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2

杨刀官复仇诛魂记 连载中

杨刀官复仇诛魂记

来源:网络作者:路易斯赵富贵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试读网提供路易斯赵富贵最新的网络文学小说《杨刀官复仇诛魂记》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杨刀官复仇诛魂记最新的章节,杨刀官复仇诛魂记内容简介:一个自幼无父无母的少年,在一次外出时误入道路鬼所布置的幻觉中,让他相信了爷爷的驱鬼之术,从此走上了驱鬼避邪的道路。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一直身处别人的阴谋之中??????随着游历之路越走越远,一个自幼无父无母的少年,在一次外出时误入道路鬼所布置的幻觉中,让他相信了爷爷的驱鬼之术,从此走上了驱鬼避邪的道路。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一直身处别人的阴谋之中?展开

本书标签: 网络文学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了床,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左臂上的封印,未发现半点异样便安心的走出了卧室。

“爷爷,这么早啊!”我嬉皮笑脸的叫了一声,在堂屋里给祖师爷上香的爷爷。

爷爷闻声回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养生之道,莫过于早睡早起。”

“又来了。”为了防止爷爷的啰嗦教诲,我快步离开了他的视线。

兜兜转转的逛了一大圈,无所事事的我干脆又回到了房间,拿起黑皮书认真的看了起来。正当我看的入神时,耳边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是爷爷的声音。

“想不到那个曾经玩世不恭的小子,现在也能认真的潜心修行道术。”爷爷似笑非笑的对我讲道。

“爷爷,此书为何一到关键的时候总是残卷?”

书中确实有太多的残卷了,内容也介绍的不够详细,总感觉有那里不对,但驱鬼已经够用了。

“不知道!”

爷爷此刻的表情很是冷淡,可他为什么会如此冷淡呢?

“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我小时候拿到这本书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爷爷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估计是他又认为我不想学习书中的内容,故意在找借口吧。

爷爷走后,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什么狗屁家传秘书,枉我花了几月对其倒背如流,有些地方虽不能看懂,但也算对此书有些研究。

下午三时许,一阵急促的女人吼叫声,把我从书中拉回了现实!

“狗娃子??????狗娃子??????”是张家大嫂子在叫王家王兴洋的乳名。

远处的王兴洋闻声应了一声:“做什么?”

“搞快点,你家王正恩,在双堰塘洗澡(游泳)被淹了,我想拉,没有拉起来。”

张家大嫂子,非常着急的向王兴洋传递着这一信息。叮当小说网 www.guxs.net

这一声叫喊,彻底打破了整个小村庄的宁静,在家做针线的女人,在地理干活的男人,全都一股脑的向双堰塘直奔而去。当然我也不例外,拔腿就向双堰塘跑去,我不是想着去救人的,我只希望王兴洋的儿子王正恩真的被水淹死了!因为我自幼没了父母,村里的人没少欺负我这可怜的孤儿,我心胸就是这样狭隘,有仇必报也是我的性格,王正恩的落水在我看来,是上天在帮我惩罚他们这些恶人。

我来到双堰塘时,岸边已经有七八个看热闹的人了,水中也有几个男人正在摸索王正恩的尸体。

“你到底有没有看清小恩从什么地方落水的 ?”李家的李翔,着急的询问着气喘嘘嘘的张家大嫂子。

“靠前一点,就那片区域。”张家大嫂子指了指被这几个男人弄的有些浑浊的水面,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扑通一声,王兴洋连衣服都未来得及脱下,就直接跳进了水里,发了疯的开始摸索着,毕竟是自己养育多年的儿子 ,他的心情我也能理解。

此时村民从四面八方陆续赶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片刻双堰塘的岸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最显眼的要数王正恩的母亲了,她瘫坐在地上泼辣的痛哭流涕着,看见她哭泣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兴奋。因为我忘不了她在我八岁那年,当众说我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这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她痛苦的样子,给我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双堰塘里全是年轻力壮的男人,他们在水里来回摸索着,估计就算能找到王正恩,也不过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岸边的一些女人也找了些树枝竹竿之类的道具,在水里来回搅动着。

看着这一切我没有理由继续冷眼旁观下去,水性不好的我也准备下水跟着打捞,我不是想救人,而是想演给村里的人看,毕竟是一个村的,袖手旁观在情面上总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我前脚刚下水,就被爷爷叫上了岸,他将眼神喵向后方,示意我跟他走。

“双堰塘面积不过五百平方米,据我所知这塘水最深不过三米,这么多人在水里搅动了几个小时不见尸体,能说明什么问题?”

爷爷给我讲这话时,脸上写满了神秘,直觉告诉我爷爷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难道这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爷爷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没道理啊,小孩子玩水溺亡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如果按张家嫂子所述,王正恩是在岸边溺水的,那么他的尸体能漂多远?这么多人都不能把他的尸体打捞上岸,为什么?”

爷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暗示我要多动脑子。

被爷爷这么一问,我也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反驳,反正神棍的世界,什么都会向鬼怪身上联想。

“你回去准备一下,我说的对不对,天黑以后自见分晓。”爷爷补充了一句。

我随口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双堰塘向家的方向走去。到家后我拿出裁剪好的一沓黄纸,磨好朱砂画出了一些符咒,收拾好了部分法器,当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天已经快黑了。门前的小路传来了妇女的啼哭声,是王正恩的母亲,她正痛哭流涕的被人搀扶着回家。

“准备好了吗?”

我迎声望去,是跟着打捞队伍返家的爷爷,此时他正一个劲儿的跺着脚上的泥。

“爷爷我都准备好了,王正恩的尸体打捞上岸了吗?”

“没有,几十个人在屁大点儿的地方打捞了一下午,鬼影都没看见一个。”

爷爷叹了口气,高皱着额头,脸上再次出现了神秘之色,看来这双双堰塘真的有问题!

我有些遗憾的瘪了一下嘴。

“双堰塘这些年不知溺水身亡了多少人,邪啊,邪的很!,以前我也没当回事,现在看来并不那么简单。”爷爷自言了起来。

“以爷爷您的本事,灭掉此等区区小鬼根本不在话下,为何要等到今日?”

“每年夏天谁家小孩还不下河游泳,这溺水身亡不也是常有之事,我也是今天才发现这双堰塘有问题的!”

话语间爷爷的额头布满了疑云,此刻他虽在跺脚上的泥沙,估计心里想的全是王正恩的非正常的死因,因为王正恩的尸体确实不见了,至少张家大嫂子没有理由撒谎!

“那您看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灭了这小鬼,省得他再害人!”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摩了摩手掌,因为又有机会展示我的捉鬼技术了。

“是你,不是我们,是收不是灭。”爷爷白了我一眼道。

“怎么爷爷您不去吗?”

虽然我近段时间,习得了一点捉鬼秘法,但若爷爷不在我身边,我还是缺乏安全感的,况且我身边还跟着两只怨念极深的鬼物。

“别什么都想着靠我,以后你的人生还很长,有些路你必须自己去走。”

我没趣的哦了一声,便转身继续准备着我的捉鬼道具。

待天完全暗下来后,爷爷来到我的门前,递给我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陶瓷罐,开口道:“你将双堰塘的鬼收入此罐,用什么符咒封印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回答完爷爷的话后,拿着我事先准备好的捉鬼道具,向双堰塘的方向走了去。

刚到双堰塘岸边时,我的左手臂一道黑气窜出,是无面鬼。他落在了我手电所照射的光亮处,披头散发的回头张望着我。本就没有脸的他,身处朦胧的月色光线中,看一眼就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去你大爷,你要出来能不能事先给我打个招呼,大半夜的想吓死老子是不是。”

我对着无面鬼就是一顿臭骂,无面鬼是真的吓到我了,但我骂他绝非是因为吓到我的原因,我不过是想在他面前立威罢了,毕竟我是他的主人,一个打不过他的主人,也只能在气势上先压压他的威风。

“少主小心,此地不一般,有一股人鬼忌惮的气息。”一道双重音传入我的耳朵。

“少糊弄小爷我,你们我都不怕,还怕这水里的小鬼不成!还有,别老顶着个大屁股一样的脸出来行不行?”

我话音刚落无面鬼一分为二,男的幻化成了左影秋,女的幻化成了许思晴。

幻化之后的许思晴一身白衣古裙,身体飘逸于空中,五官清秀,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大美女;幻化之后的左影秋英俊潇洒,不过面部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感觉,他穿一身和无面鬼一样的棕蓝袍,只是比无面鬼帅出太多了。

“这就对了嘛,这样就好看多了,给我听好了,以后你们两个要是再现身见小爷我,就一定要是这样,别合体成一个不男不女的妖怪,脸都没有一张多难看啊,是不是?”我有些嘲讽之意的对二鬼讲道。

“小主莫怪,你和老主人对我夫妻二人有恩,我二人自当对你言听计从。”

和这个面瘫讲话真他妈费劲,本想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他总是做出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还总把有恩二字挂在嘴上。

只顾着和左影秋夫妇聊天,差点忘记我此行的目的了。当我再次把注意力看向水面时,塘水倒影的月光,出现了不规则的波动,紧接着一阵旋涡在水面不停的旋转开来。

“小主小心,此鬼绝非一般的水鬼,气息异常。”

左影秋这个面瘫,此时已经完全把目光投向了水面,面露警惕之色。

“你太小看我的计谋了。”

我不慌不忙的点好蜡烛,拿出几张驱鬼符点燃后丢入了水塘中,拔出桃木剑顺势挑起一串连着绳的符咒,沿着岸边挥舞着施起了法。燃烧后的火符就好想一条火龙迎风呼啸着,当最后一张火符熄灭后,我直接将桃木剑刺入了水中。

瞬间这塘水犹如被烧开锅了一般,冒着气泡和丝丝白烟,是我的符咒起了效果!我趁机拿出四枚铜钱,一枚一枚的弹入水中,刹那间一道金光罩住了整个水面。

片刻,砰的一声,一个鬼影从水底冲出水面,悬浮在了半空中。

一旁观战的左影秋此时也未闲着,幻化成黑气窜到了我的脚底,我竟然凭空飞到了水鬼的面前,与水鬼面对面的漂浮于水面之上。许思晴也跟着一个闪现直接冲到了我的身旁,她警惕的打量着眼前这只,身上还滴答滴答掉着水珠的水鬼。

“就是你逼我现身的?”水鬼发出带着邪恶的声音,质问着我。

“区区小鬼,既然知道小爷来了,还不束手就擒。”

我虽捉鬼经验不多,但现在有左影秋和许思晴两个怨念很深的厉鬼从旁协助,底气也足了很多,自然不把这水鬼放在眼里。

水鬼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来了个先发制人!他从水面抽出数道水柱向我袭来,我脚下的左影秋,感觉到了水鬼会率先对我发起攻击,很轻松的就避开了。按耐不住打架欲望的我,飞身就是一脚,直直的向水鬼踢去,可这一脚毫无攻击力可言,竟从水鬼的身体中穿透了过去,害的我踢了个空!倒是一旁的许思晴,召唤出道道黑气,将水鬼团团围住并抵御了他的所有攻击,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我送回了岸边,脚下的黑影直冲水鬼而去,是左影秋爱妻心切协助许思晴去了。

一时间,双堰塘的水面上卷起了惊天巨浪,鬼气与水花纵横交错,相互碰撞,发出阵阵炸裂之声。

什么怨念极深的鬼夫妻,抓个水鬼也这么吃力,当然我才是最没用的那个人!

“把他逼到岸边交给我。”我对正在激战的左影秋和许思晴吼道。

我默默的念出几句咒语后,插在水里的桃木剑直接飞回到了我的手中,随后我再次摸出了随身携带的铜钱,只等左影秋和许思晴将此鬼逼到岸边。

很快,那水鬼不敌左影秋夫妇被逼至了岸边,我飞快的把手中的铜钱抛向了水鬼,水鬼被铜钱击中后,化成一滩水落入了水中。不足一秒,他又被从新弹回了水面化成人形,是水中的符咒和铜钱仍发挥着余热,刚才我就是用这样的办法,把他逼到水面的。

接着,我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对着水鬼就是一顿暴打,因为爷爷说,要将此鬼收服而不是直接灭掉,所以我并未给他致命一击。

我对水鬼每击打一次,水鬼的身体里便会飞出一道灵魂,这些灵魂不是水鬼的,而是长期以来被他所害的无故村民,足有八条灵魂之多。

水鬼被我打的奄奄一息时,我拿出爷爷给我的陶瓷罐,对着罐口点燃了符咒,瓷罐瞬间像有了吸力,发出三道金光,直奔左影秋夫妻及奄奄一息的水鬼而去,左影秋夫妻倒也灵敏,巧妙的避开了金光,但水鬼就没那么好运了,瞬间被吸入了瓷罐里,我拿出符咒直接将其封印于罐中。

被封印后的水鬼在罐里大叫道:“大家都是鬼,你们为什么要帮这臭道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一番挣扎后水鬼再没了声响。

被我打出的八具灵魂,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又胆颤心惊的看着我和左影秋夫妇。

“刀官哥哥。”

这声音是王正恩的,不过此时他已不再是我平日里所能听到的,那个稚嫩的少年发出的声音了。听到这声刀官哥哥后我的心像被揪了一下,我虽恨村里的人,可毕竟王正恩年幼,和我也没有任何的仇怨,我心胸虽狭隘报复心也极强,但不至于迁怒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

“正恩,人死不能复生,刀官哥能为你做的就是不让你成为这水鬼的替死鬼,只能让你早些投胎转世。”

我有些遗憾的看着这个前几日还背着书包,蹦蹦跳跳上学的少年,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去安慰他,所以只能像他道出实情。

“我知道,刀官哥谢谢你。”

说完话后,王正恩和其他七条灵魂手牵着手走入了黑暗地带,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拍了拍被封印的瓷罐骂道:“你个小王八羔子,害死了八条人命。”

可能是我下手太重,水鬼被桃木剑打的过于虚弱,他竟没有给我任何的回应。

正当我得意的准备转身回家向爷爷邀功时,左影秋面色凝重的开口道:“少主,这水里有一股特殊的气息,一开始我以为是水鬼所散发的,可现在水鬼已被封印,但水中的气息尚在,也就证明了不是这水鬼的原因。”

“还有一股特殊的气息?”

“是的,这水里有问题。”左影秋一脸警惕的看着恢复平静的水面,对我开口道。

“能有什么问题,莫非还有水鬼?我怎么感觉不到?”

其实,我此刻有些怀疑这对鬼夫妻的真实法力,连抓个水鬼都要废那么大劲儿,到底有没有爷爷说的那么厉害,我持怀疑态度。

“少主,你道行尚浅,待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时,自可感觉到鬼怪生灵之气。”

“哎呀好啦,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来都来了,我在做法就是,免得你一直唠叨。”

我用剩下的符咒再度开坛做法,可水面却没有了任何的动静。看来已经没有任何鬼怪了,我对左影秋耸了耸肩以示徒劳,可就在我低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突然发现,水中有一个金色的小点在不停的闪耀着,且它还在缓慢的移动着。

打小我就有一颗好奇的心,为了弄清楚这金色的亮光是什么,我快速脱完衣服,扑通一声蹦进水里,便向那金色的光点游去。就在我快要到这金色光点之处时,这金色的光点便开始一通乱窜,并慢慢的沉入水底。我不依不饶的继续向水底下潜,潜到水底后我才发现金色的光点,是从一条鱼的鱼鳞中散发出来的!这条鱼居然没有一点怕我的意思,缓缓的向我游来。

“小子,你血液异于常人地府早有安排,我已等候多时,此宝物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一股意念传入了我的大脑,是这鱼传递给我的信息?

“鱼大哥,我血液有什么问题?是疾病吗?什么地府早有安排?又是什么宝物本来就是我的?你这宝物有何用?值钱吗?”我大脑中瞬间闪现出无数个问号。

“此物乃是地府阴差鱼鳃所化之物,你可叫它鱼鳃残魂,你可用此力降妖伏魔也可助你取得三样神器。但你记住,此力落入好人之手可造福一方,落入妖邪之手危害无穷!你还得答应我,此物归你后不得像任何人提起,记住是任何人,否则会有大难。”一股意念再次传入我的大脑。

“那算了我还是不要,喂等等,好,我答应你,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天下不会在有第二个人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但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这宝物,希望能换个好价钱,毕竟穷苦人家的我,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绝佳的致富机会。

说完,散发着金光的鱼鳞从这条鱼的身上开始脱落,缓缓的向我飘来,最后完全融入到了我的身体中。鱼鳞融入我身体的瞬间,我居然能在水中自由呼吸,眼前的景象让我着实有些惊讶。

“小子记住,我送你此物一定不得告诉他人,否则你将受到地府的惩罚,切记不可随意卖弄,此物可让你在日后的道路上走的更远,但也会引来很多麻烦,一切你好自为之。”说完,这条鱼瞬间暗淡无光,消失在了黑暗的深水里。

什么嘛,还以为能换个好价钱,救济下我本就贫困的家庭环境,结果却跑到我的身体里去了。

刚回到岸上,许思晴一个闪现来到了我面前,关心的问道:“刚刚见你沉入水底良久,未浮出水面,气息全无,我在水里来回搜索了多次也不见你踪影,少主你没事吧。”

“我没事。”然后伸出左臂,示意他夫妻二人可以寄居我的手臂了。

左影秋夫妇心领神会的化为一道黑影,窜入了我的手臂中。我并非因为他们帮我捉水鬼,才主动让其寄居回我身体的,而是我想知道,融入我身体中的鱼鳞是否会被他们察觉,因为我不知道,那条鱼说的此物会给我带来麻烦和惩罚是真还是假,毕竟自己一时冲动,要了这宝贝,就要对它负责。

无面鬼寄居回我的左臂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我也就安心的带着水鬼回家了。

到家后,我一脸骄傲的将瓷罐丢给了爷爷,便上床睡觉了。半夜,堂屋里一阵凄厉的鬼泣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是那水鬼的声音,估计是爷爷在超度他的亡灵,我没有多想便继续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我起床后看见爷爷一脸疲惫的从堂屋里走了出来,他的身体极度虚弱。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的心理一酸,爷爷已经快七十岁了,还如此操劳的维护一方安宁,而我却什么也帮不上。

“爷爷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水鬼怨念太深,我超度了一夜,身体有些吃不消,不过现在好了,那水鬼已被我送入了地狱,受他该受的惩罚了。”爷爷顶着虚弱的身体,用微弱的声音回应着我。

“爷爷,以后这些事情孙儿也可以做,您放心我一定努力学习,继承您的衣钵。”

其实我也不知道,将来我的造诣有多深,不过此时我完全是为了安慰爷爷。

“嗯,爷爷相信你。”说完爷爷转身向卧室的方向走了去。

“对了刀官,昨夜你降服此鬼之时,有没有得到什么特别的东西?”爷爷刚走几步又转身对我问道。

“没有啊爷爷,怎么了?”

我知道爷爷问的是鱼鳞的事情,可是那条鱼再三交代,不得让他人知晓否则会有大难,为了爷爷的安全,我也只有撒慌了。

“哦,没什么,只是昨天我在双堰塘时感觉到水里有一股特殊的气息,当时以为是这水鬼所散发出来的,而昨夜超度水鬼时,并未感觉到水鬼有什么特殊的气息,不过是一个小鬼罢了。”说完爷爷转身踏进了房门。

看着爷爷离开的背影,我感慨万千,因为我清楚,所有的大事,都必将从我得到鱼鳃残魂的这一刻开始。

阅读杨刀官复仇诛魂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试读网

试读网提供路易斯赵富贵最新的网络文学小说《杨刀官复仇诛魂记》全文免费阅读,当前已经更新了杨刀官复仇诛魂记最新的章节,杨刀官复仇诛魂记内容简介:一个自幼无父无母的少年,在一次外出时误入道路鬼所布置的幻觉中,让他相信了爷爷的驱鬼之术,从此走上了驱鬼避邪的道路。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一直身处别人的阴谋之中??????随着游历之路越走越远,杨刀官复仇诛魂记推荐指数:★★★★,看了杨刀官复仇诛魂记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