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4

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 连载中

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

来源:网络作者:小满霜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试读网提供小满霜最新的科技进化小说《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最新的章节,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内容简介:应甜穿越到一个拿着标准师徒虐恋剧本的女主身上,并且得到一个系统,系统说只要按着剧情走,不仅可以修仙得道得外挂,还可以而回到现世。剧情里的女主前期次次倒数第一,中期师徒虐恋,后期求而不得怒成魔。应甜表.应甜穿越到一个拿着标准师徒虐恋剧本的女主身上,并且得到一个系统,系统说只要按着剧情走,不仅可以修仙得道得外挂,还可以而回到现世。剧情里的女主前期展开

本书标签: 科技进化

精彩章节试读:

今年收徒大典上的奇闻,加上此后的桩桩件件,很快传遍了点星宗上下。

云生君威名大家都知道,任意妄为,凶狠残暴。

先前蓬莱动乱求援,云生君以一己之力荡平叛军,出手狠厉果决,以至尸骨成山。虽然战事得以平息,但是那场战役却染红了蓬莱周遭海域,血海经年未退,蓬莱也因此元气大伤。

算起来,云生君之前也收过九个徒弟,但是没有一个活过百年,只是碍于他的威名没人敢谈论,但是大家也都认定那些徒弟的死,和他这个做师父的脱不了干系。

他手里的秋泉剑屠过魔,也杀过仙,出手向来凌冽果决,从不见丝毫的迟疑。虽杀戮成性,但是却百魔不侵,闻说这几年源源不断心魔盯上他,然而云生君心中无物,心魔自然没有可乘之机,他一个个把心魔全部打了回去。

手段杀戮成性,心境却清静无物,千万年来,从未见过这样一个仙者。

“……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竹林尽头的石桌石凳旁,一位青衫青年敲落了一枚棋子,和月天镜闲话,好笑,“人家小姑娘好好拜师,你如此戏弄她,现在想圆不上了?”

青衫青年名叫齐物,是点星宗的客卿,前世里月天镜对这位客卿是没什么印象的,只是这次突然熟络起来,齐物为人处世颇为洒脱,与他也能说得上话。

月天镜当时说出娶她,更多是想看看她反应,她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他都能观察出一些端倪。但是未曾想,这小姑娘思路清奇,用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理由,硬生生给他按上了“如何收服狗精的深意”。

不得不说,她那些借口,虽然稍显离奇,还偏又逻辑自洽。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现在她几乎认定他娶她是为了引出狗精了。

所以,这“狗精”他还必须再杀一次,才能往下走下一步的棋。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戏弄她。”

月天镜回过神,也随之落了一子,淡淡开口:“谁说我是戏弄?”观察着棋路,漫不经心开口,“她只是想留下来,为何只愿当我徒弟?当我妻子,能给她更多。”

他声音平静,

似有所指:“除非她因为什么理由,非要当我徒弟,也只能当我徒弟。”

青衫青年倒是还在那里忍俊不禁:“你收‘狗精’的时候千万给我留个口子,让我好好看看这一遭奇闻。”顿了顿,又想到一件事,促狭一笑,“不过那狗精千万别让他出来,现在他那模样千万不能被她看见,若是看见了……指不定她又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应甜发现自己的误区了。

剧情里的确有狗精,但是狗精怎么会上点星宗,就算在点星宗,怎么可能会对月天镜出手?

原文里就是月天镜隐了身份,那狗精方才出手的。

她应该要下山才是,而且为了引出狗精,月天镜不能出现,最起码不能明着出现。

一想起这个事情,应甜脸就黑了。

月天镜修为在那里,狗精根本不敢出手,那她岂不是白担了这个道侣之名?所幸的是幸好没真结契,否则她根本不知道之后怎么走,虽然现在剧情偏离了一些,但是好歹还有缓和余地。

应甜今天看到月天镜的时候,就委婉表达了这个意思,想要离开一下他的视线范围内,最好高调单独下山一趟。

月天镜原本就是想要解除这个误会,如今应甜这么一说,他自然也就顺势答应。

“下山倒不必,”月天镜面不改色,“有弟子来信,说是那狗精曾在后山出没,我们去等着便是。”

“后山出没?”应甜张了张口,有些不可置信,“那狗精还真来了啊,我本来以为……”

月天镜看了她一眼,不动神色。

“本以为什么?”

不是什么问题,应甜也就顺口说了出来:“后来我想,这狗精也不敢挑衅您,应该不会不怕死地上门的,”她有些迟疑地看着他,“他就算生气,难道不怕死吗?”

月天镜;“……”

“可能是怒火吧,”月天镜神色镇定自若,睁着眼说话,“或许他它见不得别人好,拼死也想出口气。有些妖精走入邪路,心思本就偏激些,也更不怕死。”

听起来好像是有些道理。

狗精已经接近魔修,入魔向来偏激不怕死,说不定他是真的气得厉害。她对修行不了解,既然月天镜说是,那也应该是这样了,应甜信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月天镜思忖片刻:“他这几日应该会出现,为了避免他心生疑虑,你这几日住我那。”

……这不太好吧。

应甜张了张口:“可……”

“可是什么?”他冷静坦然地开口,“狗精多疑,十洲皆知你我结契,他若看见你我分房,难眠心生怀疑。”

应甜是想要拒绝的,她自问不是什么迂腐之人,但是同住一个房间,实在大大超出她的接受能力。可见月天镜神色如常,似乎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问题,说得光明且坦荡。这时候若她此刻说出男女之防,仿佛显得她心思龌龊。

她再张了张口,复又忍了。

算了。

快点解决狗精揭过这篇吧。

点星宗所在云端,有大大小小上百个山峰。

月天镜所在的苍梧峰最高,所含地域是除了主峰以外最为广阔的。

虽然应甜一开始就住在这里,但是也仅仅在自己那一小片范围活动,如今方才看见这篇山脉有多大。

雪山皑皑,寒泉泠泠,头顶一派星河璀璨。

月天镜寝殿仿佛落在云巅,周围白雾萦绕,仙气腾腾。

出乎意料的是,他房间摆设倒不像人看起来那么高冷,墙角的香炉悠悠飘着轻烟,落地的屏风遮住了内室,颇显闲情逸致,看得出花了不少心思。

应甜注意到置物架还摆了不少的瓷瓶,花样新奇,样式也是各种各样,那扇落地的屏风上头是一副山水,青山云遮雾掩,巍峨连绵,江淮咫尺千里、茫茫无际,有江山壮丽的气势蓬勃,也有云端俯瞰的仙气浩渺。

她十分喜欢,欣赏了好一会,忍不住去询问:“这是哪位大家的,有没有临摹本,我也想放一个去房间。”

月天镜顺着她指得方向看了一眼:“没有,”很快,他又接上,“但是若喜欢的话,我再给你画一幅。”

这话好像有什么潜台词,应甜眨了眨眼。

“前几年画的,”他说,“看着合适就做成了屏风。”

她愣了下,赶紧乘机讨好:“没想到云生君还会书画,这屏风这么好看,想来花了不少心思吧。”

“还行,”他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反正是闲得慌。”

这里现在只有她和月天镜,一张屏

风将内室和小塌隔开,这房间很大,这么一来她也觉得放松了一些。

应甜也小小松了一口气。

“咕——”

这时,她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发出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

这声音在空旷房间里尤为醒目,引得月天镜也回头看了她一眼。

应甜顿时脸带一个脖子都红了:“……我今天中午没有吃。”

月天镜倒没笑她:“是我疏忽了。”又问,“想吃什么?”

他早就已经辟谷,吃不吃饭都无所谓,自然也忘记了寻常人尚需每日三餐。

应甜有些不好意思:“我回去……”

月天镜声音淡淡:“苍梧峰没有厨房,我倒是无所谓,饿的是你自己。”他想了想,补充,“还可能要饿好几天。”

应甜:“……”

“肉,”她说,“鱼肉鸡肉都可以。”

“咻——”

话音刚落,月天镜向她那边看了一眼,应甜就感觉到耳边刮过剑锋,一点剑芒随之出。

那狗精出现了?!

她顿时警惕起来,朝着月天镜方向挪了几步距离,紧张看着门外

月天镜瞧了她一眼,有些好笑:“真这么饿了?还得有一会。”他想了想,给她化出一盒糕点,“或者先吃一些垫垫肚子。”

应甜眨了眨眼,现在狗精在外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一场打斗,她还怎么吃得下去。

她沉默了一会,推开了;“不了,还是等一会再吃吧。”

见她不吃,倒是月天镜有些惊讶;“看不出你还挺挑食。”像是随口问,“往日你独身一人的时候,也是如此吗?”

应甜微微一愣,方才想起莲心人设。

莲心是孤女,从小吃了上顿没下顿,自然不可能挑食。她正想解释,但是话到了嘴边蓦然反应过来,她现在算什么挑食,只是提心吊胆吃不下去而已。

正想说话,再听得“咻”地一下。

这一下,似乎要比方才沉重了一点。

应甜定眼一看,看见一点银光。

真的是“一点”。

因为那个小剑上串着一条鱼,剑锋从鱼口冲穿出,只留下一点银光。

应甜:???

这是想杀狗精,结果杀错鱼了吗?

月天镜也看见了,但是他没有惊讶,只是对着那个小剑一点,再换了个发法

决,应甜就眼睁睁看着那小剑左右开工,顿时眼前只见鱼鳞翻飞。

应甜:……

她懵乎所以把视线从鱼身上移到月天镜身上,觉得可能理解错了什么事情,难道这个是个传入点星宗的鱼精,要用“煮”来拷问?

她等了一会,不见月天镜指示,只能主动:“……你这是在做什么?”

月天镜看了看那柄四处翻飞剃鱼鳞的小剑,慢悠悠喝了一口茶,有些疑惑看了应甜一眼:“你不是说饿了吗?”

应甜张了张口,组织了下语言,茫茫然开口:“……哪来的?”

“后山有个灵池,养了些鱼。”

应甜噎了噎,再看了看那柄小剑,觉得还是没办法理解:“……你在用什么杀鱼?”

“小剑,之前没事打的,挺好用,”月天镜说得坦然,还再去观察了下,看起来有些遗憾,“就是有些短了,一次只能带一条鱼,下次换个长一点的。”

应甜抽抽嘴角:“……剑?用剑?”

月天镜看了她一阵,明白了:“我早已不用进食,也没打过菜刀,只有这柄剑合适,先将就用吧。”

“……”

重点是这个吗!

应甜忍了忍,最后实在没忍住:“您不是剑尊?”剑尊怎么会拿剑来杀鱼!

剑是百兵之首,剑修根本不可能拿剑来杀鱼。更别提书里的月天镜是剑尊,对剑更是珍视,剧情里莲心丢个剑都会被训斥,别说拿剑杀鱼了,所以看到这副场景,应甜委实无法理解。

月天镜冷静:“因为我这没有菜刀,剑尊也不想徒手杀鱼。”他偏头看了看,那柄小剑已经把那条鱼都给处理完了,”就把这条鱼都丢给她,理所当然的交付,“去做饭吧。”:,,,

阅读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试读网

试读网提供小满霜最新的科技进化小说《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最新的章节,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内容简介:应甜穿越到一个拿着标准师徒虐恋剧本的女主身上,并且得到一个系统,系统说只要按着剧情走,不仅可以修仙得道得外挂,还可以而回到现世。剧情里的女主前期次次倒数第一,中期师徒虐恋,后期求而不得怒成魔。应甜表.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推荐指数:★★★★,看了穿成师徒虐恋小徒弟[穿书]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