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BOSS大人,心尖宠

时间:2019-05-16 01:08:40来源:青年文摘

《680》出自银素素的小说《BOSS大人,心尖宠》,《BOSS大人,心尖宠》无错版章节《680》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BOSS大人,心尖宠

“嫂子,要不然咱们还是出去吧,总是这样躲着更不是办法。”

侬安只好硬着头皮进了教堂,来到了上帝的面前。在破碎的心里,侬安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林惊。本以为他是一个托付终身的男人,尽管自己没有那么爱他。但是他值得自己去爱,去相信。

这一次的闹剧,侬安彻底的对林惊死心了。她不会对他抱有任何的幻想了,她甚至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讨厌。为什幺破坏别人的感情呢。明明周菲和林惊是那么的相爱。

“太太,我想请问一下你的丈夫去哪里了?”

牧师恨不能理解的看着侬安,这是他主持的最糟的一次婚礼。

“对不起,牧师,估计这次的婚礼要取消了。”

在所有人都把焦点放在侬安身上的时候,身后的大门被推开了。

侬安兴奋的转过头,她以为是林惊回来了。但是随后她更加的失望了,原来是欧阳。

侬安知道林家是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嫁给林惊的,没有经过林老爷子的同意,这个婚接的本来就是错误。

欧阳操着她的小牛皮鞋,缓缓的走了进来。大家都礼貌的看着她,生怕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大家,都请回吧,这次的婚姻根本就不算,你看我儿子都没有在场。’

‘妈,你不能这么说。’侬安颤抖的说出这几个字。

欧阳的脸色瞬间变得恐怖,“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我说话,你怎么还不走,我儿子都不想看到你,你怎么好意思还坐在这里,你是走不了吗,那好,我让下人帮你走。”

“夫人,我们领结婚证了,我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

“好啊,侬安,你是不是已经预谋很久了,你是不是觉得林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不是这样的,不是。”

“在做的各位来宾,今天的婚礼取消,你们自便吧。”

欧阳站在教堂的正中间,她洪亮的声音飘荡在房顶上。她似乎是故意这样羞辱侬安的。

她要让侬安明白,想要做林家的媳妇不是只有外貌才可以的。整个教堂乱做一团,那些精心布置的花朵被匆忙的人们挤落在地上。

侬安的心脏在滴血,她永远都不会理解欧阳的做法。

这个出身在渔村的女人,为什么处处针对自己,拿到她不明白什么叫做无助吗。

“侬安,侬安。”

在慌乱的人群里,侬安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不敢答应,她不想让这个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侬安,有人叫你,你听不见吗,你躲什么,难道和林惊结婚让你这么丢脸吗?”

欧阳不依不饶,她不想看到侬安这样一幅可怜的嘴脸。

“阿姨,既然婚礼都取消了,你还是回去吧,在这里多累啊。”尉迟恭不敢得罪欧阳,但是还害怕侬安受委屈,只能上前说好话。

“侬安,你记住我们林家不要你,更不欢迎你。”欧阳指手画脚的对着侬安,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

这样的羞辱,侬安还是第一次经历。她不知道该反驳什么,只能像傻瓜一样坐在那里。

欧阳很生气,或许是因为今天老爷子晕倒的缘故。

自从侬安来到林家,接二连三的发生一些意外的事情,这不就是说明侬安是个小扫把星吗。让这样的人进门,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想想都可怕。

“放心,侬安是不会在去林家的,我们不稀罕。”尉迟恭寻着声音看去,是刚才那个人,好大的口气,竟然在这里出现。

侬安转过头,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任飞,怎么会是你。”任飞冲着侬安温暖的笑着,在侬安的记忆里,任飞就是这样的笑侬。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会这样温柔的看着你。侬安似乎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那个小男孩的样子渐渐的清晰。原来任飞昨天我们就已经相见了,虽然是在梦里。

“这位太太,不要伤及无辜,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能总是埋怨一方。

欧阳气急败坏的看着任飞,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估计任飞早就已经扛不住了。

“哼。”欧阳瞪了侬安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其实欧阳的内心是高兴的,婚礼没有举办成,这样老爷子就不会怪罪在自己头上了。

欧阳一走,留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本来热闹的大礼堂逐渐变得冷清。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结婚吗,怎么都走了。”风潇潇尖锐的声音在教堂里回荡着。

‘我可没这么说。’尉迟恭借机会躲得风潇潇远远的,先溜走了。

“刚才那个王八蛋呢,和林惊穿一条裤子来欺负我们侬安,还想不想活了,别没有人回答她,侬安就坐在离风潇潇不远的地方。

风潇潇摘下墨镜,精致的脸庞不禁让尉迟恭心里一颤。

他从来没有雨遇见过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如果周菲算的话,那么她现在已经变得不可爱了。

“你来做什么?”

侬安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任飞还有风潇潇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

这是所么讽刺的一件事。

本来可以风风光光的嫁人,现在可好,全部都成了笑话。

“侬安,我是你的伴娘啊。”

“伴娘,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什么伴娘吗。”风潇潇不敢直视侬安的眼睛,她害怕,害怕侬安不原谅自己。

“在美国生活的不是很好嘛,怎么有空回来了。”

风潇潇不傻,她能够听出话语里的讽刺。但是她必须忍着,等到侬安可以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侬安,我们两个的事情暂且先放一放,眼前要解决的就是这个人。”

风潇潇恶狠狠的冲着尉迟恭走去。尉迟恭连忙躲在侬安的身后,他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是疯了。

自己和她无冤无仇的,为什么来给自己算账。

“你还敢躲,作为伴郎你是干什么吃的,连个新郎都看不住,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

尉迟恭连忙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参与这件事情。

“还敢抵赖,你不是林惊的好朋友,好兄弟吗,还敢说不知道,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侬安看着风潇潇的这个架势,不禁觉得特别好像。

这么多年没见,她还是老样子。虽然有很多事情让侬安无法原谅风潇潇,但是今天她能够来替自己解围,内心还是感动的。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永远的敌人,在大的仇恨都会随着时间而远去的。

“喂,我不认识你没你不要乱讲话。”

“哼,怎么不理智给壮了,就是你通风报信对不对,新闻我可是一条也没有落下。”

侬安心头一震,新闻什么新闻,自己忙活到现在手机都没有看一眼。侬安打开手机,那简简单单的几个大字,刺穿了眼睛。

“关于林家的一切”这边报道,从林惊和周菲站在天台上开始,每张照片拍的都非常清晰,就连老爷子生病的这张都是那么接近,还有自己和林惊的大量合照。

这是什么媒体,它怎么知道林家这么多的事情,难道有人为他们提供消息。

“侬安,不要想太多,一切事情等到见到林惊再说。”任飞是在场的所有人力最理智的一个,侬安不得不依赖他。

“恩。”任飞温柔的拍着她的肩膀,好像再给她打气。

“任飞,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风潇潇不想在和尉迟恭争论下去,她觉得这个尉迟恭就是个脑残。

“只准你风潇潇回国,还不准我回国啦。”

让我逮住他。”风潇潇准备去推侬安的轮椅。

“管家,我们回去吧,别麻烦任何人了,风潇潇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不知道如何是好。

“是的,太太。”

这时候的侬安根本就不生气了,她就是不能够接受风潇潇不管不顾离开的这个事实,她只是不想去面对。

对于林惊,所有的希望都被现实浇灭,她不得不认清眼前的事实。侬安应该早就明白,这只是契约结婚,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如果有的话,那还是侬安的修炼不够。这件事成为了林惊和侬安之间永远也打不开的心结。不管林惊怎样弥补,侬安对他的信任都出现了裂痕。

林惊看了一眼表,一切都完蛋了。婚礼估计已经取消了,他再一次的伤害了侬安。

林惊的愧疚还没有到达心脏,周菲再次的大呼小叫起来。

“林惊,我不想在这里了,我怕。”

周菲知道林惊的婚礼在自己的闹腾下泡了汤,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但是在爱情面前谁见得都对呢。其实周菲根本就没有想到林惊会丢下侬安来救自己。

她真的是打算和这里所有一切告别的。但是当她看见林惊的那一刻所有的美好都涌上了心头。

林惊伸出双手打算去抓住周菲。周菲或许是太激动了,脚下一滑,掉了下去。

真的掉了下去。

林惊像火箭一样冲到天台上,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周菲像树叶一样飘落下去。

不过辛亏没有什么大碍,营救的气垫成功的接住了周菲。但是林惊吓得呆住了,那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侵蚀着他。周菲和林惊被送到医院,接受全方位的检查。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医生非常的担心周菲。

“林先生,你出来一下。”

“医生,有什么事情吗?”

“周小姐有抑郁症,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恩,模糊的记得。”

“下次可不能这么大意了,这个精神疾病随时让她想不开,所以你要多加留心。”

“难道说这次她自杀和抑郁症有很大关系吗?”

“是的,在强烈的刺激下,抑郁症会变得严重,周小姐的身上有很多处自残的伤口,这是我们确定的原因之一。”

“好的,医生,我会更加注意的。”

“恩。”林惊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给周菲带来这么大的刺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面是侬安,一面是周菲。

“周菲,医生让你住院观察几天,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些事情,你好好休息吧。”

“林惊,你要来陪我。”

“好的。”林惊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为了不让周菲有什么闪失他要忍受她的无理取闹。

要不然林惊是对不起周云的,他答应过周云要替她照顾好周菲。

一切棘手的事情都牵扯在了一起,林惊很难脱开身。

“开车,回庄园。”林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侬安,这次自己太过分了。本来打算给她一个难以忘怀的婚礼,这下真的是难以忘怀了。他不知道侬安会不会原谅自己。

不过侬安的性子太过于倔强,又怎么会轻易的原谅自己呢。各种挣扎在心里生了根。

这样的感觉真不好,一点一点侵蚀着林惊。

“太太,总裁回来了。”

侬安没有说话,她就是静静的坐在餐桌旁吃着饭。

她心如死灰,没有一点生机。

“管家,太太呢。”

“总裁,太太在吃饭,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我知道了,你叫所有的下人都下去吧。”

“是。”

管家带领着下人们走进花园,充满了惆怅。

“你说,总裁也真是的,这么好的太太,竟然这样对待她。”

“是啊,太太多善良啊。”

“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小心受罚。”

“对不起,管家,对不起。”

下人们小声议论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心里不免对侬安打抱不平。林惊走进餐厅,他拿出侬安最爱的蛋糕,放在餐桌上,侬安连头都没有抬,自顾自的吃着饭。

“侬安,这是你最爱的风蛋糕。”侬安依旧不做声,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唯一能够表现出来

的就只有沉默。

“今天的事情。。。”

“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侬安不想给林惊解释的机会,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好。”林惊识趣的没有接着说下去,他远远的看着侬安进了房间。

自己无奈的进了书房。

林惊从进了书房,便一直没有出来过,直到深夜,他看了看时间,不禁有些烦躁。想到今天晚上和侬安的对话不禁心生气愤,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呢。他本想回卧室的双腿也止住了脚步,在书房中又坐了一会。打开桌子上的一个小暗格,里面放着精致的火机和一盒男士香烟。

他烦躁的拿出一根点燃,香烟晕出一道光圈,缓缓上升。他的思绪也飘向了远方,想着认识侬安的这些日子,他好像和以前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就在他回忆这些美好的点点滴滴的时候,周菲的影子再一次出现在林惊的眼前。

如果您觉得《BOSS大人,心尖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BOSS大人,心尖宠》是银素素的小说,本站提供BOSS大人,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BOSS大人,心尖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BOSS大人,心尖宠最佳阅读体验就在日照小说网。

680,看了BOSS大人,心尖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BOSS大人,心尖宠小说章节试读,最痛是离殇章节阅读。《680》出自银素素的小说《BOSS大人,心尖宠》,《BOSS大人,心尖宠》无错版章节《680》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斯宜年对BOSS大人,心尖宠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重力推荐阅读!

青年文摘推荐文案试阅读《最痛是离殇》紫熏花之恋

这是一条环湖的小路,学校的人工湖平静优雅,如果你用心朝水底看去,还可以看到水中嬉戏的小鱼。傍晚的空气温润潮湿,吸进肺里,感觉很舒服。太阳的余晖倒映在湖面上,美丽的光晕被风吹皱,一波一波荡向远方。有拿着书本的学生三三两两地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神态安详。那边柳树下,还有三两个五六岁的孩童在玩耍,想是学校里老师们的孩子。

书佩起初走在我的左边,看我一直往右边挪,就绕了一下身子,走到我的右边。我的右边是湖。我突然很感动。我一直很喜欢走边边,以前还不认识书佩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这路上,总是会走砌在路边的高于地面十五厘米的隔线。我把胳膊抬起来,放平它以保持平衡,然后就这样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地一直走下去。后来书佩陪我走,他就不允许我这么做了。他总说那样很危险,一个不小心也许就掉进湖里了。我听后掩嘴大笑,那湖总共也没半米,也许连膝盖都淹不了。然而我们俩的欢笑仿佛还留在昨日,这一刻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了。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身边的风景,想点心事。这时距离林妈妈去世已经半个多月了,书佩不大喜欢笑,人也沉默了好多。我轻轻地拉起他的手,感觉到他温暖的体温。书佩摸摸我的手,大概是感觉到我的手有点冷吧,他用力握着我的手,像是要把体温传给我。从我们在一起以来,他总是怪我不好好照顾自己,总是把手弄得冰冷。他习惯摸摸我的手试试体温,然后用他的大手把我的手包住,嗔怪地埋怨我又不好好对自己。

书佩说得*,可是我的心里好像平地一声惊雷,竟然半晌反应不过来。

书佩,他要离开我吗?

活着的人忙着自己的人生,忙着求学,忙着赚钱,忙着追名逐利,也在忙着遗忘和纪念。

像一滴水的消亡,林妈妈的去世是世界上多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对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另一个人不过是一个遥远的存在,现在她死了,也不过是换了一种存在形式。对于认识她的人来说,她的死是一个过客的匆匆远离,至爱亲朋也许会伤心难过一阵子,然而最多也就如此了。生命仍然在继续。但是,对于她的丈夫和儿子来讲,她的离去撼动的是他们的整个世界,影响的是他们的整个人生。

书佩沉浸在自己的哀伤里,不大说话,也不大运用表情。他按时上下课,也在认真听讲,还仔细的做笔记。他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变化,然而好像一切又都变了。

我很感动,鼻子有点发酸。这些日子以来,我害怕他受到的打击太大,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总是在想怎样让他走出困境。他变得沉默,变得不喜欢说话,这些都没有什么,我只希望他振作起来,不要把痛苦埋在心里。我希望和他一起承担苦楚,一起面对生活中的苦难。然而他把痛苦深埋心底,我看着心疼,却也没有办法。但是现在,我感觉到了他的爱,感觉到了他的关怀和体贴。他让我明白无论他怎么变,他总是关心我的。虽然林妈妈是死给他不小的打击,但是毕竟,我现在明白他还爱我,这就够了。

“梦瑶,你的手总是这样冷,以后没有我在你身边,谁来给你暖手呢?”

书佩放下手中的课本,收拾了一下课桌,随我走了出来。

我们来到校园的一条小径上,那条路我们走了好多次,很多个傍晚,我们来到这儿,说些心里话,也给对方鼓劲。

太阳依旧高悬在空中,向着茫茫大地吐着鲜红的信子,洒下她金黄色的光芒。校园里,那一棵棵杨柳树披着深绿色的衣裳,尽显生命之蓬勃。有风从远方来, 缓缓地吹过,带动那柔韧的垂柳的枝条轻摆,像一丛秀发被风扬起,尽展欢颜。空气似乎依旧是凝滞的,太阳的余威不减,仍然孜孜不倦地裹挟着大地上的水汽,那些珍贵的水分从墨绿色的树叶中,从我们的额头上,从多愁伤感的少女的眼睛里慢慢蒸腾,瞬间从地球上消失,再也找不着痕迹。

人们忙碌如昔。世界,从来不曾为一个逝去的人停下脚步,不论这个人生前曾经是怎样的伟大或者美丽。

我深知少年丧母乃人生大恸,暗暗担心书佩压抑心情终不免对身心有害。平日也不和他对说话——我也说不了什么——我只是留心他的眼睛,那双眼睛看起来平静如常,藏有很多心事却无意向人流露,他不哭不闹,他只是很平静。

雪儿偷偷对我说应该让书佩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伤痛久抑心中有诸多不益。我们尽量和他呆在一起,留心他的一切,有时候也装作无意地跟他开个玩笑,书佩只是浅笑,嘴角弯起的弧度一闪而逝,我恍惚中以为是嘴角的错觉。

放学了,教室里只剩下几个人,我转过身看着书佩,对他说:“书佩,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看得出来,老师们都很关心他,上课的时候他们假装无意地瞥他一眼,对上他的目光就怔怔地看着他,眼睛里流出关切的神色。然而他只是若无其事地调转头,不再迎接老师们关切的目光。

成老师找他谈过一次话,她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要他振作起来,要他担负起肩上的责任,努力向前冲。她劝他悲伤过后就一心向学,不可沉溺于悲痛无法自拔。然而不久之后,她发现她完全多此一举。书佩表现得那么正常,比正常人都正常。反倒是我们这些外人,太不正常了一些。

第十四章 最痛是离殇

有一个人,来过我的生命中,他曾经在我的世界里孩子般的欢呼雀跃,也曾经在这里默默哭泣。他留下种种伤痛,也留下种种快乐。如今,他离开了,然而记忆还未曾远离。一朵思念的小花开在我的心底里,一天一天变得芬芳、强壮,于是整个世界,似乎都充满了他的气息。

——蓝梦瑶的日记

最痛是离殇精彩评论

“嫂子,要不然咱们还是出去吧,总是这样躲着更不是办法。”

侬安只好硬着头皮进了教堂,来到了上帝的面前。在破碎的心里,侬安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林惊。本以为他是一个托付终身的男人,尽管自己没有那么爱他。但是他值得自己去爱,去相信。

这一次的闹剧,侬安彻底的对林惊死心了。她不会对他抱有任何的幻想了,她甚至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讨厌。为什幺破坏别人的感情呢。明明周菲和林惊是那么的相爱。

“太太,我想请问一下你的丈夫去哪里了?”

牧师恨不能理解的看着侬安,这是他主持的最糟的一次婚礼。

“对不起,牧师,估计这次的婚礼要取消了。”

在所有人都把焦点放在侬安身上的时候,身后的大门被推开了。

侬安兴奋的转过头,她以为是林惊回来了。但是随后她更加的失望了,原来是欧阳。

侬安知道林家是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嫁给林惊的,没有经过林老爷子的同意,这个婚接的本来就是错误。

欧阳操着她的小牛皮鞋,缓缓的走了进来。大家都礼貌的看着她,生怕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大家,都请回吧,这次的婚姻根本就不算,你看我儿子都没有在场。’

‘妈,你不能这么说。’侬安颤抖的说出这几个字。

欧阳的脸色瞬间变得恐怖,“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我说话,你怎么还不走,我儿子都不想看到你,你怎么好意思还坐在这里,你是走不了吗,那好,我让下人帮你走。”

“夫人,我们领结婚证了,我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

“好啊,侬安,你是不是已经预谋很久了,你是不是觉得林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不是这样的,不是。”

“在做的各位来宾,今天的婚礼取消,你们自便吧。”

欧阳站在教堂的正中间,她洪亮的声音飘荡在房顶上。她似乎是故意这样羞辱侬安的。

她要让侬安明白,想要做林家的媳妇不是只有外貌才可以的。整个教堂乱做一团,那些精心布置的花朵被匆忙的人们挤落在地上。

侬安的心脏在滴血,她永远都不会理解欧阳的做法。

这个出身在渔村的女人,为什么处处针对自己,拿到她不明白什么叫做无助吗。

“侬安,侬安。”

在慌乱的人群里,侬安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不敢答应,她不想让这个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侬安,有人叫你,你听不见吗,你躲什么,难道和林惊结婚让你这么丢脸吗?”

欧阳不依不饶,她不想看到侬安这样一幅可怜的嘴脸。

“阿姨,既然婚礼都取消了,你还是回去吧,在这里多累啊。”尉迟恭不敢得罪欧阳,但是还害怕侬安受委屈,只能上前说好话。

“侬安,你记住我们林家不要你,更不欢迎你。”欧阳指手画脚的对着侬安,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

这样的羞辱,侬安还是第一次经历。她不知道该反驳什么,只能像傻瓜一样坐在那里。

欧阳很生气,或许是因为今天老爷子晕倒的缘故。

自从侬安来到林家,接二连三的发生一些意外的事情,这不就是说明侬安是个小扫把星吗。让这样的人进门,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想想都可怕。

“放心,侬安是不会在去林家的,我们不稀罕。”尉迟恭寻着声音看去,是刚才那个人,好大的口气,竟然在这里出现。

侬安转过头,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任飞,怎么会是你。”任飞冲着侬安温暖的笑着,在侬安的记忆里,任飞就是这样的笑侬。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会这样温柔的看着你。侬安似乎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那个小男孩的样子渐渐的清晰。原来任飞昨天我们就已经相见了,虽然是在梦里。

“这位太太,不要伤及无辜,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能总是埋怨一方。

欧阳气急败坏的看着任飞,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估计任飞早就已经扛不住了。

“哼。”欧阳瞪了侬安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其实欧阳的内心是高兴的,婚礼没有举办成,这样老爷子就不会怪罪在自己头上了。

欧阳一走,留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本来热闹的大礼堂逐渐变得冷清。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结婚吗,怎么都走了。”风潇潇尖锐的声音在教堂里回荡着。

‘我可没这么说。’尉迟恭借机会躲得风潇潇远远的,先溜走了。

“刚才那个王八蛋呢,和林惊穿一条裤子来欺负我们侬安,还想不想活了,别没有人回答她,侬安就坐在离风潇潇不远的地方。

风潇潇摘下墨镜,精致的脸庞不禁让尉迟恭心里一颤。

他从来没有雨遇见过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如果周菲算的话,那么她现在已经变得不可爱了。

“你来做什么?”

侬安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任飞还有风潇潇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

这是所么讽刺的一件事。

本来可以风风光光的嫁人,现在可好,全部都成了笑话。

“侬安,我是你的伴娘啊。”

“伴娘,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什么伴娘吗。”风潇潇不敢直视侬安的眼睛,她害怕,害怕侬安不原谅自己。

“在美国生活的不是很好嘛,怎么有空回来了。”

风潇潇不傻,她能够听出话语里的讽刺。但是她必须忍着,等到侬安可以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侬安,我们两个的事情暂且先放一放,眼前要解决的就是这个人。”

风潇潇恶狠狠的冲着尉迟恭走去。尉迟恭连忙躲在侬安的身后,他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是疯了。

自己和她无冤无仇的,为什么来给自己算账。

“你还敢躲,作为伴郎你是干什么吃的,连个新郎都看不住,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

尉迟恭连忙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参与这件事情。

“还敢抵赖,你不是林惊的好朋友,好兄弟吗,还敢说不知道,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侬安看着风潇潇的这个架势,不禁觉得特别好像。

这么多年没见,她还是老样子。虽然有很多事情让侬安无法原谅风潇潇,但是今天她能够来替自己解围,内心还是感动的。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永远的敌人,在大的仇恨都会随着时间而远去的。

“喂,我不认识你没你不要乱讲话。”

“哼,怎么不理智给壮了,就是你通风报信对不对,新闻我可是一条也没有落下。”

侬安心头一震,新闻什么新闻,自己忙活到现在手机都没有看一眼。侬安打开手机,那简简单单的几个大字,刺穿了眼睛。

“关于林家的一切”这边报道,从林惊和周菲站在天台上开始,每张照片拍的都非常清晰,就连老爷子生病的这张都是那么接近,还有自己和林惊的大量合照。

这是什么媒体,它怎么知道林家这么多的事情,难道有人为他们提供消息。

“侬安,不要想太多,一切事情等到见到林惊再说。”任飞是在场的所有人力最理智的一个,侬安不得不依赖他。

“恩。”任飞温柔的拍着她的肩膀,好像再给她打气。

“任飞,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风潇潇不想在和尉迟恭争论下去,她觉得这个尉迟恭就是个脑残。

“只准你风潇潇回国,还不准我回国啦。”

让我逮住他。”风潇潇准备去推侬安的轮椅。

“管家,我们回去吧,别麻烦任何人了,风潇潇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不知道如何是好。

“是的,太太。”

这时候的侬安根本就不生气了,她就是不能够接受风潇潇不管不顾离开的这个事实,她只是不想去面对。

对于林惊,所有的希望都被现实浇灭,她不得不认清眼前的事实。侬安应该早就明白,这只是契约结婚,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如果有的话,那还是侬安的修炼不够。这件事成为了林惊和侬安之间永远也打不开的心结。不管林惊怎样弥补,侬安对他的信任都出现了裂痕。

林惊看了一眼表,一切都完蛋了。婚礼估计已经取消了,他再一次的伤害了侬安。

林惊的愧疚还没有到达心脏,周菲再次的大呼小叫起来。

“林惊,我不想在这里了,我怕。”

周菲知道林惊的婚礼在自己的闹腾下泡了汤,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但是在爱情面前谁见得都对呢。其实周菲根本就没有想到林惊会丢下侬安来救自己。

她真的是打算和这里所有一切告别的。但是当她看见林惊的那一刻所有的美好都涌上了心头。

林惊伸出双手打算去抓住周菲。周菲或许是太激动了,脚下一滑,掉了下去。

真的掉了下去。

林惊像火箭一样冲到天台上,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周菲像树叶一样飘落下去。

不过辛亏没有什么大碍,营救的气垫成功的接住了周菲。但是林惊吓得呆住了,那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侵蚀着他。周菲和林惊被送到医院,接受全方位的检查。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医生非常的担心周菲。

“林先生,你出来一下。”

“医生,有什么事情吗?”

“周小姐有抑郁症,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恩,模糊的记得。”

“下次可不能这么大意了,这个精神疾病随时让她想不开,所以你要多加留心。”

“难道说这次她自杀和抑郁症有很大关系吗?”

“是的,在强烈的刺激下,抑郁症会变得严重,周小姐的身上有很多处自残的伤口,这是我们确定的原因之一。”

“好的,医生,我会更加注意的。”

“恩。”林惊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给周菲带来这么大的刺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面是侬安,一面是周菲。

“周菲,医生让你住院观察几天,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些事情,你好好休息吧。”

“林惊,你要来陪我。”

“好的。”林惊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为了不让周菲有什么闪失他要忍受她的无理取闹。

要不然林惊是对不起周云的,他答应过周云要替她照顾好周菲。

一切棘手的事情都牵扯在了一起,林惊很难脱开身。

“开车,回庄园。”林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侬安,这次自己太过分了。本来打算给她一个难以忘怀的婚礼,这下真的是难以忘怀了。他不知道侬安会不会原谅自己。

不过侬安的性子太过于倔强,又怎么会轻易的原谅自己呢。各种挣扎在心里生了根。

这样的感觉真不好,一点一点侵蚀着林惊。

“太太,总裁回来了。”

侬安没有说话,她就是静静的坐在餐桌旁吃着饭。

她心如死灰,没有一点生机。

“管家,太太呢。”

“总裁,太太在吃饭,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我知道了,你叫所有的下人都下去吧。”

“是。”

管家带领着下人们走进花园,充满了惆怅。

“你说,总裁也真是的,这么好的太太,竟然这样对待她。”

“是啊,太太多善良啊。”

“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小心受罚。”

“对不起,管家,对不起。”

下人们小声议论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心里不免对侬安打抱不平。林惊走进餐厅,他拿出侬安最爱的蛋糕,放在餐桌上,侬安连头都没有抬,自顾自的吃着饭。

“侬安,这是你最爱的风蛋糕。”侬安依旧不做声,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唯一能够表现出来

的就只有沉默。

“今天的事情。。。”

“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侬安不想给林惊解释的机会,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好。”林惊识趣的没有接着说下去,他远远的看着侬安进了房间。

自己无奈的进了书房。

林惊从进了书房,便一直没有出来过,直到深夜,他看了看时间,不禁有些烦躁。想到今天晚上和侬安的对话不禁心生气愤,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呢。他本想回卧室的双腿也止住了脚步,在书房中又坐了一会。打开桌子上的一个小暗格,里面放着精致的火机和一盒男士香烟。

他烦躁的拿出一根点燃,香烟晕出一道光圈,缓缓上升。他的思绪也飘向了远方,想着认识侬安的这些日子,他好像和以前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就在他回忆这些美好的点点滴滴的时候,周菲的影子再一次出现在林惊的眼前。

如果您觉得《BOSS大人,心尖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BOSS大人,心尖宠》是银素素的小说,本站提供BOSS大人,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BOSS大人,心尖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BOSS大人,心尖宠最佳阅读体验就在日照小说网。

680,看了BOSS大人,心尖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看了BOSS大人,心尖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