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庶女

时间:2019-06-12 21:41:50来源:青年文摘

月色渐浓,时而有几丝云彩遮蔽而过。此时在京州城郊外的一座废弃的民居内,传出几个人的话语声。“统领息怒,属下办事不力。没有料到那顾远的随身护卫武功甚高,是留枫轻敌了,……请公子责罚。”一个黑衣男子单膝跪地,抱剑拱手道。一旁穿着黑色束身衣的女子摘下黑纱斗笠,似乎想为一旁叫做留枫的男子求情:“统领大人,羽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庶女

月色渐浓,时而有几丝云彩遮蔽而过。此时在京州城郊外的一座废弃的民居内,传出几个人的话语声。“统领息怒,属下办事不力。没有料到那顾远的随身护卫武功甚高,是留枫轻敌了,……请公子责罚。”一个黑衣男子单膝跪地,抱剑拱手道。一旁穿着黑色束身衣的女子摘下黑纱斗笠,似乎想为一旁叫做留枫的男子求情:“统领大人,羽杨军虽没有活捉顾远,留枫的一剑也重创了他,算让他吃了点苦头。”“回雪……”,留枫低声喝止道。“请公子责罚。”他还是固执地说道。面前的紫衣男子,衣服上有暗红的流金云纹,在月色下隐隐闪耀着。他负手而立,视线伸向窗外。若有所思道:“看来他对我们也并非毫无防备。”思索了一会,他挥了挥手道:“也好,先给他一个警告,无须过分打草惊蛇。”回雪舒了一口气。“好了,你们先回去待命。要你们调查的事继续调查,还要抓紧休整、训练羽扬军,这次行动,羽扬军这次也蒙受了不少损失。”“是,属下领命。”两人同时沉声道。“记住了,行事须小心,切勿暴露行迹。我们是暗影护卫,永远只能在人们不注意的地方办事。”紫衣男子又嘱咐道,他的语气带了一丝不容抗拒。显然这一行人与顾远遇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齐国刚建国不久,皇帝一直在忙着安抚四海,但也不乏不服其统治的,或者自己占山为王,与官府对峙的。于是这些年,也有不少官府之人命丧这些人的刀下。他们可能来自各种组织,也有可能是同一个组织的各个小分支。都在暗地里活动,也不知暗中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的耳目都像一滴滴毒药一样渗入城中的各处,看似繁华的大齐国,也不免危机四伏、暗潮汹涌。而这几个人的来历也颇不简单,话语间不仅透露来了许多信息,他们不仅有背靠一个强大的组织,而且这个组织训练有素、编制严密。加上他们口中的“暗影护卫”更是让许多内行的人闻风丧胆。但他们行踪神秘而诡异,一般人都没有机会见上一次,即便有,那也是最后一面。……留枫和回雪与紫衣男子一样,都是暗影护卫,他们在弈清手下训练羽扬军。他们都有共同的信仰,都臣服于同一个人,都有共同的目标。一瞬间两人到了屋顶,留枫抱剑,脚尖立于屋脊,穿着干净利落,黑衣被吹得猎猎作响。他眉目深邃,仰头望着头顶的一轮弯月,恰好被薄云遮蔽住了月光。他总是这样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想着什么。而回雪则称这种行为为“发呆。”“真是个呆子,哪里有人自讨苦吃的……”回雪收起了刚刚的严肃,脸上带着调皮的嗔怪,她的长发简单地束起,爽利而干脆,腰间别着两把小巧的梅花匕首。“回雪,日后你不用替我求情。”留枫背对着她,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回雪没有防备她又好心被当驴肝肺了,她生气将拾起一颗瓦砾,迅疾地往他那边扔去。“哼,呆子。”留枫头也没有回,迅速伸出手,下一瞬,两根修长的手指便将瓦砾稳稳夹住。显然扔瓦砾的人并没有使多大的力气,只是吓唬吓唬人。“别闹。”回雪背过身往另一边跃去,还抛下一句“本姑娘不理你了。”她在屋脊上走开几步,又回头望了望,见留枫并没有回话,赌气地坐下了。扭头又说了些有的没的。“哎弈清统领也真是,也不知道犒劳犒劳我们……”她的语气略带埋怨。“先睡一觉,万事好商量。”说罢,她便真的仰卧于屋顶,翘起腿,合上了眼睛,似乎是多年来一贯如此。虽然一同训练多年,互相陪伴。两人的性格却大有不同,留枫会对弈清吩咐下来的所有事竭尽全力去完成,对自己要求极为严苛。这也是他成为暗影护卫的一个必备品质。而回雪更像是一个小野猫,喜欢耍顽皮,十分淘气。若是褪去一身的黑衣,简直和普通的邻家姑娘无异。千千万万的候选人之中,能选中回雪这样性格的人做暗影护卫,其实也是出乎很多候选人意料的。连弈清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他只能选择服从上头的决定。……————————————作者有话说:留枫回雪的名字其实是来源于,曹植的《洛神赋》,当时念到这首诗的时候,小狐感觉挺喜欢的。۶,就留下来当名字了。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庶女小说章节试读,[标签:内容1书名]章节阅读。终身未娶照顾弟弟月色渐浓,时而有几丝云彩遮蔽而过。此时在京州城郊外的一座废弃的民居内,传出几个人的话语声。“统领息怒,属下办事不力。没有料到那顾远的随身护卫武功甚高,是留枫轻敌了,……请公子责罚。”一个黑衣男子单膝跪地,抱剑拱手道。一旁穿着黑色束身衣的女子摘下黑纱斗笠,似乎想为一旁叫做留枫的男子求情:“统领大人,羽

潭波涛对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看了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庶女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