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26

沄海晤歌 连载

沄海晤歌

来源:网络作者:凯特是七少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沄海晤歌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沄海晤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顶点小说免费提供沄海晤歌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她宁晤歌这个嗜血魔头,旷世妖星之名算是世代无法改变了百年后,封印解,阵法破,破军现这沄海大陆怕又是要再起血雨腥风。“我宁晤歌,要做就做凤凰,可翱翔天际,可涅槃重生,断不会畏手畏脚,为人鱼肉……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她想要的,便是这天下,又有何惧?若是她想毁的,纵然是地狱修罗,他墨玖也愿意走这一遭。展开

本书标签: 其他

精彩章节试读:

弥山地处沄海大陆的西北面,火赤地形,熔岩流淌,常年炎热,这会儿正值晌午,日头正毒,高悬半空,一圈圈的热浪洒下来,弥山脚下赶路的旅人皆戴着帽笠,口干舌燥,衣衫湿透,偶有缺水少粮的,左顾右盼得讨要着。

宁晤歌掩了真容,毫无遮挡得暴晒在日头下缓缓行进着,苍白的脸上缀着一层薄薄汗珠,她专注得行走着,顾不上擦拭。

要赶上燕池大会,骑马驾车也要五日可达,如墨玖所说,她的内息还没完全恢复,眼下还孱弱得很,术法尚且不能娴熟自若,隐去半份修为才是上策。

走了半晌,找了个酒肆,静静得坐着饮酒,百年了,真是想得紧,昔年就好这一口,今日真是唯恐芳尊斟得不够满。

“店家,你这儿可有快马?”宁晤歌撑着头,问着一旁擦着桌子的小二。

“有有有,两贯沄币,上好粮草饲的,腿脚快得很”小二一听,生意来了,顿时眉开眼笑得应着。

宁晤歌瞅了眼钱袋,林长老倒是留了两个银宝,估摸着一路上换个三匹应该赶得上,只是眼下自己无名无分,如何进得去这燕池大会,倒是得想点法子。

“姐姐可是要去燕池,可与我等同行,就这儿的马,哪里值得上两贯沄币,店家你这分明是欺人”一旁粉色罗裙的女子热情得邀请着,一面鄙夷得嘲讽得小二。

小二见来人样貌不俗,自知理亏,讪讪得退下。

宁晤歌抬眼,女子聘聘婷婷得站着,粉裙衬得她明媚娇俏,眉眼弯弯,远山黛娟秀可人,正一脸笑意得望着她,两个梨涡伴着笑意跳跃着,眼神真挚。

“姐姐别怕,我等是沧洱兰氏,在下兰寒烟,这是家兄兰折白,这几日正在附近栎山游玩,今日便将启程前往燕池”兰寒烟绕到她身边,怕她误会,忙不迭解释着。

一旁的兰折白一身粉白衣衫,眉清目秀,翩翩君子,作了个辑,温润得开口道,“舍妹刁顽,姑娘莫怪,若姑娘也是前往燕池大会,车里尚空,正好一起作伴”

宁晤歌回了个辑,柔声道,“谢二位,正愁一人独行无趣,那就叨扰了”

兰寒烟眸子一转,顿时满脸的笑意,“不叨扰,我正一个人喝酒无聊,看姑娘也是好酒之人,不妨同行,车里美酒无数,哈哈哈”

兰折白无奈得摇了摇头,自己妹子这性子,真不知随了谁。

宁晤歌也爽朗得应着,“好,愿与姑娘大醉三日”。

兰寒烟在刚才就望见这女子一人独酌,虽面容略显苍白,容貌普通,却有英姿飒爽之态,仰着头,耸着腿,托着腮不顾左右得斟着酒,眸子里徜徉着慵懒灵动,在这毒日头下,却有在南边诗情画意,游湖赏花的闲情逸致。

明明是让人记不住得容貌,那倒酒的姿势却娴熟自若,嘴角吟着笑,她一瞬就被这浅笑怔住,好奇特的女子,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这姿势,这神态,可是努力回忆却是脑中始终无匹配之人。

这沄海大陆,美女如云,各大仙氏家族自是各有美姿,朔沅钱氏钱飞雪虽美却俗艳,美则美矣,少了气韵,云澜柳氏柳凝月位列沄海第一美,容貌确实倾城,可在她看来矫揉造作,少了英气。

要说到真正一见倾心惊世骇俗的美,那还是她小的时候见到的烈谷宁氏的宁晤歌,可是她小时候的心之所向。

美得让人屏息,那是一种极具侵略的美,你会不自觉地跟着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慢慢深陷,慢慢沉沦,待她开口,声音清亮婉转如莺子,又如歌韵入破般震慑心田。

火晤剑舞得快如闪电,赤红的身影飞炫轻盈,令人目眩神迷,竟不知这天地间有这等女子,容能动人心,武能破乾坤。

她突然似想到什么,这女子,神韵竟和晤歌姐姐有几分相似,怪不得刚才自己一下就被吸引,转而一想,这天下神似之人何止几人,许是女子纵情饮酒的样子有一分像她,这才勾起她的回忆罢。

宁晤歌在听到兰寒烟自报家门之前,便注意到远处粉色衣衫的兄妹二人,两人皆佩短刀在怀,粉玉雕饰,兰花图腾,在这沄海大陆便只有苍洱兰氏。

她在兰寒烟豆蔻之时带过她多时,小姑娘天生顽皮又乐天,倒是跟她很合得来,当年大战,也只有兰氏愿意无条件相信宁氏,因不善权战,最后被迫退出自保。

竟在此地相遇,倒是别有缘分。

一转眼,女孩已长的亭亭玉立,英气十足,性子一如既往得爽朗,那爱喝酒的脾性倒是随了她。

而一旁的兰折白,这些年间多了些沉稳利落,已颇有家主的气场,早年间弱冠的纤纤孱弱之姿已蜕,遥见现在这身量内息,早已登峰造极。

上了车架,车内宽敞明亮,酒肉食物一应俱全,诗画作品落落在册,宁晤歌不住得惊叹,还是早年间兰氏的脾性,虽列仙氏,却依旧诗酒江湖,纵情肆意,不追求永生绵延,修习术法武学也是钻研却不执拗,盈满则亏,兰氏深知休养生息,方能快活自在。

兰折白上了车招呼了她莫要拘束,随即继续翻阅着《沄海异世录》,津津有味得品读着。

兰寒烟睨了他一眼,撇了撇嘴,“兄长怎么翻来覆去就是这本书,这都阅了数十载,还能读出个花儿来?那上古神兽,只怕是有也藏匿在魔域,你是断然看不到了”

兰折白浅笑着,没有抬头,“就是因着寻不着,才从书中寻觅几丝幻象”

兰寒烟心中咒了声嗔,转而笑盈盈得朝宁晤歌开口道,“姐姐莫要理他,他就是嗔了这神兽之道,对了,姐姐怎么称呼,看着面生,倒是从未见过,见姐姐内息深厚,想必也是修炼之人”

宁晤歌放下杯盏,缓缓道,“在下姓白名罗衣”

“罗衣着破前香在,旧意谁教改”兰折白猛得抬头,紧接着沉吟道,饶有兴趣得看着宁晤歌,“姑娘的名字甚有意味”

宁晤歌面上沉稳,心中倒是生出一丝顾虑,她竟忘了,折白原是听她常吟这阙词,时过境迁,他竟然还记着。

“兄长,这阙词怎么了么?”兰寒烟不解。

“并无,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兰折白合上书册,轻叹了声。

虽是斗转星移,百年已过,但那道红色身影怕是所有故人都无法忘怀的,少年时的他和当时尚且年幼的兰寒烟随父亲去到烈谷拜访故人,研习仙术阵法。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宁晤歌,穿着火红的衣衫,玄铁的战甲正凯旋归来,战甲上尚且有血迹,看到他们在正厅,远远得唤着:

“是兰伯伯到访么,晤歌有礼了,身上尚有血腥,怕吓着弟妹,暂不进堂拜见,待更衣后再带弟妹玩乐,先行告退”

远远得看着,那火红的身影如亘古的火苗,炙热得燃烧,肆意得跳跃着,引人侧目,心下由衷得佩服着,弱冠之后必要像她一样斩妖除魔,卫护苍生。

“折白,手腕需用力,却要寻时宜灵活出刀,这样才能一招毙命”

女子英气的笑容恍若昨日,兰折白晃了晃神,若当年……姐姐定还是这沄海最张狂的凤凰,驰骋沙场,寄情山水。

沄海晤歌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沄海晤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顶点小说免费提供沄海晤歌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沄海晤歌推荐指数:★★★,看了沄海晤歌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