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24

极品狂婿 连载中

极品狂婿

来源:掌文作者:白衣殇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当整个家族曾经欺压过我的人知道我的身份并颤抖的跪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貌似,又不小心装逼装大了展开

本书标签: 白衣殇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喂!是我!"

宁影正在回去的路上,接到了电话。

听到了电话里面那个熟悉的声音后,顿了一下。

"好!我来见你!"

半个小时后,西湖餐厅不对外租订隔间内。

"你瘦了。"

坐在宁影前面的,是一个中年妇人。

穿着算不上华贵,却只言片语,举手投足之中,带着一股大家的气质。

就算是一个寻常的路人,看到此妇人的第一感觉是,此人非富即贵。

"瘦不瘦的又有什么关系?"

宁影坐了下来,桌子上摆满了西湖餐厅的各种招牌菜,他信手就开始吃了起来。

"我听说你日子过的挺苦。"

妇人方星云,宁影的亲生母亲。

她并没有吃东西,只是坐在一边看着宁影吃,眼眶微微泛出红色。

宁影轻笑了一声,道:"至少,目前的生活,比以前我在宁家要过的舒服。"

方星云呼吸一滞。

"回宁家吧,你需要宁家,宁家也需要你。"

方星云期待的看着宁影。

她在家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话语权。

但她的大儿子已经是锒铛入狱,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了,她希望宁影能够回去。

"你是在质疑宁家影子的能力?"

"所以是宁家影子,而不是单独的影子。或者,难道你想让安江雪和你过一辈子这样的生活吗?天天被一个小世家人呼来喝去?"

方星云渐渐急促了起来,对着宁影说道。

"你看,你们对我,从来都没有耐心,只有宁枭的时候,你们才能安定下来,让我回去何必呢,我还能哈口气把宁家变好吗?"

方星云沉默了下来,片刻后吐了一口气,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个东西。

宁影目光一凝。

那只木雕鸟。

"你从来没有送过给我,但你今天送给了张云箐,碎在了地上。"

此时方星云手中的那个木雕鸟竟然被粘好了。

只不过身上包括鸟笼破碎的痕迹,依然显眼。

方星云此时小心的用用一个盒子把它装起来,爱不释手的样子。

宁影冷笑了一声,放下了筷子,知道是宁奇从安家回来后给她的。

"不,不是我没有给你,而是你,自己忘了。

五岁那年,我第一次学木雕,雕好的第一件成品,也是一只鸟,第二天早上,我看到在垃圾桶里。

你们所有人的目光,都只在宁枭那,没有人还记得有个宁影,又或者,你们所有人都理所当然把我当成了宁枭的影子,只是他的附属品,而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老爷子他不是说吗,宁枭是天之骄子,不能干脏活累活,影子,就是用来给人遗忘的,用来干脏活的。

可你们比你们自己的认知还要可耻,你们用完的影子,丢了,扔了,不要了,随脚踢开,仿佛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这么个人。"

"两年时间,你,宁枭,老爷子,还有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你们别说来看过我,你们可有一个人来过湖城这个地方,仿佛我就是你们的罪恶,是你们的耻辱,是你们羞于言表,耻于见面的一个渣滓。"

"不是家里没人了,老爷子会想到我?会想到我宁影?"

宁影擦了擦嘴,嘴角不屑,再也没有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只有不尽的嘲讽。

他站了起来,径直往外面走去。

"影儿,妈求你了!呜~"

此时的方星云脸上,已经是泪流满面,是愧疚,是疼惜。是后悔。

宁影脚步一顿。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再走。

"到湖城,随便弄一个,给我随便玩玩吧。"

宁影开口,随后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你,你答应了?"

方星云错愕中带着一些惊喜,她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宁影竟然答应了。

哪怕真如他自己所说,在湖城随便玩玩,那也是踏出了回归宁家的第一步。

不过这个时候的宁影已经走了。

方星云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电话。

"爸,宁影他答应了。"

"哼,他不是不愿意回宁家吗?他宁影不是铮铮傲骨吗,有种就别回来,我宁家,还缺他一个宁影?"

电话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爸,他只答应了,在湖城这边,随便弄点玩玩。"

"砰!"

电话那边猛地传来一声砸碎东西和咳嗽声。

"咳咳咳……好好好,好的很!这小子,竟然想考验宁家了!我就让他好好考验,看他看得上我,还是我看的上他,做不好,那就给我滚!就让宁家,跟我一起进了棺材,给我陪葬!"

嘟嘟嘟~

方星云放下了电话,脸上带着一丝忧虑。

她很清楚,宁影和老爷子两个人极难融洽。

希望这会是一个契机,也是一个好的开端吧。

"二公子,宁家遭变,宁枭失踪,你父亲病危!"

"现在整个宁家,你祖父只能重新站出来执掌宁家全局,但是,他年纪大了,只有你,只有你站出来才能支撑现在的宁家!"

"为了宁家,请你回来吧。"

路上人来熙往。

旁边不远处的一家米粉店内,宁影踩着一双拖鞋翘着二郎腿,正在嗦掉一大口的米粉。

一个穿着极为严谨和米粉店完全格格不入的人,站在宁影面前一脸的恳求。

宁影无比满足的喝了一口汤,才放下了筷子抬头看着说话的人。

"宁枭,鸟飞木之上,天高凭鸟飞,宁影,景下之形,无踪无迹,这是老爷子亲口说的,他宁枭才是飞跃者,我宁影算什么东西,只配活在他宁枭的影子里面。"

"他让我扶持宁枭,我做到了,让宁枭成了世人皆知的天纵之才,宁家的下一代希望之主。

他让我藏匿无形,我也做到了,没人知道天纵之才的宁枭竟然还有个弟弟。

最后,他让我嫁到安家,我也做到了。"

"我都离开两年了,怎么忽然想起了一个影子啊,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条咸鱼,可以吗?"

宁影熟练的从罐子里面摸出了一根劣质牙签,咬在了嘴里。

忽然眼神一亮,直接忽略掉了站着的那人,快步走出了米粉店。

"可是少爷,这次宁家非您回去不可……"站在旁边的王皓一脸的焦急模样直接被宁影自动略去。

路边,迎面走来了一个靓丽的身影,踩着高跟鞋。

宁影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漂亮女人,快步迎了上去。

"媳妇,咱们回呗?"

安江雪,湖城安家的人,法律名义上他的老婆。

安家,湖城世家,两年前,安家的一场婚事震动了整个湖城。

上门女婿在世家里面虽然也少见,但也不算特别稀奇。

但是这么光明正大,一百余辆豪车迎娶男方,偏偏娶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废物宁影。

这件事情,让安家,特别是安江雪,成为了整个湖城的笑话。

但婚事是安家老爷子指定的,甚至婚事安排都是老爷子确定下来,安江雪不愿意,但她反抗不了。

如今老爷子离世了,如果安江雪选择和宁影离婚,等于是把故去老爷子的脸给打了。

安江雪冷着脸,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跟自己结了婚两年的男人笑容满面,心中忍不住的厌恶:"准备的怎么样了?"

"那当然,奶奶生日,我怎么可能不用心?"

宁影忍不住得意的笑了出来,嘴里的牙签被他在口中转来转去。

安江雪看着他两手空空的样子,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失望和怒火。

她至今都没想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要给他指定这个婚姻。

就算不是同为世家子弟,你好歹也要有才啊。

但宁影没有,他只会一天到晚洗衣做饭,然后笑嘻嘻告诉你,可以吃饭了。

她强行忍下了怒气,宁影在宁家已经成了嘲笑的习惯。

这次奶奶的生日,更是非同小可,各大世家的子弟都会前去拜访,自己带的宁影若是连一件礼物都准备不好,势必会落人话茬,从中挑事。

而此时宁影还在傻不拉几的叼着一根牙签笑着,看着宁影吊儿浪迹的样子,安江雪瞬间怒火中烧。

一个响亮的巴掌顿时把宁影嘴中的牙签扇飞,牙签搽这宁影的嘴边瞬间划出一道血痕,点点血迹慢慢的渗透开来。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不能长点心?"安江雪气急败坏的怒道。

挨了一耳光的宁影却无动于衷,被自己媳妇打了一巴掌也不丢人不是么。

就在安江雪就要彻底爆发的时候,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适时响起,"求您,和我回去吧!"

说着,低下头把宁影用过的牙签捡了起来放进了内衣口袋里面,从里面拿出了一方镶着金丝的手帕弯着脚递给了宁影。

一般人可能会对王皓这种恶心的行为大为嫌弃,但此时的安江雪早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王皓赫然是本地的超级豪门世家,更是本地的首富,即便是安家,在他们家面前也只有陪笑的资格,而此时此刻,王家大少王皓竟然卑躬屈膝的给宁影递手帕,这要是说出去,足以让人跌掉下巴。

"王少,您这是……"一时间,安江雪已经语塞。

宁影看都没看眼前的王皓一眼,还在满脸讨好的看着安江雪。在他心里面,王皓可是比安江雪好糊弄多了。宁家占据了全球百分之七十的产业,钱可以说是多的伤心。王家,也只是其中一颗溅不起来一滴水的小石子。

"还请您慎重考虑一下。"说着一张明晃晃的特制名片也是递给了安江雪,"以后安家如果有事情可以找我。"

安江雪忙不迭点头道谢,攀上了王家这棵大树,以后安家必定会飞黄腾达,更上一层楼。

看着王皓远去的背影,细心的安江雪也是心头闪过一丝疑惑的看向宁影,"你竟然认识王家大少?"

"我有病吧,认识他干嘛!"宁影一脸脑残表情的看着安江雪。

心头的喜悦溢于言表,安江雪也是么有计较太多。

"走吧!"

安江雪打开了车门,载着宁影离开了这里。

"记住,进去了之后,少说话,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不管是谁,嘲笑讽刺你的肯定不会少,但今天,你必须给我忍着,我不想再因为你的事情丢脸,更加不想因为你,让奶奶加深对我们一家的意见。"

安江雪看着毫无顾忌的宁影,眉目轻凝,忍不住低声喝道。

"知道知道!我只是上门女婿嘛,乖的很!"

宁影满不在乎的回答到。

两人越过大门后,直接来到了客厅。

此时客厅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了,除了安家的亲戚全员都到了之外,还有不少湖城的世家名流都有人在场。

"咦,这不是我们家的小公主江雪么,哟,带着你老婆一起来了啊。"

"奶奶的生日,竟然来的这么晚,看来准备的礼物非同小可了。"

"小江雪又长漂亮了呢。肯定会吸引不少的目光呢。"

和安江雪熟悉不熟悉的人,打招呼的时候不软不硬的刺着旁边的宁影。

宁影完全不在乎,管他老公老婆的,顺手摸了一把圣女果开始咬了起来。

呵,这种功力,简直不堪一击。

宁影正在内心不屑的时候,忽然一个人熟络的走过来,一把钩住了宁影的肩膀。

"宁影啊,你可算是来了,真是想死我了。"

"咦,你看我这幅图,他又长又宽,你看图里的桃,他又大又圆。

大唐画圣阎立本的九仙献寿图,我花了三百万才弄到手的,啧啧啧,奶奶就喜欢这种书画典藏,一定开心的很,不知道你准备了什么东西?"

"什么?你居然两手空空,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

宁影笑嘻嘻的,一边吃一变看着眼前的表演。

安左林,安江雪的堂哥。

安左林惊喜的眼神,差点让人以为和宁影的关系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兄弟,恨不得来次八拜之交。

不经意间,就用最大的声音告诉了所有人,他的礼物,价值三百万,以及,宁影这个废物,什么都没带。

旁边的安江雪脸色瞬间就红了,咬牙切齿的看着宁影。

礼物呢?你不是准备好了吗?你不是很用心在准备吗?

千叮万嘱,还是让她丢脸。

"哎,你看看,妹夫,你这日子过的苦啊,鞋子都没一双好的,可惜了,堂哥刚买了三百万的画,也没钱了,不然就给你买一双崭新的皮鞋,倍儿亮。"

安左林煞有介事的拍着宁影的肩膀,一脸的惋惜。

宁影也是一脸感激的道:"谢谢堂哥,谢谢堂哥,但是我再穷,怎么可能不给奶奶准备礼物是吧?咦,这九仙献寿图上面哪来的二维码呀?哟,卖桃呢,九块九包邮?"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