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养不成的梦十三

时间:2019-06-12来源:青年文摘

“梦十三,你似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哦,没有,十三只是有些累了。”宋昭远最不能忍受的便是梦十三那她那双乌溜溜地凤眸盯着他,然而此刻,她却是低垂了眼睑,回避着他的问询的目光。他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望着她,兀自说道:“玉虚门主需要一张人皮面具来掩饰他的铜钱胎记,那么,那位割脸凶手要掩饰的是什么?”“脸

养不成的梦十三小说

“梦十三,你似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哦,没有,十三只是有些累了。”宋昭远最不能忍受的便是梦十三那她那双乌溜溜地凤眸盯着他,然而此刻,她却是低垂了眼睑,回避着他的问询的目光。他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望着她,兀自说道:“玉虚门主需要一张人皮面具来掩饰他的铜钱胎记,那么,那位割脸凶手要掩饰的是什么?”“脸!”梦十三脱口而出。“对,脸。”宋昭远盯住了梦十三的脸,就好像时刻在她的脸上雕出一朵花或一只凤来,略带了些许兴奋。“但凡世人在人间行走,最常见的是缺什么就吆喝什么。那么,这个割脸的凶手缺的就是一张好脸皮。本王推断,凶手是一个被毁了的脸的人……”“哧——”梦十三倒吸了一口气,喃喃重复道:“一个被毁了脸的人……”“十三,你怎么了?”宋昭远疑心顿起,“难道你认识一个被毁了脸的人?”“不不不,不认识。”梦十三连连摆手,而心中的阴影已是挥之不去。顺风顺水在南街见过的那个神秘的丑女人算不算是一个“被毁了的脸的人”?她究竟是不是杨九郞的媳妇?又为什么会瞬间消失无踪?最为关键的是,杨九郞究竟去了哪里?他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需要这样躲躲藏藏?她相信顺风顺水不会对她撒谎,画在柴门上的记号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说明顺风顺水的确见过那个女人。“十三,十三。”宋昭远唤了好几声她才醒过神来,没头没脑地问:“哦,王爷您唤十三?”“……算了,不问了,本王知道你在想什么。”“哦?王爷又似看高太师的喜轿那般,看透到十三的心里去?”呵,又想拿鬼话来讹我?哼,梦十三可没那么容易哄。宋昭远呵呵一笑:“不错,本王不用看透到你的心里去,只需要看你的脸便可。”“我的脸?”梦十三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光滑柔嫩,虽然在大街小巷讨生活多年,风吹雨打却未能摧毁她那一张凝脂玉般的脸庞,多少在心中有些沾沾自喜。“难道你不知道,此刻你的脸上分明的写着杨九郞三个字吗?”宋昭远冷声冷调,又于鼻子底下冷哼了一声,说道,“本王已经看出来了,每次你想着杨九郞时,便是这一副花痴嘴脸。”呃……什么叫花痴嘴脸?梦十三一点都不自知。宋昭远淡淡然望着她,良久,方才转了方向。“咳咳咳……”被人一眼看透所思,梦十三显得有些尴尬,接着宋昭远先前的话茬子,小小声说道:“十三并不认识被毁了脸的女人,但顺风顺水见过,而且,据他们说,那女人的脸,似被火燎的,十三怀疑怀疑她是缁衣巷的人。”“哦?愿闻其详。”宋昭远来了兴致。这时瓦欧将铁栅狠狠一拽,先前那根被腐蚀了的铁条成了两截,玉虚门主飞身落下。“啊——砰——”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自己的绞肉机里。花痴宝在绞肉机里爬了半晌没有爬出来,被玉虚门主一砸,胖墩墩的身体就象一个肉团似地从绞肉机里蹦了出来,“叭叽”落在地上,沾了一脸的肉末与骨头碎子。玉虚门主老都老了,却也还算麻利,手脚并用颤颠颠几步蹬了出来,翻出绞肉机时好巧不巧地又恰恰砸在花痴宝的身上。“哎哟我的亲娘哎。”花痴宝已经哭不出声来了。“带路,去看花。”玉虚门主刚刚直起身来,迎面而来的便是一声吼。确切地说,是合二为一的两声吼叫,宋昭远有些懊脑,他实是不愿意与梦十三如此异口同声天衣无缝的样子。玉虚门主沮丧至极:“刚刚开花,还没来得及下肥。”瓦欧上前就是一脚,哐地一声将玉虚门主踢飞出去,眼见着又将砸中花痴宝,这回花痴宝机灵了点,将一身肥肉往旁一侧,老头便结结实实砸在石壁上又弹回来,发出一声怪叫。瓦欧的胳膊一伸又将他拎了回来,那一身粗壮的肌肉叫人不难想像为什么他的名字叫做“豪强”。“快带路,再啰嗦就把你做肥料给你的蓝优昙下肥,明年一定结果。”梦十三听着这话怎么这么耳熟?瓦欧现学现卖的本事还真不小。这里山连山洞连洞,玉虚门主领着他们弯弯绕绕走了足有半个时辰,才走到了一处数十级的花台,花台上一个巨大的青铜棺。沿着花台一级一级地向上,每一级台阶都放着一颗削得剩下的人头,笑脸如花。这诡谲,这创意,与老不羞如出一辙,真不愧是亲哥俩。而玉虚门主甚至连往上爬边一路还冲着那些笑脸人头点头打招呼。梦十三算是弄明白为什么绞肉削皮最后总是剩下一颗人头,原来是在这里派上用场。瓦欧跪在那些人头面前哭得十分悲切凄惨,粗粗壮壮的大男人一副泪水涟涟伤心欲绝的样子,也是让人很揪心的。那些人之中,究竟有多少是他的三只眼臣民不得而知,但他应该忘记了,这些臣民都是他亲手送进玉虚门的魔窟中的,他也是凶手之一。青铜棺下斜生一朵蓝幽幽亮晶晶的花朵,叶如水晶,花瓣如莲不是莲,根茎如芋不是芋,这便是蓝优昙了,梦十三在老不羞那里见过,记忆犹新。而那些“养分”被平铺在青铜棺底,肉泥做土,苹果皮和刀削面做为装饰,血淋淋地映衬着蓝优昙的奇异诡谲。瓦欧张口结舌半晌,感叹道:“漂亮!”与蓝优昙的精致比起来,他那粗犷的尸香魔芋花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它结的也是蓝晶果?”云浅向玉虚门主问道。“正是蓝晶果,百岁之身千年之躯万载之福的蓝晶果。”玉虚门主很是丧气,叹道:“已经快挂果了,就等着将你施肥呢。一旦结果,便得长生。”“这个祸根,必得连根除之,否则遗害无穷。”在玉虚门主的嚎哭声中,蓝优昙被连根拔除,连同那些被残害的人头一起一把火焚烧殆尽。梦十三犹自不解恨,这些被用来做了养分的人,与老不羞的那些新娘一样,究竟何罪之有要遭如此残害?“王爷,这魔窟也留它不得,怎知数十年之后不会又变做害人的场所?”宋昭远微颌首,表示赞同,而眉间却是微蹙着的,梦十三仿佛是他的心头的爬虫似的,总能与他想到一块去,这种感觉令他心头有些柔软又有些微的不爽。“封洞,放火。”玉虚门主狂吼了一声,冲进了石洞,而浓烟滚滚之际,宋昭远欲救人已是不及。“本王不甘,不甘哪。”烟烧火燎之中,传来玉虚门主最后惨烈的哀嚎,虽然他罪有应得,就该千刀万剐,但这惨烈的死法,还是让梦十三觉得浑身毛骨悚然。不知不觉中,一双粗糙的带着厚茧的手掌握住了她的小手。梦十三浑身一震,却没有收回她的手。心中隐隐觉得,有了这只粗糙的手掌,前方再有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了。如果可以,她愿意这一路与他相握前行。宋昭远的眉心则愈蹙愈紧。三只眼一族想“上天”,千年来苦于无路,但玉虚门主却能够时刻得到汴梁城里的消息,这其中的奥妙恐怕只有玉虚门主知道。那些小喽啰则是一问三不知,他们亦是生长于山谷的族人,只管捉人削肉喂花,其余一概不知,也没人出去过。现在,玉虚门主这唯一的知情人没了。“昭玉郡主,等等我。”花痴宝浑身沾满了绞肉机里的碎肉与污血,腥臭不可闻妹妹自幼最爱牵着本王的手,本王习惯了。”梦十三的手上一寒,心中更是一寒,恼恨至极,暴跳起来,冲着花痴宝就是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吼道:“我不是昭玉郡主,再敢乱叫信不信我扁死你!”或许是这些日子心情太过郁闷了吧,梦十三惊也好怕也罢,出生入死的到头来不过是宋昭远的一颗棋子罢了,一腔的委屈总得要一个出豁之处,漫山回荡着她气急败坏的吼叫声,吼完了便索性一屁 ̄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所有的人都被梦十三这一举动惊呆了,花痴宝捂着耳朵怕被震着,那个三只眼的瓦欧却不合时宜在哈哈哈大笑起来,被宋昭远狠狠地拧了一下耳朵才戛然而止。宋昭远离她一丈之远,双手抱臂冷冷地望着她。梦十三觉得自己真是孤苦无依,哭半天也没个同情的,于是停止了哭嚎,却止不住委屈的泪水滚滚而下。“十三你乖。”宋昭远终于走了过来,伸出一掌来想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而她却避开了。泪水仍然扑潄潄地往下淌,忽然抬起泪眼,说道:“灵霜在魔神的圣殿,我们去找她。”宋昭远怔着,手掌停在了半空,低头沉默良久,而后点了点头,转向瓦欧:“带路。”他的眉心里那一点凝蹙依旧未散,看了看眼前这些人,一个三只眼,一个大芦花鸡,还有一个奇葩女子梦十三,所谓的魔神会拿他们怎么样?瓦欧偷眼瞄了一下四周,这里荒山野岭正是逃跑的好时机,只不过他刚刚扭头拔腿,便被宋昭远一手拎了后脖领揪了回来。“想跑?信不信本王将你封进洞里去与玉虚门主陪葬?”“别别别别……”瓦欧无可奈何,只得屈服,“好吧好吧,带你们去就是了。不过我有话在先,带你们去见魔神可以,但规矩你们一定要遵守,否则魔神怪罪下来谁也逃不了。”宋昭远点了点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先见到魔神搞清楚状况再说。只是梦十三看着宋昭远那么迫切的样子,心里总觉得十分别扭,一股子酸酸的味儿从心底里直往头顶上冒。“芦花鸡,瓦欧交给你看管,跑了,本郡主削了你。”呃?刚刚不是才又哭又吼的说自己不是郡主的吗?风水轮流转,花痴宝乐颠颠地履行起职责来,将瓦欧看得死死的,稍一怠慢便将他连踹带劈的,一路上嚎叫声不绝于耳。

养不成的梦十三小说章节试读,[标签:内容1书名]章节阅读。妈妈说考上就给我做“梦十三,你似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哦,没有,十三只是有些累了。”宋昭远最不能忍受的便是梦十三那她那双乌溜溜地凤眸盯着他,然而此刻,她却是低垂了眼睑,回避着他的问询的目光。他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望着她,兀自说道:“玉虚门主需要一张人皮面具来掩饰他的铜钱胎记,那么,那位割脸凶手要掩饰的是什么?”“脸

抗雪晴对点评: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看了养不成的梦十三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