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爹地别抢我妈咪

时间:2019-05-16 00:55:43来源:青年文摘

《第118章 特训(一)》出自老油条的小说《爹地别抢我妈咪》,《爹地别抢我妈咪》无错版章节《第118章 特训(一)》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爹地,别亲我妈咪!》章节目录

爹地别抢我妈咪小说

砰的一声沈流苏飞快的关上了门,从里面将门锁死。

长吁一口气,倚靠在门边,像是丢了魂似的怔怔的杵在那里。

刚刚那个男人油腻的脸庞,狼眼鼠眼的样子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许久才回过神来,摸了摸温热的外卖盒,坐到桌前。

“嗯……”

打开盖子,深深的嗅着瞬间溢出的香气,开始享受起这美味。

一边吃,一边苦干。

这么多资料她要赶在面试前整理清楚,这样才有把握顺利进入大夏。

凌晨一点半。

伏案坐在桌前的沈流苏揉了揉酸涨的的眼睛,终于有了些许困意,想到天亮还要去机场送慕温寒,顾不得洗澡,昏昏沉沉走到床边一头扎进松软的枕头里。

次日

一大早司机载着慕温寒便来到了楼下,沈流苏顶着一张疲倦的面容迷迷瞪瞪下了楼。

“昨晚没睡好?还是我来的太早了?”

看着坐在车上不住的打着哈欠的沈流苏,慕温寒问道,“你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啊!一直在打哈欠。”

“有吗?还好吧……哈……”

听到哈欠这个词,只让她不禁再次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安迪,我总感觉你有好多事情都藏在心里,是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吗?”

审视的目光让坐在一角的沈流苏无可逃避,“嗯,其实我想找一份工作,昨晚正在整理面试需要的资料。”

不想让慕温寒被卷进这件事情里,沈流苏含含糊糊的回答着。

“安迪,你可以不用这么累的!”温润如玉的声音从头顶传到她的耳朵里。

不敢直视那双款款深情的眸子,沈流苏低垂着头,心中涌上了丝丝愧疚。

无论何时慕温寒都是会坚定的站在自己这一边,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会理解支持她,然而……

车子并没有直接驶向机场,而是绕了个环路,到了泮溪酒家。

点了两份虾饺,两人吃完饭车子才朝着机场方向驶去。

慕温寒硕大的双手依附在沈流苏的肩侧,叮嘱道,“你的胃不好,千万要按时吃饭!”

沈流苏不禁鼻头一酸,他的体贴入微让她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许久未曾有的温暖。

可是这种温暖带给她的不是面红耳赤,砰砰心动的感觉,更多的像是种久违的亲情和家的感觉。

家对于沈流苏来说或许已经太遥远了,自从母亲和父亲离婚后,沈轻乔母女出现在生命中时,家早已离她越来越远了,家也只是个虚无缥缈的词语,而没有了它实际的意义。

也许是缺失了太久来自家庭的温暖,所以她无时无刻不渴望着被爱,却又害怕爱。

“我会的,放心吧!”沈流苏轻声回答道,“你到了那边也要注意休息,最重要的是要注意安全……”

盈盈如水的双眸对上那深邃的眼神。

她对慕温寒的感觉更多的像是亲人间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切,其实在她的心里她更希望有一个像他这样的大哥。

话语简单,却透露着真诚,在这种离别的时刻,最简单的叮嘱也许便是最好的祝愿了吧。

“前往越南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YH347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3号登机口上飞机……”

机场的广播不断的催促着还未登机的人。

慕温寒温润的脸上掠过一丝不舍得眷意,俊俏的脸上那一双浅咖啡色的眼睛流露出醉人的温柔,大手沿着肩膀缓缓滑下,炽热宽大的手掌紧紧握住那双微微有些发凉的小手,目光灼热而滚烫。

想到这一去不知要多长时间,不知何时才能像现在这样紧紧握住她的手,嗅着她身上独有的香气,心头不禁一悸。

曾经慕温寒一向以为自己会是那种面对什么都会是那种云淡风轻的人,直到遇见了沈流苏,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无欲无求的,她便是他永远生命中永远不舍得割舍的一部分。

“快去吧!飞机快要起飞了,你……”

话音还未落,沈流苏结结实实被搂紧一个更加炽热的怀抱里,那力道大的仿佛是要将自己揉碎后藏到身体里一并带走。

慕温寒一手将沈流苏的双手圈固在自己的腰间,另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身体贴向自己,将头埋在颈窝间,嗅着发丝间的气息。

抱着那具柔软的身子,慕温寒实属不想离去,紧紧拥着沈流苏,脑子里萌生出一个想法,薄唇微动着,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周围的行人神色匆匆,偶尔也有人会被这对俊男靓女的组合吸引住不禁侧头观看。

良久,后背上扣着的那只大手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我走了!照顾好自己……”慕温寒不放心的叮嘱了一遍又一遍。

“嗯!”沈流苏也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回答着。

不算长的距离,慕温寒三步一回头,最终还是进了安检口,消失在了视野里……

送走了薄云琛,被司机送回了小屋,简单的收拾吃过饭后,准备继续整理那份厚厚的资料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坏人,薄云琛,坏人,薄云琛……”

电话铃声猝不及防的响起。

“今天我要给你特训的!还记得吗?”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低沉醇厚的声音,这语气口吻不像是在商量和提醒,更像是一种命令。

他好像昨天是提过要给自己特训的,沈流苏猛地才想起来。

望了望罗在一起厚厚的资料,不禁面露难色,缓缓开口道,“嗯,我记得,可是我还有好多资料没有整理完,而且后天就要面试了,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准备好面试的材料……”

“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你收拾下,估计这个时间快到了吧!”

薄云琛丝毫没有理会沈流苏在说什么,也不给她拒绝的任何机会,一如既往的淡淡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却又霸道的让人无法抗拒。

“可是……”

已经派人来接她了?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不讲理啊!沈流苏被气的直跺脚,那他打电话来干嘛,就只是通知下自己吗?

“可是……”

“好了,不说了,我现在手头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挂了吧。”

嘟嘟嘟……

“法西斯!”愤愤说道。

望着被挂断的手机屏幕,沈流苏恨不得把薄云琛隔着屏幕揪出来暴揍一顿。

果然没过几分钟,门便被敲响,“沈小姐,薄总派我来接您。”

是祁城的声音,沈流苏放心的开了门,请他稍坐一会,然后自己简单收拾下两人便下了楼。

“这是要去哪?”沈流苏坐在车上瞧着窗外的风景问道。

“江北道馆。”祁城如实回答着。

“哦!”

接着车内一片沉寂。

祁城专心开着车,不经意间抬眸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人,沈流苏正愁眉不展的坐在后面座位上,像心事忡忡的样子。

“沈小姐是有什么心事吧!”祁城开口问着。

祁城也并不是那种巧言善辩的人,可能是在薄云琛身边呆久了的原因,很多事情他不需要过多的去说,只是听命执行即可,这也就养成他说话言简意赅的性格。

可是看着沈流苏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沈流苏舒服大方的性格让他感觉很舒服,想比起沈轻乔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我手头有些重要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什么特训!”

祁城不禁苦笑,“谁还没有工作啊,**oss给我下达了快堆成山的公务,加班加点恐怕都做不完了,但是却被派来当司机,我现在都快分不清自己是特助还是司机了,我觉得这个月我可以向财务要双倍工资!”

语气里没有不满,只是当个玩笑讲给闷闷不乐身后人听。

听着祁城略带自嘲的口吻,沈流苏微微蹙起的秀眉才渐渐舒展,笑着说道,“他就是个万恶的资产阶级,只会压缩剥削!”

看着沈流苏的心情有所缓和,祁城才缓缓开口,“剥削是有那么一点的,不过沈小姐放心,薄总做什么事情都是会有他的道理的。”

“薄总身边这么多司机却偏偏派我来是有原因的,华升这么多人,人多眼杂,他们不敢私传关于薄总的事情,可是却不能保证他们不会说出些对沈小姐不利的话,所以每次来接沈小姐,都会是薄总亲自来,若是公务脱不开身,薄总才会命我来。”

沈流苏点点头。

现在外界知道的薄云琛的女人只有沈轻乔这个未婚妻,现在沈轻乔不在这里,外界一直传是出国养胎去了,若是有其它女人频繁出现在他身边,肯定都会被一棒子打死,被认作小三来唾弃的。

不知不觉间,车子驶过一个林荫大道后,缓缓停在一个道馆。

祁城下车帮忙打开车门。

两人走进道馆,刚走进大厅,却发现这里出奇的冷清,即使这个时间,也应该有道馆人员啊,可是这里除了她和祁城看不到第二个人了。

不明所以的沈流苏,眼神带着疑惑,弯弯秀气的眉毛也频频蹙起来,这个薄云琛到底想干什么!

“沈小姐,薄总在二楼等候多时了!”看得出她的疑惑,祁城来到楼梯口,指了指楼上,说道,“沈小姐您自己上去吧,我还有公务要忙,薄总就在楼上。”

如果您觉得《爹地别抢我妈咪》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爹地别抢我妈咪小说章节试读,"凤凰门"(上)章节阅读。《第118章 特训(一)》出自老油条的小说《爹地别抢我妈咪》,《爹地别抢我妈咪》无错版章节《第118章 特训(一)》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赫乐章对爹地别抢我妈咪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重力推荐阅读!

青年文摘推荐文案试阅读《"凤凰门"(上)》花明柳媚是生灵

他不该是这样的,他不能是这样的。他是洁白的莲花,他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啊,怎么能为了我被血腥沾染,为了我而污了纯洁的心啊!

二人的剑因为我的突然闯入一同停在对方的身前,只半寸便可至对方命脉。

红眼狼的剑就停在我肩处,剑锋颤抖的声音在空气中凌乱的传入我耳中,猛烈的剑气撕裂了肩部的衣服,我能感觉到肩部隐隐的疼痛,应该被伤到了。

可他为什么不刺过去?只要刺过去就能同时杀掉我们两个,一举两得,他为什么停下了?

洛师兄愣愣的被我抱着,本已经清明的眼神却突然一闪寒光,瞬间将剑刺穿了红眼狼的肩膀,一抹极具腹黑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转瞬即逝,让我惊的说不出话来,“师兄……”

剑身连带着血液一起抽出,红眼狼全身微微痉挛,勉强用刀支撑着身体,嘴角出血被他用舌尖填入口中,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般。

看向我的血红双眸竟然在笑,“黎洛,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将她亲手送到我身边,而那一天,我会让你因伤了我而生不如死!”

他的眼睛泛着红光看向我,里面写满的复杂的情绪,嘴角妖娆的勾起,充满深意。这一刻,他像极了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血一般鲜艳的红色,让人没办法轻易忘记,却是最不敢接近的存在,因为接近便意味着死亡。

暗中出现的人迅速的带着他消失在暗处,我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晃了神。洛师兄用宽大的衣袖将我裹住紧紧的搂在怀里,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媚儿,幸好,幸好。”

我回过神,笑的苦涩,“师兄,我们快走吧。”

一只突如其来的羽箭袭来,我惊恐的睁大眼睛,只见洛师兄迅速出手凌空改变了羽箭的方向才没有被刺入要害。

再看他的手,一道长长的血痕映入眼帘。周围多了许多黑衣人。这些人不是红眼狼的同伙,那会是谁?

洛师兄将那柄霸气的剑举起,我急忙扣住他的手摇头。他浑身一颤,又缓缓放下。

黑衣人中明显有一人是领头,而且看身材,竟然有些熟悉。

那人盯着我和洛师兄,黑色的瞳孔透着锐利的光。

我呼吸一滞,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捏着洛师兄的手微微收紧,低声道,“师兄,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摆脱,那个人……好像是黎耀……”

洛师兄微微皱眉盯着那个貌似黎耀的人并没有太多惊讶,将手中的剑握紧,能清晰的感受到剑气带动周围空气所形成的漩涡。猛的挥剑,在我俩与黑衣人之间劈开一道风墙,趁着他们还不能发动任何攻击洛师兄果断的抱起我施展轻功离开。

他的速度极快,而那些黑衣人似乎也没打算追来。我的目光望向洛师兄专注的侧脸暗想,如果真的是黎耀,那他有没有认出洛师兄呢,这个人可是他的哥哥呀。

“师兄,”我有些心虚的叫了一声,“你将我放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的。”

他没有转头也没有说话,继续专心的赶路。这样的沉默好熟悉啊,我禁不住在心里哀叹,洛师兄一旦沉默就表示他现在心情很不好,而这个让他心情不好的人就是我。

我吞了口口水,继续小心翼翼的讨好,“师兄,我伤的不重,况且可以调息用生灵印治愈。你来救我一定很辛苦吧,那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一定不落在你后面……”

他忽然转头吓我一跳,我睁大眼睛眨了眨表达自己的认真和诚恳,本以为他不会理我,却听他说,“快到了,等到了你自己走。”

我瘪瘪嘴,好吧,他在生气,我好像也知道他在生什么气,不就是我没告诉他一个人夜闯丞相府被打伤,还被红眼狼掳走了嘛。可是现在也没什么事嘛。

我有些憋屈的看了眼正在前往的方向,并不熟悉,他要带我去哪?

没几分钟他就抱着我到了一处山间宅邸。现在是半夜,再加上山上丛丛的植被的影子繁复的遮挡压根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的什么宅邸。

洛师兄在一处很大的院子落下,远远的就看见镇店之宝倚在门边上,看见我们便抬脚走来,配合着这样的场面,就像是殷切的在等待丈夫回家的女主人。

我不自然的转过头不看他殷切的笑容,决定将他是男人的观念在脑中根深蒂固,不然一个不留神就容易吃了乌龙醋。

不等我自己请求,洛师兄已经自觉的将我放下,那感觉就像是急着扔掉一个烫手的山芋。我六分不满4分自作自受的嘟嘟嘴巴站直身体。不理就不理,我还委屈着呢。

赌气不看他,自行调息。本来伤的就不重,生灵印瞬间就将身上的小伤口治愈。

转身迎着镇店之宝走去,笑的那叫前所未有的兴高采烈,“镇店之宝,好久不见啊,你最近如……”

脚腕处突然传来的麻痹感闪电般的蔓延至全身,我能清楚的听见血液在体内滚动的声音,我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在挣扎着,仿佛要挣脱出肉体一般。

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我呆呆的看着镇店之宝有些疑惑的目光,然后身体竟如羽毛般飘起,眼前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一点异样的色彩也没有。我好像置身在无人之境。

我到底是怎么了?晕倒了吗?可我明明是醒着的,没有任何思维的暂停。那我现在是在哪?

抬起手臂想看看自己的手,心却凉了一大截,我竟然看不见自己……

干干的笑着,安慰自己,这一定是在做梦。

眼前开始变换,竟然出现了小女孩的笑声,景色逐渐清晰。这果然是梦,哈哈,那我只要等着醒来就好。

梦里人的面孔不断的变换,黎耀,黎洛,白晴,爹爹,娘亲,最后竟然还梦到玉几师傅,只是却和记忆中的她不太一样。

她的发髻是少女的样式,身上的衣服也鲜艳秀丽,那感觉就像是哪个大户的千金小姐,面容美艳。

她的对面站着一个红衣男子,那男子看着她,目光温柔。周围的一切都像是仙境一般烟雾渺渺,似真似幻。

我听见师傅叫那个男子,“清君。”

我是不是眼花了,洛师兄为什么在笑,笑的让人心里发凉。

周围的地上满是尸体,血流成河。我已经控制不住扑了过去,紧紧的抱着那个已经满身是血的人。

话一出口,那意欲偷袭的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我因惊讶产生了片刻呆滞,眼睛焦急的徘徊在洛师兄周围,生怕再有诡异的东西出现在他身边。若他被伤了,若他被伤了,我怎么办?……

红眼狼的红发被微风荡起,眼角的红色花纹在这样的光影下下竟是如此的艳丽,嘴角微挑露出尖尖的牙齿,我脑中只有两个字,魔鬼……

脖子不知何时被掐住,力道不大却也容不得我挣脱。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在红眼狼的手上。他转头将我拉进,伸出舌头将我滑落的眼泪舔去。

这一刻,洛师兄已经挥剑刺来。周围的声音开始嘈杂,我却什么都听不见。红眼狼似乎在笑,我却看的不真切。只看到洛师兄染了杀意的眼眸,美的不真实……

鼻翼间渐渐有了血腥味,红眼狼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猛的接住洛师兄袭来的招式。

他刚说什么?洛师兄也知道凤凰门?!

红眼狼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只是将我摁在他胸前,不过这个姿势任谁看见都一定会觉得很暧昧。

洛师兄微微抬眼,当看到那冷若冰霜的的眼眸时,我的心微颤,那里面仿佛结了一层寒冰,虽是平静无波,但在厚厚的冰层下却掩藏了惊涛骇浪。

洛师兄双眼微眯,调转剑头,一瞬间刺穿了凭空出现的偷袭者,宝剑像是因染了血一般微微发亮。

他转过眼,竟是在看我,眼波中有一刹那的柔软闪过,只是那绝美的容貌绝美的眼眸里似乎多了一些我不认识的东西,伤感的无以加复。

“你放手放手放开我。”我使劲的推搡着他想挣脱却发现他浑身颤抖,不过好像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兴奋。

警觉地看向洛师兄,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正举着刀向他靠近,我急得大叫,“师兄,小心身后!”

他顿了一下,冷哼一声,“看来你已经知道不少凤凰门的事了,正好……”他的眼睛望向我,将我拉到身前,对洛师兄缓缓道,“若想她平安,就用凤凰门的事交换,如何?”

凤凰门?又是凤凰门?

他,能这样云淡风轻的说出杀人的话,这个人真的是洛师兄?

是因为我吗?

不,不该是这样的,洛师兄不该这样冷漠,不该这样冷血,不该因为我变成这样……

我从没见过洛师兄有过这样的表情,没有任何温度,没有任何感情,就好像眼前的所有生物都如蝼蚁一般,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将他们轻易的捏死。

他将剑挥至身侧,原本如天籁般磁性温柔的嗓音此刻充满了压迫感,“莫卓,你若敢伤她一根毫毛,我会用这里的所有人的血,祭昆吾。”

武侠小说里经常说,剑风太过犀利的剑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若是本身的气场压制不了剑气就容易被剑气操控成魔。到时候嗜血,杀虐,冷血,残忍。

师兄怎么会有剑风如此霸道的剑?

红眼狼仿佛也被这样的气场震慑住,表情已经被严肃取代,捏着我手臂的手缓缓收紧,血红的眼睛透着狠戾盯着洛师兄,沉声道,“这宝剑……竟是昆吾,你……”

"凤凰门"(上)精彩评论

砰的一声沈流苏飞快的关上了门,从里面将门锁死。

长吁一口气,倚靠在门边,像是丢了魂似的怔怔的杵在那里。

刚刚那个男人油腻的脸庞,狼眼鼠眼的样子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许久才回过神来,摸了摸温热的外卖盒,坐到桌前。

“嗯……”

打开盖子,深深的嗅着瞬间溢出的香气,开始享受起这美味。

一边吃,一边苦干。

这么多资料她要赶在面试前整理清楚,这样才有把握顺利进入大夏。

凌晨一点半。

伏案坐在桌前的沈流苏揉了揉酸涨的的眼睛,终于有了些许困意,想到天亮还要去机场送慕温寒,顾不得洗澡,昏昏沉沉走到床边一头扎进松软的枕头里。

次日

一大早司机载着慕温寒便来到了楼下,沈流苏顶着一张疲倦的面容迷迷瞪瞪下了楼。

“昨晚没睡好?还是我来的太早了?”

看着坐在车上不住的打着哈欠的沈流苏,慕温寒问道,“你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啊!一直在打哈欠。”

“有吗?还好吧……哈……”

听到哈欠这个词,只让她不禁再次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安迪,我总感觉你有好多事情都藏在心里,是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吗?”

审视的目光让坐在一角的沈流苏无可逃避,“嗯,其实我想找一份工作,昨晚正在整理面试需要的资料。”

不想让慕温寒被卷进这件事情里,沈流苏含含糊糊的回答着。

“安迪,你可以不用这么累的!”温润如玉的声音从头顶传到她的耳朵里。

不敢直视那双款款深情的眸子,沈流苏低垂着头,心中涌上了丝丝愧疚。

无论何时慕温寒都是会坚定的站在自己这一边,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会理解支持她,然而……

车子并没有直接驶向机场,而是绕了个环路,到了泮溪酒家。

点了两份虾饺,两人吃完饭车子才朝着机场方向驶去。

慕温寒硕大的双手依附在沈流苏的肩侧,叮嘱道,“你的胃不好,千万要按时吃饭!”

沈流苏不禁鼻头一酸,他的体贴入微让她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许久未曾有的温暖。

可是这种温暖带给她的不是面红耳赤,砰砰心动的感觉,更多的像是种久违的亲情和家的感觉。

家对于沈流苏来说或许已经太遥远了,自从母亲和父亲离婚后,沈轻乔母女出现在生命中时,家早已离她越来越远了,家也只是个虚无缥缈的词语,而没有了它实际的意义。

也许是缺失了太久来自家庭的温暖,所以她无时无刻不渴望着被爱,却又害怕爱。

“我会的,放心吧!”沈流苏轻声回答道,“你到了那边也要注意休息,最重要的是要注意安全……”

盈盈如水的双眸对上那深邃的眼神。

她对慕温寒的感觉更多的像是亲人间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切,其实在她的心里她更希望有一个像他这样的大哥。

话语简单,却透露着真诚,在这种离别的时刻,最简单的叮嘱也许便是最好的祝愿了吧。

“前往越南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YH347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由3号登机口上飞机……”

机场的广播不断的催促着还未登机的人。

慕温寒温润的脸上掠过一丝不舍得眷意,俊俏的脸上那一双浅咖啡色的眼睛流露出醉人的温柔,大手沿着肩膀缓缓滑下,炽热宽大的手掌紧紧握住那双微微有些发凉的小手,目光灼热而滚烫。

想到这一去不知要多长时间,不知何时才能像现在这样紧紧握住她的手,嗅着她身上独有的香气,心头不禁一悸。

曾经慕温寒一向以为自己会是那种面对什么都会是那种云淡风轻的人,直到遇见了沈流苏,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无欲无求的,她便是他永远生命中永远不舍得割舍的一部分。

“快去吧!飞机快要起飞了,你……”

话音还未落,沈流苏结结实实被搂紧一个更加炽热的怀抱里,那力道大的仿佛是要将自己揉碎后藏到身体里一并带走。

慕温寒一手将沈流苏的双手圈固在自己的腰间,另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身体贴向自己,将头埋在颈窝间,嗅着发丝间的气息。

抱着那具柔软的身子,慕温寒实属不想离去,紧紧拥着沈流苏,脑子里萌生出一个想法,薄唇微动着,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周围的行人神色匆匆,偶尔也有人会被这对俊男靓女的组合吸引住不禁侧头观看。

良久,后背上扣着的那只大手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我走了!照顾好自己……”慕温寒不放心的叮嘱了一遍又一遍。

“嗯!”沈流苏也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回答着。

不算长的距离,慕温寒三步一回头,最终还是进了安检口,消失在了视野里……

送走了薄云琛,被司机送回了小屋,简单的收拾吃过饭后,准备继续整理那份厚厚的资料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坏人,薄云琛,坏人,薄云琛……”

电话铃声猝不及防的响起。

“今天我要给你特训的!还记得吗?”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低沉醇厚的声音,这语气口吻不像是在商量和提醒,更像是一种命令。

他好像昨天是提过要给自己特训的,沈流苏猛地才想起来。

望了望罗在一起厚厚的资料,不禁面露难色,缓缓开口道,“嗯,我记得,可是我还有好多资料没有整理完,而且后天就要面试了,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准备好面试的材料……”

“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你收拾下,估计这个时间快到了吧!”

薄云琛丝毫没有理会沈流苏在说什么,也不给她拒绝的任何机会,一如既往的淡淡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却又霸道的让人无法抗拒。

“可是……”

已经派人来接她了?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不讲理啊!沈流苏被气的直跺脚,那他打电话来干嘛,就只是通知下自己吗?

“可是……”

“好了,不说了,我现在手头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挂了吧。”

嘟嘟嘟……

“法西斯!”愤愤说道。

望着被挂断的手机屏幕,沈流苏恨不得把薄云琛隔着屏幕揪出来暴揍一顿。

果然没过几分钟,门便被敲响,“沈小姐,薄总派我来接您。”

是祁城的声音,沈流苏放心的开了门,请他稍坐一会,然后自己简单收拾下两人便下了楼。

“这是要去哪?”沈流苏坐在车上瞧着窗外的风景问道。

“江北道馆。”祁城如实回答着。

“哦!”

接着车内一片沉寂。

祁城专心开着车,不经意间抬眸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人,沈流苏正愁眉不展的坐在后面座位上,像心事忡忡的样子。

“沈小姐是有什么心事吧!”祁城开口问着。

祁城也并不是那种巧言善辩的人,可能是在薄云琛身边呆久了的原因,很多事情他不需要过多的去说,只是听命执行即可,这也就养成他说话言简意赅的性格。

可是看着沈流苏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关切的问道。

沈流苏舒服大方的性格让他感觉很舒服,想比起沈轻乔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我手头有些重要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什么特训!”

祁城不禁苦笑,“谁还没有工作啊,**oss给我下达了快堆成山的公务,加班加点恐怕都做不完了,但是却被派来当司机,我现在都快分不清自己是特助还是司机了,我觉得这个月我可以向财务要双倍工资!”

语气里没有不满,只是当个玩笑讲给闷闷不乐身后人听。

听着祁城略带自嘲的口吻,沈流苏微微蹙起的秀眉才渐渐舒展,笑着说道,“他就是个万恶的资产阶级,只会压缩剥削!”

看着沈流苏的心情有所缓和,祁城才缓缓开口,“剥削是有那么一点的,不过沈小姐放心,薄总做什么事情都是会有他的道理的。”

“薄总身边这么多司机却偏偏派我来是有原因的,华升这么多人,人多眼杂,他们不敢私传关于薄总的事情,可是却不能保证他们不会说出些对沈小姐不利的话,所以每次来接沈小姐,都会是薄总亲自来,若是公务脱不开身,薄总才会命我来。”

沈流苏点点头。

现在外界知道的薄云琛的女人只有沈轻乔这个未婚妻,现在沈轻乔不在这里,外界一直传是出国养胎去了,若是有其它女人频繁出现在他身边,肯定都会被一棒子打死,被认作小三来唾弃的。

不知不觉间,车子驶过一个林荫大道后,缓缓停在一个道馆。

祁城下车帮忙打开车门。

两人走进道馆,刚走进大厅,却发现这里出奇的冷清,即使这个时间,也应该有道馆人员啊,可是这里除了她和祁城看不到第二个人了。

不明所以的沈流苏,眼神带着疑惑,弯弯秀气的眉毛也频频蹙起来,这个薄云琛到底想干什么!

“沈小姐,薄总在二楼等候多时了!”看得出她的疑惑,祁城来到楼梯口,指了指楼上,说道,“沈小姐您自己上去吧,我还有公务要忙,薄总就在楼上。”

如果您觉得《爹地别抢我妈咪》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看了爹地别抢我妈咪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

爹地,别亲我妈咪!

爹地,别亲我妈咪!

作者:阅读王类型:总裁小说状态:已完成

《爹地,别亲我妈咪!》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讲述雪宁,马医生之间的故事。爹地,别亲我妈咪!约2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