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24

你若离去最相思 连载中

你若离去最相思

来源:掌文作者:晚来风急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多年后,虞城人仍把当年那场豪门秘闻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颇有手段的市井女子成功上位,成为天价豪门贵太。她嗜赌如命,曾欠下千万赌债。她风尘艳俗,乃是著名的交际花。可顾寒生还是宠她。直到,这个世纪恶女自掘坟墓,把顾先生心头的白月光害死了。自此,她在虞城消失得干干净净。人言:不...展开

本书标签: 晚来风急 现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担保人能够为她担保这一千五百万,那就说明这人钱权至少占一样,既然如此,她还需要靠"卖"挣钱还债?

顾寒生眉心的褶皱并不消减,淡漠道,"继续查,最好将这个人找到。"

季沉疑惑不解,"先生,您是想……"

男人没说话,季沉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劝诫,"顾先生,这女人身世简单,但人很复杂,我知道您有您的顾忌,但是也并不是非她不可,希望您还是再考虑一下。"

顾寒生脑中浮现出那张狂起来妩媚静起来清纯的脸,闭了闭眼,道:"她最合适。"

只跟钱有关,再合适不过。

季沉知道他说什么都没用,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知道了。"

说起来,无非就是因为虞山别墅那位。

可这人都躺了许久,有没有奇迹不知道,这半年病危通知单倒是下了不少。

一周后。

依旧是雨夜。

黑色幻影在雨夜里飞驰,并不因大雨而减缓速度。

顾寒生在打电话,语气冰冷无情,"撑不住你们都去陪葬!"

秘书坐在副驾驶上小心翼翼,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顾总最近的脾气,真是越来越难预测了。

只是虞山别墅那位,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呢。

顾寒生又接了一个电话。

已经行至别墅区山脚的幻影,一个利索的甩盘,车子又调头回去了。

女秘书眼神直愣愣地盯着前方,都说虞山别墅那位病危,着急忙慌地赶过来,怎的又倒回去了?

……

凉纾前脚刚把顾寒生给的卡送出去,还没见到两位好友的面儿,人就被季沉抓住了。

此刻,她用力拍着车窗,企图让季沉放她出去。

然而,撑着伞站在车旁的季沉纹丝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凉纾知道,他在等顾寒生。

按照约定,她要在虞山别墅待够十天,那位女子只要度过这十天关键的时期,她就能安然无恙地离开。

但她等不了,她翻墙出去的时候甚至把自己的脚崴了。

身上的衣服湿哒哒地黏在皮肤上,很难受。

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门锁解开的声音吓得凉纾浑身一抖。

她下意识降下车窗,远远地就看到细密雨幕里撑着伞朝她走来的男人。

他颀长的身形、晦暗不明的脸色以及周遭生人勿进的气息仿佛瞬间将她拉回七天前那个夜晚。

刚才还在想怎么想说辞应对顾寒生。

此刻的逃避就只剩下了本能。

可季沉的手比她快,车门被打开。

他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凉纾从车里拉出来,女人踉跄一下,脚腕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那些泪水全部都被倾盆的大雨掩盖了,她微低着头,左手扶着车门,右手快速地拨开自己脸上的湿发,对将将站定在自己一米开外的男人嫣然一笑,"顾先生,我可没有逃跑。"

说完,她环顾四周,笑容再度扩大,"您没必要派那么多人来抓我吧,我何德何能。"

男人的姿态过于睥睨众生,那眼神看得凉纾心里微微发怵。

盛夏六月,黑沉的天幕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伴随着电闪雷鸣,一场倾盆大雨席卷了整个虞城。

几近凌晨,坐落在半山腰的虞山别墅却是灯火通明。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急急忙忙推开厚重的房间门,朝走廊上的男人疾步走去,"对方实在是难缠,我们很难抽到血……"

季沉抬手,眼神犀利,"继续磨,磨到她肯放血为止……"

白大褂颇为难,"她说要见先生,否则就从阳台上跳下去,您知道,我们没时间耗了。"

与此同时。

别墅区外刺耳的刹车声刺破雨幕,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接过保镖手中的伞走进雨幕里,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映着他的面庞,竟是冷如一月寒霜。

门口,特助季沉接过他手中的雨伞,稍微低头,"先生--"

男人顾不及整理自己湿掉的衬衣,抬脚快速朝楼梯口走去,冷峭的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二楼拐角第一间房,人将将走到门口,有声音自虚掩的门内传出:

"再逼我信不信我真的跳下去?!我死了你们要救的那个人也别想活了。"

"凉小姐……"

女人冰冷的嗓音响起,"我要见顾寒生,我要跟他谈条件!"

"叩叩--"敲门声响起。

房门在一瞬间被人推开,房间里的所有目光都聚集到门口。

凉纾就是在这种混乱中第一次见到顾寒生。

彼时,她头发散乱,身上衣衫被雨水打湿不少,湿嗒嗒地黏在身上,绝美的脸在明亮的光线下有种病态般的白。

走廊上,男人一身黑色,身形颀长,单手插在裤袋里,漠然地看着她。

凉纾微微咬住下唇,和他对视着,那一双黑色的眸深的仿佛随时能将她吸进去。

他就那么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眼底却翻涌着大片浓墨色的阴鸷,雾重暮霭,连薄唇的勾起弧度都是阴冷的。

他迈着步子朝她走来时,她怕了。

葱白的十指紧紧扣着通往露台的门框,感受着那皮鞋接触地面的踢踏声,一下又一下,像是踩在了她心上。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唯有保镖守在门口。

顾寒生在距离她一米的位置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眸底有凉薄的轻讽蔓延开来。

语气却不紧不慢,像审判犯人一样念出她的名字,"凉纾,无身份无背景,一个生长在虞城最阴暗角落的人,身上有数不清的污点……"

男人顿住,眼里闪过讥诮,微微俯身,手指精准地捏住了她的下颚,慢慢用力,"凭你这样的市井女混子,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她最不喜欢被人拿捏了,就算这个人是站在虞城金字塔顶端的顾寒生。

她手指覆上他的,顾寒生低头瞥了眼,却没有立马甩开。

"我现在立马从这里跳下去,我死了你要救的那个人也死了。"

顾寒生甩开手指,冷嗤,"一命换三命,不亏。"

闻言。

女人瞪大眼睛,眼角那颗红色泪痣仿佛有了生命般栩栩如生,她没想到他对自己都能这么狠。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