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30

蓁蓁美人心 连载中

蓁蓁美人心

来源:网络作者:十四郎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试读网提供十四郎最新的玄幻异界小说《蓁蓁美人心》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蓁蓁美人心最新的章节,蓁蓁美人心内容简介:对令狐蓁蓁来说,“结清人情,两不相欠”一向是她在外往来行走的准则。既有所得必有所予,反之亦然。直到某天,她遇见一位巧舌如簧的少年郎,一清二白的账被他算成一笔怎样也算不清的烂账。**令狐蓁蓁:我觉得我们对令狐蓁蓁来说,“结清人情,两不相欠”一向是她在外往来行走的准则。既有所得必有所予,反之亦然。直到某天,她遇见一位巧舌如簧的少年郎,一清二白的账被他算成一笔怎样也算不清的烂账。**令狐蓁蓁:我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异界

精彩章节试读:

周璟脸色奇臭,从牙缝里蹦出声音:“拿钱!”

秦晞一点就透,当即掏出荷包,却又顿了顿——从重量和手感来看,里面应当只有两根金条,还是来大荒之前他随手摸的两根,尚未来得及换成银钱。

见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荷包,他便淡笑道:“请问姑娘,什么钱?多少钱?”

“救了你师兄,十文。给你带路,五文。你们两人的咨询费每人五文。你师兄在此养伤三日,每日水由我送,一日两次,一次五文。总共五十五文。”

她这算的什么鸡零狗碎的账?

秦晞看了一圈,屋内除了周璟,对面那三个女修士也伤得不轻。他忽然有些悟过来,问她们:“诸位师姐是如何受的伤?”

女修士们颇惭愧:“我们……修为低微,中了藤妖的奸计,为他偷袭……”

秦晞又望向令狐蓁蓁,她脸上有种不合时宜的高兴:“她们和你们一样,都是中土来的,受伤也没地方去,我救了她们。”

之前她管周璟要钱,他莫名暴躁,问到后来只说还会有人来,到时候给钱,绝不赖账。她等到今天,可算把人等来了。

令狐蓁蓁目光灼灼:“就剩你们这边没给钱。”

这才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她居然真好意思来要钱,也真能厚着脸皮说是救人。大荒人,看着年纪也不大,良心却已经没了。

秦晞坦荡地敞开荷包:“抱歉,我身上没散钱。”

又没钱?令狐蓁蓁好生失望:“那你们太上面还有人会来吗?会带钱吗?”

“太上脉!”周璟咬牙切齿纠正她荒谬的口误,这女的烦死了,也不晓得是故意的还是怎样,肺都要被她气炸。

眼看她这要钱的嘴脸是不依不饶,秦晞觉着还是要彰显一下太上脉的气度:“等摘完果实,去附近镇上换了钱再给令狐姑娘,如何?”

那得浪费多少天?她等得,易烂的栾木果实可等不得。

她凝神算了算,道:“有钱庄的镇子要往东走三日,多浪费我好几天脚程。那,一天一百两银。”

……救人十文,带个路问个话就要五文,见着金条后飙升到一天一百两,这是什么乱七八糟坐地起价的奸商嘴脸。

秦晞看着她:“我要是说不给钱?”

令狐蓁蓁想也不想:“你们问过路,问过栾木和符傀的事情,喝过我送的水,我还把他一路背来这边,不给钱可不行,不然把这些都还我。”

说的什么胡话,这些东西怎么还?

他明白了,她和藤妖确然是一伙的,故意做出无害的样子欺骗无知修士,待符傀把人打成重伤,她再假冒好人救助。看似只索取几文钱的好处费,其实暗藏祸心,必是等果实成熟那日狮子大开口地索要巨额钱财,反正修士们受伤,拿她没辙。

可耻的大荒人,明目张胆的讹诈,手段极其低劣。先前不过见她是个普通人,不予计较,她这是要蹬鼻子上脸。

秦晞淡道:“令狐姑娘来云雨山是为了采摘栾木果实?”

“是。”

“那不巧了,我们这趟来也是为了果实,而且全都要。”

全要?令狐蓁蓁只觉匪夷所思:“可果实很快会烂的。”

师父说过,栾木果实成熟后足有几百颗,沉甸甸一大串,摘下后最多放五六天就烂了,为了不暴殄天物,取果子的人一般只拿几颗,从来不会有人独吞。

秦晞俯身继续替周璟疗伤,声音骤然变得讥诮:“你说的对,我把它们砸烂揉碎,也不会给你留半颗。姑娘还是趁早离开,留下也是浪费时间。”

令狐蓁蓁只觉五雷轰顶一般,这是什么丧尽天良的恶霸嘴脸!说的是人话么?故意的?故意针对她?!为什么?!

“也就是说,你不单要无耻的赖账,还要无耻的独吞栾木果实?”她就差把“无耻”两个字摁在他脑门上。

他居然笑了笑:“无耻二字我不敢收,还是请姑娘你收下。”

痛快!

周璟暗暗叫绝,果然翻脸不认人的狠活还是得交给元曦来,这位九师弟看似好说话,其实特别唯我独尊,谁都别想叫他吃一点亏。

横在胸口三天的恶气总算能发泄,他舒坦到开始火上浇油:“怎么?还不走?还有事不成?”

有,她想打他们一顿。

可师父交代过,出门在外厉害的人和妖多如牛毛,其中不讲道理的无耻混账也很多,譬如这两个绝世无赖是修士,那姓秦的一手术法好生厉害,搞不好一动手是自己被他炸得稀碎。

她不能像在师门大宅那样说动手就动手,否则吃亏的是自己。

令狐蓁蓁深深吸了口气,竭力把怒火压下去,指了指秦晞,转身便走。

周璟见她跑远了,便问:“你真要把所有栾木果实都拿走?”

那玩意儿沉甸甸还容易烂,除了碍事没别的用。

秦晞淡道:“那得看她走不走。”

“我正奇怪,她看着像是什么富家千金,细皮嫩肉的,一个人跑来云雨山,好生诡异。”

怎可能是千金,她连人的名与字都分不清。不过他刻意观察过她的手,上面一点薄茧都没有,绝不会是修士的手,周璟说她是富家千金倒情有可原。

有些诡异,猜不透她的身份,不过既然人走了,他也懒得多想,只道:“你我对大荒习俗人情并不熟悉,一株栾木都能叫妖君贴符纸,比起来一个诡异的姑娘并不算什么。”

“是那个昌元妖君?”周璟冷笑,“他这些年好像越来越讨厌中土来的修士了,搞不好是又打算跟中土起什么冲突。”

“一个妖君而已,又不是四位荒帝。行了,还得睡几个时辰才能好透。”

疗伤完毕,秦晞随手把一旁脏得不能看的白衣丢在周璟身上:“怎么突然来云雨山?”

刚到大荒,周璟一声招呼也没打就跑了,若非收到灵风湖的传信,他差点儿找回中土去。

说到这个,周璟反而有些来劲,满脸写着“我有八卦”,低声道:“我怀疑三师姐有意中人了。她听说我们要来大荒,非叫我替她取两颗晒干的栾木果实,还不给我跟别人说。”

晒干的栾木果实莹白通透,似玉的质地,却又芬芳馨香,可以拿来当饰物。三师姐一次要两个,还搞得这么神秘,另一个必是想送人。

“你猜会是谁?”周璟浮想联翩,三师姐向来凶悍,能叫她动了芳心的必是猛汉中的猛汉,“我看咱们一脉这边是不会有她中意的了,怕是看上了二脉的某个师兄。”

“送给大师姐的吧。”秦晞在这方面毫无天赋。

周璟嫌弃地瞥他一眼,他傻了,居然会跟这位小老弟聊这种事,涉及风情月债,他根本是个蠢货。

他扯高白衣盖住肩膀,闭目道:“我睡觉,你自己玩去。”

傍晚时分,晚霞还未来得及灿烂片刻,山顶又渐渐团聚了乌云,眼看便要下雨,白日的晴朗仿若一个短暂幻觉。

周璟还在睡,屋里三个女修士也颇精神不济,秦晞索性出屋透透气。

焦土上无数被烧得焦黑的枯木,像一根根漆黑的巨大桩子。远处苍茫的林海似匍匐的妖兽,山峦间粗石与野林毫无规则地乱铺,一切都是那么杂乱而粗糙。

虽是初来乍到,但大荒真是个叫人讨厌的地方,天与地,山与水,人与妖,无一处可爱。

可是,为了找到一个至关紧要的人,为了找回一件至关紧要的东西,他不得不来。

秦晞从袖中取出一根薄薄的镀金木签,上面有一行刀刻的文字——【南西二荒,深谷为陵。至定云,思女无后】

千重宫顶请来的这道签,短短一行话,囊括了他想找的一切。

然而这谶文不像谶文,诗句不像诗句的东西,着实叫他摸不着头脑。每一段前几个字他懂,所以他来了大荒,可深谷为陵指的什么?思女无后又是什么?

烦得很,签文总是这样莫可名状,似是而非,好似跟他问的事情全然无关联。

风声渐渐大起来,推拽林间雾茫茫的水汽,或许因为要下雨,焦土里散发出一种十分难闻的气味,秦晞被熏得眼睛疼,索性绕过石屋走远些,忽见对面两截枯木间栓了张厚布,看着像是吊床的模样。

在这种地方挂吊床?

他将柔韧的厚布轻轻提起,里面有件揉成一团的旧罩衫,上面缠了数根长发,还有一截青色绸发带丢在旁边。

他晓得了,这必是令狐蓁蓁用的吊床,有石屋不睡,却睡外面?焦土的气味一般人可忍不了。

不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他不由微微扬眉——她居然没走?是回来讨饶的吗?

“那是我的床。”轻柔的声音里带着怒意,从身后响起。

秦晞慢吞吞转身,便见令狐蓁蓁手里提着两瓦罐水,表情十分不善,看起来不像是要讨饶,她这是什么眼神?

“放开我的床。”她竭力忍住怒气。

放开就放开喽。秦晞松开指尖,转身便走,冷不防她跟兔子似的蹦起,瞬间退了丈余。

“你要做什么?”

令狐蓁蓁站得远远地,姿态防备,眼神却像是要把他大卸八块。

她好像很怕他,正是典型的心虚,却仍旧不依不饶地作死,搞讹诈还一脸理直气壮的模样,倒像别人对不起她似的。

这大荒之地,不单妖喜欢作死,连人也喜欢。

秦晞对大荒的厌恶全倒在她身上了:“你还留在这里,很想看栾木果实被揉烂?”

令狐蓁蓁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噌一下又上了头:“中土修士的脸都被你们太上面丢尽了!”

太上面丢脸与太上脉有什么相干。

秦晞淡道:“大荒人的脸也被你丢尽了。”

令狐蓁蓁试着朝前走两步,见他足尖一动,是要动手?!她立刻又退回去。

偏生这无赖是个修士,她可打不过他。

阅读蓁蓁美人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试读网

试读网提供十四郎最新的玄幻异界小说《蓁蓁美人心》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蓁蓁美人心最新的章节,蓁蓁美人心内容简介:对令狐蓁蓁来说,“结清人情,两不相欠”一向是她在外往来行走的准则。既有所得必有所予,反之亦然。直到某天,她遇见一位巧舌如簧的少年郎,一清二白的账被他算成一笔怎样也算不清的烂账。**令狐蓁蓁:我觉得我们蓁蓁美人心推荐指数:★,看了蓁蓁美人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