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24

挥霍 连载中

挥霍

来源:掌文作者:蓝掉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冷硬正经,也是她的不二臣。】一开始,霍与森赶不走她,后来,留不住她。霍与森:如果我不是你的独一无二,那我绝不会非你不可。但是因为是你,无论怎样都可以。林珈才告诉他:我很想你,在那三年的每个晚上。她的一腔孤勇和余生年岁,全都是你。他是我厌世主义唯一的疏漏。展开

本书标签: 蓝掉 豪门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林珈戳到了他的痛楚,下一秒,脖子被他狠狠箍住,卯足了劲,手臂青筋暴起,眼神起了杀意。

身体的本能使得她抬起双手抓着他的臂弯,面色涨红,林珈以为自己差点死他手里了。

霍与森松开了手,瞳孔望着她左手缠着纱布的小指,最后关头,放了她一马。

林珈右手摸着脖子,不用看,已经留了掐痕。

他提醒说:"你记住你的身份,别犯贱到处勾男人。"

林珈垂眸:"我勾的一向只有你。"

林珈的话,他一向是不信的,这次也是,只是很厌恶、嫌弃的表情看她。她被赶出江城,在基辅苟且偷生三年,全是霍则施舍的善心,如果不是霍则,她早死了。

所以霍与森认为,她对霍则,必须守身如玉,霍则死了,她也不能嫁人,必须守寡一年。

霍与森冷漠又平静道:"明天的机票回江城,你敢逃,林家那些孤儿寡母的日子也到头了。"

江城的林家,剩下一堆孤儿寡母的,什么作用都派不上。

但是足以牵制她。

……

林珈也没多少东西可以收拾,就拿了证件和一个小包,包里只有几件换洗衣服,就跟着霍与森回江城了。

时隔三年,她终于回到江城。

不过霍与森没带她回霍家,而是把她安置在一间靠近市区繁华地带的公寓里就走了,她拿了钥匙自己进了屋,顾津也在。

顾津朝她挥手:"好久不见。"

林珈摘下墨镜,勉强笑了笑。

她状态并不好,要倒时差。

顾津视线落在她左手上,"你手指怎么了?"

林珈不在意的态度:"没事,切菜做饭时候切到了手指。"

顾津不疑有他,"那林珈你先休息吧,我帮你把公寓卫生打扫打扫。"

林珈却笑:"是霍与森叫你来监视我?"

被揭穿了,顾津一如往常淡定:"你要理解,毕竟你有前科。"

包括霍家人都不信她,所以霍与森才亲自去基辅接她回国。

林珈不否认。

顾津指了指其中一间房:"那间房是你的。"

……

进了房间,林珈一头栽在床上休息,玩着手机,她一直有国内的手机卡,现在回来了,也派得上用场。

魏铭的电话突然打进来,说:"霍家人把你带回去了?"

他的消息来得真快。

手指是她自己砍的,魏铭自认为和他没多大关系,只要她老老实实交出霍与森,她会安然无恙,可她偏不。

林珈:"是啊。"

"我也听说了,霍则死了,你成了寡妇。"

"死就死了,他那种人,早该死了。"

"你敢不敢当着霍家人的面说这句话?"魏铭嗤笑,料定她不敢,"我敢。"

魏铭当然敢。

和魏铭一搭没一搭聊着天,顾津突然打开她房间门,站在门口:"林小姐,霍家来电话,叫您现在动身回霍家。"

……

霍与森受伤的消息被霍太太得知,他回到家,就被霍太太安排的家庭医生仔细检查伤口,子弹已经及时取出,他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养即可。

霍太太想起这事因林珈而起,说:"我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好东西,专克我们家的人,阿则去世,你去一趟基辅又中了枪,儿子,你赶紧把她赶出霍家。"

迟早一天,霍家人要被她克死才作罢。

霍与森披上衣服,"哥给她留了一笔遗产,生前也说过,不能把她赶出霍家。"

霍太太气愤说:"那也不能让她好过,凭什么阿则死了,她过得舒心顺意。"

霍与森淡漠:"这事我有分寸。"

屋外响起雷声,让坐在沙发上打电话的林珈心头一跳,抬手用力摁住发胀疼痛的太阳穴,起身去关电视,没留神,小腿撞到了四方的玻璃茶几尖尖的一角。

她听到手机那端的顾津说:"霍先生今晚就到基辅,一个小时前下了飞机,算算时间差不多到你那了,你准备一下。"

林珈想,霍家如今两位先生,是霍则还是霍与森?

不过能让顾津称为霍先生的只有一位,是霍则。

但是霍则前不久病逝了。

那就剩下一位,霍与森。

挂了电话,林珈关了电视机,绕到沙发后的落地窗站着,窗外一片漆黑,雷声大作,她点了一根烟在抽,清白的烟雾缭绕,思绪拉远。

很快门铃声响起,她回过神去开门,去开门。

男人黑色风衣裹身,一只手捂着手臂,五官清冷出尘,眼神透着冷漠决绝。

林珈心脏恢复跳动,随即一笑:"阿森,原来顾津说的霍先生是你。"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抹了蜜一样。

似乎见到他很高兴。

可他不高兴。

林珈伸手想碰他,指尖还没触及到他身体,就被他侧过身躲开,低沉充满男人荷尔蒙的声音有丝厌恶说:"我不是你该碰的人。"

林珈收回手,倒是不在意:"我只是想扶你,你受伤了,不是么?"

他手摁住的地方正在往外冒着血水,血水顺着手背滴在地上,空气中染上了血腥味,他还没虚弱到需要一个女人来搀扶的地步。

她这样说,明显是在羞辱、看不起他。

他不说话,没有温度的眼神说明了他排斥她的触碰。

他依旧厌弃她。

林珈心里比任何人清楚。

把他领进屋,林珈淡淡说:"阿森,你这些年结了不少仇,出门也不多带几个人。"

她虽然身在基辅,国内关于霍家的事情,一直有关注。

包括眼前这个男人,霍与森。

他今晚受了伤,想来是魏铭的杰作,也只有魏铭敢对霍家的人下手。

她歪着头,眼角往上弯了弯,分外勾人说:"阿森,你现在受伤,这里不是江城,是魏铭的地盘,可你不要怕,在我这里,你是安全的。"

霍与森眼底骤冷,他会怕?

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他有多恐怖,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林珈说:"你去我房间等我,你还记得在哪间房的,我去拿医药箱。"

倒是不担心他的伤势,只是一地的血,再不管,只怕血流不止死在她这。

处理尸体是很麻烦的事情。

更也不想父亲留下的屋子变成了凶宅。

……

几分钟后,林珈拿了医药箱进屋,还换了一身衣服,大红色裙子深开,露出雪景,肌肤莹白,在黑夜的衬托下,白的晃眼。

她是故意的引他注意。

霍与森自然看出她的意图,薄唇抿着,面色不善。

她的勾引对他不起作用。

放下医药箱,林珈单手叉腰,领口敞开空隙,"阿森,把衣服脱了。"

他不动,手上胳膊上全是血。

林珈贴近他,他一动不动,冷眼旁观,她胆子壮大,红唇贴着要贴上他的唇角,下一刻,他侧过头,她的唇擦过他的脸颊。

"我帮你上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