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

时间:2019-05-16 00:57:10来源:青年文摘

《194 植物人》出自羊来了的小说《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无错版章节《194 植物人》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小说

窗外夜凉如水,薄暮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让他身周似蒙了一圈寂寂光辉,通话结束,他握手机的手慢慢落下,双臂撑在窗户上,远眺着窗外。

叶蓁悄然走过来,出其不意地抱住他,他腰身瞬然一紧,回头,目光沉沉对上她幽亮的眸,“这里冷。”他开口,声线似浸了水,温柔沁凉。

叶蓁仰着脑袋看着他,“那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宫野拉着她往屋里走,随口答:“一个朋友有急事找我,打来了电话。”

叶蓁哦了一声,她赤着脚,阳台上确实很冷,她跳进被窝拥住自己,宫野也随即躺到了她的边上,两人相拥着,没一会各自睡着。

次日,叶蓁起床时发现宫野和小羽已经出门了,她不好意思地看一眼时间,吓了一跳,居然已经九点半了。

白锦华见她迷糊的样子很可爱,笑着开口:“孕妇就是嗜睡,很正常的。”

叶蓁红着脸呵呵一笑,反正已经迟了干脆也不急了,到餐厅吃早饭时,看到白锦华一个人坐在大厅里看书,心有感触,吃完后走过去提议一起出去逛街。

白锦华放下书看着她,“你想出去逛街?”

其实她对逛街没什么兴趣啊,但她知道白锦华喜欢逛街,而且她总是一个人待在家,难免寂寞。

笑着点头后,白锦华收拾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出门逛街,白锦华开了一辆宝马X6,到了本市最奢华的商场。

一进入眼花缭乱的商场大厅,她整个人都活跃起来,打量了一下叶蓁,拉着她就往女装部走,等到转了数家店两手提的满满时,她还要买。

叶蓁露出愁容,“妈,您别买了,再买拿不动了。”

所有的手提袋都由她拿着了,自己要拿不给,说她是孕妇不能累着,就提个衣服就能累着了吗?

白锦华一眼瞥见对面有一家儿童服饰店,兴冲冲地就要走过去,谁知道迎面居然看到三个人,赫然是老夫人和宫菲菲母女,看到宫菲菲和李彩菁挽着手臂头靠头亲热地说话,目光一冷,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冷冷的讽刺。

三人也发现了她,都僵了一下,宫菲菲反应迅速地收回了手臂,扬起讨好乖巧的笑容朝着白锦华走了过来,“妈……”

白锦华美眸一横,冷笑着挑眉,“你妈在那边呢,你叫错人了。”

她昂着下巴,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锦华,怎么说你也是个长辈,怎么能这么对菲菲?”老夫人心疼,忍不住开口。

白锦华阵阵冷笑,毫不客气的反讽:“我怎么对她了?把她调包了还是丢到孤儿院了?”

一句话,说的她们三人脸色都僵住了。

李彩菁见不得宫菲菲在白锦华面前做小伏低的样子,上前把宫菲菲拉到自己身边,目光冷冷地盯着白锦华,这还是她回来后第一次整面看见她,明明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偏偏看起来风韵犹存,竟像三十多的样子,她经历的风浪比她还多,居然看起来比她还年轻,这也太不公平了。

“既然你不待见我女儿,就离我女儿远一点。”她开口,语气很差。

白锦华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再低头时,目光如利刃射着李彩菁,“一开始就是你们处心积虑把她送到我身边的吧?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

她眼尾流露出的冷意令人胆寒,李彩菁倒退一步,下意识看向一旁的老夫人,老夫人手里拄着一根拐棍,用力地朝大理石地面上敲了敲,“白锦华你别趁着世明昏迷不醒在她们母女面前耍横,她们都是世明的亲人,你不能这么对她们。”

白锦华脸色阴沉沉的,对面的三个女人令她倒胃口,她转头,看向叶蓁,昂着下巴开口:“走吧,这里有骚狐狸污染空气,臭死了。”

叶蓁嗯了一声,紧跟在白锦华身后离开。

李彩菁被骂,气的脸都扭曲了,在她们身后叫嚣:“白锦华你骂谁,是你没本事留住男人反倒来怪我?”

这话……够毒的!

叶蓁看到白锦华踉跄了一下,几乎要摔倒,她赶忙伸出手扶住她,担忧地唤了一声妈,白锦华目视着前方的某个点,目光似是失去了焦距,她唤了好久才慢慢回过神,偏头看向她,“是叶蓁啊……”

叶蓁看她这样,头皮一阵发麻,“妈,我们回家。”

她强硬的拿过她手里的手提袋,挽住她的胳膊往回走,见她状态实在不好,叶蓁要自己开车,白锦华也不反对,坐到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带我去康馨疗养院。”

叶蓁也没问为什么,设好导航朝着康馨疗养院开去。

四十分钟后,她们到达目的地,叶蓁跟在白锦华身后,穿过修剪整齐干净的庭院,到了一间病房内,病房整洁到纤尘不染,里面一张病床上躺着个样貌英俊的中年男人,眉目间有宫野的影子。

白锦华先在门口徘徊了一会,而后敛了神色,缓步走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而后静默地看着病床上的男人。

叶蓁屏住呼吸跟在后面也走了过去,离得近了,才看清男人的样貌,她有些诧异,没想到宫野的父亲居然还活着,她还以为他在六年前的那场车祸中丧生了。

她看见白锦华的表情流露出一丝孤芳自赏的冷傲,兀自叹息一声,稍稍凑到宫父的耳边,轻声开口:“宫世明,你怎么还不醒过来?”

“我等你解释已经等了六年了,我已经快没耐心了,如果你再不醒过来,我就单方面向法院申请离婚,从此后我们断的一干二净,我再也不要跟你这个背叛者有关系了。”

白锦华语气平淡,表情甚至都是平淡的,可说出口的话却让叶蓁震撼了。

她没有安慰病人,没有叙说刚刚在商场时身为小三的李彩菁如何咄咄逼人,她只是我行我素地说了她想说的话。

这份勇气和果决,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

“妈,你不多坐一会?”说完后,白锦华矜持地坐了不到三分钟就起身准备离开,叶蓁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白锦华嘲讽地微微弯唇,“对着一个植物人,有什么好坐的?”瞥到叶蓁眼底的关切,她的唇角微凝,“你放心,他不缺人看护的,老夫人和李彩菁经常来告状,他不寂寞。”

离开疗养院后,白锦华的情绪明显陷入低落,叶蓁只好送她回庄园。

“我没事,你去忙你的。”白锦华朝她挥了挥手就想回房,叶蓁突兀地抓住了她的手,她回头,目光坚韧地看着叶蓁,唇角浮起一抹笑意,“你这傻孩子,我都说了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我会活得好好的,不会让李彩菁如愿的。”

李彩菁这辈子都想嫁给宫世明,做光明正大的宫太太,所以她必须好好保养,让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实现愿望。

叶蓁朝着白锦华笑着点了点头,“妈妈加油。”

白锦华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去找阿野吧,下午小羽放学我去接,我现在休息一会。”

叶蓁嗯嗯着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这才放心让白锦华单独回房,她把新买来的衣服拿到卧室里放好,之后又出门买了午饭回来,软磨硬泡地让白锦华和她一起吃了午饭她才出门。

她想到图书馆去看书,半路想起来包里揣着的那种展览门票,拿出一看,今天是最后一天,想了一下,决定去看看。

到了现场,展览展出的是目前物理学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运用,精妙而神奇,她仔细看着,目光灼灼,眨也不眨。

“叶蓁——”不知不觉看了两个多小时后,一道低沉清雅的声音在她身后冷不丁响起。

她讶然转身,不小心头顶撞到了来者的脸,她下意识抬头想要说抱歉,谁知抬起的脸竟与对方零距离接触,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他微微倾身,唇瓣掠过她的。

她吓得倒退一步,猛地撞到了身后的展览台上,后腰一疼,秀眉紧紧蹙起,“叶蓁你没事吧。”

唐煜眼疾手快地伸手想要拉住她,却被她躲开了,看着她躲避的动作,他眸低飞快地闪过一丝幽暗。

“我没事。”叶蓁站直身子,揉了揉后腰,只是轻微碰撞,不碍事。

唐煜一脸抱歉,“对不起是我吓到你了。”

叶蓁不在意地摇头,她确实没伤着,转过头,岔开了话题,“你介绍的展览很不错,有几项发明很吸引人,相信在未来,能改变很多人的生活。”

唐煜顺着叶蓁的话往下说,两人一聊起物理学生物学就有说不完的话,一边探讨着一边看展览品,叶蓁渐渐的把所有展览品都看了一遍,到展览馆最深处时,流连在一个形象逼真的机器人面前迟迟迈不开步伐。

“叶蓁,我去接个电话。”唐煜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着手机朝叶蓁晃了晃,朝着走廊深处指了指,叶蓁点了点头,注意力还在机器人身上。

机器人的外表是用人造皮做的,看起来比蜡像还逼真,她忍不住伸出手触摸,当她沉浸在对科技的崇拜时,不远处传来了惊惧的尖叫,一股股浓烟朝着她的方向飘了过来。

“救命啊,失火了……”

如果您觉得《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小说章节试读,赏金街头章节阅读。《194 植物人》出自羊来了的小说《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无错版章节《194 植物人》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波思博对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青年文摘推荐文案试阅读《赏金街头》磨天树

管家接着说道:“但是此次街斗跟寻常不同,毕竟参赛的选手明天都是要参加大考的,为了避免选手受伤,在这里控能的使用量要比街头约定再减少一些,也就是要控制在‘千’的单位以内。参赛选手想必会有很多,时间有限,就以抓阄的方式,从报名所写的纸条里抽出十六名来进行街斗。下面请所有想参加的,另外有做过登天大考登记的人,来旁边报一下名把。”

管家把一些简单的规则说完后,烧饼便急着要去报名,花椒一把拉住他说道:“你今天可是立了大功的,而且又战斗一天了,不能再让你去了。”

银耳说道:“我来吧,虽说我这魂控流街斗不是很强,但是进个决赛还是有信心的。”

花椒摸出一根胡萝卜直接扔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嚼了几口后,微笑着说道:“不行,今天椒哥我高兴,又来到如此让人热血的街斗场地,实在是有些耐不住,今天,就让我来请兄弟们吃个大餐,额,,,但是能不能被选中好像是要看运气的奥,银耳,你有什么办法吗?”

银耳看到花椒说的如此坚定,也不再争执到底由谁去,但是看到花椒所担心的地方,便轻笑一声说道:“小事。”

不知是被这块墓地街斗场地所触动,还是被那一千金币所吸引,报名参加的人确实不少,管家拿着装有参赛名字的大黑箱子说道:“接下来,就将公布参赛名单。”

管家一边伸手从那个黑箱子里抓阄,一边报读参赛选手的名字,他却不知,在箱子里有一个虚幻的鬼手,正在翻找着一张写着‘花椒’名字的纸条。

管家在念出了十四个名字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一张纸条好像被一股力量直接塞到了自己手中一样,惊骇之余拿起来读到:“花椒”

这位富贵人家的管家,扫视了一下人群后说道:“又是两年一度的大考时间,又是一个本区的所有强者,所有有志之士汇集的时候,爱贤之心,是每个长者的一种美德,所以在这大考的前一晚,由我们来出资彩头,也就是一千金币,来让一些有实力的人来一场街斗切磋,除了最终胜者可以获得一千金币外,只要能打入决赛,接可以到汇香楼免费用餐一次,还可以带两位朋友兄弟。”

花椒听着这位管家说了那么多,已是有些不耐烦,但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瞬间便乐了起来,笑着对两位兄弟说道:“这第二名的奖项好诱人啊。”银耳与烧饼看着花椒也是一阵傻乐。

不多时,三人跟着人群已经来到了赏金街头的地方,而这个用来街斗比试的场地,实在是有意思的很。

原来在小楼镇共有三条街道,这三条街道相交汇的这个三岔口,也可以说是街市的中心,但是这街市的中心,却是一片老坟墓地。很多从远处而来的人看到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不感到惊讶的,因为别说是在这样漂亮的小镇街市,就连偏远的农村山庄,也很少有这样的布局。

而此时大概是入夜后的两个钟左右,一座座老坟之间,已经然升起的缕缕水雾,悠悠荡荡,飘忽不定。墓碑上雕刻的碑文,在不远处微弱的灯光的照耀下,或显清晰,但又略显模糊。

从各个街市中赶来的人们,呈一个半圆围绕在场地周围,所谓战斗场地,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看热闹的人如果不怕被伤到,就往前站站,那么场地就小一点,怕被伤到,就站的远一点,那么场地自然就大一些,斗街头的随意性也在于此。

可能是因为第二天即将大考,今晚的这种有赏金形式的斗街头,也将会是最后一场的原因,前来围观的人确实不少。其中便有很多气息沉稳,深藏实力而不显漏得人,也有很多穿着装扮极其怪异,个性张扬的人。而无论哪一种表现,他们的独特气场都是那么的咄咄逼人,不容侵犯。

不多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高大的中年大叔,嘈杂的人声中,他依旧步伐沉稳,气定神闲,饱经世事的眼神里,透着一种高贵的孤傲。他身着一件黑色长衫,整洁而又干净,左手手臂弯曲,搭着一件干净的白色毛巾,这一点也表明了他的身份管家。

花椒也是顺着这个有些酸不溜丢的话题说道:“两位兄弟说的一点没错,你们看那只烧鸡,烤那么多油出来,一看就不怎么好吃。”

三人说完,又是一阵大笑,待平静下来之后,每个人在心里觉得,此时身旁能有两个一起犯傻一起挨饿的兄弟,真的比吃什么美食都开心了。

三人又随意在街市中逛了一会后,可能是因为眼睛吃饱了,肚中却还是空空如也,而没了兴致,正欲离开的时候,却突然看到街市中的人群中,出现了一股朝一个方向而去的人流,看他们稍有急切的神态,倒不像是各自回家的样子。花椒随即拉住一位身边的人问道:“麻烦问一下大哥,这些人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里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其实这片老坟墓地里埋葬的人,就是这个小楼镇的创始先辈们,是在街市初步简单形成后埋葬于此的,现在这里的人对这片墓地看的久了,不但没有任何的介意,反而觉得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再加上这种坟茔、墓碑的苍凉背景感,这片墓地旁的一块空地上,逐渐成了小楼镇的好斗之士们,斗街头的常选场地,久而久之,在经历过了无数次的战斗后,而随处可见的战斗痕迹中,似乎散发着一种神秘的气息,它能让每一个追求最强,渴望的胜利的人,莫名的热血沸腾起来。

就像刚才花椒来到这里后,说的第一句话一样:“喝,,,这背景,这气氛,光是往这一站,就忍不住想找人斗上一场。”

“你要是也那么富贵,你还不是一样,哎,说那么多干嘛,反正就当看热闹呗,有鱼饵就会有鱼,看看今晚会有怎样的大鱼吧。”

银耳听完后,若有所思,“难道,这赏金街头会是一个‘圈套’?但倘若是太过卑鄙的手段,也不会做的这么明目张胆吧?”银耳左右想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自己多留意一些,不去跟花椒讲这些东西,因为他太了解花椒了,在花椒的世界里,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怕’,在他坚定目标的意志中,什么都阻挡不了他的前进,在追求的过程中,越是刺激反而越是能使他兴奋,如果他的道路上没有了危险与挑战,恐怕他会选择在家晒太阳吧,可以把这种性格叫做鲁莽,但是这也正是银耳最佩服花椒的地方,做一件事从来不会像自己一样思前想后,踌躇不定。曾经银耳甚至还跟花椒聊过这个话题,花椒是这样回答的“之所以在一往无前的路上可以表现的很嚣张,前提是有绝对的实力,而想要有绝对的实力,就要在一往无前的路上表现的很嚣张。”

然后,烧饼挤着眼睛用一种不屑的口气说道:“哼,我看这些食物也没有多好吃。”

银耳接着说道:“就是,就算白请我吃,我都要考虑一下合不合口味,会不会水土不服什么的。”

花椒笑着对两个兄弟说道:“老爷子说的没错,有实力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饿着的,走,斗街头,赚赏金,吃大餐。”

花椒三人随着人流而行,人群中熙熙攘攘,人声嘈杂,但一向冷静沉着的银耳还是听到了一些关于赏金街头的议论,

“富贵人家就是套路多啊,为了能让自家的孩子在大考中取得先机,倒真是可以拿着钱玩出各种花式呢。”

被花椒拉住的那个人听完后,笑呵呵的回答道:“呵呵,,,看来你们不是小楼镇的人啊,这里基本上每年都有一些富贵人家,在大考开启的前几天里,安排一个叫‘赏金街头’的活动,只要是在大考名册里的人,都有资格参加,通过一轮一轮的战斗,打其他参加的人打败,便可以拿到最终的大赏金,不过,,,哎,来了,来了,,,不跟你们说了,有兴趣自己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花椒听完后,显得有些兴奋起来,‘斗街头’,他是最熟悉不过了。这本是一种最常见的战斗方式,一般是一些有小恩怨,或是想互相切磋一下的一些人,在街头随意找出一块空地,然后来进行一场比较随意的战斗。在蝼蚁窝,这种战斗几乎每天都随处可见。但是来到这里令他想不到的是,‘斗街头’竟然还有赏金拿,这对于正愁没钱吃饭的他们来说,岂不是一个机会?

花椒和自己的两个兄弟来到小楼镇,三人边走边看,边走边闻,银耳和烧饼看着口水流的如瀑布般的花椒,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各自摇了摇头。这个有些无奈的动作,并不是对花椒此时状态的表达,其实两人此时也是有些饥饿,而且闻到满大街的食物的香味,也是口中生津,只不过口水被自己吞咽下去了而已,其意思是说“我也没钱”。

花椒过了一把眼瘾之后,从怀中摸出一根胡萝卜,放嘴里嚼了几口之后说道:“来的时候跑的倒是挺快,到了这里还是得吃胡萝卜,连‘没钱’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了。”

说完有些无奈的看了下自己的两个兄弟,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癔症了那么几秒钟之后,突然带着些自嘲意味的哈哈大笑起来。

赏金街头精彩评论

窗外夜凉如水,薄暮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让他身周似蒙了一圈寂寂光辉,通话结束,他握手机的手慢慢落下,双臂撑在窗户上,远眺着窗外。

叶蓁悄然走过来,出其不意地抱住他,他腰身瞬然一紧,回头,目光沉沉对上她幽亮的眸,“这里冷。”他开口,声线似浸了水,温柔沁凉。

叶蓁仰着脑袋看着他,“那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宫野拉着她往屋里走,随口答:“一个朋友有急事找我,打来了电话。”

叶蓁哦了一声,她赤着脚,阳台上确实很冷,她跳进被窝拥住自己,宫野也随即躺到了她的边上,两人相拥着,没一会各自睡着。

次日,叶蓁起床时发现宫野和小羽已经出门了,她不好意思地看一眼时间,吓了一跳,居然已经九点半了。

白锦华见她迷糊的样子很可爱,笑着开口:“孕妇就是嗜睡,很正常的。”

叶蓁红着脸呵呵一笑,反正已经迟了干脆也不急了,到餐厅吃早饭时,看到白锦华一个人坐在大厅里看书,心有感触,吃完后走过去提议一起出去逛街。

白锦华放下书看着她,“你想出去逛街?”

其实她对逛街没什么兴趣啊,但她知道白锦华喜欢逛街,而且她总是一个人待在家,难免寂寞。

笑着点头后,白锦华收拾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出门逛街,白锦华开了一辆宝马X6,到了本市最奢华的商场。

一进入眼花缭乱的商场大厅,她整个人都活跃起来,打量了一下叶蓁,拉着她就往女装部走,等到转了数家店两手提的满满时,她还要买。

叶蓁露出愁容,“妈,您别买了,再买拿不动了。”

所有的手提袋都由她拿着了,自己要拿不给,说她是孕妇不能累着,就提个衣服就能累着了吗?

白锦华一眼瞥见对面有一家儿童服饰店,兴冲冲地就要走过去,谁知道迎面居然看到三个人,赫然是老夫人和宫菲菲母女,看到宫菲菲和李彩菁挽着手臂头靠头亲热地说话,目光一冷,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冷冷的讽刺。

三人也发现了她,都僵了一下,宫菲菲反应迅速地收回了手臂,扬起讨好乖巧的笑容朝着白锦华走了过来,“妈……”

白锦华美眸一横,冷笑着挑眉,“你妈在那边呢,你叫错人了。”

她昂着下巴,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锦华,怎么说你也是个长辈,怎么能这么对菲菲?”老夫人心疼,忍不住开口。

白锦华阵阵冷笑,毫不客气的反讽:“我怎么对她了?把她调包了还是丢到孤儿院了?”

一句话,说的她们三人脸色都僵住了。

李彩菁见不得宫菲菲在白锦华面前做小伏低的样子,上前把宫菲菲拉到自己身边,目光冷冷地盯着白锦华,这还是她回来后第一次整面看见她,明明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偏偏看起来风韵犹存,竟像三十多的样子,她经历的风浪比她还多,居然看起来比她还年轻,这也太不公平了。

“既然你不待见我女儿,就离我女儿远一点。”她开口,语气很差。

白锦华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再低头时,目光如利刃射着李彩菁,“一开始就是你们处心积虑把她送到我身边的吧?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

她眼尾流露出的冷意令人胆寒,李彩菁倒退一步,下意识看向一旁的老夫人,老夫人手里拄着一根拐棍,用力地朝大理石地面上敲了敲,“白锦华你别趁着世明昏迷不醒在她们母女面前耍横,她们都是世明的亲人,你不能这么对她们。”

白锦华脸色阴沉沉的,对面的三个女人令她倒胃口,她转头,看向叶蓁,昂着下巴开口:“走吧,这里有骚狐狸污染空气,臭死了。”

叶蓁嗯了一声,紧跟在白锦华身后离开。

李彩菁被骂,气的脸都扭曲了,在她们身后叫嚣:“白锦华你骂谁,是你没本事留住男人反倒来怪我?”

这话……够毒的!

叶蓁看到白锦华踉跄了一下,几乎要摔倒,她赶忙伸出手扶住她,担忧地唤了一声妈,白锦华目视着前方的某个点,目光似是失去了焦距,她唤了好久才慢慢回过神,偏头看向她,“是叶蓁啊……”

叶蓁看她这样,头皮一阵发麻,“妈,我们回家。”

她强硬的拿过她手里的手提袋,挽住她的胳膊往回走,见她状态实在不好,叶蓁要自己开车,白锦华也不反对,坐到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带我去康馨疗养院。”

叶蓁也没问为什么,设好导航朝着康馨疗养院开去。

四十分钟后,她们到达目的地,叶蓁跟在白锦华身后,穿过修剪整齐干净的庭院,到了一间病房内,病房整洁到纤尘不染,里面一张病床上躺着个样貌英俊的中年男人,眉目间有宫野的影子。

白锦华先在门口徘徊了一会,而后敛了神色,缓步走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而后静默地看着病床上的男人。

叶蓁屏住呼吸跟在后面也走了过去,离得近了,才看清男人的样貌,她有些诧异,没想到宫野的父亲居然还活着,她还以为他在六年前的那场车祸中丧生了。

她看见白锦华的表情流露出一丝孤芳自赏的冷傲,兀自叹息一声,稍稍凑到宫父的耳边,轻声开口:“宫世明,你怎么还不醒过来?”

“我等你解释已经等了六年了,我已经快没耐心了,如果你再不醒过来,我就单方面向法院申请离婚,从此后我们断的一干二净,我再也不要跟你这个背叛者有关系了。”

白锦华语气平淡,表情甚至都是平淡的,可说出口的话却让叶蓁震撼了。

她没有安慰病人,没有叙说刚刚在商场时身为小三的李彩菁如何咄咄逼人,她只是我行我素地说了她想说的话。

这份勇气和果决,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

“妈,你不多坐一会?”说完后,白锦华矜持地坐了不到三分钟就起身准备离开,叶蓁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白锦华嘲讽地微微弯唇,“对着一个植物人,有什么好坐的?”瞥到叶蓁眼底的关切,她的唇角微凝,“你放心,他不缺人看护的,老夫人和李彩菁经常来告状,他不寂寞。”

离开疗养院后,白锦华的情绪明显陷入低落,叶蓁只好送她回庄园。

“我没事,你去忙你的。”白锦华朝她挥了挥手就想回房,叶蓁突兀地抓住了她的手,她回头,目光坚韧地看着叶蓁,唇角浮起一抹笑意,“你这傻孩子,我都说了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我会活得好好的,不会让李彩菁如愿的。”

李彩菁这辈子都想嫁给宫世明,做光明正大的宫太太,所以她必须好好保养,让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实现愿望。

叶蓁朝着白锦华笑着点了点头,“妈妈加油。”

白锦华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去找阿野吧,下午小羽放学我去接,我现在休息一会。”

叶蓁嗯嗯着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这才放心让白锦华单独回房,她把新买来的衣服拿到卧室里放好,之后又出门买了午饭回来,软磨硬泡地让白锦华和她一起吃了午饭她才出门。

她想到图书馆去看书,半路想起来包里揣着的那种展览门票,拿出一看,今天是最后一天,想了一下,决定去看看。

到了现场,展览展出的是目前物理学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运用,精妙而神奇,她仔细看着,目光灼灼,眨也不眨。

“叶蓁——”不知不觉看了两个多小时后,一道低沉清雅的声音在她身后冷不丁响起。

她讶然转身,不小心头顶撞到了来者的脸,她下意识抬头想要说抱歉,谁知抬起的脸竟与对方零距离接触,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他微微倾身,唇瓣掠过她的。

她吓得倒退一步,猛地撞到了身后的展览台上,后腰一疼,秀眉紧紧蹙起,“叶蓁你没事吧。”

唐煜眼疾手快地伸手想要拉住她,却被她躲开了,看着她躲避的动作,他眸低飞快地闪过一丝幽暗。

“我没事。”叶蓁站直身子,揉了揉后腰,只是轻微碰撞,不碍事。

唐煜一脸抱歉,“对不起是我吓到你了。”

叶蓁不在意地摇头,她确实没伤着,转过头,岔开了话题,“你介绍的展览很不错,有几项发明很吸引人,相信在未来,能改变很多人的生活。”

唐煜顺着叶蓁的话往下说,两人一聊起物理学生物学就有说不完的话,一边探讨着一边看展览品,叶蓁渐渐的把所有展览品都看了一遍,到展览馆最深处时,流连在一个形象逼真的机器人面前迟迟迈不开步伐。

“叶蓁,我去接个电话。”唐煜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着手机朝叶蓁晃了晃,朝着走廊深处指了指,叶蓁点了点头,注意力还在机器人身上。

机器人的外表是用人造皮做的,看起来比蜡像还逼真,她忍不住伸出手触摸,当她沉浸在对科技的崇拜时,不远处传来了惊惧的尖叫,一股股浓烟朝着她的方向飘了过来。

“救命啊,失火了……”

如果您觉得《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看了蚀骨暖婚霸道总裁娇宠妻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