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24

掌娇 连载中

掌娇

来源:掌文作者:番茄荔枝饭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瑟彼玉瓒黄流在中。《诗经旱麓》音乐博衍无终极兮。《楚辞远游》 帝京城里才貌双绝、铁面无情、生人勿近的王参将要成婚了! 娶的是川渝首府人尽皆知的一个笑柄: 年逾二十都还未婚配的肖大小姐。 满帝京的名门闺秀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响彻凌云天顶的怨念化作四个大字: 老天...展开

本书标签: 番茄荔枝饭 古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杜文娇一双娇滴滴的眼珠子上下来回的打量肖玉瓒,眉梢微挑,满脸写着不满意三个大字,轻翻了个白眼哼了声后,便挪了视线到王博衍脸上。

她冲着王博衍璀然一笑,直勾勾的盯着他坐到自己右手边的椅子上,端起自己手边桌上的糕点,整个身子都挂在扶手上往王博衍那边凑:"博衍,饿了么?吃块糕点垫垫肚子。"

王博衍没接,微微颔首,算是婉拒了。

被拒绝了杜文娇也不恼,肖玉瓒瞧她反倒是高兴得很,她心里建树还没搭起来,孔嬷嬷就已经架了她上前,手往肩上一摁,便在杜文娇跟前跪下了。

随后一盏热茶奉上,肖玉瓒双手举过头顶,烂熟于心的一句话,怎么也念不完整:"请。。请。。"

对着这么张脸喊娘,肖玉瓒实在是开不了这口,她垂着脸,正好能看见杜文娇的花绣鞋,是以根本不晓得,她跪下去的时候,王博衍的嘴唇轻抿起来,听她喊不出口,突然开口:"叫夫人。"

这下杜文娇扭头看他,肖玉瓒也扭头看他,屋子里面静了两秒,王博衍却能面不改色的坦然受了这注视,一副不愧是我,你奈我何的模样,见肖玉瓒一脸惶然,甚至还当着杜文娇的面大方的对她点了点头。

肖玉瓒立马回神,大声快速的念到:"请夫人喝茶。"

杜文娇气得脸歪,却又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她的确是没有本事生出王博衍这么大的儿子来,本是想在肖玉瓒身上讨个便宜,谁知道十天半个月也蹦不出半个字来的王博衍怎么就突然大发慈悲提点了一句,杜文娇愤然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随后重重往桌子上一搁,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入了咱们王家的门,便时时刻刻记着自己的身份,早日给王家传宗接代才是要事,你早前的那些做派都收敛一些,别在外头招了笑柄,到头来咱们一家人都得替你担着。"

话说了一半,王博衍又突然站了起来,杜文娇正跟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往外抖索刻薄话,王博衍这么冷不伶仃的一个动作吓得她话掐断在嗓子眼里,吸了口凉气进肚子,还扯了个嗝。

肖玉瓒是机灵惯了,方才被王博衍突如其来的话惊着了,这下倒是瞬间反应过来,赶紧道:"玉瓒谨记夫人教诲。"

杜文娇瞪她,王博衍轻声开口:"既喝了茶,听了教诲,还请夫人用膳,珍重身子。"

说罢,伸手捞了肖玉瓒一把,拽着她胳膊,转身便朝外边走去。

出了娇灵院,王博衍才撒了手,大概是感觉到肖玉瓒灼灼看来的目光,他微顿脚步,半侧过脸,流线般优越好看的侧颜比画中仙还隽美,肖玉瓒扼腕,这么好颗白菜,怎么就轮到她来拱了呢?

"跪这一跪避免不了。"

王博衍的声音随着风吹进肖玉瓒的耳里,"但以后都不必再跪了。"

他抬眸,视线轻飘飘的落在肖玉瓒脸上,像是柳絮拂面,一路痒到人心底去。

肖玉瓒觉得奇怪,他。。。是在跟自己解释么?

赐婚联姻的圣旨送到川渝首府金平城的时候,正值五月槐花盛开,漫山遍野白茫茫的一片随风起伏,任芳香飘荡四野。

明艳的盖头遮了眼,送入喜轿,便只落得满眼喜庆,绵延十里的迎亲队伍吹弹着出城,耳边议论熙攘的鼎沸人声中,夹杂着故土残存仅余的一点花香。

风拂轿帘,片刻便远逝了。

入帝京城的时辰是掐着点算好的,一路这么折腾过来,肖玉瓒不太想看镜子里面的自己是个什么模样,这样没日没夜的颠簸受累,想来再厚的脂粉也掩不住憔悴疲累之态。

在娶亲队伍最前头吹拉弹唱的喜乐队吹得卖力又喜庆,配合着街道两旁熙熙攘攘围观的民众纷纷声,吵得肖玉瓒胸闷。

今早上嬷嬷大概是太赶时间了,首饰坠得她发根疼,肖玉瓒不得不抬手想去正一正玉冠,被旁边的嬷嬷立刻拽住了手:"小心。"

肖玉瓒无奈笑笑,心想帝京城里来的嬷嬷规矩果然多,这一路领教不是一两回了,也没那个精力再说自己哪里不舒服,喜轿转了个弯,噼里啪啦响彻天际的鞭竹声掩盖住一些身旁嬷嬷的声音:"到了。"

肖玉瓒什么也看不见,只能被人牵着出轿门,能感觉到四周一定人山人海,祝福嬉笑的声音大多是男子,夹杂在里头的一些女声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总像是带了些讥讽不悦的腔调。

大概是精神状态不好,耳力也不好,肖玉瓒听过便过了,未曾往心上去。

进府门也颇多讲究,身旁的嬷嬷一直在提醒她,语气也说不上是不耐烦,却透着一股瞧不上她偏远川渝来的感觉,好似自己少说一句,下一秒肖玉瓒就能把这场连皇上都看重的联姻搞砸了似的。

跨火盆的时候,肖玉瓒一直半阖着的眼帘才终于彻底睁开来,她顿了一下,原本只是因为眼前雾蒙蒙的,想等视线清楚点了再跨,免得丢脸是小事,烧着自己了划不来。

谁知道就这么一顿的功夫,四周的声音突然全都静下来了。

肖玉瓒尚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只纤长漂亮的手就伸到了盖头下方停住。

安静下来的四周突然又响起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肖玉瓒盯着那手看了两秒,心想这么好看的手举着也怪辛苦,快要盖住些掌心的正红长袖也表明着这只手是谁的。

身边的嬷嬷没再说话,想来这手是能牵的,肖玉瓒也不多做纠结,便把自己的手给了,这下耳边的吸气声更响了。

跨火盆跨的轻松,牵她的人手上借了力给她,若不是跨过去的瞬间那只手便快速抽离了的话,肖玉瓒都差点以为他是在体谅自己舟车劳顿怕是没什么力气。

之后一直到进了正堂拜过天地和高堂,周围的声音才又渐渐恢复了热闹。

夫妻对拜的时候肖玉瓒被玉冠扯得皱眉,好在很快就听见了'礼成'的声音,肖玉瓒松口气,随后便被搀扶起来,由两个小丫鬟捧龙凤花烛导行,她手上的彩球绸带另一端被新郎牵着,一路往洞房去,直到进了屋,按男左女右坐床沿,嬷嬷才喜笑道:"新郎新娘子坐床。"

随后她眼前火红的盖头便被一支秤杆轻巧的挑去了。

肖玉瓒眼前突然落了光,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来适应,最先闯进眼帘的,便是一双清冷无波的眼睛,他已经放了挑杆,依旧是漠然的神情,与她对视了一眼,便转开了视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烛光照耀的缘故,王博衍本就生得白,此时耳廓附近仿佛渡了一层桃粉。

"贺郎酒来。"

凑在最前面的喜娘突然喊了一声,肖玉瓒这才转动眼珠,瞧见屋子里围满了的人,面前两位福寿双全的妇人已经捧了酒杯递上前来,请行交杯礼。

王博衍先端起来,肖玉瓒才跟着也端上,交腕饮酒的时候肖玉瓒一直盯着布置满了红绸带的梁顶。

满眼能见皆是喜庆,床顶帏帐的浮云绣案衬出一片暧昧汹涌。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