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我在恐怖世界里

时间:2019-05-16 01:08:18来源:青年文摘

《第二十章猜猜我在哪儿(五)》出自芷兰微香的小说《我在恐怖世界里》,《我在恐怖世界里》无错版章节《第二十章猜猜我在哪儿(五)》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我在恐怖世界里

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二楼的顾严就已经睁开了眼睛,身体僵硬。

她知道自己又直挺挺的睡了一个晚上,像个尸体躺在棺材里的姿势一样。

她慢慢的回想着,记忆很模糊,感觉自己这种状态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第一次?

她皱着眉,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她是一名资深的导游,工作的性质就是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睡眠一向不好。

可是也没到睡一觉起来就是满身的淤青,就好像昨晚和谁干架了。

连续几晚如此,她受不了,就把家里的摄像头放在正对着自己床头的位置。

早上起床,她的头上又多了几块淤青,甚至都破皮了。

她一边对着镜子擦着药,一边打开了昨晚录的视频。

昨晚她没有拉上窗帘,银色的月光洒进房中,她可以看见自己睡的很沉。

一直很正常!

她点了快进,到了半夜十二点的时候!

一直安静了躺在床上的她,突然站了起来。

直挺挺的,站在了床上。

她的眼睛是闭着的!

她吓得忘了取消快进!

视频里的她迈脚从床上摔了下来,头朝下,脸朝地,声音很响。

马上,她又站了起来,很诡异的站了起来,就像是头顶有一根绳子提着,把她提了起来。

然后……

她的眼珠子转了转,身体已经柔软起来,她慢吞吞的爬了起来,回忆到此为止。

现在她晚上偶尔能睡个囫囵觉了,虽然姿势一样的诡异,让她不舒服。

不用每晚玩撞墙游戏就很好了,她一直担心自己哪天晚上会打开窗户跳出去,成为再也醒不过来的尸体。

顾严将自己上班的形象打理好,就听到门口传来的敲门声。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她”对着自己勾冻了血红色的唇角。

“贵客来了!”

肖然看见门里的顾严,有些惊艳。

金棕色的短发,烫着小款,一字眉,夺目的红唇,正是直男们喜欢的俏丽活泼女孩类型。

肖然真心的夸了她两句,就被顾严邀请进了门。

顾严进厨房,给客人端来了两杯果汁,黄色浓稠的。

“是芒果汁,我昨天买多了,担心放不住,早上就都榨了汁,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给你们泡茶喝。”

顾严的态度很热情,笑容很甜。

“不麻烦了,芒果汁很好喝!”肖然赶紧端起那杯黄色浓稠的芒果汁,喝了很大的一口。

顾严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她转头看向了程喜。

“不用了,我早上吃的有点多,这会儿什么都喝不下了。”程喜摆了摆手,苦着脸揉了揉肚子,身体自然的往一边挪了挪,离那杯颜色黄的让人难受的芒果汁远了几分。

顾严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又笑了一下。“你们找我有事?是不是想问一下我们这里哪里比较好玩?

我的职业是导游,你们的朋友昨天也来过了,你们肯定是听他们说起过我,不过他们没问,我可以给你们介绍我们这里最好玩的地方,保证你们玩好吃好。”

说到这里,她看了肖然手里的单反相机一眼,“还有可以拍出最美照片的地方。”

她歪着头,抿着嘴,表情俏皮可爱。

肖然立刻拿着单反相机凑了过去,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相机,两人的职业有许多的共通点,话题也是一个接着一个,说的热闹。

程喜趁着机会,仔细的将房间看了一下。

房子的格局和她的一样,都是一室一厅的小套间。

粉色绣着小兔子的窗帘随风飘动,窗台上摆着几盆多肉植物。

正对面是一个白色的电视柜,有一台55寸左右的液晶电视,白色和黑色的遥控器整齐的摆在上面。

一个白色的茶几,茶几上除了两杯芒果汁,就是一盒抽纸,茶几下面的隔层,有一个鲜红色的珊瑚果盘,里面有些糖果。

旁边还有一个小篮子,里面是药棉,纱布,碘伏什么的。

她四面的白墙灰扑扑的,一看就是好多年没有刷墙了,房顶四周的墙角的墙皮都已经剥落,灰色的水泥墙裸露在外,上面还有渗水留下的斑痕,那痕迹黄色的,就像是曾经有厕所下水道漏出来的脏水渗了下来。

往下的墙面也是凹凸不平,凹陷的地方偶尔还有隐隐的红色。

程喜站起来,走了过去,靠近一些,闻了闻。

红色的不是画笔的颜色,有股腥味。

顾严和肖然说的很开心,可是她的注意力一直有一半放在了程喜的身上。

看到程喜动了,她也站了起来,面带羞涩的对肖然说了句抱歉,她想要去洗手间的话。

她走进洗手间,把门关上了。

五分钟后,程喜转过身,走到沙发边,默默地注视着墙壁。

肖然猜不出她的举动,也站了起来,看着那面墙壁。

“很可爱!”肖然摸着墙壁上贴着的两只白兔的剪贴画,随口说了一句。

雪白的兔子,红色的三瓣嘴和红色的眼睛。

程喜伸出剪刀手,狠狠的戳在了那对红色的眼睛上,又拔了出来,一股黑色液体随着她拔出的手指从兔子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肖然被程喜突如其来的神操作给惊住了,好一会儿才合上嘴巴,“你发现了什么?”

他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自有识人的方法。

程喜给他的印象,绝对不是会做出这种喜欢弄坏邻居家手办这样熊孩子做的事。

看到墙壁上流出的液体,肖然马上做出,警戒的动作,随即他想起墙壁后的是什么地方。

肖然拔出藏在腰间的一把匕首,快速的跑到了卫生间的门口。

门是铁皮做的,上面刷着黄色的像屎一样的油漆。

他站在门口稍稍犹豫了一下,就伸手敲门。

铁皮的门拍的震天响,就算是耳背的百岁老人,也能听到

可是门里面,卫生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怎么办?”肖然无奈的看向程喜,无声的问道。

里面是个女人,他不方便破门而入。

程喜摆了摆手,他马上退在了一边,让出了位置。

“顾小姐,你还好吗?你是不是生病了?如果你在我数十下之后不开门,我们就进去找你了。”

话音未落,程喜已经舞起榔头,重重的砸向了卫生间的把手。

就一下,把手被砸了进去,门上多了一个洞里。

门哐当一下,随着榔头的惯性,开了。

顾严惊骇的看着进来的人,她自己蹲在洗漱台上。

“顾小姐你没事吧,你进来那么时间没出来,敲门也没回答,我们担心你病了。”

肖然是第一个冲进来的,看见安然无恙的顾严,忙开口解释。

他的视线不由的被顾严的眼睛给吸引了过去。

乌黑的眼圈好像被人胖揍了一拳,血红血红的眼珠,和墙上那只白色的纸兔子一模一样。

这个女人真的有问题!

肖然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几乎瞬间就把进屋后顾严的举动在脑海中筛过一遍。

他还是没有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

他装作关心的样子,走去把顾严从洗漱台扶了下来,目光很是随意的从镜子上扫过。

镶嵌镜子的那面墙壁的另一面就是贴着纸兔子的墙。

镜子光滑无比,连一个芝麻大小的洞都没有。

肖然的眼神一凝,看向顾严的视线露出了几分冷意。

顾严一走出卫生间就拒绝了肖然的搀扶,一个人坐在单座的沙发上。

“我先谢谢你们的关心,尽管你们是吓着我了。我之所以没开门,是因为……”

顾严说到这里,稍微的停了一下,做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的卫生间里有老鼠,我一害怕,不知怎么的就爬到了洗漱台上,你们敲门,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她的表情非常的自然,把一个女人看到老鼠的恐惧表现的淋漓尽致。

再看墙上,白色的兔子裂开鲜红色的三瓣嘴,雪白的牙齿似乎在闪着寒光,红红的眼睛完好无损。

“说起来,楼里的住户我们都没见过,你能给我们说一说吗?”

肖然和程喜默默地对视了一眼,转头看向了顾严,语气轻柔,就像是邻居家的大哥哥一般温暖。

顾严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位置,同样的位置,有一样的石英钟。

指针一秒一秒的跳动着。

“我还要上班,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们聊天,我只能告诉你,最多三分钟,我必须要出门了。”

“那就说一说房东哥哥的事情吧!”

顾严低下头,摸着自己指甲,她的指甲是做的法式甲,涂了大红色的指甲油。

对于房东的哥哥,顾严说自己知道的也不多,连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他姓魏,将近五十岁,没结婚,在附近一家保险公司做人事员。

长相什么的,她实在是记不起来了,她只知道这人很少出现在人前。

短短的三分钟过去了,程喜两人和顾严一起离开了她的家。

顾严背着包上班去了,程喜他们正在琢磨去下一家去哪儿的时候,四楼的初中女生回来了。

她的头垂的很低,贴着墙壁从程喜的身边走了过去。

程喜和肖然说着话,无意中看了她一下。

女孩提着书包的手上有一道伤口,伤口流着血。

如果您觉得《我在恐怖世界里》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我在恐怖世界里》是芷兰微香的小说,本站提供我在恐怖世界里小说免费阅读,我在恐怖世界里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我在恐怖世界里最佳阅读体验就在日照小说网。

猜猜我在哪儿,看了我在恐怖世界里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我在恐怖世界里小说章节试读,密室章节阅读。《第二十章猜猜我在哪儿(五)》出自芷兰微香的小说《我在恐怖世界里》,《我在恐怖世界里》无错版章节《第二十章猜猜我在哪儿(五)》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抄忻忻对我在恐怖世界里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推荐阅读!

青年文摘推荐文案试阅读《密室》残活

实验未开始时情况:未感染

进化液已接种

是否进化:未进化

丧尸化程度:265分钟达到100%

状态:实验失败,暂时收押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报告以及报告所在门里的丧尸,一想到桃子有可能在这里,金月的心就不由自主的揪了起来。

状态:实验失败,暂时收押

状态:实验失败,暂时收押

状态:实验失败,暂时收押

状态:实验失败,暂时收押

一个个丧尸,对应着一句句这样的报告。

报告:编号013

实验未开始时情况:未感染

进化液已接种

是否进化:【一级】进化/变异

丧尸化程度:已进行300分钟,丧尸化程度35%

状态:实验进行中,大概率成为一级变异丧尸,小概率成为初级进化者。

“桃子!!!”金月大叫了起来,就要打开门救下桃子,却被刘封一把手拦下:“你看清些,这是桃子吗?”

这个姑娘双眼睁开,一片赤红,牙齿锐利,猛的一下扑上来,周围的光线都被这个姑娘吸收了,整个世界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忽然,此子向刘封发动了攻击。

碰!一头撞在了铁门上,昏死过去。

世界再次恢复正常。

“沙雕......”

“这是什么异能......”

“桃子!”刘封眼尖,打眼瞧见了隔壁的桃子。听见刘封喊了桃子的名字,金月也急忙凑过来,不去管旁边那个扑街的不知道是人类还是丧尸的女人。

报告:编号014

实验未开始时情况:未感染

进化液已接种

是否进化:【一级】进化/变异

丧尸化程度:已进行260分钟,丧尸化程度25%

状态:实验进行中,大概率成为一级变异丧尸,小概率成为初级进化者。

桃子!被感染了!

看到上面贴着的报告,金月身子一颤:“桃子...被感染了?”

刘封此时也有些沉默,看着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的安静的桃子,心情复杂。

哐当,一个物体掉落的声音响起,吸引了刘封和金月的注意力。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人,带着厚厚的口罩和珑住全部头发的帽子。从一个隐蔽的隔间里走了出来。

刘封和金月皆是精神高度集中,举着武器对着此人...:“什么人?!”

只见此人大嚎出了哭声:“终于,终于有人来了。”

“你是什么人?”金月拉起了弓,桃子如今这个情况,让她觉得所有人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你是什么人?”刘封也同时用意念推着匕首来在了这个男子的身边,在他的脸上左右比拟。仿佛下一刻就要抛开此人的脑壳,或者刺穿他的牙膛。

此人见到这样的架势,纵是再有胆量,也不敢不从,磕磕巴巴的回应道:“我..我是刘三抓来的一个生物博士,她想让我帮他们研制出‘进化液’,可是..哪里有什么进化液,只是丧尸病毒兑水稀释了而已....”

碰!刘封一脚踹到了这个人:“你这个畜生...”

刘封也顾不上对着此人发泄怒气,用脑子飞快的想着如何才能救下桃子。

“感染了丧尸病毒...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进化石!”刘封差点就跳了起来,揽住金月:“进化石,那个进化石呢?”

金月面沉似水:“你忘了吗....进化石已经被王分给...吃了,..”

“王分...王分...王分是不是尸变了?”

“.....!!!!”

刘封和金月对视了一眼...走!

两人一股脑的,奔向了陆上而去,王分吃了进化石发生了尸变..只要干掉王分,就有几率获得进化石,只要获得进化石,就有几率救出桃子。

目标很明确,行动也很迅速,只是..王分是个变数......

听闻刘封和金月的声音一点点的远离,自称生物学博士的男子也缓缓的摘下了口罩,在他崎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这...不是一张人的脸...准确的说...不是一张活人的脸....

笑眯眯的迈着小步,走向了头铁撞门的姑娘和桃子的方向......

背后的白大褂上,白衣黑字的印着:编号001。

【这两天封人辗转各地,忙的一塌糊涂,不过不急,此后一直到九月,每天都有时间更新,每天都能保证更新~从此告别看封人道歉信的日子~】

看封人的书不够爽?闹书荒了怎么办?

我们被在这个世界无情的抹杀了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天上的雨,市政府的古树…背后的操纵者究竟是谁?敬请搜索李太乙的新书:《吾非蝼蚁》

一问一答之中,金月更担心起桃子来,这个所谓的花柳巷,远远不如看上去这么简单。

报告:编号011

是否进化:未进化

丧尸化程度:65分钟达到100%

状态:实验失败,暂时收押

“进化液!”

“活人实验?”

“活人实验!”

报告:编号003

实验未开始时情况:未感染

进化液已接种

一步步的踏去,刘封一步步的走着,一点点的看着。金月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

“进化液?”

实验未开始时情况:未感染

进化液已接种

金月也是大吃了一惊:“圈养丧尸?”

刘封当然也看到了丧尸,但是他的目光却被门上贴的一张纸所吸引:

状态:实验失败,暂时收押

看向第二个门,门上依然贴着这样的一张纸。

编号:004

是否进化:未进化

丧尸化程度:30分钟达到100%

这一群声音响起,让刘封和金月吓了一跳。相互对视了一眼,金月开口了:“这里面,是有人吗?”

“是不是人,还不知道呢。”刘封眉头微皱。

匕首在身边环绕,刘封走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隔间。隔间里边有一个脑袋抵着窗口,张着它的大嘴,渴望能从刘封身上咬下来一口肉来。然而厚厚的栅栏让它看得见刘封,却吃不到他,这是一只丧尸!

密室精彩评论

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二楼的顾严就已经睁开了眼睛,身体僵硬。

她知道自己又直挺挺的睡了一个晚上,像个尸体躺在棺材里的姿势一样。

她慢慢的回想着,记忆很模糊,感觉自己这种状态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第一次?

她皱着眉,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她是一名资深的导游,工作的性质就是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睡眠一向不好。

可是也没到睡一觉起来就是满身的淤青,就好像昨晚和谁干架了。

连续几晚如此,她受不了,就把家里的摄像头放在正对着自己床头的位置。

早上起床,她的头上又多了几块淤青,甚至都破皮了。

她一边对着镜子擦着药,一边打开了昨晚录的视频。

昨晚她没有拉上窗帘,银色的月光洒进房中,她可以看见自己睡的很沉。

一直很正常!

她点了快进,到了半夜十二点的时候!

一直安静了躺在床上的她,突然站了起来。

直挺挺的,站在了床上。

她的眼睛是闭着的!

她吓得忘了取消快进!

视频里的她迈脚从床上摔了下来,头朝下,脸朝地,声音很响。

马上,她又站了起来,很诡异的站了起来,就像是头顶有一根绳子提着,把她提了起来。

然后……

她的眼珠子转了转,身体已经柔软起来,她慢吞吞的爬了起来,回忆到此为止。

现在她晚上偶尔能睡个囫囵觉了,虽然姿势一样的诡异,让她不舒服。

不用每晚玩撞墙游戏就很好了,她一直担心自己哪天晚上会打开窗户跳出去,成为再也醒不过来的尸体。

顾严将自己上班的形象打理好,就听到门口传来的敲门声。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她”对着自己勾冻了血红色的唇角。

“贵客来了!”

肖然看见门里的顾严,有些惊艳。

金棕色的短发,烫着小款,一字眉,夺目的红唇,正是直男们喜欢的俏丽活泼女孩类型。

肖然真心的夸了她两句,就被顾严邀请进了门。

顾严进厨房,给客人端来了两杯果汁,黄色浓稠的。

“是芒果汁,我昨天买多了,担心放不住,早上就都榨了汁,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给你们泡茶喝。”

顾严的态度很热情,笑容很甜。

“不麻烦了,芒果汁很好喝!”肖然赶紧端起那杯黄色浓稠的芒果汁,喝了很大的一口。

顾严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她转头看向了程喜。

“不用了,我早上吃的有点多,这会儿什么都喝不下了。”程喜摆了摆手,苦着脸揉了揉肚子,身体自然的往一边挪了挪,离那杯颜色黄的让人难受的芒果汁远了几分。

顾严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又笑了一下。“你们找我有事?是不是想问一下我们这里哪里比较好玩?

我的职业是导游,你们的朋友昨天也来过了,你们肯定是听他们说起过我,不过他们没问,我可以给你们介绍我们这里最好玩的地方,保证你们玩好吃好。”

说到这里,她看了肖然手里的单反相机一眼,“还有可以拍出最美照片的地方。”

她歪着头,抿着嘴,表情俏皮可爱。

肖然立刻拿着单反相机凑了过去,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相机,两人的职业有许多的共通点,话题也是一个接着一个,说的热闹。

程喜趁着机会,仔细的将房间看了一下。

房子的格局和她的一样,都是一室一厅的小套间。

粉色绣着小兔子的窗帘随风飘动,窗台上摆着几盆多肉植物。

正对面是一个白色的电视柜,有一台55寸左右的液晶电视,白色和黑色的遥控器整齐的摆在上面。

一个白色的茶几,茶几上除了两杯芒果汁,就是一盒抽纸,茶几下面的隔层,有一个鲜红色的珊瑚果盘,里面有些糖果。

旁边还有一个小篮子,里面是药棉,纱布,碘伏什么的。

她四面的白墙灰扑扑的,一看就是好多年没有刷墙了,房顶四周的墙角的墙皮都已经剥落,灰色的水泥墙裸露在外,上面还有渗水留下的斑痕,那痕迹黄色的,就像是曾经有厕所下水道漏出来的脏水渗了下来。

往下的墙面也是凹凸不平,凹陷的地方偶尔还有隐隐的红色。

程喜站起来,走了过去,靠近一些,闻了闻。

红色的不是画笔的颜色,有股腥味。

顾严和肖然说的很开心,可是她的注意力一直有一半放在了程喜的身上。

看到程喜动了,她也站了起来,面带羞涩的对肖然说了句抱歉,她想要去洗手间的话。

她走进洗手间,把门关上了。

五分钟后,程喜转过身,走到沙发边,默默地注视着墙壁。

肖然猜不出她的举动,也站了起来,看着那面墙壁。

“很可爱!”肖然摸着墙壁上贴着的两只白兔的剪贴画,随口说了一句。

雪白的兔子,红色的三瓣嘴和红色的眼睛。

程喜伸出剪刀手,狠狠的戳在了那对红色的眼睛上,又拔了出来,一股黑色液体随着她拔出的手指从兔子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肖然被程喜突如其来的神操作给惊住了,好一会儿才合上嘴巴,“你发现了什么?”

他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自有识人的方法。

程喜给他的印象,绝对不是会做出这种喜欢弄坏邻居家手办这样熊孩子做的事。

看到墙壁上流出的液体,肖然马上做出,警戒的动作,随即他想起墙壁后的是什么地方。

肖然拔出藏在腰间的一把匕首,快速的跑到了卫生间的门口。

门是铁皮做的,上面刷着黄色的像屎一样的油漆。

他站在门口稍稍犹豫了一下,就伸手敲门。

铁皮的门拍的震天响,就算是耳背的百岁老人,也能听到

可是门里面,卫生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怎么办?”肖然无奈的看向程喜,无声的问道。

里面是个女人,他不方便破门而入。

程喜摆了摆手,他马上退在了一边,让出了位置。

“顾小姐,你还好吗?你是不是生病了?如果你在我数十下之后不开门,我们就进去找你了。”

话音未落,程喜已经舞起榔头,重重的砸向了卫生间的把手。

就一下,把手被砸了进去,门上多了一个洞里。

门哐当一下,随着榔头的惯性,开了。

顾严惊骇的看着进来的人,她自己蹲在洗漱台上。

“顾小姐你没事吧,你进来那么时间没出来,敲门也没回答,我们担心你病了。”

肖然是第一个冲进来的,看见安然无恙的顾严,忙开口解释。

他的视线不由的被顾严的眼睛给吸引了过去。

乌黑的眼圈好像被人胖揍了一拳,血红血红的眼珠,和墙上那只白色的纸兔子一模一样。

这个女人真的有问题!

肖然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几乎瞬间就把进屋后顾严的举动在脑海中筛过一遍。

他还是没有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

他装作关心的样子,走去把顾严从洗漱台扶了下来,目光很是随意的从镜子上扫过。

镶嵌镜子的那面墙壁的另一面就是贴着纸兔子的墙。

镜子光滑无比,连一个芝麻大小的洞都没有。

肖然的眼神一凝,看向顾严的视线露出了几分冷意。

顾严一走出卫生间就拒绝了肖然的搀扶,一个人坐在单座的沙发上。

“我先谢谢你们的关心,尽管你们是吓着我了。我之所以没开门,是因为……”

顾严说到这里,稍微的停了一下,做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的卫生间里有老鼠,我一害怕,不知怎么的就爬到了洗漱台上,你们敲门,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她的表情非常的自然,把一个女人看到老鼠的恐惧表现的淋漓尽致。

再看墙上,白色的兔子裂开鲜红色的三瓣嘴,雪白的牙齿似乎在闪着寒光,红红的眼睛完好无损。

“说起来,楼里的住户我们都没见过,你能给我们说一说吗?”

肖然和程喜默默地对视了一眼,转头看向了顾严,语气轻柔,就像是邻居家的大哥哥一般温暖。

顾严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位置,同样的位置,有一样的石英钟。

指针一秒一秒的跳动着。

“我还要上班,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们聊天,我只能告诉你,最多三分钟,我必须要出门了。”

“那就说一说房东哥哥的事情吧!”

顾严低下头,摸着自己指甲,她的指甲是做的法式甲,涂了大红色的指甲油。

对于房东的哥哥,顾严说自己知道的也不多,连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他姓魏,将近五十岁,没结婚,在附近一家保险公司做人事员。

长相什么的,她实在是记不起来了,她只知道这人很少出现在人前。

短短的三分钟过去了,程喜两人和顾严一起离开了她的家。

顾严背着包上班去了,程喜他们正在琢磨去下一家去哪儿的时候,四楼的初中女生回来了。

她的头垂的很低,贴着墙壁从程喜的身边走了过去。

程喜和肖然说着话,无意中看了她一下。

女孩提着书包的手上有一道伤口,伤口流着血。

如果您觉得《我在恐怖世界里》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我在恐怖世界里》是芷兰微香的小说,本站提供我在恐怖世界里小说免费阅读,我在恐怖世界里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完整版无弹窗无广告,我在恐怖世界里最佳阅读体验就在日照小说网。

猜猜我在哪儿(五),看了我在恐怖世界里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看了我在恐怖世界里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