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24

铁血狂龙 连载中

铁血狂龙

来源:掌文作者:万千野火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七年前,他遭遇打压,母亲含冤而死。七年后,他强势归来,他终将把所有的耻辱都洗刷干净。展开

本书标签: 万千野火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随后一声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尖锐响起,就像是要刺破人的耳膜一般。

花臂男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腕的骨头被捏碎,强烈的疼痛感,让他额头瞬间就沁出豆大的汗珠子。

随后他感觉腹部被踹了一脚,身体直接倒飞出去七八米,砸落到了地面上,腹部肋骨都像是断了,花臂男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简直是太痛了,其余还没来得及靠近的小弟们,看到花臂男倒在地上,愣是没回神过来。

刚才发生的一幕,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他们还没来得及出手,花臂男已经倒在地上,惨不忍睹。

"大哥,你没事吧?"一个小弟很快上前去搀扶花臂男。

这时候这些小弟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瘦弱的废物,面色沉重,他看起来身形单薄,甚至面上还有着一抹苍白病态白,但是刚才的那一脚,真的人为的吗?

要知道花臂男身形高大,又胖又高,居然被眼前这个和花臂男身材不成比例男人,给踹的倒飞了七八米。

这一幕,这恰好被吴胜浩的手机给拍到,吴胜浩突然感觉自己的手像是颤抖了下,难不成这个废物真的是去当过兵?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力度这么大。

可是这家伙之前拿出的奖章根本就是糊弄人的。

其余的小弟面面相觑,准备对宁宗动手。

却发现宁宗淡定如山,宁宗开口说:"你们动手之前,想清楚了没有?狗虽然好当,但是惹了不该惹的人,狗也会变成死狗。"

宁宗这话,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威慑力,光是那眸子,就犹如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

这些小混混平时也是混一口饭吃,他们虽然人数上占据优势,但不知道此时为什么,心中生出了一股巨大的恐慌。

下一秒,这些小混混丢了钢管就跑了。

车上的吴胜浩看到这一幕,顿时就着急起来,跑下来车喊说:"你们跑什么?弄死这个废物啊。"

宁宗此时目光也落到了吴胜浩的身上,吴胜浩骂骂咧咧走到近前就说:"你们怂什么?赶紧给老子滚回来,否则的话,老子一个一个找你们算账。"

原本已经被吓破胆的小混混又被迫回来。

吴胜浩看着宁宗,戏谑的笑了声,看着宁宗,根本就没有将宁宗放在眼里,小时候跟着宁春不知道欺负了多少次宁宗,让他光着脚丫站在大雪天里,冻个半死。

想到这些,吴胜浩就笑着说:"宁宗,你还真的胆肥了,今天非要给你回忆回忆童年的记忆,让你跪地唱征服。"

"弟兄们,给我上。"吴胜浩下命令。

可是被喊回来的小弟,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的,心里都打鼓呢,知道眼前这号人不是好惹的。

吴胜浩见下命令不管用,就愤怒的说了句:"谁给我干他,我单独奖励一万。"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很快一个小弟拿着水果刀就朝着宁宗上去,可是还没到靠近,就被宁宗一脚踹上去,飞出好几米远,顿时生死不知。

原本蠢蠢欲动的其他人再次压下妄念,钱虽然不少,但是有命赚也得有命花才是。

吴胜浩见没人敢上前,而宁宗此时已经到了近前,吴胜浩盯着宁宗看着,说:"你想干什么?你难道敢打我?在这西海,我们吴家也不是好惹的。"

小混混们也知道,吴家在西海也是有一定势力的,虽然经济上比不上宁家,但是和一些地下势力却有着一点关系。

轻易一般人也不敢惹吴胜浩,听说在之前,有人不小心碰了下吴胜浩女人,结果一只手就被剁了。

小混混们,料想宁宗就算敢打他们,但是也不敢打吴胜浩。

可是很快一声"啪"的响声响起,宁宗一巴掌直接落在吴胜浩脸上,吴胜浩当即在原地转了三个圈倒在地上,面颊肿胀的老高,牙齿都脱落了好几颗。

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小混混们全部石化,这家伙胆子太大了吧,吴胜浩说打就打。

小混混面色苍白,就像是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术,站在原地根本不敢动弹。

吴胜浩淌了一口的鲜血,根本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身后的秦霜也被宁宗震慑住,宁宗走到吴胜浩面前,微微一笑,露出满口白牙,看起来人畜无害,实则让人不寒而栗。

"三天内,让你父亲带着你跪在我面前叩头认错,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宁宗说完,抬脚往前走去,秦霜迅速跟上去。

身后的混混,看着宁宗的背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将吴胜浩打个半死,居然还要吴胜浩的父亲带着吴胜浩前来道歉,这小子也未免太狂忘了吧?

狂到不能再狂的地步。

"我的车在那边。"秦霜看到宁宗站在马路边等公交,就开口说着。

这边是公墓,距离西海市区比较远,打车也比较难,公交车也不常来,基本上要一个小时一趟。

秦霜开着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停在路边,宁宗刚回到西海,也没有自己的车,这会看着公交没来,就没有扭捏上了秦霜的车。

秦霜踩着油门就往前开去。

车上秦霜说:"宁先生,其实我们秦家可以帮你出面解决眼前的小麻烦。"

宁宗看着秦霜的侧脸,问说:"哦,我有什么麻烦?"

秦霜知道宁宗当前面临的处境,在宁家,宁宗虽然让宁家丢了一些面子,但是宁宗其实也没有讨到多大的便宜,现在还被人宁家派人来报仇。

宁宗不管怎么说,都算是宁家的一份子,自然不好出面解决宁家。

但是秦霜可以,所以秦霜自作聪明就说:"如果宁先生不介意,我们秦家可以出面解决宁家。"虽然现在燕京秦家是遇到一些麻烦,但是并不妨碍秦家解决西海宁家这种小角色。

"我有说过要报复宁家吗?秦大小姐,我不得不警告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动宁家任何一个人。"宁宗面无表情的说着,可是听到秦霜耳里,让她面色骇然,四肢百骸都在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秦霜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错了,赶忙解释说:"宁先生,对不起,我不是……"

"好了,不用解释,我知道你的意思。"

"希望宁先生不要责怪我。"

"嗯。"

车子又往前开了一阵,秦霜一路上心情很忐忑,这次爷爷让她来西海,终极目的肯定是来求救的,而且一向自诩聪明的秦霜,自然也是得到了爷爷的重视,所以才会派来执行这个任务的,可是现在任务没有成功,还连续犯下了两个错误。

这让秦霜都忍不住骂自己是一头猪了。

这时候,秦霜忍不住说:"宁先生,有件事情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吧。"宁宗身上的气息已经恢复平和。

"宁先生,你目前是不知道宁家的境况吧,其实宁家现在只剩下表面风光,宁家的产业早就被人盯上,宁家在西海主要是靠地产发家,现在宁家的地产占比在西海不到百分之五,甚至这百分之五都马上要被人蚕食,宁家急需一笔现金流的投资,否则的话,撑不了这个月。"秦霜介绍起宁家的情况,其实言外之意就是,就算秦家不对宁家动手,西海其余的地产商对宁家也是虎视眈眈。

秦霜的话,让宁宗有些意外,七年前离开的时候,宁家在西海发展的还可以,虽然不算鼎盛家族,但总归还算有些风光的,可是现在却只是外强中干了吗?

秦霜看着宁宗沉默,继续说了句话,这句话,很快就让宁宗面色微变。

七年了,最后还是回来了。

西海对于宁宗来说是一座充满悲伤和屈辱的城市。

十六岁那年,母亲突然上吊而亡。母亲的死因或许二伯有关,有人看见二伯去了宁宗母亲的房间,第二天早上宁宗母亲被发现上吊自杀了。母亲的死跟二伯有没有只有二伯自己最清楚。

宁宗唯一清楚的就是,在母亲去世之后,他曾想要和二伯弄清母亲去世的原委,却被二伯绑在柱子上打断了三根藤条。那是让宁宗永远也忘不了的寒夜,自此那份屈辱,那份绝望,永远地记刻在了宁宗的记忆深处。

直到最后是宁家老太爷将宁宗秘密送走,宁家无人知晓宁宗下落为这件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七年之后,曾经那个无人庇护的羸弱少年,早已在外面扛起了一片天。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宁宗都在心中暗暗发誓定将当年母子俩遭受到的所有委屈,一一讨回来。

所以他特意选在宁老爷子金盆洗手的大好日子归来!从今天开始,他势必要从宁家人手里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西海南天酒店。

宁宗站在酒店门口,看着酒店前停车场停满的豪车,不屑一笑,光鲜亮丽的宁家,从今天开始好日子到头了!

当宁宗踏进酒店时,守在门口接待的老头忽然眼前一亮:"小少爷,是小少爷吗?"

这是宁家的管家刘福国,七年未见,刘福国也苍老了,不过容貌却没太大的变化,想当年在整个宁家,即便宁宗一直遭人唾弃,但是刘福国却一直真诚地叫着宁宗小少爷。

此时刘福国见到宁宗,有些激动,甚至是激动地失态。

可还没等宁宗跟刘福国打声招呼,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什么小少爷,宁家什么时候有个小少爷了。"

刘福国朝着来人兴奋的说着:"吴公子,是宁宗小少爷回来了。"

吴胜浩并未理睬刘福国,只见他斜着眼睛看着宁宗,眼前这个身型单薄,面容消瘦脸色稍显苍白的人,对他来说丝毫没有想要搭理的欲望,所以他直接没好气的说:"哪里来的叫花子,赶紧滚。"

宁宗却依旧淡定,深黑的眸子里,露出一抹云淡风轻:"我当是谁,原来是宁家的狗腿子啊!"

吴胜浩顿时面露不爽,他最讨厌的莫过于别人叫他狗腿子了,但今天是吴老爷子金盆洗手并对外宣布正式放权的大日子,整个西海有头有脸有名望的人都来了,闹出点不好铁定难以收场,吴胜浩只好将心中不爽给压了下去,缓缓道:"老爷子不想见你!宁宗,你也不好好想想,老爷子要是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也不会将你从家里驱逐出去,你回来不是自取其辱吗?"

吴胜浩说的没错,不过他今日前来,有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时候,里面又三三两两出来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五官俊郎,气质和颜值上都跟宁宗有三分相似。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宁家的弃子,胜浩,你和一个弃子废什么话,直接喊保安打出去就是。"说这话的人,是宁春。宁宗的堂哥,以前可没少欺负宁宗母子。

说完,众人很快哈哈大笑起来。

吴胜浩听了这话,凑到宁春跟前耳语一番。

宁春听后思忖片刻对着宁宗恶狠狠地说:"废物,今天是宁家人的大日子,来来很多你我都惹不起的人,我不会让你这颗老鼠屎毁了这个宴会的。你突然出现,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你最好给我夹着尾巴做人,你要是给我捅出点篓子,你就给我等着,回头我一定弄死你。"

宁宗压根就没把宁春的话放在眼里,双手插在裤兜里,朝着宴会厅走去。

到了宴会厅后宁宗目无一切地走到主桌,在主坐旁边坐了下去。

"起来,这是你坐的地方吗?"宁春很快就走了过来呵斥道。主桌的座位早就安排好了,坐在主桌的这些人哪个不是在西海市呼风唤雨的存在。就连他跟他爸都不能在这桌落座,就别说宁宗这个宁家的弃子,狗都不如的东西了。

更何况他现在坐的位置,刚好是预留给来自燕京秦家大小姐秦霜坐的位置。听说老爷子是有意撮合秦霜跟他的,只要高攀上了秦家,他宁春就可以在西海横着走了!

而此时的宁宗却不为所动:"我是老爷子的亲孙子,凭什么这个位置我不能坐?"

"宁宗,你这个废物也配坐这里,若不是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我非要把你打成残废扔海里喂鱼不可。"宁春阴狠着声音说着。

话音刚落宁老爷子走了出来,见眼前这一幕,满脸不爽快,他没想宁宗这个不开眼的废物,竟然回来了!

宁老爷子眼皮都没耷拉开,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宁宗,你刚回来,去隔壁桌找个位子吧。"

宁宗却不慌不忙地说:"爷爷,七年未见您,您还是那么年轻。孙子今天来是给您老祝寿的,至于我够不够格坐在这里,待会您会知道的。"

宁老爷子心里咯噔一下,众人只知道今天是他放权给子孙们的大日子,但今天同时也是他的生日,宁家子孙仿佛全都沉浸在了他卸权的喜悦之中,连他80岁生日都给无人记得了。想到这里老爷子便将要开口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时候秦霜也走到了这边,这个拥有白皙皮肤、精致五官以及高挑身材的女孩,穿着一袭淡粉色迪奥私人订制真丝长裙。长裙将她气质衬托得极其完美,要不是见过了太多的美女,宁宗可能也早就心猿意马了。

秦霜刚站定,她就瞬间成为了整个宴会的焦点。

不过宁老爷子却无暇顾及他人眼光,秦家大小姐势必要招待好的,宁老爷子不露声色的将秦霜迎到自己另一侧说:"贤侄女,你来宁爷爷这边坐。"

秦霜脸上并无不快,径自走到了宁老爷子另一侧坐了下去。

宁宗在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自己强占了秦霜的位子,很抱歉地小声跟秦霜说:"多谢美女成全。"

秦霜莞尔一笑,算是回应。

在秦霜落座之后,宁老爷子瞟了眼宁宗后淡然地问:"现在可以说你是怎么够格坐在我身边的了吧!"

宁宗轻轻抿了口茶:"这七年来,我孤身在外,并未在宁家立下什么功,按理来说是没脸来见爷爷的。但是孙子再怎么不成器依旧还是您亲孙子不是?在您80大寿这么重要的日子,自然得前来给您老磕头拜寿的。"

宁宗嘴上虽说要磕头拜寿,但身子并未动弹,众人并未见宁宗何时凭空多出了一个包。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锦盒,打开之后,立马亮出八枚奖章。

宁宗拿出第一枚当众说:"如果忠孝之间需要作出抉择,孙儿自然明白老爷子七年之前替孙儿作出的抉择,孙子也并没给您老丢脸,这一枚,是我,万军中取敌人首级拿到的特等功勋章。"

众人听到宁宗的话后才知道七年前这个弃子突然消失是去干了什么。

听着宁宗一枚一枚地介绍这些奖章,众人都不曾吱声。

直到宁宗介绍一枚特殊的五爪金龙勋章,那枚金龙勋章金光闪烁,一条神采奕奕的飞龙腾云驾雾而上,颇有直上青云的霸气,宁宗缓慢的介绍说:"这一枚,就是我被册封为龙王的勋章。"

也就这句话,顿时让原本有些懵圈的众人,彻底回过神来,顿时整个宴会厅都快要被哄笑声掀翻了屋顶。

刚才众人见宁宗说的头头是道,还以为这些勋章都是真的,直到听到宁宗被册封为了龙王的时候,众人都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宁宗你是管辖东海、还是西海,哦,我们这里就是西海,你该不会就是我们西海龙王吧。"

"这宁宗还真的是幼稚,要不是搞出什么龙王还真差点把大家给唬住了。"

"宁宗,你应该花了不少钱吧,全部加起来有一百块吗?"

宁老爷子完全没想到今天这样重要的一个日子,因为这个弃子,让他脸面丢尽。

然而在所有的人都在嘲笑宁宗的时候,唯独秦霜安静地坐在老爷子身侧。

只见秦霜她看着那枚龙王勋章浑身忍不住地战栗。

作为燕京世家的秦家,自然是听到过风声的,据说那枚最高勋章颁发出去了。是给了一个不过二十三的年轻人,作为边境的铁血将军,二十三岁,就以一己之力,震撼边境数年,这是何等的魄力。

当这个消息传出来后,燕京所有的权门贵族,都纷纷打听这人,想要和这位龙王结交。

可折腾了许久之后却发现他已经消失不见,具体去哪里了并无人知晓!

至此龙王的去向成谜。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却碰到了他,秦霜顿时觉得她秦家有救了。

秦霜再也按捺不住激动,忽然就站起来,朝着宁宗无比恭敬的叫了一声:"龙王。"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