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

时间:2019-05-16来源:青年文摘

《第九十八章 孽缘,绝逼是孽缘!》出自笔间流年1的小说《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无错版章节《第九十八章 孽缘,绝逼是孽缘!》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小说

“女的?”嫌弃加厌恶的语调自云凡唇中吐出。

李银林身上一轻,那略嫌沉重的身子终于离开了自己。

避开伤口侧躺在外,云凡抬眸看向她。

李银林转脸,背对着他支起疼痛难忍的身子。

如瀑的长发散落,遮住了裸露的身子。

因为放置的是易燃物品,房间里只在入口处点了一豆油灯。

房间内光线昏冥,看不分明。

“把脸转过来!”云凡命令道。

李银林强撑着身子背对着他准备下床。

王八蛋!她在心底暗骂。

见她躲避,云凡伸长胳膊将她肘弯钳住。

虚弱的李银林立时失去重心,整个身子砸向他的胸口。

淡淡的莫明香气混在汗味之中,冲入脑际。

她奋力挣扎,他用力拉扯。

拉扯间不曾来得急褪去的上衣“哧啦”间应声裂开。

一只蓝色的香包自贴身的口袋里滑出。

云凡终成功捉住了她的腕子,冰冷的眸光自香包上扫过。

“我答应过她,”没有温度的声音冰冷的道,“我不会再碰任何女人!你自裁吧!”

“我去你大爷的!”李银林用喑哑的嗓子骂道,“是你他妈扑的我,凭什么要我自载?”

莫明的心酸与委屈袭上心头,鼻尖一酸,滚烫的泪珠便滴落下来。

云凡微怔。

他回想了一下,似乎,当真,是自己将她错认做玉衡给睡了。

拾起干瘪的香包,云凡捏紧双拳,似是下了很大决心,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王八蛋!”李银林边哭边骂,“云凡,谁他妈愿意再见到你!”

她的声音透着无限的委屈与伤心。

云凡抿唇未语:琥珀,你不是要来带我走么?

我愿意跟你去,可是你,为何没有将我带走?

似铁钳的手无声松开,李银林终于起身,抬着无力的双腿下床。

含泪的眸子无意识的扫过云凡腰上的绷带,朦胧泪光中,一片猩红的血迹无声蔓延。

伤口裂开了。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无视他的伤势。

弯腰捡起碎裂的衣裳,身形狼狈。

云凡垂眸,眼角余光无声看着眼前的身形。

将香包又攥紧了几分。

透过如豆的灯光,掠过如瀑的长发,左耳下一点黑痣恍若豆蔻。

是她?

眉头微拧,努力回想方才的细节。

自己是中招了么?

他将紧紧攥在手中的香包送到鼻尖轻嗅。

淡淡的香味来袭。

心中涌起深刻的渴望与期待。

一丝苦涩的笑意在唇角蔓延。

琥珀,我以为你予我的感情早已超越家国生死。

却原来,终究只是一场算计。

他深吸一口气,将心中诸多绮念压下,抬手将香包弹入那如豆的火光中。

“对不起!”微凉的眸光看着她极力克制的背影,在她的低泣中沉声道,“我方才中招了。”

李银林没有说话。

她能说什么?

难道她要说:没关系?

她极力克制着即将崩溃的情绪。

努力用破碎的衣衫包裹住身体。

此刻,她唯一的武器,唯一的自保方式,便是沉默。

大婚之夜,初见时,她轻轻掀起盖头一解,偷眼打量,撞入一双如水般温柔的剪水秋瞳。

那个香包,是她留给你的吧?

章华殿前,那舞剑的白衣女子。

你不近女色,我只道你是因为爱惨了玉衡与琅琊,却原是为了她!

云凡,我李银林对你而言,究竟算什么?

也罢。

她想着。

一会找到琅琊,将五年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便可。

从此,你我一别两宽!

暗香在并不大的空间内悄然弥散。

淡淡的香气萦绕间,李银林终于系好了腰带。

却无力迈动虚浮的步子。

热,很热。

口干舌燥的热。

她扶住石桌,拿起桌上的水壶,灌了一大口。

水流顺着她的嘴角落下,滑入光滑的玉颈。

云凡心中被强压下的猗念,看着如豆灯光下的人儿,微微意动。

萦绕的香气扑鼻而来,他屏住呼吸,想要提醒她。

看着她大口灌水的侧影,知道已经迟了。

他垂眸,抿唇,未语。

李银林放下水壶,在幽香中迈着虚浮的步子向外走。

一声沉重的叹息声自身后传来,云凡沉声道:“过来!”

李银林身形微滞,却没有回头。

她此刻的脑子不太清醒。

云暮出尘的容颜,云暮爽朗的笑声在她脑海回荡。

却渐渐消散。

云凡若秋水的眸子在她眼前轻晃。

那一晚,那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一晚。

自己所做的事情在她脑海翻腾。

她轻晃脑袋。

我爱的,始终是云暮。

云凡,我不过是为了救你。

你我之间,就此不拖不欠。

***

房门近在眼前,不过三四步的距离。

虚浮的脚步变得踉跄,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走近那扇门。

她知道,自己中招了。

方才不是已经被折磨过一次了么?

为何还要再中一次招?

云凡,我与你,是否星象相冲?

“孽缘!绝逼是孽缘!”她喃喃的低声咒骂。

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过来,到我这里来!”低沉的嗓音带着丝丝魅惑之意。

见她仍在艰难挣扎,云凡深吸一口气,放弃了抵抗。

既然已经睡过一次了,无所谓再多睡一次。

她如此出去,谁能给她解毒?

他睡过的女人,哪个敢睡?

更何况,她,愿意让旁人睡么?

这个念头一起,便克制不住:她不愿意的吧!

在理智边缘挣扎徘徊的身体,终被拥入宽厚温暖的胸膛。

李银林被云凡抱回了石床之上。

被褥之上,血迹斑驳。

他一脸痛惜,俯唇亲吻间,眼前长眉凤眸的女子,化做了柳眉杏眼的少女。

“琥珀!”他低唤。

琥珀?

方才是玉衡,这会是琥珀?

李银林仅剩的理智被胸腔中炙热的怒火烧成了灰。

“啪!”她狠狠一巴掌扇在云凡面上。

“云凡!我李银林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她的哭问声淹没在云凡的长吻中。

“琥珀,我好想你!”

缠绵缱绻。

长吻终了,细密的吻温柔的落在她如玉的肌肤上。

宽厚的手掌在她肌肤上揉搓,撩拨着她的神经。

她不再记得自己是谁。

不再认得眼前的男子是何人。

从最初的挣扎,到任其予取予夺。

她热烈的回应着他,感受着他的热情。

炙热的身影纠缠着交织在一起,如豆的微光将影子拉长,投在壁上。

当精疲力竭,云收雨歇,李银林窝在云凡怀中,沉沉睡去。

缓缓流通的空气,终于将暧昧的气息带走。

云凡睁开清明的眸子,看着怀中安睡的女子。

她不是琥珀。

他记得她打的那一巴掌。

她哭着问他:“云凡,我李银林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李银林?

他不记得他曾经招惹过这样的女子。

可她,对他,恍若有情。

骨节分明的手指,抚过她面上的长发,他打量着她的模样。

带着厚茧的手指下意识在她耳下的豆蔻上轻轻摩挲。

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是笔间流年1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小说免费阅读,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最佳阅读体验就在日照小说网。

孽缘,绝逼是孽缘!,看了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小说章节试读,堕仙恶术反目仇章节阅读。《第九十八章 孽缘,绝逼是孽缘!》出自笔间流年1的小说《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无错版章节《第九十八章 孽缘,绝逼是孽缘!》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柔春柔对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青年文摘推荐文案试阅读《堕仙恶术反目仇》镜花缘之那笙

这个奇怪的道士仿佛就喜欢这般,将别人的性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好像是以此为乐那般。花影心中道。

”今日有我花影在,你别想能够伤害辰逸。”

花影决然的说道。

不管倩娘与辰逸之间到底有什么曲折,她虽好奇,但在这时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却没想,在此时那个本应老老实实的昏迷在梅花阵中的陆辰逸却不合时宜的醒了过来。

经过花影那一击,他清醒了许多,没了刚刚的恍惚劲儿,但,该还的终究是要还的,虽然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会对倩娘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来,但,纵使有千万般的缘由,毕竟是他亲手沾上的倩娘的心血。所以首先不说倩娘会不会原谅他,就是他自己也是无法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的。

这条命,当时还与倩娘的。只要她愿意。

只是花影,这个单纯如孩子样的女子,自己怕是要负了她罢。

心中泛起微微的不忍和怜惜。

“你们且慢,倩娘不就是要我的命吗?我本就该还与你的,只是放过花影吧,她对我们的事丝毫不知情。”

醒来后的陆辰逸,缓缓的说道。带有些忧伤和怜悯的强调。

花影闻声回过头去,看见那个月白色衣衫的男子,站在慢慢的玫红色花瓣之间,对她温暖的笑,就像是初见时的那般。随后那男子掏出了防身用的匕首,狠狠的插进了自己心间,就像是对着多么憎恨着的仇敌那样的,狠狠的、狠狠的!!

只是那个道士却好像只是跟花影切磋武艺那般,完全没有杀意,对花影也只是手头上的攻击,并不用术法,又好像只是为了给倩娘找一个空隙。

花影觉得支撑不下,转身将昏迷的陆辰逸放进了自己早先设好的阵中,气喘吁吁的看着这两个人。倩娘只是蛮攻,对花影是构不成威胁的,但这个道士虽看似玩耍,却处处的制着花影,仿佛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结束她的性命。

花影惊了一番。

那个道士却像是早知道那般,笑的那么的畅快,只是说:“倩娘呀,你本就该如此的恨着陆辰逸的,他在6年前为了自己能够多活几年生生的剜了身为她妻子的你的心肺,如此的豺狼之人,如何能够让他活在世上,去吧,那个小花妖我来对付,至于那个负心忘义的陆辰逸,就由你将他结果了吧。”

话一说完,倩娘就木木的站了起来,眼中仍是满满恨意的望向了花影怀中的陆辰逸,仿佛要在下一刻就将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子撕成碎片。

长白本是仙界中的一个扫地小仙,因机缘巧合相助了天帝,从此一升再升最后做了天界的守门将士,这对于一个在天界碌碌无为的小仙来说本是极为奢侈的待遇,可是这个长白却还不甘心于此,妄想着做上大仙的位置,终于不知是为什么触怒了天帝,派天兵天将将他打落人界,但念在他毕竟曾经相助过自己,就并没有废了他的法力。只是后来,又听说他在下届为非作歹伤了不少人命,便又派了笙墨去,钉了他2根毁仙锁。本是以为以他的修为,就算不灰飞烟灭,也定是化为原型,再不能够重聚成人形的。却没想·····

只是可惜,那笙此刻却并未能够及时的赶到这里。

相反的,倩娘与那道士的猛攻,却让花影渐渐的吃不消。

花影一开始还不知这个道士的深浅,但,经此一番,却清楚的明白了,既然他能够无声无息的在自己身边的拉走一个人,那么也是决计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扭断自己的脖子,心中忖道:以自己的身手和修为,怕是远远的不是这个道士的对手。

再抬头看了看被那道士掠走的辰逸,花影发现,他的脸色现出不一般的苍白,额上冒着大滴大滴的汗水,眼中也溢满了悲伤欲绝的神情。

“辰逸,你这是怎么了?”

这样*裸的话语,就算是驽钝如花影却也明白了,倩娘是被这个妖里妖气的道士给控制了。只是花影从未听过这样的道术,甚至妖术中也没有这么阴邪的术法。这个道士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笙此刻若在此地,定会惊道,这个道士其实乃是千年前被师父笙墨钉入毁仙锁的堕仙——长白。

抬头看倩娘,却恍惚看到她好像是舒了一口气那般,可再看时,又是一副恨恨的表情。

见到这般情景,倩娘缓缓的走到了那个道士身边,低低的唤了一句:主人。

那个一直在冷眼看着这一切的道士也是笑道。刚刚一直没有动手,并不是畏惧这个修了五百年之久的小小花妖,而是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亲手种在陆辰逸身上的那个‘晃忆咒’为什么会失了功效,想着会不会是得了什么高人相助。现在看来,是自己太过小心谨慎了。

这样想着,手下便放松了,一个旋转将本是紧靠在花影旁边的陆辰逸拉到了自己的身边,随后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解读着什么既繁琐的咒文一般。

但是,花影在这么慌乱的情况下,却是忽的变得清醒了起来,虽不知这之中到底有什么隐情,但,她知道,决不能让辰逸再与倩娘接近,否则,谁也不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花影在一半的路程中强行拦下了陆辰逸。用的方法是将辰逸直接打昏过去。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她知道等到辰逸醒来后定会斥责自己这般无理的举动,她也知道辰逸这般的神情,定是有什么极重要的事情要想倩娘解释。只是,这些,管不得了。她只知道,不能够让这个男子受到伤害,绝对不能。

花影急急的问道。

陆辰逸却好像是完全没有听到花影的言语那般,只是痴痴的看着那满目怒色的倩娘,脚下也是缓缓的向倩娘走去。眼中迷着一层雾色,花影看不出里面到底有什么。

花影忙的拉了一下陆辰逸,使得他离倩娘远了一些,或许是第六感,总觉得相较于那个怪里怪气的道士,身边的这个倩娘是个更加危险的角色。却没想,陆辰逸却是一步都不肯退。他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倩娘变成了这般的模样,倩娘口中的‘更加重要的记忆’又是什么,他还需要记起些什么。

看着倩娘两眼怒张,双眸含火的样子,将原本的娴静模样扫了一尽,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盛怒的面孔。陆辰逸自忖是从未见过倩娘这般模样的,心中顿时雷鼓大起。直愣愣的盯着倩娘看,想要将这一变化看出个段瑞来。

“呵呵~,陆辰逸呀,虽然说不知是问什么你能够记起了以前的记忆,但是,现在看来,这或许是当时种术法中有什么瑕疵吧。你想要知道倩娘说的什么吗?那么,让我来帮你吧。”

堕仙恶术反目仇精彩评论

“女的?”嫌弃加厌恶的语调自云凡唇中吐出。

李银林身上一轻,那略嫌沉重的身子终于离开了自己。

避开伤口侧躺在外,云凡抬眸看向她。

李银林转脸,背对着他支起疼痛难忍的身子。

如瀑的长发散落,遮住了裸露的身子。

因为放置的是易燃物品,房间里只在入口处点了一豆油灯。

房间内光线昏冥,看不分明。

“把脸转过来!”云凡命令道。

李银林强撑着身子背对着他准备下床。

王八蛋!她在心底暗骂。

见她躲避,云凡伸长胳膊将她肘弯钳住。

虚弱的李银林立时失去重心,整个身子砸向他的胸口。

淡淡的莫明香气混在汗味之中,冲入脑际。

她奋力挣扎,他用力拉扯。

拉扯间不曾来得急褪去的上衣“哧啦”间应声裂开。

一只蓝色的香包自贴身的口袋里滑出。

云凡终成功捉住了她的腕子,冰冷的眸光自香包上扫过。

“我答应过她,”没有温度的声音冰冷的道,“我不会再碰任何女人!你自裁吧!”

“我去你大爷的!”李银林用喑哑的嗓子骂道,“是你他妈扑的我,凭什么要我自载?”

莫明的心酸与委屈袭上心头,鼻尖一酸,滚烫的泪珠便滴落下来。

云凡微怔。

他回想了一下,似乎,当真,是自己将她错认做玉衡给睡了。

拾起干瘪的香包,云凡捏紧双拳,似是下了很大决心,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王八蛋!”李银林边哭边骂,“云凡,谁他妈愿意再见到你!”

她的声音透着无限的委屈与伤心。

云凡抿唇未语:琥珀,你不是要来带我走么?

我愿意跟你去,可是你,为何没有将我带走?

似铁钳的手无声松开,李银林终于起身,抬着无力的双腿下床。

含泪的眸子无意识的扫过云凡腰上的绷带,朦胧泪光中,一片猩红的血迹无声蔓延。

伤口裂开了。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无视他的伤势。

弯腰捡起碎裂的衣裳,身形狼狈。

云凡垂眸,眼角余光无声看着眼前的身形。

将香包又攥紧了几分。

透过如豆的灯光,掠过如瀑的长发,左耳下一点黑痣恍若豆蔻。

是她?

眉头微拧,努力回想方才的细节。

自己是中招了么?

他将紧紧攥在手中的香包送到鼻尖轻嗅。

淡淡的香味来袭。

心中涌起深刻的渴望与期待。

一丝苦涩的笑意在唇角蔓延。

琥珀,我以为你予我的感情早已超越家国生死。

却原来,终究只是一场算计。

他深吸一口气,将心中诸多绮念压下,抬手将香包弹入那如豆的火光中。

“对不起!”微凉的眸光看着她极力克制的背影,在她的低泣中沉声道,“我方才中招了。”

李银林没有说话。

她能说什么?

难道她要说:没关系?

她极力克制着即将崩溃的情绪。

努力用破碎的衣衫包裹住身体。

此刻,她唯一的武器,唯一的自保方式,便是沉默。

大婚之夜,初见时,她轻轻掀起盖头一解,偷眼打量,撞入一双如水般温柔的剪水秋瞳。

那个香包,是她留给你的吧?

章华殿前,那舞剑的白衣女子。

你不近女色,我只道你是因为爱惨了玉衡与琅琊,却原是为了她!

云凡,我李银林对你而言,究竟算什么?

也罢。

她想着。

一会找到琅琊,将五年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便可。

从此,你我一别两宽!

暗香在并不大的空间内悄然弥散。

淡淡的香气萦绕间,李银林终于系好了腰带。

却无力迈动虚浮的步子。

热,很热。

口干舌燥的热。

她扶住石桌,拿起桌上的水壶,灌了一大口。

水流顺着她的嘴角落下,滑入光滑的玉颈。

云凡心中被强压下的猗念,看着如豆灯光下的人儿,微微意动。

萦绕的香气扑鼻而来,他屏住呼吸,想要提醒她。

看着她大口灌水的侧影,知道已经迟了。

他垂眸,抿唇,未语。

李银林放下水壶,在幽香中迈着虚浮的步子向外走。

一声沉重的叹息声自身后传来,云凡沉声道:“过来!”

李银林身形微滞,却没有回头。

她此刻的脑子不太清醒。

云暮出尘的容颜,云暮爽朗的笑声在她脑海回荡。

却渐渐消散。

云凡若秋水的眸子在她眼前轻晃。

那一晚,那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一晚。

自己所做的事情在她脑海翻腾。

她轻晃脑袋。

我爱的,始终是云暮。

云凡,我不过是为了救你。

你我之间,就此不拖不欠。

***

房门近在眼前,不过三四步的距离。

虚浮的脚步变得踉跄,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走近那扇门。

她知道,自己中招了。

方才不是已经被折磨过一次了么?

为何还要再中一次招?

云凡,我与你,是否星象相冲?

“孽缘!绝逼是孽缘!”她喃喃的低声咒骂。

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过来,到我这里来!”低沉的嗓音带着丝丝魅惑之意。

见她仍在艰难挣扎,云凡深吸一口气,放弃了抵抗。

既然已经睡过一次了,无所谓再多睡一次。

她如此出去,谁能给她解毒?

他睡过的女人,哪个敢睡?

更何况,她,愿意让旁人睡么?

这个念头一起,便克制不住:她不愿意的吧!

在理智边缘挣扎徘徊的身体,终被拥入宽厚温暖的胸膛。

李银林被云凡抱回了石床之上。

被褥之上,血迹斑驳。

他一脸痛惜,俯唇亲吻间,眼前长眉凤眸的女子,化做了柳眉杏眼的少女。

“琥珀!”他低唤。

琥珀?

方才是玉衡,这会是琥珀?

李银林仅剩的理智被胸腔中炙热的怒火烧成了灰。

“啪!”她狠狠一巴掌扇在云凡面上。

“云凡!我李银林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她的哭问声淹没在云凡的长吻中。

“琥珀,我好想你!”

缠绵缱绻。

长吻终了,细密的吻温柔的落在她如玉的肌肤上。

宽厚的手掌在她肌肤上揉搓,撩拨着她的神经。

她不再记得自己是谁。

不再认得眼前的男子是何人。

从最初的挣扎,到任其予取予夺。

她热烈的回应着他,感受着他的热情。

炙热的身影纠缠着交织在一起,如豆的微光将影子拉长,投在壁上。

当精疲力竭,云收雨歇,李银林窝在云凡怀中,沉沉睡去。

缓缓流通的空气,终于将暧昧的气息带走。

云凡睁开清明的眸子,看着怀中安睡的女子。

她不是琥珀。

他记得她打的那一巴掌。

她哭着问他:“云凡,我李银林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李银林?

他不记得他曾经招惹过这样的女子。

可她,对他,恍若有情。

骨节分明的手指,抚过她面上的长发,他打量着她的模样。

带着厚茧的手指下意识在她耳下的豆蔻上轻轻摩挲。

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是笔间流年1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小说免费阅读,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最佳阅读体验就在日照小说网。

孽缘,绝逼是孽缘!,看了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看了穿越之天上掉下个李银林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