眼,两个人以这样的方式对视了。

“咳咳咳——沈与圣???”路欢颜绝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还狠狠的揉了揉,再看猫眼。

没毛病外面站着的人就是沈与圣本人。

“沈与圣?”谭岭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路欢颜身后,听到路欢颜说沈与圣的名字还怔了怔,接着他就知道这个名字为什么听上去那么耳熟了。

不过,沈与圣为什么会拍路欢颜家里的门——

路欢颜妈妈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出了厨房又看到了路欢颜和谭岭南都在门口站着,开口问道:“外面是谁呀,欢颜你怎么不开门?”

大圣,你老婆重生了小说章节试读,戏子残妆章节阅读。表婶说就知道你要起来没够《大圣,你老婆重生了》是一本连载中小说,由顾青沅倾心创作,角色沈与圣路欢颜是小说的人气角色,,请看《大圣,你老婆重生了》最新章节:路欢颜妈妈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出了厨房又看到了路欢颜和谭岭南都在门口站着,开口问道:“外面是谁呀,欢颜你怎么不开门?”,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月底

殳子骞对表婶说就知道你要起来没够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月底

青年文摘推荐文案试阅读《戏子残妆》[戏子残妆]现代都市耽美在线阅读

“小九果然是一棵学习的好苗子。”秦艽让小九坐在椅子上,自己则坐到他身边,让他握了笔,然后自己大大的手掌将小九的小手全部包住“我教小九写我的名字,好不好?”

小九的脸顿时烫了起来,他不敢看秦艽,他整个人都像是被秦艽揽在怀里。他带着自己的手,在纸上写下“秦艽”这两个字,和他的字相比较起来,小九的字简直是难以入目。这使小九的脸更加烫了。

“这个部首下面的字,小九认识吗?”秦艽温柔地问道。他自然的松开小九的手,但小九还是可以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和淡淡的香气。他像是一只小鸵鸟一般,埋着脑袋:“是‘九’字。”

“是我和小九都有的那个字。”秦艽凑近小九的耳朵,轻轻说道。那动听的声音,顺着小九的耳朵,飘飘荡荡的,一直落到小九的心尖,在上面转啊转啊,渐渐地落到了心底。

九爷的声音……可真好听啊。小九不知觉得抬起脑袋,愣愣的注视着满面温柔的秦艽,满心都是钦慕。他不知自己修了什么功德,竟能遇到这样好的人。他从来没有瞧不起自己,对自己充满了耐心,小九觉得即便是自己衔草结环,都不足以回报秦艽。

秦艽被小九这样看着,久违的内心有些按捺不住。那双小鹿般清澈的眸子,如此纯真。秦艽不禁靠过去,小九忽觉得身边氛围从令人舒服的暖洋洋变得逐渐具有侵略性,有些慌乱的向后躲去,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幸好秦艽及时抓住了他的手臂:“没事吧,小九?”

小九摇摇头,再看秦艽,那种莫名的威胁感似乎已经解除,仿佛刚刚只是他的错觉。

“有些晚了,我看还是早点休息吧。”秦艽看了看书房里的挂钟“明早先生还会过来,小九要继续努力。”

小九认真的点点头。

“对了,小九,还记得我曾经提过的那件事吗,关于送你去念书的。如果——如果有机会,小九愿意去吗?”秦艽温柔的看着他。被这样的注视着,小九的心都跳的十分快速,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给出怎样的回答。但他总觉得,自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和那些无忧无虑的学生一样坐在教室里呢?他永远也无法如此。

或许是秦艽看出小九的心思,他轻轻地说道:“就算不愿意也没关系,小九,你是独立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你有做任何决定的权利。”

他……有吗?小九不清楚,但他不想让秦艽对自己失望,他帮助了自己那么多,自己却什么也回报不了,唯有回应他的期待,才是眼下能做的。于是小九缓慢的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秦艽一直看着他,那目光温和得很,却让小九有些不知所措。他像受了惊吓的小动物,声音都是弱小的:“怎、怎么了,九爷?”

“我能给你一个晚安吻吗?”秦艽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多了一分沙哑,在这样的深夜,便多出一丝情‖色的意味。但小九苍白如一张纸,尽管懂得一些,又不是全然懂,他只觉得,秦艽忽然之间变成了那个第一次见时,在戏台下,充满攻击性的猎人。

还没等小九说什么,秦艽的吻已经落到了他的额头上。那是一个不包含任何意义的吻,正如秦艽所说,只是一个晚安吻。轻轻的碰触,充满着秦艽身上的温暖气息,就是这样一个吻。

“晚安。”秦艽笑盈盈的注视着小九怔愣的眸子。

小九想,秦艽或许是天上的那轮明月也说不定。不像是太阳那么热烈,他总是洒着柔和的光辉,让小九在前进的道路上,再也不会看不清前方的路。

他之于小九,就是这样的存在。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与先生一同学习了一段日子,小九还是听胡管家称呼,才知道先生姓章。

小九从来不多话,章先生也渐渐习惯了小九的沉默。

他教他背诗,只有那时,才能听到小九的声音。以往没有仔细听过,原来他的声音是如此清越动听,如小泉流水,叮咚作响,难怪会叫那个秦艽秦九爷放在心尖惦记着。

不知不觉,小九已在秦公馆住了一个月。秦艽似乎很忙,大概只有晚上的时间才能和小九一起吃饭,聊上两句。而小九也变得和以前略有些不同,或许是这一个月以来的相处,他的那份羞涩,终究是褪去一些。

在章先生的悉心教导下,小九已经会写很多字了,字体和章先生总有些相仿。至于秦艽的名字,那是放在小九心上的,私底下练习了无数遍,写在纸上时才算是有些模样。

他有些害羞的拿着自己写的字,在秦艽书房门前转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举起手,敲了敲门,声音那么轻。

“怎么了,小九?”不一会儿,秦艽就打开门,脸上一如往常,挂着温和的笑。

小九的脸红彤彤的,他兴冲冲的举起自己手中的纸,展示给秦艽看。

“这是小九写的吗?”秦艽的脸上充分洋溢着惊喜。

小九点点头,两只眼睛里闪烁着羞怯与期盼。

“写的真好。”秦艽把手放在小九身上,轻轻推着他的肩膀让他进到书房里。

这间秦艽专用办公的书房,并没有小九平时学习使用的那间大,光线也不如那里好,但屋子里的装饰和摆设,却是那间书房比不上的典雅。他又仔仔细细的观赏了一番小九的字,才问道:“小九现在都会什么了?”

“写字,读书。”小九垂着脑袋,耳朵尖都是红扑扑的。秦艽觉得好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把头抬起来,小九,以后不要这样站着,显得没精神,知道吗?”

“嗯……知、知道了。”小九赶忙按照秦艽说的抬起了头,挺起了腰,但一和秦艽的眼睛对视,又觉得难为情,刚想要低头,想起秦艽对自己说的话,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看到这小家伙这么纠结的样子,秦艽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时,他那双小鹿般的眸子,就会水汪汪的望着秦艽,好像被欺负了一般。秦艽止住笑,但眼睛里的笑意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小九会念诗吗?”

小九想了想,点点头。

“那小九给我念一首吧。”秦艽温和的说道。

小九有些羞怯,可还是鼓起勇气有模有样的背诵道:“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秦艽的眼神忽然一紧:“小九知道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吗?”

小九懵懵懂懂的摇摇头。这首诗有许多生僻字,小九仅仅是会背诵,章先生既没有教他写,也没有给他做过多的解释。

“那我来告诉小九,好不好?”秦艽的目光忽然变得很温柔,像是一汪春水,包围着小九“这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一个故事。有一天,楚王的儿子子皙在河中游玩,撑船的船夫为了表达他对子皙的爱恋,用自己国家的语言唱了一首歌谣,这首歌谣就叫做《越人歌》。”当听到爱恋这个词的时候,小九的大脑猛的变得无法思考。秦艽像是没有发觉小九的异常,继续说道“这首诗的意思是,今天是什么样的夜晚啊,我划着小舟在河中漂流。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我能够和王子共乘一舟。承蒙王子的错爱啊,竟然不嫌弃我的鄙陋。心绪烦扰不止啊,能有幸和王子相知。”

这时,秦艽轻轻的拉住小九的手,眼神越发的温柔。不知为何,小九的心跳逐渐加快,他好像明白秦艽要对他说什么。他的耳朵,听到秦艽用无比清晰地声音说道:“山上有树啊而树有枝,我心中爱恋着你啊你却不知。”

像是被什么指引,小九缓缓地抬起手指,指向秦艽:“您才是王子。”

秦艽笑:“对,我是王子。那么小九是为我撑船的那位越国的船夫吗?”

小九不知该怎么回答。他觉得自己就像那位撑船的船夫,有幸和王子结识,有幸得到王子的青睐。可是为什么,船夫一定要王子知道他的心意呢?即便山上有着树木,而树木上长着枝丫,但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呀,怎么能和他们的相遇相比较呢?区区船夫,能和王子结识,这莫不是上天赐下的缘分。既然船夫也知晓自己的粗鄙,就更不该肖想得到王子的回应,他怎么能配得上尊贵的王子呢?于是小九摇了摇头:“他不配……”

秦艽的笑容渐渐变淡了:“王子和船夫,不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吗?有一天,王子会老去,有一天,王子也会死去。”

小九仍然固执的摇着头。

“好了,傻小子。”秦艽拍了拍小九的脑袋“这只是一首诗。”

可现实是,这首诗确确实实讲出了小九的心意。他是那位船夫,秦艽这位王子不仅不嫌弃他,还接纳了他,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的第一位朋友。就这样,小九沉默着什么话也不说,直到秦艽把他送到卧室门口,他才无比认真地对秦艽说道:“九爷会长命百岁的。”

秦艽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小九还沉浸在自己对那首诗的解读,有点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好。”

小九有点着急:“我、我说的是真的!如果、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会付出我的生命来保护您的!”

这个小家伙……对秦艽这样说过的人有千千万,他的每一个部下几乎都说过“誓死为九爷效忠”,但真正能做到的,寥寥无几。大抵不过是脑子一热,图一时嘴快,逞一时英雄而已。但秦艽不会拂了小九的好意,他捏了捏小九的脸颊:“别说胡话,小九,我们都要好好的。”

小九用力的点点头。

牡蛎如同往常一样服侍小九梳洗。她在这里的这些日子,最先学会的便是规矩,有些事本不是她该多言的,然而终究心里惦念着小九,忍不住问道:“九爷……没留你在他那吗?”

小九愣了一下:“没、没有呀。”

他有自己的房间,为什么要留在秦艽那?

牡蛎知道再往下的事,不该是自己过问的了,她也拿不准秦艽的意思,只道:“我就是随口一问,你也别放在心上。”

秦公馆是最讨厌丫头小仆们凑在一起说闲话,若是被发现了,必然会被赶出去还少不了一顿毒打。倘若今日小九说了什么,牡蛎也只能埋在肚子里,永远不能让那些话再见天日。

小九的进步是飞速的,很快,他便可以背诵很多诗词,也可以流畅的书写《越人歌》了。要知道,这里面的生僻字还是挺多的,章先生都对此感到吃惊。

小九似乎很喜欢这句“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章先生不止一次看到他在书写,但实际上,这首诗明明最出名的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和小九相处的日子长了,章先生也知道他性格就是如此,是个安静的孩子,加之两人比起之前熟稔了不少,便问了为何总写这句。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耽美小说作者好大一坨兔子戏子残妆点评: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戏子残妆精彩评论

看了大圣,你老婆重生了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