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秦时明月]论门不当户不对的恋爱养成

时间:2019-07-03 14:02:25来源:青年文摘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我的,因此竟然使我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他是在对我作出保证。也就是在那一个瞬间,我心中最佳夫君形象由韩非变成了张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事件由此拉开序幕,开始了我一系列死缠烂打的追夫之旅。张良也因此恨透了我,他只道我毁了他的名誉,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我

[秦时明月]论门不当户不对的恋爱养成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我的,因此竟然使我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他是在对我作出保证。

也就是在那一个瞬间,我心中最佳夫君形象由韩非变成了张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事件由此拉开序幕,开始了我一系列死缠烂打的追夫之旅。张良也因此恨透了我,他只道我毁了他的名誉,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的辛苦。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他不爱我,自然不会也不要去懂得我的辛苦。我就差没掏出心肝了,可是张良他……张良他个小混蛋是吃素的,他不要我的心肝。(ˇ^ˇ)

“良哥,我……啊!”淑子还想说些什么,却在抬头的一瞬间吓得魂飞魄散,刚才还通红的小脸此刻像是被尽数抽去了血色似的惨白一片。

——她看到了城墙上挂着的宛芳的头颅。

张良脸上闪过心疼之色,他轻声哄道:“淑子不怕,良哥哥送你回家。”

淑子一边流泪一边控诉道:“好残忍,真的好残忍,究竟是谁做的,这么残忍的事!”

我的眼神渐渐沉下去,良久,我道:“家父做的。”

老爹往城墙上挂人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早就习惯了,习惯到能一边看一边计算要多少天那头颅才会化作枯骨。

淑子这样的女子被保护得太好,一点杀戮都不曾见过,所以才能心安理得地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

“你爹为什么要杀她?她究竟做了什么才……”淑子说不下去了,眼泪鼻涕尽数抹在了张良的肩膀上。

……丫的,刚才才说过不会再碰的呢?

我挑了挑眉,道:“这个女人弄翻了我爹的酒杯,我爹很生气,就把她给杀了。”

“不过是一杯酒,你爹——”淑子还想说些什么,被张良给打断了:“姬姑娘,我与淑子先走了,对了,昨日听你说今日是令堂的祭日,姬姑娘还请节哀。”

“呵呵,我不过是为了骗枝红莲才撒的谎,我娘亲的祭日我还真不知道,你若是想向韩非公子告状就去告状吧。”

今日虽不是阿宛娘亲的祭日,可我却觉得,在我心里的阿宛娘亲,真的就在今天死了。

并且,永远不会再活存在了。

“你就是为了一枝红莲,不惜用自己亡故的母亲为借口,你也太过分了!”

“只是一个死人而已,这笔买卖不要太划算。何况为了达到目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我凑近淑子的耳边,轻声说道,“包括抢走你的良哥哥。”

“良哥哥才不会被你这种坏女人抢走呢!你和你爹都会遭到报应的,你——”

丫的,这小丫头还想教训我?!亏的晚歌出手快,掐住了她的手。

晚歌是最不会怜香惜玉的,纵使这淑子姑娘再美个十倍,眼泪再多流一杯,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好疼啊,你放手,你这个坏人!”淑子疼得哇哇大叫,用另一只手又垂又打,晚歌却毫不放松。

“姬姑娘,请手下留情。”

“又不是我先动手的,她自己想要教训我,亏的我家小歌歌手快,才没让她打到我这张如花似玉的脸。”我摸了摸淑子的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张良。

没办法,张良只好从晚歌下手了:“公子,请放手。”

晚歌看都没看他一眼,依然静静地凝视着我。淑子姑娘眼睛都快哭肿成核桃了,我憋住笑,叹了一口气,道:“放了她也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姬姑娘请讲。”

“你要先答应,不然我说出来,你不愿意岂不是白说了。”

“我答应你,但是决不能违背道义,不能是去做丧尽天良之事。”

“放心放心,丧尽天良的事我们家都做得差不多了。”我笑容灿烂地看着淑子,一字一句道,“张良,我要你一夜。”

除了晚歌,其余两人都愣在了原地,继而反应过来的,淑子脸上的是愤怒,而张良,更多的是憎恶。

“以你君子的名声,你绝对不会背弃自己的承诺。”我示意晚歌放手,晚歌才放了淑子。

淑子又想朝我扑过来,却被张良给拉住了。张良淡淡道:“够了,淑子……姬姑娘,我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

“那就好。”我伸出手指算了一算,继续说道,“今晚戌时,将军府一聚。记得焚香沐浴……就用你上次焚的腊梅香吧,不见不散。”

少年张良此时眼底已经沉寂一片。

我再一次慨叹当一个君子真的太不容易了。他是君子,讲究风度,因为淑子有错在先,他才不动手,只是低声下气地替她求情。因为他是君子,他才能够答应我那样的要求。因为他是君子,他在面对我的时候依然要彬彬有礼……果然还是我比较自在啊。

“公子。”回去的路上,晚歌很难得地主动说话。

“嗯?”我斜了他一眼,示意他说下去。

“为何不对张公子吐露实情?那位刺客的事……”

“无所谓。”我顿了一下,像是在对晚歌说,又像是喃喃自语,“她还不是因为憎恨才会来行刺。况且啊……反派从不为自己辩解。”

阿宛娘亲带走了老爹最后的良知与慈悲,而宛芳也将我最后一点期盼带走了。

所谓的救赎,在这乱世之中,本就不存在。

第8章 定岚山上

定岚阁。

“公子我去温一下酒。”婢女揽枝轻声说道。

“不用了。”我摆了摆手,示意她退下,“三遍了……这梨香温久了,味道会变淡的。”

多好的梨香,虽不如西凤珍贵,却也是酒中上品。

“公子,早些安寝吧,外面已经是丑时了。”

“你退下吧。”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离赴约的时间,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

我从满面春风到面无表情,心境却并无太大的起伏。

我既不失落,也不难过。

我只是有点惆怅。

虽只是一句玩笑话,我自己却当了真,拿出了珍藏了许久的梨香,还吩咐厨子准备了精致小食。

今晚是墨鸦值班,他只在我醉眼朦胧之际,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阿真,明日将军要检查你的箭术。”

“……我从来不会射偏。”我放下酒樽,喃喃道,“酒有些凉了,不过味道还是极好的,我一个人出去逛逛,你跟着便好。”

×××

空旷的街道上,夜风寂寞地吹着。我叹了一口气,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知不觉中,竟向着相国府走去。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我想起了这句话,然后我看到了一身狼狈的张小美人。

他的衣裳粘着尘土,脏兮兮的一片,小脸汗渍渍的……我完全没有闻到腊梅焚香的香味。

我还未开口,他倒先开口了:“我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

“哦。”我懒懒地应了一句。

“淑子将此事告诉了家父,家父与我发生了口角,将我锁进了柴房。”

“哦……做的很不错,是亲生父亲。”毕竟赴约的对象是我嘛,佞臣之女。指不定以为是老爹设的局呢。

“我从柴房逃出来了。”张良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定定地说,“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说的真好!”我扔过去一张锦帕,偏过头说,“一股子霉味,晦气,让你用腊梅焚香的呢?”

“那种情况下——”

“张良,你还是失约了。”

他忽然默不作声了。

我们约在昨夜,他却出现在今日。

后来我想了起来,他似乎总是不合时宜地出现,就如同暮春的桃花,晚秋的残荷,逾期不候的少年情怀。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良久,我开口打破了僵局。

“好。”他说。

我有一个秘密基地,只有我和墨鸦两个人知道,今日之后,怕是墨鸦要怪我不守信用了。

张良此时尚未习武,体力不及我的三分之一,但他还是尽力加快步伐走在了我的旁边。我无法想象此刻这个文弱清秀,倔强干净的少年,多年以后竟会成为智谋超群,将凌虚舞的出尘俊逸的子房公子。

“张良。”

“姬姑娘有何事?”

“叫我姬真吧,我的名字可比水淑子好听多了,但是你不许叫我‘真子’。”

“……好。”

“你很勉强?”我侧过脸,看着张良不大情愿的样子,砸了砸嘴,“难道我还没有水淑子那个黄毛丫头好看吗?”

“淑子与姬真姑娘你也差不多年纪,你何必如此针对她?”

“倒也不是嫉妒……算是羡慕吧。”

“姬真姑娘此话怎讲?”

“因为她有你啊。”我笑眯眯地说,“得此良人,真有何求?”

张良眉头微微蹙起:“姬真姑娘莫要拿我作笑谈,张良与你并无恩怨,况且我并非淑子的良人。”

“那你可愿做我的良人?”

“姬真姑娘,莫要再开这样的玩笑。”张小美人似乎真的生气了,也不再看我。我自知无趣,干脆哼起了歌。

我时常混迹于花楼,自然会哼些小曲,《关雎》是我哼的最多的一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我忽然停下,轻声道:“到了呢。”

这是一处无人居住的荒山,名曰“定岚”。

现在约莫是卯时了。

“张良你看,天空。”

浮云被初生旭日的光辉染的金光灿烂,凉风裹挟着雾气一阵阵吹过,一下子就将疲倦与辛劳一扫而空。那一点惆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年以前,我完成了老爹的任务,也失去了陪我下棋的侍读梓良。那夜的风也是如此醒人,墨鸦带着一言不发的我来了这座山。

梓良陪我的时间不算长,仅仅一年。他只会下棋念书,再无其他。老爹在我的棋艺超越了他之后,便将他作为我增进我箭术的工具。

完结+番外综漫同人小说作者植物组的白石君[秦时明月]论门不当户不对的恋爱养成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