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

时间:2019-05-16来源:青年文摘

《第二百七十一章 海滩溺水》出自赵涵雅的小说《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无错版章节《第二百七十一章 海滩溺水》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小说

翌日早晨,顾衣白醒来的时候,季鹤轩已经洗漱完毕在楼下等着她了。

“醒了?快来用早饭,吃完之后去挑蜜月旅行的单子。”

他们之前去了很多家店看,最近才确定下了一家店,准备今天过去看看样子。

顾衣白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饭,正要和季鹤轩一起出去。

季鹤轩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喂?”

季鹤轩接了电话之后,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怎么了?”

顾衣白看着季鹤轩挂断电话,好奇地问道。

“卫静怡出事了。”

卫静怡?顾衣白想起她就觉得头疼。

“她怎么了?”

昨天卫静怡才跟着她妈妈一起来的季家,今天就出事了,这难免让人多想,更别说顾衣白了。

“她失踪了,卫叔叔让我帮忙找找。”

他面上有些歉意地看着顾衣白,如果他这个时候要去找卫静怡的话,就不能和顾衣白去挑蜜月旅行的单子了。

“没事,我跟你一起去,你和她比较熟悉,想想她可能会去哪里?对了要不然,我让冯坤帮忙搜索一下。”

顾衣白下意识地只是想帮季鹤轩解决问题,并没有吃醋。

季鹤轩摇了摇头,“你呆在家里就好,我会派人解决的,她应该走不远,她爸可是警局局长,她还想跑到哪儿去?”

顾衣白依然坚持道,“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

毕竟卫静怡的父亲和季家的关系不错,她不希望卫静怡的失踪导致两家的关系变糟。

季鹤轩拗不过顾衣白,只好同意。

经历了一早上,季鹤轩找遍了所有卫静怡可能去的地方,都没能找到她的踪迹。

直到卫树衡再次打电话来的时候,说找到卫静怡了,她说自己出去散心了。

电话里,卫树衡给季鹤轩道歉了好几次,他觉得这件事麻烦了季鹤轩。

季鹤轩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没事,就挂断了电话。

“没事了。”

顾衣白和季鹤轩正坐在车里准备去下一个目的地,知道没事,顾衣白松了一口气。

下午,两人选好了旅行的地点,是最近旅游选择度比较高的K城。

定了后天下午的机票去。

接下来的一天,季鹤轩将公司的事情都安排好。

顾衣白也和顾家打过了招呼,告诉他们出去度假的时间。

——

两天后,K城飞机场。

季鹤轩和顾衣白牵着手下了飞机,他们这次带的行李很少,预定的旅行时间是两周。

原本季鹤轩还想再多一周,被顾衣白拦住了。

他作为总裁,要是离开公司的时间太长,公司可能会出现什么乱子,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她不允许季鹤轩消耗他的时间。

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来到了早就已经定好的酒店。

这家酒店刚好临海,顾衣白躺在酒店的床上,还没开始玩呢,她就已经觉得自己要累趴下了。

“鹤轩,我去洗个澡,咱们下午出去。”

季鹤轩点点头,趁着顾衣白去洗澡的空档,翻开了手机,看着楚诚发过来的讯息。

他的面色很是凝重。

“总裁,据我的人调查,卫小姐并不是真的去散心了,那天晚上,她好像遭遇侵犯了。”

卫树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季鹤轩的心里就有些怀疑,如果真的只是去散心了,卫静怡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给家里人说。

再加上卫树衡的语气里像是在遮掩什么,他立刻让楚诚去查了这件事。

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卫静怡那晚是从季家离开后出的事,要真的算起来的话,他们季家也有责任。

“你先去查查侵犯她的人是谁,再来汇报。”

真的有什么要弥补的话,季鹤轩只能想到惩罚那个侵犯卫静怡的人了。

二十分钟后,顾衣白从浴室里出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拉着季鹤轩出了酒店。

现在是旅游的旺季,所以酒店的生意很不错。

“顾女士,你们可以先去那边的沙滩上玩冲浪项目,沙滩的边上有几家做烧烤的店,玩累了可以吃点东西补充一下。”

因为是第一次来,顾衣白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就和酒店的服务员咨询。

服务员是个年轻男人,被美女询问,很高兴地回复了顾衣白。

却惹的旁边的季鹤轩不高兴。

顾衣白见季鹤轩的脸色变了,立刻拉着他赶紧离开。

他这醋意,都快成亚洲醋王了。

沙滩上的人很多,阳光也很热烈。

顾衣白穿着一身略带保守的游泳衣躺在沙滩上,让季鹤轩给她涂防晒。

“老公,等会儿跟我一起去冲浪!”

她知道季鹤轩一向不怎么喜欢玩,但既然是蜜月,就得像样点。

季鹤轩只是笑了笑,没反驳她。

涂好防晒之后,顾衣白就拽着季鹤轩走向了温暖的沙滩。

一波冲浪下来,她觉得酣畅淋漓。

“老公,我还想去玩一个项目。”

顾衣白一点也不觉得累,看着旁边正玩的开心的游客,被吸引了过去。

季鹤轩的手机在震动,是楚诚打过来的电话。

“那你先去玩,我接个电话。”

顾衣白点了点头,自己先去了。

“老大,我觉得这事,好像跟咱们没关系。”

楚诚看完了调查的结果,顿时觉得世界太小了。

“怎么说?”

季鹤轩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视频上显示,卫小姐那天离开了季家之后就去了一间酒吧,准备一醉解千愁,结果被人给偷偷在酒里下了药。那人准备带卫小姐走的时候,有个男人出现把那人打了一顿,就把卫小姐带走了。”

楚诚把事件的经过简单地和季鹤轩说了一下。

“说重点,带走她的人是谁?”

季鹤轩看着那边正玩的开心的顾衣白,已经快没有耐心听下去了。

“那人是他们警局的法医——吴谦泽。”

季鹤轩皱了皱眉头,吴谦泽他有点印象,当初在警局他似乎对顾衣白有好感,还好他动手地快,不然老婆就要被拐跑了。

“怎么会是他,以他的身份,做不出侵犯卫静怡的事吧。”

“是啊,可是据卫家的佣人说,卫小姐回到家说吴谦泽强.奸她,要报警......卫局长是了解自己手底下的人的,所以没有同意卫小姐的做法,反而把吴谦泽叫到他们家去了,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楚诚说了一长串,觉得口有点渴,急忙喝口水补补水分。

“你不做娱乐记者,真是可惜了。”

季鹤轩说完,挂断了电话。

楚诚在那边一脸蒙蔽,他打听这些是为了谁?!

“不好了,有人溺水了!”

季鹤轩把手机收好,正要去找顾衣白,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喊溺水,心里一阵惊慌,会不会是顾衣白出事了?

他急忙朝前走,看到一个身影冲进了海里,过了一会儿,捞了一个人出来。

季鹤轩一眼认出那是顾衣白穿的泳衣。

他快走了几步,来到那人的身边,想从他手里夺过顾衣白。

肖晨刚抱着顾衣白从海里出来,正要施救,眼前这个男人就要带走顾衣白。

“先生,这位女士溺水了,需要紧急救治,所以你现在的做法,应该是让我把她放平,给她进行胸部按压。”

肖晨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够意思了,一,他不是海边专门的救治人员;二,他很及时地救了顾衣白上来。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好像一点都不领情。

“我知道,我也会。”

季鹤轩不喜欢别的男人触碰顾衣白,虽然他很感谢这个人救了顾衣白,但接下来的事情,他还是选择自己来。

对方的态度很强硬,肖晨觉得有些无奈,只好将顾衣白交给了他。

季鹤轩小心翼翼地接过顾衣白,将她放在沙滩上,给她做挤压。

很快,顾衣白吐出了一口水,醒了过来。

“衣白,你怎么会溺水?”

季鹤轩担心地看着她,他只不过是一会儿没看住她,她就出事了。

“腿抽筋了......”

顾衣白喘了几口气,刚才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呼喊了好几声。

肖晨正在海边给敏敏捡贝壳,看到顾衣白溺水,就立刻冲了过去,什么也没想。

“请问这位先生贵姓,谢谢你救了我太太,有机会请你吃顿饭。”

季鹤轩看顾衣白没有大碍了,这才起身看向了肖晨。

肖晨回绝道,“不用感谢我了,快带你太太吃点东西吧,不过是救人而已。”

他这么说,季鹤轩也就没坚持,抱起顾衣白转身离开。

肖晨看着他的背影,撇撇嘴,手里的贝壳全都没了,还得重新捡。

晚上。

顾衣白坐在房间的小躺椅上,看着外面的沙滩,怀疑人生。

她好像今年水逆,腿抽筋这种事都能被她给碰上。

季鹤轩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身边。

“看来以后我得24小时跟着你才行。”

他宠溺地揉了揉顾衣白的头发,刚刚洗过的头发透露着些许的清香,很是好闻。

“鹤轩,你不能这样,以后我会注意的。对了,刚才救我的人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人家,要不是他,我可能已经没命了。”

顾衣白感叹道,度个蜜月,她的命差点交代到这里了。

如果您觉得《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小说章节试读,龙七发威章节阅读。《第二百七十一章 海滩溺水》出自赵涵雅的小说《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无错版章节《第二百七十一章 海滩溺水》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实天骄对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推荐阅读!

青年文摘推荐文案试阅读《龙七发威》御世天冠

男子眯了一下眼,不再关注柳天御,其身旁三个青年男女的目光也只在柳天御身上停留片刻,修为这么低的人让他们提不起半点兴趣。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男子对不远处的灵蜥问道。

灵蜥一咬牙,扔出了一株火红色的灵药。

“火灵芝!”柳天御惊呼出声。这种异属性的灵芝在外界都是天价,稀有无比。对于火属性的人来说,就是无上的修行至宝。

男子面带喜色地伸手准备接住灵药,突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在半空中夺走了火灵芝。

定眼看去,不是龙七还能有谁?只见龙七原本衔着一柄剑的嘴上,此时又多了一株火红色的灵芝。

“混账。”男子面色一黑,瞬间出手夺取,他并没有在小兽身上感受到什么危险的气息。

然而龙七的速度太快,让男子抓了个空,其面色也更加的阴沉。

“吼!”龙七来到了柳天御身前,对着男子一阵吼叫,并不断地比划着什么。

柳天御勉强看懂了他的意思,它是说这些东西都是它的。

“这是你养的兽宠?”男子看见小兽并不避开柳天御,开口问道。

“额,那个……我说不是,你信吗?”柳天御尴尬地说道。果然,这个小兽还没出去便已经开始惹事了。

“三秒内,把灵药送到我跟前,否则后果自负。”男子毫不客气地看着柳天御。

“一。”

“啊呜!”龙七一口吃下了火灵芝。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柳天御摸了摸额头,无语地看着小兽。

男子眼角一抽,直接吞服,这是有多暴殄天物啊。

“混账东西!我要拿你入药!”能够直接吃下火灵芝而无恙,不知这是什么上古异兽。而且火灵芝刚被吃下去,药效还在,可以被提炼出来。

“嗝。”打了一个嗝,龙七的一口紫火直接喷了出来,男子避让不急,迎面冲进了火焰中。

不出所料,下一刻,火焰中传出了一声惨叫。

火焰喷的意外,去的也快。待火焰消失,只见天命境的男子衣服焦黑,头发因高温而扭曲变形。

这下子把这个人彻底的得罪死了……

男子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再度向龙七冲去。可小兽仍然晃晃悠悠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吃下火灵芝的龙七比原来强了许多,身体上的紫色火焰蔓延,让人无法注视和靠近。

柳天御这才看清了龙七的实力,不知它的其他几个龙兄弟是什么样的。

察觉到此时的龙七有些不好惹,男子调转了方向向柳天御冲来。如果他是御兽师,那么只要擒下御兽人,灵兽就不再具有威胁性了。

看见男子向自己冲来,柳天御脸色一变,暗骂一声后迅速向后退去。即使是最弱的天命境修士,也绝对不是他能对付的。除非,他再次龙化,可能才有一拼之力。

眼见难以避开男子的手掌,柳天御双臂发力,在没有龙化的情况下,再次使出了天涯印!

“嘿,什么时候聚元境的仔也能进玲珑塔了?小伙子,你是哪个势力的?”中年男子出声问道。

“回前辈,晚辈是散修。”柳天御平静地回答道。

而且这个传言,可能百年前就被人知道了吧,难道消息被封锁了?连一丁点风声都没有过。

正当柳天御思考时,突然,石碑一旁出现了一个虚空之门,宛如一个镜面。

当柳天御注意到时,便看见小兽一头钻了进去。来不及多想,柳天御直接起身跟了进去。

“这个塔灵,传送门坏了也不知道修一下。”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柳天御看了一下四周。

左侧,一个天命境的男子疑惑地看着自己,身旁是三个神元境的青年男女。右侧,一个四阶的灵蜥兽王也看着他,身旁是两个三阶灵兽。

“这是哪?”我这是从玲珑塔里出来了?还是还在玲珑塔内?柳天御有些搞不清现状。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未来是你们的,希望未来你们可以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不待柳天御说些什么,塔灵的身体渐渐变淡,消失在了柳天御的眼前,只留下待在原地的龙七。

“小家伙,你竟然是龙的后代?”柳天御看着这个龙首豺身的小兽,有些好笑。

……

“嘭。”柳天御一头栽在了地上。

龙七满意地点点头,让柳天御恨的牙痒痒,若是龙七到了四阶,那还了得?塔灵让这些龙出来,未来天下必定天翻地覆。

不过,塔灵告诉他的消息让他还是有些震撼。如果所说都是真的,世界之灵炼化世界,那他在未来又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世界的未来到底会走向何方?

这种身体丝毫没有力气,气血衰竭,连动都不想动的感觉,柳天御完全不想经历第二次。

“龙化时间结束了。这一次,我帮你去除虚弱感,下一次可就没人帮你了。”塔灵手中出现一团微光,送进了柳天御的身体中,柳天御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缓缓恢复。

这话似乎很有用,龙七立刻低下头闭上眼睛,似乎已经妥协。然而在吃完饭后,龙七毫不客气地打了一顿柳天御。

虽然最后柳天御还是被打趴下了,但他身体上不再有青一块紫一块的印记了。想想小兽洗澡用的池水,柳天御也算是知道了小兽的肉身强度为何如此变态了。

“你是大佬,我惹不起,行了吧。”柳天御双手交叉在胸前,来到一棵树上躺下。

小兽龇牙咧嘴地看着柳天御,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架势。

“你再对我出手我就不做菜了,你自己找东西吃去。”柳天御威胁似的说道。

“记住,在你没有成长起来之前,舍利不能与任何人说,否则你会被别人当做大药直接炼化。”塔灵对柳天御警告道。

柳天御心中一惊,这种以人为药的事情,柳天御曾经在书上见到过,手段极为残忍恶毒。

”明白了。”柳天御面色凝重地点点头。突然,身体中传来了强烈的虚弱感,柳天御双腿一软,差点直接摔在地上。

龙七发威精彩评论

翌日早晨,顾衣白醒来的时候,季鹤轩已经洗漱完毕在楼下等着她了。

“醒了?快来用早饭,吃完之后去挑蜜月旅行的单子。”

他们之前去了很多家店看,最近才确定下了一家店,准备今天过去看看样子。

顾衣白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饭,正要和季鹤轩一起出去。

季鹤轩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喂?”

季鹤轩接了电话之后,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怎么了?”

顾衣白看着季鹤轩挂断电话,好奇地问道。

“卫静怡出事了。”

卫静怡?顾衣白想起她就觉得头疼。

“她怎么了?”

昨天卫静怡才跟着她妈妈一起来的季家,今天就出事了,这难免让人多想,更别说顾衣白了。

“她失踪了,卫叔叔让我帮忙找找。”

他面上有些歉意地看着顾衣白,如果他这个时候要去找卫静怡的话,就不能和顾衣白去挑蜜月旅行的单子了。

“没事,我跟你一起去,你和她比较熟悉,想想她可能会去哪里?对了要不然,我让冯坤帮忙搜索一下。”

顾衣白下意识地只是想帮季鹤轩解决问题,并没有吃醋。

季鹤轩摇了摇头,“你呆在家里就好,我会派人解决的,她应该走不远,她爸可是警局局长,她还想跑到哪儿去?”

顾衣白依然坚持道,“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

毕竟卫静怡的父亲和季家的关系不错,她不希望卫静怡的失踪导致两家的关系变糟。

季鹤轩拗不过顾衣白,只好同意。

经历了一早上,季鹤轩找遍了所有卫静怡可能去的地方,都没能找到她的踪迹。

直到卫树衡再次打电话来的时候,说找到卫静怡了,她说自己出去散心了。

电话里,卫树衡给季鹤轩道歉了好几次,他觉得这件事麻烦了季鹤轩。

季鹤轩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没事,就挂断了电话。

“没事了。”

顾衣白和季鹤轩正坐在车里准备去下一个目的地,知道没事,顾衣白松了一口气。

下午,两人选好了旅行的地点,是最近旅游选择度比较高的K城。

定了后天下午的机票去。

接下来的一天,季鹤轩将公司的事情都安排好。

顾衣白也和顾家打过了招呼,告诉他们出去度假的时间。

——

两天后,K城飞机场。

季鹤轩和顾衣白牵着手下了飞机,他们这次带的行李很少,预定的旅行时间是两周。

原本季鹤轩还想再多一周,被顾衣白拦住了。

他作为总裁,要是离开公司的时间太长,公司可能会出现什么乱子,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她不允许季鹤轩消耗他的时间。

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来到了早就已经定好的酒店。

这家酒店刚好临海,顾衣白躺在酒店的床上,还没开始玩呢,她就已经觉得自己要累趴下了。

“鹤轩,我去洗个澡,咱们下午出去。”

季鹤轩点点头,趁着顾衣白去洗澡的空档,翻开了手机,看着楚诚发过来的讯息。

他的面色很是凝重。

“总裁,据我的人调查,卫小姐并不是真的去散心了,那天晚上,她好像遭遇侵犯了。”

卫树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季鹤轩的心里就有些怀疑,如果真的只是去散心了,卫静怡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给家里人说。

再加上卫树衡的语气里像是在遮掩什么,他立刻让楚诚去查了这件事。

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卫静怡那晚是从季家离开后出的事,要真的算起来的话,他们季家也有责任。

“你先去查查侵犯她的人是谁,再来汇报。”

真的有什么要弥补的话,季鹤轩只能想到惩罚那个侵犯卫静怡的人了。

二十分钟后,顾衣白从浴室里出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拉着季鹤轩出了酒店。

现在是旅游的旺季,所以酒店的生意很不错。

“顾女士,你们可以先去那边的沙滩上玩冲浪项目,沙滩的边上有几家做烧烤的店,玩累了可以吃点东西补充一下。”

因为是第一次来,顾衣白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就和酒店的服务员咨询。

服务员是个年轻男人,被美女询问,很高兴地回复了顾衣白。

却惹的旁边的季鹤轩不高兴。

顾衣白见季鹤轩的脸色变了,立刻拉着他赶紧离开。

他这醋意,都快成亚洲醋王了。

沙滩上的人很多,阳光也很热烈。

顾衣白穿着一身略带保守的游泳衣躺在沙滩上,让季鹤轩给她涂防晒。

“老公,等会儿跟我一起去冲浪!”

她知道季鹤轩一向不怎么喜欢玩,但既然是蜜月,就得像样点。

季鹤轩只是笑了笑,没反驳她。

涂好防晒之后,顾衣白就拽着季鹤轩走向了温暖的沙滩。

一波冲浪下来,她觉得酣畅淋漓。

“老公,我还想去玩一个项目。”

顾衣白一点也不觉得累,看着旁边正玩的开心的游客,被吸引了过去。

季鹤轩的手机在震动,是楚诚打过来的电话。

“那你先去玩,我接个电话。”

顾衣白点了点头,自己先去了。

“老大,我觉得这事,好像跟咱们没关系。”

楚诚看完了调查的结果,顿时觉得世界太小了。

“怎么说?”

季鹤轩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视频上显示,卫小姐那天离开了季家之后就去了一间酒吧,准备一醉解千愁,结果被人给偷偷在酒里下了药。那人准备带卫小姐走的时候,有个男人出现把那人打了一顿,就把卫小姐带走了。”

楚诚把事件的经过简单地和季鹤轩说了一下。

“说重点,带走她的人是谁?”

季鹤轩看着那边正玩的开心的顾衣白,已经快没有耐心听下去了。

“那人是他们警局的法医——吴谦泽。”

季鹤轩皱了皱眉头,吴谦泽他有点印象,当初在警局他似乎对顾衣白有好感,还好他动手地快,不然老婆就要被拐跑了。

“怎么会是他,以他的身份,做不出侵犯卫静怡的事吧。”

“是啊,可是据卫家的佣人说,卫小姐回到家说吴谦泽强.奸她,要报警......卫局长是了解自己手底下的人的,所以没有同意卫小姐的做法,反而把吴谦泽叫到他们家去了,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楚诚说了一长串,觉得口有点渴,急忙喝口水补补水分。

“你不做娱乐记者,真是可惜了。”

季鹤轩说完,挂断了电话。

楚诚在那边一脸蒙蔽,他打听这些是为了谁?!

“不好了,有人溺水了!”

季鹤轩把手机收好,正要去找顾衣白,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喊溺水,心里一阵惊慌,会不会是顾衣白出事了?

他急忙朝前走,看到一个身影冲进了海里,过了一会儿,捞了一个人出来。

季鹤轩一眼认出那是顾衣白穿的泳衣。

他快走了几步,来到那人的身边,想从他手里夺过顾衣白。

肖晨刚抱着顾衣白从海里出来,正要施救,眼前这个男人就要带走顾衣白。

“先生,这位女士溺水了,需要紧急救治,所以你现在的做法,应该是让我把她放平,给她进行胸部按压。”

肖晨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够意思了,一,他不是海边专门的救治人员;二,他很及时地救了顾衣白上来。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好像一点都不领情。

“我知道,我也会。”

季鹤轩不喜欢别的男人触碰顾衣白,虽然他很感谢这个人救了顾衣白,但接下来的事情,他还是选择自己来。

对方的态度很强硬,肖晨觉得有些无奈,只好将顾衣白交给了他。

季鹤轩小心翼翼地接过顾衣白,将她放在沙滩上,给她做挤压。

很快,顾衣白吐出了一口水,醒了过来。

“衣白,你怎么会溺水?”

季鹤轩担心地看着她,他只不过是一会儿没看住她,她就出事了。

“腿抽筋了......”

顾衣白喘了几口气,刚才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呼喊了好几声。

肖晨正在海边给敏敏捡贝壳,看到顾衣白溺水,就立刻冲了过去,什么也没想。

“请问这位先生贵姓,谢谢你救了我太太,有机会请你吃顿饭。”

季鹤轩看顾衣白没有大碍了,这才起身看向了肖晨。

肖晨回绝道,“不用感谢我了,快带你太太吃点东西吧,不过是救人而已。”

他这么说,季鹤轩也就没坚持,抱起顾衣白转身离开。

肖晨看着他的背影,撇撇嘴,手里的贝壳全都没了,还得重新捡。

晚上。

顾衣白坐在房间的小躺椅上,看着外面的沙滩,怀疑人生。

她好像今年水逆,腿抽筋这种事都能被她给碰上。

季鹤轩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身边。

“看来以后我得24小时跟着你才行。”

他宠溺地揉了揉顾衣白的头发,刚刚洗过的头发透露着些许的清香,很是好闻。

“鹤轩,你不能这样,以后我会注意的。对了,刚才救我的人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人家,要不是他,我可能已经没命了。”

顾衣白感叹道,度个蜜月,她的命差点交代到这里了。

如果您觉得《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看了浅婚深爱季少轻点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