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封魔录

时间:2019-05-07来源:青年文摘

翠儿不情愿的松开男子的臂膀,嘟着嘴说道“鸣哥,会不会搞错了啊?这里离宗门不远,谁敢欺辱我鹊山宗弟子1诸葛不凡找准时机,身形转动,右手持刀,左手抓住刀背,往陈安小腹刺去,同时爆发出九重暗劲,大吼一声:看到圈内的诸葛不凡突然望向了自己这边,瑾离赶忙低下头,靠在大石头后面,眼神阴晴不定,转了两圈,笑了起来:诸葛不凡开始的时候还能抢攻一两下,陈安剑招一变,便有些捉襟见肘,疲于应付了。现在机缘巧合之下,在极翼山遇到了诸葛不凡,他又在跟人打斗,瑾离怎么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陈安气的脸色通红,剑招也有些散乱了,原本就被

伏魔路》章节目录

封魔录小说

妖鱼泪推荐小说《封魔录》翠儿不情愿的松开男子的臂膀,嘟着嘴说道“鸣哥,会不会搞错了啊?这里离宗门不远,谁敢欺辱我鹊山宗弟子1诸葛不凡找准时机,身形转动,右手持刀,左手抓住刀背,往陈安小腹刺去,同时爆发出九重暗劲,大吼一声:看到圈内的诸葛不凡突然望向了自己这边,瑾离赶忙低下头,靠在大石头后面,眼神阴晴不定,转了两圈,笑了起来:诸葛不凡开始的时候还能抢攻一两下,陈安剑招一变,便有些捉襟见肘,疲于应付了。现在机缘巧合之下,在极翼山遇到了诸葛不凡,他又在跟人打斗,瑾离怎么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陈安气的脸色通红,剑招也有些散乱了,原本就被诸葛不凡压着打,这下更加不堪。“哈哈,再来,看我刀法如何1“宝贝啊宝贝,你可不能出什么问题啊,这要坏了,我没法跟程渊前辈交代啊1看着冲过来的陈安,诸葛不凡又低头看了看铁剑,皱了下眉,把铁剑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突然,一把掷向陈安。传承铁剑果然不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他的话还没说完,十两银子从天而降,砸在他面前的地面上,渐起一阵灰尘。

周围的人看到从天而降的银子,纷纷惊呼一声,抬头看向二楼,一脸的震惊。

“这人是谁啊,太豪了吧?”

“这可是十两银子,我一年的工钱,就这么扔下来了?”

在周围人羡慕的私语中,诸葛不凡的声音也传了下来“请这位老丈上来!”

捡起银子,伙计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对着其他三人笑呵呵的点点头,又对小五耳语一阵,这才一脸嫌弃的对跪坐在地上的乞丐老头说道“老头,算你运气好,有贵人要请你吃饭,跟我们走吧!”

乞丐老头赶忙站起来,用破衣袖擦了擦脸,抬起头,脸更脏了,摇对二楼的诸葛不凡鞠了一躬,跟在伙计的后面,进入酒楼。

诸葛不凡重新就坐,满意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啧,好酒!”

不多时乞丐老头在一阵喝骂声中走进雅间,看到坐着的诸葛不凡,直接跪倒在地上。

“恩人啊,老头我三天没吃饭了,一饭之恩,永世不忘!”

老头感激涕零的说着就要磕头。

“老丈,您这不是折煞小子了吗?”

诸葛不凡赶忙上前把老头扶起来,对他身上的味道没有丝毫介怀,一路搀扶到客座上,这才说道“相见即是缘,老丈想吃什么随便吃,想喝什么随便点!”

诸葛不凡说着坐了回去,笑呵呵的拿过一个酒杯,为老头斟满一杯酒,递了过去“口渴不渴?要不要来杯美酒?”

老头扫视桌上的菜肴,闻嗅着香气,吞咽了好几口,当看到诸葛不凡放在桌上的那柄剑时,愣了一下,眼睛中闪过一丝疑惑,一丝追忆,一丝激动。

转瞬老头就恢复了正常,接过诸葛不凡递过来的美酒,说道“老头我谢谢这位小哥,来世做牛做马……”

“老丈,这说的哪里话,长者为大,小子举手之劳罢了,随便吃!”

诸葛不凡丝毫没有察觉老者的异常,笑呵呵的一伸手,示意老者随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啧,嘶,真香,呵呵!”

老头伸手抓住一只鸡腿,一边说着,一边塞进嘴里大口咀嚼起来。

这时上菜的伙计又进来了,摆下八个菜,这才皱着眉看了一眼胡吃海塞的老头,对着诸葛不凡躬身谄笑的出去了。

看着仿佛饿死鬼托生的老头,诸葛不凡一脸的惊骇,他这那是三天没吃饭,恐怕这辈子就没吃过饭吧。

今天诸葛不凡真是开了眼界,两口一条鱼,三口一只鸡,没有一会,半桌子菜都进了老者的肚子,却看不到他一点将要停歇的架势。

“老丈,我没别的意思啊,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诸葛不凡又为老头倒了一杯酒,害怕他撑死了,劝解道“不够的话再叫,这是酒楼,别的没有,吃食绝对少不了。”

老头吃的兴起,只来得及向诸葛不凡点了点头,便重新回到狼吞虎咽的行列,两眼放光,嘴巴开阖,满嘴是油,就没停止过。

本来就不饿,诸葛不凡根本没动筷子,看着老者的吃相,自斟自饮,也别有一番风味。

吃完饭,诸葛不凡拉着老者要请他住店,老头死活不答应,仿佛害怕他这一身破衣啰嗦洗干净似的。

临走,诸葛不凡往老者怀里塞了五十两银子,说道“既然如此,小子就不挽留了,这五十两算做老丈的路费,以后有缘再见。”

老头看了一眼怀里的银子,复杂的看着诸葛不凡,又瞄了一眼他背后露出来的剑柄,突然站直了身躯,微微一笑,拱手作揖“相信我们还是有缘的,江湖再见!”

留下愣住的诸葛不凡,老头扬长而去。

“呵呵,这老头有点意思。”

摸了摸头,诸葛不凡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回转酒楼去了。

是夜,诸葛不凡就在潮升酒楼住了下来。

……

皓月当空,鹊山城已经宵禁,一个没有屋檐的巷尾,乞丐老头蜷缩着,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寒意,紧锁双眉,盯着地面发呆。

伸了伸有些麻木的腿,老头看了一眼潮升酒楼的方向,眉头皱的更深了,用只有他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传承铁剑?不可能吧,都消失了两千年了,难道是我看错了?”

老头说完,巷尾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街头传来一阵犬吠声,老头那轻飘飘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太像了!”

……

城主府后宅,廊檐下,吴管事焦急的来回走动,不断的向廊檐的尽头看去,急得满头大汗,却丝毫不敢靠近。

廊檐尽头,是城主安歇的房间,夜如此深了,却热闹非凡。

“罗爷,您看我弟弟的事……”

一个妩媚女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哈哈,小宝贝,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嘿嘿嘿,有我在,你弟弟的事,算事吗?”

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子大笑道。

房间内一时颠龙倒凤,此起彼伏,不堪入耳。

这声音很大,传到了走廊上,让正在焦急等待的吴管事听的真真切切。

脸上一喜,吴管事还不放心,鬼鬼祟祟的走近几步,侧耳倾听。当听到声音再次传来,吴管事一缩脖子,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蹑手蹑脚的退了回去,右拳一砸左掌,吴管事嘿嘿直笑“成了!”

转身往外走,笑容满面的吴管事突然沉下了脸,恶毒的看向城门方向,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让我丢人,我让你丢命,敢跟我斗……哼!”

第二天,诸葛不凡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刚洗漱完毕,就听外面一片嘈杂的赶狗骂鸡声。

诸葛不凡好奇的打开窗户往外看去,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批的守卫把潮升酒楼包围了,还有几个道士打扮的人,或背着,或手拿着宝剑,在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人的引领下,走进酒楼。

不看则可,一看这些道士,诸葛不凡的眼睛马上立了起来,对着一个谈笑风生的年轻道士咬牙切齿的说道“陈安,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接着驱赶乞丐老头的伙计连连摆手,大声说道“不行,绝对不行!小五你不知道酒楼的规矩?你想走人,别拉上我,要是掌柜的知道了……”

“啪嗒”

紧紧的捂着怀里的十两银子,小五心中暗笑,嘴上却不太情愿的说道,转身出了雅间。

诸葛不凡没动筷子,扭头看向楼下,脸色瞬间阴沉得更甚了。

就看楼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三个拿棍子的伙计,点指着跪倒在地上的乞丐老头,一脸的阴翳,眼看就要动手。

四个伙计抬头看向二楼的诸葛不凡,愣住了,又看看破衣烂衫,一身恶臭的乞丐老头,瞬间没了主意。

这时那个上菜的小五到了楼下,拉扯了一下其他四人,窃窃私语的说着什么,指了指地上的乞丐老头,又指了指楼上的诸葛不凡。

诸葛不凡注意力都在老头身上,并没有刻意去听他们说的什么。

诸葛不凡指着刚才说话的小五说着,掏出五两银子扔了过去,看了他一眼说道“楼下怎么回事?”

小五在其他人一脸羡慕中把银子揣入怀中,听到诸葛不凡的话一愣,接着解释道“您是说楼下那个乞丐老头?”

见到诸葛不凡点头,小五一脸不耻的说道“嗨,别提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老乞丐,天天来我们酒楼打秋风,您要是嫌他害眼,我这就把他赶走。”

“都他妈的给我住手!”

诸葛不凡豁然站起,大喝一声,指着老头说道“他是我请的客人,你们就这么对待客人不成?”

他的话还没说完,诸葛不凡又扔出五两银子,赶苍蝇一样说道“快去,怠慢了那个老者,我要你好看!”

“好吧,我这就去!”

把三四盘菜肴放在桌上,又斟满一杯美酒,为首的伙计小五谄媚的说着,躬身往外退。

“你,过来!”

诸葛不凡一脸不高兴的挥手叫住他,说道“我看他跟我有缘,叫他上来,酒菜我请了!”

“啊?”

小五愣住了,上下看了诸葛不凡两眼,为难的说道“您大概不知道,我们潮升酒楼是鹊山城最好的酒楼,要进门是有规矩……”

小五说着挽起袖子,就要出去打人。

“且慢!”

楼下的乞丐老头不断的拱手,一脸的乞求,而潮升酒楼的伙计丝毫不为所动,双手抱胸,一脸的冷漠。

诸葛不凡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看着可怜巴巴的乞丐老头,心中有所触动,眉头皱了起来,张开嘴,刚要喊话,雅间的门突然响了,接着三四个伙计端着托盘,笑眯眯的鱼贯而入。

“贵人,这是您的菜,请慢用。”

伏魔路

伏魔路

作者:贺兰之殇类型:异能小说状态:完结

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拥有不同的本领,他们以警队精英的身份聚在了一起,只为了一件件超乎寻常的案件,他们细心寻找一切蛛丝马迹,只为寻得事情的真相,他们拼尽全力与邪灵妖魔对抗,哪怕是失去性命。\n 但是奇怪的事情接踵而至,一行人总是遇到许许多多的妖魔鬼怪,渐渐的,一行人原本扑朔迷离的家世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一行人在不断的历练中终究练成了一身本领,他们知道,他们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侦破一件件尘封已久的灵异案件了,他们现在要做的是拨开自己身世的迷雾,查清多年前的事情真相,揪出那个躲在幕后威胁世间安危的罪魁祸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