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5

龙隐凤行 连载中

龙隐凤行

来源:网络作者:子夜兮忱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试读网提供子夜兮忱最新的网络文学小说《龙隐凤行》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龙隐凤行最新的章节,龙隐凤行内容简介:大秦波涛汹涌的权力漩涡最中心是一片黑暗冰冷的雪域,布满肮脏算计和丑陋人心,黑暗的尽头有一个慕容绯,她被重重枷锁困在其中,不见天光也没有热度,她的骄傲和自由都被束缚住,只留一个被权势之名侵染的躯壳。世人大秦波涛汹涌的权力漩涡最中心是一片黑暗冰冷的雪域,布满肮脏算计和丑陋人心,黑暗的尽头有一个慕容绯,她被重重枷锁困在其中,不见天光也没有热度,她的骄傲和自由都被束缚住,只留一个被权势之名侵染的躯壳。展开

本书标签: 网络文学

精彩章节试读:

满楼灯火通明,酒色歌舞中传来女子的娇笑,还有一道男人的怒吼声。

“你让开!爷有的是钱!!”

“您就是将国库搬来也不可以。”

“你知道爷是什么人吗?!”

“桁泽公子今日不接客,即便是皇帝陛下来了也不接。”

跃金楼的头牌不是姑娘,而是一位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啥也不会,脾气还不好的男人,跃金楼的老鸨就经常说,要不是看在他那张脸的份上早把他轰出去了。

慕容绯听了那吼声,果断选择了走窗户。

屋内,熏香袅袅,面容俊美异常的公子斜倚在软榻上,衣衫半敞,露出线条清晰,结实有力胸膛和腹肌。

孟桁泽摇着手里的茶盏,闻着茶香,十分惬意地听着客人在和门口的侍卫争执。

一只素白修长的手忽然从身后伸出来,从他手上拿走了那只天青碎花的名瓷茶盏,同时一道声音悠悠地在他耳畔响起,“皇帝陛下也不接,嗯?”

叶桁泽慌忙转头,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吓得从软榻上狼狈地滚了下去,“……艹”

慕容绯十分淡定地将茶水饮尽,叶桁泽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面前的高挑女子,俊脸上写满了震惊,“二清给你灌错药了,你穿女装出来吓人?”

他知道大秦皇帝慕容绯是个女的,但她从来都是男装,穿女装还是第一次见,要不是她那张脸记得太清楚了,他绝对认不出来眼前这个罗裙女子是慕容绯。

“少废话。”慕容绯白了他一眼,“去给我找套男装过来。”

“哟,”叶桁泽抱着手臂戏谑着看着她,“皇帝陛下这是被谁强迫了穿的女装呀?说来让小人乐一乐。”

慕容绯挑起一缕头发把玩着,嘴角挑起一点弧度,“你………确定?”。

“其实你穿女装也挺好看的。”叶桁泽立马假装很严肃地道,连忙转身去找了一套衣服仍给慕容绯,“上官璃吩咐人放在这里的。”

慕容绯虽然个子比普通女子高上几分,但是骨头架子却还是比男人要小上一些,正常男子的衣服她穿着会大上一圈,上官璃聪慧无双,料想慕容绯有事一定会来跃金楼找叶桁泽,所以提前吩咐人送来了一些她可能需要用到的东西。

凤行天下,龙隐于凉。

凤行司经营着遍布天下的生意,明面上是凤行商行做主,背后的主子却是大秦帝王,所以商铺开遍了大陆,赚得无尽财富。

龙隐司则是皇帝手中的一把暗刃,直接听命于秦帝。

跃金楼是盛京城顶尖的风月场,虽然不是凤行司的产业,但是还是安插了龙隐司的人,例如这位明焰堂的堂主孟桁泽,他本是漠北霆门弟子,精通雷火霹雳之术,因为一些原因被逐出师门,后机缘巧合加入了龙隐司,慕容绯特意为他成立了专司火药霹雳的明焰堂。

半月前,慕容绯带上官璃游湖时的漫天烟花就是出自孟桁泽之手。

慕容绯接着衣服,“你出去。”

“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还怕看呀?”叶桁泽不屑道,但还是老老实实转过身,“我就这样肯定不看你。”

“出去查探镇国公府的小侯爷在哪里。”

“哎我说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你竟然到爷这里来找另外一个男人!”

“你要是想切磋也可以。”慕容绯已经解开了衣服,脱到一半,大片白皙的肩头裸露着。

“你做梦!”孟桁泽转身瞥见这一幕连忙转了回来,接着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背影真看不出一点慌乱之色,还边走边说,“爷才不屑跟女人切磋呢!”

他年时仗着一身本领纵横漠北,杀了不少高手,觉得一流也不过如此,在他最是意气风发时遇见了慕容绯和耶律青凰,他和前者打了一架,被削去了一半的狂傲,后来意外撞见慕容绯洗澡,另一半也丢了,他觉得自己不如一个女人,真是一个废物。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被逐出师门的他被慕容绯忽悠来了盛京,于是他这辈子都不想跟慕容绯动手了。

孟桁泽开门出去,外面的纷争已经平息了,他小心地关好房门,两个侍卫安静地守在两旁,叶桁泽对其中一个耳语一番,那个人领命离去,孟桁泽就抱着胳膊在门口等着。

这两个侍卫明面上是跃金楼派来保护他的,实际上却是龙隐司安插在跃金楼眼线,直接听命于叶桁泽。

不一会儿,侍卫带着查探到的消息回来了。

孟桁泽回到房间里,慕容绯已经穿戴完毕,墨发束银扣,玄衣绣银边,一双写意流畅的丹凤眼,鼻梁秀挺,丹唇削薄。

她正靠在软榻上翘着腿,细细打量着手里的天青碎花茶盏。

“果然,还是穿男装顺眼多了,以后就不要穿女装出来吓人了,不伦不类的。”孟桁泽不禁感叹道。

慕容绯闻言抬了下眼皮,一双墨玉般的瞳眸十分深邃,似乎带着冰凉的质感,“查到了么?”

“嗯。”孟桁泽懒洋洋地往软榻上一躺,一条腿直接搭到了慕容绯的腿上,另一条则随意地支着地面,“和几个世家子弟在风字十三号雅间里面喝酒呢,我差人去盯着了。”

“对了,你怎么突然关心他了?”孟桁泽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毕竟慕容绯没心没肺,很少对什么东西什么人感兴趣。

“夜笙宫有高手来了盛京。”

听到“夜笙宫”三个字的时候,孟桁泽身体僵了一下,立马坐了起来,“是冲那小侯爷来的?”

慕容绯瞥了他一眼,“不是他难道是你?”

虽然她的语气很是平淡,但孟桁泽却听出了十足的讽刺意味。

那年跃金楼选头牌,本来舞台上弹着琵琶的公子,容貌秀媚,婉转动人地弹唱一支南地盛行的《汉广》,获得了满楼看客的喝彩,头牌之名眼看就要花落于此,孟桁泽飘身上台,衣袂翩翩,容颜俊美惊人,结果抬脚就把弹琵琶的公子连人带琵琶踹了下去,自己一撩衣摆往人家椅子上一坐,潇洒地翘起了二郎腿,倨傲不凡,全场的看客愣是没一个人反对,最后他就成了头牌。

第二天夜笙宫的人就把弹琵琶的公子掳走了,还留了张纸条说跃金楼的头牌公子确实气宇不凡可拔得头筹,但行为实在是粗鲁,不配进入螺岛圣宫侍奉大宫主。

孟桁泽看了之后气炸了肺,提着枪追去了城外,堵住了夜笙宫的人马,跟他们展开了好一番的打斗,夜笙宫的人当然也不是吃素的。

要不是慕容绯赶去的早,他就得把命交代在那儿,也因为如此,夜笙宫的人对这座偌大繁华的盛京城充满了阴影,所以这次他们是偷偷潜入盛京的,不敢打草惊蛇。

“切。”孟桁泽不屑道,“再让爷看见夜笙宫的孙子,一定炸得他们亲爹亲妈都不认识!”

慕容绯不做声,给自己倒了杯茶。

“哎我这是长白山松梭,你别给我喝没了。”

“宫里有,喜欢就去跟阿璃说。”

“好啊。”孟桁泽眉开眼笑,“陛下,小的给您按按肩。”说着,就坐到了她身后,一板一眼地给慕容绯揉起肩来。

漠北有漫漫黄沙和万里戈壁,不产茶叶,但是有无数商队带着茶叶和丝帛从大秦穿过大漠到西域,换取西域的黄金和珠宝玉石,所以茶叶在漠北是普通人接触不到的奢侈品,孟桁泽来了盛京后嗜茶如命,开始研究茶经,收藏各地的名茶,为这个,没少巴结慕容绯和上官璃。

甚至他还在跃金楼的后院里,开辟了一小块茶田,自己试着种植茶叶。

夜渐渐深了,跃金楼的灯火歌舞也歇了大半,有侍卫敲门道“公子,您让盯着的人准备离开了。”

闻言,慕容绯站起来理了理衣襟,“我先走了,对了,准备一套上好的衣服和发簪,送给镇国公府一个叫织梧的丫鬟。”

孟桁泽扫了眼慕容绯换下来的衣服,阴阳怪气地道,“陛下您还真是怜爱百姓啊~”

轻功绝顶的慕容绯已经从窗户飘了岀去,融进了漆黑的夜色里,没有回答他。

洛青荼和他那群纨绔朋友们在跃金楼下散了,各自在随从的帮助下上了回家的马车。

洛青荼喝得半醉半醒,在马车轻微的颠簸里迷迷糊糊。

长街两旁的店铺都关了门,冷冷清清的没个人影,衬着马蹄的哒哒声更加清晰。

洛青荼出来只带了一个小厮,一个车夫,此时小厮坐在车夫身边昏昏欲睡,车夫抱着马鞭也不急着赶路。

天上一轮弯弯的月亮挂在洒满星子的夜幕上,车夫百无聊赖地看着前面的路,慢慢的,他看见远处的长街里似乎有道身影,站在浓浓的夜色里看不真切,走得进了发现了那是个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车夫提高了警惕,再近些看清了那个男人一身劲装,扛着一把雪亮的大刀,刀身反射月亮的光透着森然的杀意。

车夫一惊,还没来得及叫醒身边的小厮,一道寒光闪过,他便丟了性命,血洒了小厮了一脸,小厮惊醒,一睁眼看见了身边车夫惊恐的面容吓得瞬间失神,从马车上滚了下去,还未爬起来,便看见密密麻麻的蛇从四面八方爬了过来,他惊恐地哭喊着想要逃跑,挣扎着,最后还是被恐怖的蛇群吞噬掉了。

阅读龙隐凤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试读网

试读网提供子夜兮忱最新的网络文学小说《龙隐凤行》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龙隐凤行最新的章节,龙隐凤行内容简介:大秦波涛汹涌的权力漩涡最中心是一片黑暗冰冷的雪域,布满肮脏算计和丑陋人心,黑暗的尽头有一个慕容绯,她被重重枷锁困在其中,不见天光也没有热度,她的骄傲和自由都被束缚住,只留一个被权势之名侵染的躯壳。世人龙隐凤行推荐指数:★★★,看了龙隐凤行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