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5

刑侦笔记 连载中

刑侦笔记

来源:网络作者:清韵小尸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试读网提供清韵小尸最新的科技进化小说《刑侦笔记》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刑侦笔记最新的章节,刑侦笔记内容简介:接档文《绝命法医》在预收求收藏完结同类文《刑侦档案》一起残肢案的侦破陷入僵局,重案组组长陆俊迟去华警求教。陆队长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位德高望重老教授的指点,没想到遇到了一位体弱多病又事多的冰美人苏回给他.接档文《绝命法医》在预收求收藏完结同类文《刑侦档案》一起残肢案的侦破陷入僵局,重案组组长陆俊迟去华警求教。陆队长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位德高望重老教授的指点,没想到遇到了一位体弱多病又事多的冰美人苏回给展开

本书标签: 科技进化

精彩章节试读:

苏回的话和陆俊迟预想的答案完全不同。

陆俊迟疑惑地看向眼前的男人。

他不知道苏回过去了解到了什么,经历过什么,在苏回的言语之中,他隐约感觉到他对犯罪心理画像好像有一些轻微的抵触。

陆俊迟此时有点后悔挑起了这个话题,他还是想给这种刑侦方法正名:“苏老师你一直在搞学术,可能并不清楚,犯罪心理画像对我们警方非常有实践意义,也曾经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

苏回摇摇头,神情严肃而认真:“短时间内,我无法把观点解释清楚。侧写是用侧写者的思维来推断凶手的思维,不同的侧写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其中众多的会是无用信息,甚至有时候会有错误信息。”

陆俊迟努力心平气和地和他争辩:“苏老师不应该这么以点盖面,我就曾亲自见证过侧写的神奇。好的侧写师,像是一把可以侦破案情的钥匙。”

“谁也无法保证侧写结果百分之百正确。所知有限的情况下,侧写的正确性更是难以保障,错误的侧写反而会将你们带入迷阵。”苏回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随后把杯子放下问,“陆队长,你是不是接触过那个被叫停的行为分析组?”

陆俊迟点了一下头。

苏回把背靠回沙发的靠背,继续道:“很多城市的警方都曾经有过侧写组,只是叫法各异,有的叫做犯罪心理研究室,有的叫做行为分析组。不过,犯罪心理画像的实践之中,如何把理论和实际相结合,一直是其中的难点。华都的行为分析组当时是帮助警方侦破了一些案件,但是也暴露出了很大的问题。个人认为,那个行为分析组被叫停,不是一件坏事。”

可能是因为苏回是老师的原因,他说话的语气客客气气的,逻辑清晰,娓娓道来,声音略微沙哑,但是话语之中却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偏执。

陆俊迟知道,在行为分析组解散以后,警方之中有一些保守的人也有这种想法。

但是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犯罪社会学的老师,却如此观念守旧。

他明知道他是来请教廖主任的,却在不停给他泼着冷水。

更关键的事,苏回轻描淡写在说的,是有些人一生都在探索奋斗的事业……

看陆俊迟的眉头越皱越深,苏回把话拢回来一些:“陆队长不要生气,侧写还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作为参考的,但是与之相比,我觉得警方更需要证据以及切实的破案思路。”

这句话还算是中肯,陆俊迟觉得,苏回大概是对犯罪心理侧写存在一些偏见。而且这位苏老师也没有了解他现在所面临的困境,如果有其他的调查方向,他也不必来到这里。

想到此,陆俊迟往前推了一下那份资料:“苏老师如果签署过总局和学院的保密协议的话,也可以了解下我们现在遇到的案子,指点一下应该如何找到切实的破案思路。”

苏回没有推托,拿起眼前的资料仔细翻了起来。

陆俊迟介绍道:“我们是在几辆废车之中找到那些残肢的,凶手很小心,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更没有相关的证人,受害者的身份也还没有确定。”

“原来,还有脚吗?”苏回眨了眨眼,随后解释道,“我之前看到了网上一个帖子,不过上面只说了发现了一双断手……”

“媒体了解的并不全面。”陆俊迟道,“目前这些残肢都是属于不同的受害人。”

苏回分别把那些照片拿过来一张张看着,每一张都在眼前停顿片刻,就像是相机在对焦,在看到环境照时,他的神情略微变化:“凶手充分利用了城市废车的空间,你们做了分析调查吗?”

“常规的都做了,另外已经对残肢申请了微物质鉴定,希望能够找到什么线索。”

苏回安静地听着,然后点了点头:“受害者研究,我们越了解受害者,就越了解凶手,这是个思路……”然后他又问,“白色粉末化验了吗?”

“硼酸,明矾,樟脑的混合物,很容易得到。”

苏回放下那份资料道:“粗制的防腐粉。”

然后他用修长的手指把那三只手脚的照片一字排开,低头仔细查看。

照片上可以看出,这些残肢的存放时间不同,腐朽程度也不同。

那些废车……究竟代表了什么?

两个人忽然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安静得有点尴尬。

陆俊迟觉得,看来这位苏老师也是束手无策的,自己已经约了廖主任了,如果他分析不出反而尴尬。

他想着怎么把话题结束掉,就听苏回开口问:“你说,那些发现残肢的车里非常干净?”

陆俊迟嗯了一声。

苏回皱眉想了一会,似是觉得这一点有点说不通,他思考了片刻,又看了看其他的几张照片,那些废车是成群在一起的……

苏回的眉头舒展开来:“虽然无法帮助陆队长进行侧写,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陆俊迟停了动作,侧头看向男人好看的眼睛,阳光下,他的睫毛根根分明。

苏回微眯了眼睛,用右手婆娑着权杖继续说:“我发现你们找到了那些残肢,也找到了几辆作为‘陈列室’的废车,但你们似乎并没有排查现场的其他废弃车辆。我建议,你们带着物证,再把同一个位置的废车全部仔细搜寻一遍。”

城市废车,又被人戏称为僵尸车,很多车因为年代久远,手续不全,车主宁愿把车丢掉也不愿意送去车管所。

如同破窗理论一般,那些废车往往也不是单个出现的,只要有一个人把车遗弃在一个地方,很快就会有新的废车出现,好像它们自己就会在城市里繁衍一般。

那几处现场也是如此,每个现场,都有几辆废车停靠在周围,而警力问题,他们只查找了其中一辆。

苏回所说的,是他们物证没有排查到的地方,也是警方的盲区。

听着苏回的声音,陆俊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他开口说:“多谢苏老师,我会让同事把这些车再核查一遍,搜集所有的证据。”

苏回点了一下头:“你们要抓紧时间,凶手近期可能会再次作案。”

话正说到这里,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廖主任走了进来。

廖主任全名是廖长恩,今年四十多岁。他戴眼镜,是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笑起来的时候还有单边的一个酒窝,他看到了苏回和陆俊迟便笑着道:“两位久等了,下课以后,有学生追问了我几个问题。”

陆俊迟道:“没关系,只等了一小会。”

苏回也跟着起身:“廖主任,我来拿盖好章的文件。”

“苏老师稍等,我马上给你拿出来。”廖主任说着往里挥了一下手,“陆队长,你和我进去聊。”

廖长恩在里面的桌子上翻了一下,取出一个夹子,从中拿出一张盖了红戳的证明,走出来递给了苏回:“苏老师,你要的东西。”

苏回伸手去接。

廖主任却不急着给他,把手往回一收,叮嘱了一句:“苏老师,不是我说,这事有点危险了,你就算是为了做研究,也不用这么拼命,更往严重点说,事情有点越界了,我们华警最多是个警局的辅助部门。”

苏回的眼眸颜色在阳光之下有些浅淡,他侧了头微微蹙眉,似是没有听清:“什么?”

廖主任本想敲打一下这位不服管教的老师,现在却被一口气憋住了,一时也判断不出苏回是故意的还是真没听清。

他既不想当着陆俊迟的面和个聋子一般见识,也没有耐性把那一长串话再说一遍。终于把东西给了苏回:“我说……算了算了,苏老师,你自己注意安全。”

苏回接过来道了一声谢,叠了几叠收好,放在裤子口袋里,随后就走出门去。

陆俊迟回头看向这位苏老师,刚才他还在和自己如常对话,只是身体会不自觉地右转,有可能是右耳的听力优于左耳。

从之前廖主任助理还有廖主任的反应,也可以看出,他的听力有些问题。

办公室里一时只留下了陆俊迟和廖长恩,陆俊迟起了个话头:“廖主任,这位苏老师……”

廖长恩毫不掩饰地苦笑一下:“有点奇怪对吧?看起来挺温顺的,可是……”廖主任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大概觉得陆俊迟是不相关的外人,忍不住吐槽了几句。

“现在的年轻老师实在是不懂人情世故,资历不高,眼睛却看到了天上去,教书不用心,每天光动一些歪脑筋。说真的,我教书多少年,没碰到过这样的老师……最近又非要到白虎山监狱去,说是要做什么论文课题,他又不是教犯罪心理学的,这不是自找危险吗?我好心提醒他一下,结果在我这里装聋作哑的……”廖主任说到这里长叹一声。

陆俊迟听了这话,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廖主任对这位苏老师是这样的评价,更没想到苏回是要到白虎山监狱去,那地方关押的可从来都是一些重刑犯,他自己就送进去过不少,轻的也至少五年起步,重的是要执行死刑的。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陆俊迟接话道:“也许有能力的人,一般都有点傲慢吧。”

“哈,能力?”廖主任轻笑一声,“希望他今年至少有一篇论文能够登上核心期刊。要不然,暑假的教师述职还不一定好过呢。他不着急,我这个做主任的都要替他着急了。”

华警这边一向是对教师的教研有所要求的,隔年会进行考核,其中硬性的规定是每两年三篇普通期刊,老师们自动把要求提升了一个等级,挣扎着也要上一篇核心期刊。

华夏这方面的专业期刊不多,一共九本,也被人们叫做九刊。为了登上九刊,老师们可谓是削尖了脑袋,挣破了头。

就廖主任所知,苏回这个名字可是从来没在那几本刊物上出现过。

陆俊迟从廖主任这语气里听出来点幸灾乐祸,看起来这院校里也不是一片净土,该有的斗争一样不少。

“不说那些了。“廖主任脱下了外衣,顺手挂在了转椅椅背上,这才回身开口道:“小张和我说过了,陆队长把资料给我看看吧。”

陆俊迟把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脑中却还在想着那位苏老师之前的话,他还有点担心苏老师这一行的安全。

廖主任带上眼镜翻看着资料,神色越来越严肃……

一个小时以后,陆俊迟从廖主任的办公室出来时,已经饥肠辘辘,他一边打开了车锁,一边接到了乔泽的电话。

乔泽的声音很传来:“陆队,我正和物证在现场排查呢。”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已经查了三辆废车,物鉴的人说没发现什么新东西,都是车主留下的自然信息,有点不耐烦了……”

物鉴查找指纹,血迹,脚印等信息,这是个体力活又是个技术活。

本来查一辆车就很麻烦了,现在忽然要多查看好几辆,还不知道要查点什么,有怨言是自然的。

陆俊迟不在,乔泽岁数太小,有点压不住场。

“老韩带队吗?”

乔泽嗯了一声。

陆俊迟叮嘱乔泽:“你尽量哄着他们,帮他们买点饮料,烟酒什么的,或者中午一起吃个饭,回头给你报销。”

乔泽往一旁走了几步,压低了声音又问:“请东西还是其次……陆队,这是从廖主任那边得到的侧写结果?确定可以有发现吗?”

乔泽最怕的是无功而返……

“不是,是一位犯罪社会学老师的建议……”陆俊迟忽然想到,那位苏老师并没有解释其中的道理和原因。

“陆队,廖主任那边呢,有什么有帮助的信息没?”乔泽问。

陆俊迟对刚才的谈话略微失望:“我和廖主任仔细聊了聊,觉得他的一些建议有些偏理想化,不好落地。”

刚才的谈话时间很长,可有用的结果却不多,廖主任说的很多事,陆俊迟也早就有推断。

廖主任还分析出,凶手可能幼年期遭受过虐待和欺负,可能家庭不幸福,喜欢独处,这些听起来是有道理的,可是并不能让警方提取到有效信息,更不能帮助他们抓到凶手。

其他的还有一些此类人群的占比数据,相关的学术论文……

听到后来陆俊迟越来越无奈,那些数据无法帮助他们把这个男人从千万的适龄男性之中筛选出来。

话题到了最后,廖主任似是无意的,提了一下他们重案组顾问人选的事……

陆俊迟虽然敬重廖主任,但他觉得这位廖主任并非良选,很快就岔开了话题。

正回忆到这里,陆俊迟听到手机那边朦胧传来物鉴的声音:“乔警官!就差最后一辆没查了。”

乔泽忙道:“韩头辛苦了,我马上过来!”

陆俊迟想了一下,越发觉得自己之前的决策有点武断。

如果这次找不到东西,大家的检查方向是错误的,他估计得去物鉴中心登门赔罪了。

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说,一堆废车之中,能够找到一辆存着东西的已经实属不易,凶手怎么还会和其他的车有关系呢?可是在刚才,他就是没有理由的相信了那位苏老师的话……

面对那位苏老师,陆俊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还有信任感,他觉得眼前的人所说的话一定是有原因,有道理的……

陆俊迟正在愣神之间,忽然听手机那边一阵嘈杂,乔泽慌忙道:“陆队,等一下和你说哈……”

对面的嘈杂声忽然更大,偏偏模模糊糊的,完全听不到在讨论什么。

陆俊迟隐隐觉得有些情况,他紧张起来,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攥紧了手里的手机。

然后他就听乔泽的声音激动得发颤,语气中还透露着难以置信。

“头!我们在最后一辆车上发现了大量痕迹!”

原来那位苏老师的建议是正确的。

之前找到的那辆废车是陈列室,而旁边的一辆,才是游乐场……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了大粗长,快要月底啦,你们有没有那个,白白的……有营养的东西?

感谢在2020-07-2322:39:13~2020-07-2419:49: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v@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六色堇、@v@2个;25440555、溪柳、沐子、哟黑、诶嘿QwQ、俞渊、一只熊崽、王静静的小排球、金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omo1929159瓶;沐子96瓶;阳九在40瓶;T20瓶;深度思考16瓶;madc、Nicole10瓶;清欢已许9瓶;千山闻舟渡8瓶;六色堇、花花是宝贝、喻玖歌5瓶;付玖3瓶;燃叶子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阅读刑侦笔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试读网

试读网提供清韵小尸最新的科技进化小说《刑侦笔记》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刑侦笔记最新的章节,刑侦笔记内容简介:接档文《绝命法医》在预收求收藏完结同类文《刑侦档案》一起残肢案的侦破陷入僵局,重案组组长陆俊迟去华警求教。陆队长原本以为会得到一位德高望重老教授的指点,没想到遇到了一位体弱多病又事多的冰美人苏回给他.刑侦笔记推荐指数:★★,看了刑侦笔记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