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1

林先生家的小甜酒 连载中

林先生家的小甜酒

来源:网络作者:易珂棠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试读网提供易珂棠最新的现代言情小说《林先生家的小甜酒》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林先生家的小甜酒最新的章节,林先生家的小甜酒内容简介:传闻,T市分局刑侦队队长林晞长得妖孽,手段狠厉,是不法分子闻风丧胆的黑白无常。就这样的警界“一枝花”人前酷似无情,人后……知晓内幕的同事们简直可以出一本书来吐槽当代恶臭妻奴的丑恶嘴脸。下班回家,卫尘婉传闻,T市分局刑侦队队长林晞长得妖孽,手段狠厉,是不法分子闻风丧胆的黑白无常。就这样的警界“一枝花”人前酷似无情,人后……知晓内幕的同事们简直可以出一本书来吐槽当代恶臭妻奴的展开

本书标签: 现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我去。”林晞骂了一句。

“老大,我把地址发给你。”

林晞看了眼卫尘婉:“额……我。”

“哦没事啊,你的事情比较重要,先去忙你的。”卫尘婉看出他在纠结。

“抱歉,高架上没法调头,可能要麻烦你在我车上待一段时间了。”

林晞一路飙到某小区,是个老式里弄房子,小矮层,房屋间距都比较近,车子开进一条窄路就看见停在那里的警车,和围观的居民。

“你在车上等我。”林晞把车停在花坛边,下车前跟卫尘婉说了一声。

金墨轩眼熟林晞的车,林晞一下车他就开始汇报工作。

“受害者住在三楼,下午四点多被害者妻子报的警,说她下班回到家就看到丈夫倒在血泊之中,家里也有财物遗失的迹象。”

“入室盗窃,然后再杀人?法医怎么说的。”

“尸体刚拉走,初步结论是被害者被钝器击中头部,失血过多,其他的还要回去剖了才可以得结论。”

“现场呢?”

“小蒲在取证,对了林队,有个邻居可能是目击者。”

“走,上楼跟目击者和被害人家属聊聊。”

金墨轩实在忍不住,上楼前瞄了林晞的车一眼,好像看到车里有人啊。

卫尘婉在车里虽然没有听清楚,但是也听到了点,是凶杀案,她见过不少,虽然在大伯和哥哥的庇护下有些事没能殃及到她,但是她无时无刻都要做好卷入麻烦事的准备。

艾芒在楼上问目击者一些问题,看到林晞过来,打了个招呼,然后顺手把一些记录拿给他看。

林晞翻了翻记录,这邻居说今天下午他回来,看到一个没见过的陌生男人站在楼下,他本来没在意,但是这人跟着他走进了一楼的防盗门。

“看到陌生人到他们这栋楼?让他们回忆回忆能不能想起什么个人面部特征。”

“我们已经去调监控了。”

林晞套上鞋套,走到房间里面看了一圈,尸体已经被拉走了,地板上有大量血迹,整个房间给人一种昏暗的感觉,茶几上的烟灰缸堆满烟头,沙发旁边还有酒瓶。林晞走进卧室,床上堆了不少衣服,衣柜里的被翻得乱七八糟,不少东西掉在地上。

“警察同志,你一定要找出凶手啊,不然我老公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的。”被害者妻子坐在地上哭,杨珮漫一边安慰她一边询问情况。

林晞环顾了一周:“高隽,搜证科找到了些什么东西。”

“地板上有非被害者的脚印,43码的男鞋,还有就是酒杯、烟头、碎玻璃,都拿回去验DNA了,但是还没有找到凶器,估计是被凶手带走了。”

“你觉得尸体有没有什么异常,还是只是普通的凶案。”

“我们刚到现场的时候,死者趴在地上,头部有被钝器敲打的痕迹,但是死者的衣服背部除了有被溅射到的血迹,还有零星的伤痕。”

林晞看了眼周围,既然死者是被击打后脑致死的,但是作案环境中几乎没有溅射出来的血迹,这就很奇怪了。

“那我们等等法医那里的结果。”

……

卫尘婉坐在车里,看见警察进进出出这栋楼,小区物业也出面介绍情况。

车里有些闷,她打开车窗透透气,忽然窗边出现一个身影。

“你好,我是林晞同事。”

“啊,你好。”卫尘婉看着他,她上次在警局见过这个人。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工作就是这点特殊,一有事情马上得赶过来,老大他也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体谅一下。”金墨轩挠了挠头。

“我知道,你们工作繁忙且重要。”

“我们老大之前也没见过他谈过女朋友,没什么经验,但是他人真的很好。”说着说着还一脸骄傲了起来。

卫尘婉听了这话,知道他可能是误会了,只能尴尬地点点头。

“我们这里工作马上就要收尾了,我帮你拿瓶水来吧。”

“谢谢你了。”

金墨轩走开几步,突然比了个耶,成功和嫂子说上话了。

“让被害者家属和目击的邻居一起跟我们回局里详细问话吧。还有,法医那里出结果的话,有需求就让被害者妻子随叫随到。”林晞跟身边的人交代着。

他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金墨轩在车后备箱翻着。

“你干嘛呢?”

金墨轩一下直起身,关上了后备箱,抬起手里的水:“我……我给,我给嫂子拿瓶水。”

林晞一脸莫名。

嫂子?

金墨轩抬了抬下巴,示意林晞的车。

“你小子,行了,咱们收队了。”林晞把他手里的水拿了过来,径直走向自己的车。

跟在林晞后面的刑侦大队的几员也是一脸懵逼,刚才他们听到了什么,嫂子?谁啊?

金墨轩又是一脸得意地笑,知道该他上场表演了。

林晞发动了车:“抱歉,看来你又要跟我回次局里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可惜今天吃不成火锅了。”

“火锅什么的又不着急,下次好了。”卫尘婉笑了笑。

林晞的车子先开出了小区,往警察局去了。

后面跟着的警车里倒是有些热闹,金墨轩可谓是深情并茂地讲述了林晞今天是如何带着女朋友来工作的,中间还不妨添油加醋。

“我的天,林老师谈恋爱了!”杨珮漫捂嘴偷笑。

苏小蒲双手一插:“林队谈恋爱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艾芒摇了摇头:“你说正常倒也不是完全正常,但是我就想知道,林晞这小子是怎么在这么忙的工作中挤出闲暇时间,还能去撩撩妹子。”

金墨轩就又开始讲述自己以前看到的,有关于林晞如何不良的样子。

高隽一把摆正坐在副驾驶的金墨轩:“坐好,我都看不到反光镜了。”

车子一路开到警局,这次林晞也不能再让卫尘婉待在车子上了,让她去办公室坐坐。

当几个人在办公室看到卫尘婉本尊的时候,各种惊呆,林晞这是找了个大美女啊。

“额,不好意思,我就在这里坐一下,不影响你们工作。”卫尘婉还是坐在上次的位置。

金墨轩怕她尴尬,赶紧说:“啊没事没事,随便坐。”

“我去,老大这就有点夸张了,自己有工作还不把人家送回去,在这里多耽误事啊。”苏小蒲忍不住吐槽。

艾芒作为刑侦科唯一的已婚人士,一副过来人的表情。

林晞这哪是不想让人家回去啊,他就是想把小姑娘留在身边,随时随地能看到她,好一个心机boy。

林晞安排了后续工作,先把被害者邻居能记住的嫌疑人特征整理了出来,然后让被害者妻子详细说了下看到的细节。

接下来就是刑侦办公室内的会议,墙上一个投影仪,上面显示着搜证科所拍的各类照片。

“我先来简单说一下案子,里面疑点多多,我们要一个一个解决,然后法医办那里的老刘会过来。”林晞作为刑侦队长组织会议。

“以现在的情况而言,我们暂且把案子定为谋杀后盗窃,死者52岁,无固定职业,他妻子说死者每天就是喝酒、打牌、睡觉,家里的事都不管,妻子工厂里的工作收入来支撑这个家里的开销。”

所以家里乱七八糟,一堆烟头和散落的酒瓶就有解释了。

“今天被害人妻子下班回到家,看到丈夫倒在血泊中,法医初步断定的死亡时间和被发现死者的时间只差了一个多小时。”

杨珮漫用电脑做着记录,划着重点。

“接下来就是入室盗窃这个事情,当然我也要说说我心里的疑点,据被害人妻子说的,损失的财物是她放在衣柜里的珠宝首饰,但是在现金方面没有发现损失,那就很奇怪,一般来说入室盗窃第一步就会找放在柜子或者抽屉里的现金,珠宝首饰的利用率是非常间接的。整个被盗窃的环境就好像嫌疑人知道在衣柜里放着这些东西。”

“不排除嫌疑人事先做过排摸吧。”苏小蒲提出设想。

“对,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盗窃做排摸本就是件很难的事情,再加上死者的日常生活并不会给人很有钱的印象。还有,不要忘了,邻居说嫌疑人是个陌生面孔。”

卫尘婉本来一个人已经待得有些无聊了,听他说这个,不免有些被吸引。

“这是疑点之一。第二,搜证科在地板上找到了非死者的男性脚印,留下脚印是一个很不专业的行为,但是作案工具和其他指纹却没有被找到,又觉得嫌疑人是个有所准备的人。”

艾芒补充:“这种行为,可以判断是有准备,但是很慌乱,一件事情可能比较复杂,复杂到顾头不顾尾。”

“当然第三点,我本人没有看到尸体,但是根据高隽说的,尸体除了头部所见的敲打伤之外,在背部有零星的出血点,正常来说击打致死是一种非常致命的伤害,背部的出血点可以说是出现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法医这里能不能给答案,等过会儿老刘来了再继续分析。跳过这一环节,先说一下邻居的证词。”

ppt切换了一个画面。

“邻居说这人身高中等,身形看上去偏瘦,皮肤很黑,有点招风耳,喜欢舔嘴唇,带了个帽子其余五官记不清了。我们这边已经去调过监控了,很可惜这栋楼下没有直接的摄像头。”

卫尘婉拿了纸和笔,在一边写着什么。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老刘,快进来,你们这边出结果了?”

法医办的老刘走进来:“对,有点疑问,所以我赶紧过来了。”

林晞把位置让给了他。

“是这样的,我在现场就发现死者手指发青,牙龈出血,但是后脑的击打伤非常严重,所以我先得出了脑部击打致死,但是后面我回来检查以后发现死者是机械性窒息致死。我在死者的鼻腔喉部检查出出血迹象,而且在鼻腔检测出棉絮物质,而且死者在死亡之前摄入了大量的酒,在神经反应上比较迟钝,可以这么说,死者是被捂死的。”

这结论一出来,刑侦科的人几乎都皱起了眉,如果有窒息情况那一定是先导致窒息再进行击打,那嫌疑人要伪装出击打致死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还有就是在嫌疑人的背部有少量出血点,在出血点的地方我们找出了碎玻璃的成分,是碎玻璃扎入皮下导致的出血。”

这碎玻璃导致伤口就很奇怪,死者是在哪里受的伤呢。

林晞心里暗暗想到:看来还要再去一次现场,找线索。

本来这个案子就有不少疑点,现在加上法医办的伤痕检验结果,就更令人摸不清楚了。

林晞坐在一边思考了一会儿。

所有人陷入沉默的时候,林晞徐徐道来:“我们可能要被先前的结论推翻了,嫌疑人伪装出死者的受害方式,我认为死者死亡的第一现场不是在客厅,而是在卧室。还有一点就是盗窃,我也认为是伪装盗窃,嫌疑人将所有场景都做了伪装究竟是为了让我们看不到什么呢,我觉得需要从死者身边的人着手,要去问问他妻子,死者有什么仇人还有社交关系。老刘这里还要辅助一下,如果有什么新发现第一时间告诉我。”

林晞仔细安排了明天白天的工作,这个案子比想象中要复杂,有些地方需要再去看一看。

办公室里叫了肯德基的外卖,一眨眼,几个男孩子已经狼吞虎咽干掉半个汉堡了。

林晞暂时停下工作,就跑来找卫尘婉。

“真的实在对不起,我忙到现在,都顾不上你,你今天都被我耽误不少时间,我……。”

林晞还没说完,就被卫尘婉打断额:“林晞。”

“嗯?”

“你有点厉害诶。”

“什么?”林晞有点愣。

她笑着说:“没想到,你当警察这么厉害。”

林晞看着她的笑容,一时间没能说出话。

不远处,几个人吃着手里的也不忘看着自己老大,在哪里,干什么。

“老大,把人叫过来一起吃点吧,你总不能什么都不陪人家吧。”金墨轩把可乐喝得哗啦啦响。

林晞这才反应过来:“火锅今天没吃到,吃个kfc不介意吧。”

卫尘婉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也挺不好意思地跟着林晞走过去。

“林队,也不介绍一下。”杨珮漫扬了扬眉。

“我朋友,卫尘婉。”林晞第一次正式在同事面前介绍她。

“卫?卫尘婉?”艾芒仔细看了看她,“原来你是卫尘婉啊。”

作为干了十几年警察工作的她才想起来,卫尘婉是谁。

“不好意思啊,我都没有跟大家好好打招呼,上次也受你们照顾了。”卫尘婉很客气。

“上次?什么时候啊?”苏小蒲完全没记得自己见过她。

“哦,我是Fox。”

Fox?

苏小蒲突然恍然大悟。

“你是伽莱的Fox?”这声感叹比刚才艾芒感叹她是卫尘婉还要响。

周边的几个人也各个都瞪大了眼睛,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隔了大概三秒,整件办公室发出了卧槽的声音。

大家大概冷静了好几分钟才恢复了正常的状态,随后默默拼命给她投食。

卫尘婉从刚才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过来,拿给了林晞看。

“林晞,这是我刚才画的,就是目击者的供词,我画了张像。”

林晞拿过那张纸,上面画了一张人脸,供词不完整,但是这张人脸是画完整的。

“你会画像?”林晞有点惊讶。

金墨轩瞄了一眼,“这是啥,素描吗?”

“不是,这是刑侦画像,跟一般的素描有着很大的区别,刑侦画像是通过模棱两可的证词外加逻辑和想象能力才能画出的人像,在刑侦中称为犯罪心理画像,不是一般会画画的人能做的。”

又是一阵感叹,他们老大的女朋友到底是哪路神仙啊?

林晞把这张手稿复印了了两份,再扫描给协助办案的刑警,通过监控找出这个人。

他忽然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阅读林先生家的小甜酒最新章节 请关注试读网

试读网提供易珂棠最新的现代言情小说《林先生家的小甜酒》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林先生家的小甜酒最新的章节,林先生家的小甜酒内容简介:传闻,T市分局刑侦队队长林晞长得妖孽,手段狠厉,是不法分子闻风丧胆的黑白无常。就这样的警界“一枝花”人前酷似无情,人后……知晓内幕的同事们简直可以出一本书来吐槽当代恶臭妻奴的丑恶嘴脸。下班回家,卫尘婉林先生家的小甜酒推荐指数:★★★★★,看了林先生家的小甜酒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