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情深几许,共白首

时间:2019-06-12来源:青年文摘

热门小说《情深几许,共白首》是青柠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凉安夏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机场。艾忆坐在椅子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轻笑,“流鸢,怎么说你也教了我两年中文,我要走了至少也说句留恋的话吧。”电话那头的流鸢眼神毫无波澜的望着凋谢了的栀子花,眼神突然变的凛冽,她伸手狠狠的扯掉枯黄了...

情深几许,共白首小说

《情深几许,共白首》 第19章 森屿,我累了…… 免费试读

机场。

艾忆坐在椅子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轻笑,“流鸢,怎么说你也教了我两年中文,我要走了至少也说句留恋的话吧。”

电话那头的流鸢眼神毫无波澜的望着凋谢了的栀子花,眼神突然变的凛冽,她伸手狠狠的扯掉枯黄了的栀子花,冷笑说,“说这些矫情的话有意思吗?说了你就会留下来吗?再说,你离不离开又关我什么事?”

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艾忆嘴角的苦笑渐渐消失不见,“流鸢,你这次竟然没说我靠了呢。”

“……”

“那么……”

“……”

“最后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

“为什么那时候突然辞职?”

“……”

“……”

“现在问这个又有什么意思?艾忆,你从一开始就应该阻止凉安回到这座城市来!”

“……”

流鸢狠狠的把枯黄的栀子花拔掉,冷笑,“说到底,间接害死凉安的人却是你吧?”

“不……不!”艾忆惊慌的大叫。

流鸢深不见底的眸子渐渐浮上一层水雾,扯着栀子花的手无力的松开,她的声音显的虚无缥缈,“如果你不瞎跑出去!如果你不夜宿不归!凉安也不会因为担心你才会跑出去找你!也不会因此出车祸!”

一颗晶莹的泪无声的划过她苍白的脸,她说,“艾忆,在之前凉安打过电话问我你在哪里,我早该在那时阻止他去找你,亦或者说,我应该再细心一点,应该陪他一起去找你……这样的话,他也不会……”

“嘟嘟嘟——”

流鸢拿下放在耳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通话已结束的字样,冷笑。

艾忆慌张的把手机里的卡掏出来,折成两瓣,丢进垃圾桶里。

看到艾忆额头冒冷汗,艾爸关心的问,“怎么了?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艾忆没有应答,只是全身颤抖的厉害。

艾爸似乎还想问什么,可就在这时,广播中响起机械的女声。

艾忆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慌忙的朝登机口走去。

可当艾爸登记了以后,艾忆却还是站在登记口外一动不动。

“小姐,请登记。”安检员礼貌的再一次提醒。

艾爸着急的朝发神中的艾忆大喊,“艾忆!你在想什么?快点登记!”

被艾爸一吼,艾忆才回过神来,急忙把机票递给安检员。

“艾忆!”一声带有急促喘气声从背后响起。艾忆背脊猛的僵硬住,她没有转身。

唐旭宇弯下身子撑住膝盖,急促的喘息,可又害怕艾忆走进去,他又着急的直起身子,说,“不要走……”

艾忆低下头,紧咬住下嘴唇,金黄色的碎发遮住了她的一半脸。

即使看不到她的正脸,可光看到她颤抖的肩膀,唐旭宇就知道她现在全身都在颤抖。他心疼的看着她的背影,带有哀求的说,“艾忆,我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住,良久,艾忆终于抬起头,同时也抬起一只脚朝前迈去。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那带有恐惧的声音如利刃般直穿入她的心脏,她猛的怔住,泪水终于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然后——

转身——

朝他奔去,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紧紧的抱住他,失声痛哭。

唐旭宇伸手抚摸着她的后脑勺,也抱住她。

良久,艾忆在唐旭宇耳边轻声说,“我也喜欢你,只是……对不起。”然后松开唐旭宇,踮起脚尖亲吻了唐旭宇的嘴唇,可下一秒却立马离开,如同蜻蜓点水般消逝。

还未等唐旭宇反应过来,艾忆就已经转身跑进安检口。

她那句虚无缥缈的话语如同魔音般缠绕着他,心口仿佛被刀一点一点的割舍掉。他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一点一点的离他而去。

伸在空中的手仍然没有拉住那个如同天使般的女孩。

果然……是因为他吗?

艾忆……其实我知道的哦。

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只是,我还是愿意等你。

不管多久,我都愿意。

只是你还会回来吗?

……

一个月后。

夏槿照常带着浇水桶给满地的薰衣草浇水。

薰衣草的香味弥漫了整个花海。

她脸色憔悴,脸上扬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不远处,程二嫂坐在轮椅上静静地望着夏槿。

等夏槿为薰衣草浇完水后,程二嫂才滑动着轮椅到夏槿身边,说,“明天就回去了吧?”

“嗯。”

“男朋友对你好么?”

“好。”

“以后就算是他欺负你了,也不会再有人帮你了吧?就算你哭的再撕心裂肺,也不会再有一个蓝色少年伸出手臂替你拭去泪水,让你哭个够了。毕竟,他永远的消失了,不是吗?”

“森屿他不会欺负我。”

“哦……”程二嫂不再说什么,脸上冷如冰霜,她滑着轮椅转身,朝换了的家的方向滑去。

夏槿紧珉唇瓣,低下头,几秒后,才跟上去,推着程二嫂朝回去的路走去。

当夏槿回到那座城市的时候,却接到森妈妈的电话。

森妈妈由于忙于工作,抽不了时间,便叫夏槿去酒吧接森屿回来。

按照森妈妈说的地址,夏槿急忙打了的士赶到酒吧。

看到里面醉得不省人事的森屿,夏槿跑过去,轻声叫了他几遍,可他都没有回应,只是嘴里一直在呓语着什么,太模糊,夏槿没听清楚,也没去在意。

拿起森屿放在吧台上的手机,扶着森屿朝酒吧外走去。

等把森屿送到家的时候,森家如往常那般没有任何一个人。

夏槿没有办法,只能把森屿带回自己租的小房子里。

黄昏的夕阳投射在少女的身上,长长的发顶被镀上淡淡的光辉。

喝醉酒的森屿突然痛苦的皱眉,胃里排山倒海般的难受,下一秒,呕吐在夏槿身上。

冒着热起的液体在夏槿的外套上沁湿,空气中瞬间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夏槿没有皱眉,只是掏出纸巾替森屿擦掉嘴角的液体,轻笑,“酒量不好还喝酒啊。傻瓜。”

而在路上的期间,森屿吐了几回,其中又有一次吐在了夏槿身上。

等把森屿扶到家时,夏槿把他放在床上,为他盖好被子后才拿起换洗的衣服朝浴室走去。

等洗好后,森屿已经熟睡过去。

夏槿坐在床边,出神的望着他,望着望着她却笑了。

无聊至极的她从桌子上拿起森屿的手机,想看看有什么游戏玩没,却发现里面什么游戏也没有。

她有些失望的垂下眼睑,手指不小心点到联系人,正准备返回,手指却猛的停在空中。

森屿的手机里只有一个联系人,备注是:小傻瓜。

小傻瓜……?

夏槿只感觉到一股冷流遍布了全身,她忍不住轻微颤抖。

她难过的不是这个暧昧的备注,而是森屿联系人里面却没有她。

她仿佛觉得手机是致命的子弹,她手在剧烈的颤抖,连忙按了返回键后把森屿的手机放在桌子上。

她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可心底的凛冽感是怎么回事。

守候在森屿身边许久后,她紧紧握住森屿的一只手,趴在床边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

光亮照射进窗内,一样耀人眼花白,只可惜缺少了那一缕缕温暖的阳光。

突然被一股力量甩开,夏槿被惊动醒。惊慌的抬头看到森屿没事后,她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森屿厌恶的望着她,说,“谁允许你握我手的?”

夏槿愣住,呆呆的望着森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失落的低下头,掩饰眼中的忧伤,轻声说,“对不起。”

“以后没经过我的允许,别碰我。”

“嗯。”

夏槿低头,应答,然后起身,说,“森屿,你先躺会,我去给你熬姜汤。”

“不需要!”森屿冷冷的说,然后站起来,头脑却一阵眩晕,全身无力的他差点跌倒在地上,幸好及时被夏槿扶住。

“砰——”

夏槿犹如断翼的天使般被森屿狠狠推到在地。

“我说过了不要碰我!你是猪吗?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森屿冷冽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表露着深深的厌恶。

夏槿把摩破了的皮的左手放在身后,从地上爬起来,低头,轻声说,“对不起。”转身,去厨房熬姜汤。

森屿冷冷的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手指尖在剧烈的颤抖。

“啊……”夏槿发出轻微的声音,熬姜汤的滚烫水不小心烫伤手背,她连忙用水冲了一下后,可皮肤还是浮肿起来了。

她也不管手背,把熬好的姜汤舀进碗里后,走出厨房。

房间里空无一人。

只有她站在原地呆呆的身影。

高考的前一天半夜,夏槿接到了森屿的电话。

“夏槿,去给我买鸭脖子。”

“可是现在……”

“我管你?”

“嘟嘟嘟——”

夏槿看了眼通话已结束的字样,眼神毫无波澜,起床换好衣服后,便出门。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空显的格外诡异,街道上没有一个人,也没有店还开门,只有路灯昏黄的灯光。

冷风呼呼的吹过来,夏槿冷的瑟瑟发抖,抓紧了衣领,手中紧紧抱住七岁那年凉安送给她的兔子玩偶。

她跑了几条街,都没有买鸭脖的店。

腿渐渐麻木,夏槿走的也越来越慢,全身的困乏感瞬间袭来。

一缕暗暗的灯光从在对面的街道若隐若现,夏槿瞬间清醒,高兴的跑过去。

“请问有鸭脖卖吗?”

“有,不过我已经关店了。”隔着玻璃,老板说。

“拜托你了,卖给我吧!”

……

在夏槿百般哀求之下,老板终于重新打开店门,卖给她鸭脖。

得到鸭脖的夏槿高兴的笑了起来,一想到森屿可以吃他想吃的鸭脖,腿就不那么疼痛了。

她迈着轻快的步伐朝森屿家跑去。

跑了半个多小时才从那条街跑到森屿家。

她高兴的按着门铃,可过了十分钟都没人开门。

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之而代的是深深的担忧,她朝森屿的窗外大喊了十几声森屿的名字。

可没人应答。

就当她正准备再喊的时候,门开了。

夏槿的脸瞬间出现如牡丹花般美丽的笑容,她把鸭脖提起来放在森屿面前,说,“你看森屿!我买到了!”

森屿冷冷的看着她,然后——

“啪——”

鸭脖被拍倒在冰冷的地上。

只有夏槿颤抖的手仍然放在空中,她喜悦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森屿冷笑,厌恶的看着她,“买个东西都那么久,现在谁还想吃?也别一直用你那肮脏的嘴叫我的名字,还有,夏槿,你真是一只没用的狗。”

全身都在颤抖,心脏仿佛被刀尖狠狠的挖了一个洞,鲜血淋漓。可她没有哭,她只是紧紧抱住那个兔子玩偶,扬起一抹笑脸看着森屿,眸光中闪烁着泪花,苦笑,说,“对不起,森屿。”

“砰——”

得到回应的却是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

她捡起地上的鸭脖,慢慢的走出小区,把鸭脖丢进垃圾桶。

高考,由于夏槿考试时在一门科目上困乏的忍不住睡了一觉,因此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

森屿看着公告栏上大学分配的名单,眸瞳深不见底。

半岛……你终究还是没来参加高考。

你疯了吗?一消失就消失那么久?

就算消失,至少也来参加高考啊……至少要我……看一看你。

……

冬日。

寒冷。

夏槿患了重感冒,在家里休息。

凉安之向公司请假,赶到夏槿租的房子去照顾她。

夏槿脸色苍白的仿若一张白纸,手中紧紧抱住兔子玩偶,眼角有泪流过,她本想叫爸爸,可嘴里却脱口而出“凉安”的名字。

凉安之愣住,随后反应过来,把扭干的湿毛巾放在她额头,说,“我叫你男朋友过来看看你吧?”

夏槿眸中含着笑意,轻轻的点头。

凉安之用夏槿的手机拨打森屿的电话,按了扩音器。

过了很久,电话才被那头接通,也随之传来森屿冰冷如霜的声音,“干什么?”

凉安之皱了一下眉头,说,“小槿感冒了,你来看看她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才说,“你问她,需要我的可怜吗?”

在这一瞬间,夏槿只感觉到心底冒着千年寒冰的冷冽,那冰冷刺骨的寒冷一直传达到心底深处,眼角悄悄划过晶莹的泪水,她支撑着身体抢过电话,怕凉安之生气的对电话那头的森屿说些什么不好听的话。

夏槿对电话那头的森屿说了一声对不起后,连忙挂了电话。

凉安之全身都在发抖,眼神阴冷的可怕,他说,“这就是你的男朋友?”

夏槿说,“爸爸,森屿他并不是这样,你不要管这件事。”

“小槿……”

“我要睡觉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你去忙吧。”然后背对着凉安之睡。

凉安之看了看她,想说什么,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夏槿去医院连续挂了几天的盐水之后,感冒才好起来。

也正好遇到周末。

她拨打森屿的电话,说,“森屿,我们今天去看电影吧?我已经买好了电影票,我在……”

“我没时间。”

夏槿似乎还想说什么,可随之听到的却是嘟嘟嘟的声音,她放下手机,伸手接住飘落下来的雪花,眸瞳染上一层忧伤,“哥哥,是不是冬天过去了,你就会回来了?”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满是雪的地方,雪花把大地点缀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一眼望去,全世界都白茫茫的。

她双手**兜里,没有目的的闲逛。

在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过头,望向酒吧门口。

这是森屿经常喝醉酒的地方。

她仿佛被什么吸引了似的,抬起步伐,朝里面走去。

一走进去,耳边就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舞池中央男男女女在疯狂的扭动的身体。调酒师轻轻摇摆着身子,换着花样调出五颜六色的鸡尾酒。

夏槿茫然的在里面穿梭。

步行的脚突然僵硬住,再也无法再走一步,她睁大了双眼,泪水模糊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

沙发的角落,森屿的腿上坐着一个极其妩媚的女人,森屿笑着勾住女人的下巴,然后,凑过去,亲吻她娇艳欲滴的嘴唇。

泪水无声的滑落下来,像一条湍急的河流般,在脸上形成一条泪痕,争先恐后的流淌着。

从十四岁到十八岁,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四年,他们没有接吻过,可是现在,森屿却在亲吻一个陌生女子。

那可是他的初吻啊。

这讽刺的场面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她像一只发了疯的老虎般跑过去,用尽全力的推开那个女人,然后扯起森屿的手,想要把他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手却被森屿狠狠甩开,森屿冰冷的眼神像利刃般刺杀了她的心脏,他说,“我有没有说过你很贱?滚!”

泪水啊……控制不住的一直在流。

被推到在地的女人从地上爬起来,恼怒的瞪着夏槿,然后——

“啪——”

清脆的声音在这吵闹的酒吧根本听不见。

夏槿的脸微微偏过去,她紧咬住嘴唇不说话。

森屿愣了一下,随后把女人拉进自己的怀抱,亲吻了一下她的脸,然后说,“做的好,不听话的狗,就应该被教训。”

心,在此刻支离破碎。

模糊中,她仿佛看到了凉安微笑的样子,那如彩虹般美丽的笑容。她还仿佛听到了他说,“真是受不了你。”然后伸出手臂,让她哭个够。

可是,她的哥哥已经不在了啊……

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不是吗?

她全身都在颤抖,表情痛苦,最终,她忍受不了的大哭起来,泣不成声。

————以后就算是他欺负你了,也不会再有人帮你了吧?就算你哭的再撕心裂肺,也不会再有一个蓝色少年伸出手臂替你拭去泪水,让你哭个够了。毕竟,他永远的消失了,不是吗?

那绝望的哭泣,从灵魂深处扯出来的痛苦之声,在这个喧闹的酒吧也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森屿皱起眉头,推开女人,扯起夏槿的手把她扯到酒吧外,也不管她是否跟的上他超快的步伐。

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消失不见。

森屿厌恶的看着夏槿,冷冷的说,“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你犯贱是不是?”

夏槿哭着沉默了很久,然后擦掉脸上的泪水,扬起一抹淡淡的苦涩笑容,对森屿说,“森屿,我们分手吧。”

分……手?

森屿愣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夏槿转过身,下一秒泪流满面。

刚走了几步,手却被狠狠拉住,森屿嗜血的眸子狠狠的瞪着夏槿,说,“谁给你权利提分手的?我都没提分手,你有什么资格提?”

夏槿愣了一下,随后甩开森屿的手,这是她第一次甩开他的手,她慌乱的擦掉脸上的泪水,脸上微微染上一丝怒气,“森屿,我们已经分手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后会无期!”她想走,可手腕却被狠狠扯住。

“我不允许分手!”

“我要分手!”

“我们不可以分手!”

“为什么?既然不爱我又为什么不分手?”

“分手了她会生气的啊!”森屿激动的朝夏槿大吼,可下一秒却愣住,眸瞳闪过一丝慌张。

“她?生气?”夏槿不可置信的望着他,随后,狠狠的甩开他的手,说,“果然和我在一起是因为另一个女生?”她在笑可眼角却有泪。

她无力的退后几步,双手捂住脸,那痛苦的哭泣声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森屿早已支离破碎的心脏,夏槿哭着说,“森屿,我真的累了,我再也不想去爱你了。我把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都给了你,可是你给予我的却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我现在好想我的哥哥,好想我的凉安,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森屿伸出的手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他苦笑着低下头,说,“你说的对啊,夏槿。我那么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她都不在了。不是吗?”

他转过身,说,“那么,如你所愿,我们分手吧。”抬脚,离去。

“呜呜呜——”

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在这个冬天突兀的响起。

背后传来的撕心裂肺让森屿忍不住颤抖,他痛苦的紧咬住下唇,身侧的双手紧握双拳。

对不起……对不起……

……

小说《情深几许,共白首》 第19章 森屿,我累了…… 试读结束。

情深几许,共白首小说章节试读,[标签:内容1书名]章节阅读。我上了哥哥的女人热门小说《情深几许,共白首》是青柠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凉安夏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机场。艾忆坐在椅子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轻笑,“流鸢,怎么说你也教了我两年中文,我要走了至少也说句留恋的话吧。”电话那头的流鸢眼神毫无波澜的望着凋谢了的栀子花,眼神突然变的凛冽,她伸手狠狠的扯掉枯黄了...

泷雅青对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看了情深几许,共白首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