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8

入戏 连载中

入戏

来源:掌文作者:六月语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对她说,你欠下的债,用一辈子还吧。于是,她被丢在了这个城市最肮脏的地方。就在她即将被毁了一切时,他又出现。除了我,谁也不能动她。他恨她。恨她害死了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恨她的不告而别。所以,他折磨她,羞辱她。但是那一天,她浑身是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对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展开

本书标签: 六月语 豪门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男人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你知道现在一个三线明星需要多少钱吗?你觉得,你的这次,能值多少?"

男人的样子好像在和陈糯讨论一桩再普通不过的生意一样。

陈糯的手掐的更紧了,"我还可以做其他的,只要……"

"抱歉,我对你没兴趣。"男人将她的话打断,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情。

但陈糯还是慢慢的弯腰,给他鞠了个躬,"谢谢。"

她转身就要走,男人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等一下。"

陈糯的脚步立即停下,转头。

男人从身上拿出香烟点上,"你就这么想要钱?"

陈糯立即点头。

男人笑了一声,"做什么都可以,是吧?"

他的笑容,让陈糯有些迟疑,但是想起墓园的事情,她只能点头。

他的笑容更加深了几分,"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的女人。"

话说着,男人将手上的香烟掐灭,"跟我走吧!"

听见男人的话,刚刚在他身边的女人顿时不乐意了,将他的手抓住,"苏先生,我呢?"

"你?先回家睡觉吧!"

男人的话说着,看了一眼陈糯,陈糯立即会意,跟上他的脚步。

……

车子在路上飞驰。

陈糯的手放在腿上,紧紧的握着,瘦小的肩膀,更是止不住的颤抖,好在有长发遮着,倒也不算明显。

男人的车子在另一处热闹的场地停了下来。

那是一个露天的游泳池,刺眼的灯光,一排坐的沙发,还有……一个巨大的玻璃水缸。

在看见那水缸时,陈糯的身体有些僵硬。

"苏乾和,苏少爷来了。"

里面的人笑着跟男人打招呼,在他们的身边,都有一个女伴,身上穿着比基尼。

"怎么玩?"

苏乾和直接坐在中间的沙发上,手搭在两边,立即有女人在他身边坐下。

"今天晚上玩的有点大。"其中一个男人笑着说道,"一百万。"

苏乾和轻轻的哼了一声,"一百万?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怎么,苏少爷想要加赌注?"

苏乾和看了陈糯一眼,开口,"一千万。"

在场的人静默了几秒,然后齐刷刷的,落在了陈糯的身上。

"你这是找了个潜水冠军啊?"

其他人顿时笑了。

也没有人多说什么,"行,一千万就一千万!难得今天苏少爷有兴致!"

苏乾和看向陈糯,勾了勾手指头。

陈糯慢慢的走了过去。

"会游泳吧?等一下要是赢了,随便你拿多少,要是输了……"

苏乾和的眼睛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你的第一次,肯定会很精彩!"

陈糯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而那个时候,他已经将她一推,"开始吧!"

陈糯被带到了跳台上,和她一起的,还有其他好几个女人,所有人都是跃跃欲试。

他们也不玩虚的,一千万的现金就放在对面的桌子上,高高叠起。

那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却也是陈糯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陈糯深吸口气,闭上眼睛。

"一,二,三,开始!"

陈糯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

那个记忆中喜欢穿白色衬衣的男生此时穿着一身黑色,撑着雨伞,朝她一步步的走来。

最后,他在她的面前站定。

"好久不见,陈糯。"

他的声音冷冽,看着她的眼神也是如此,那个时候,陈糯有个感觉,他的样子仿佛……从地狱爬出来的复仇者。

陈糯记得,那是一个盛夏天。

闻鹤瑶被人发现在一个废弃的车厂内,浑身赤裸,现场混浊的白色和鲜红的血液混在一起,惨不忍睹。

闻鹤瑶之所以会一个人到那地方,是因为收到了陈糯的邀约短信。

闻鹤瑶和陈糯是闺蜜,这是全校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而陈糯,还是闻鹤瑶哥哥闻鹤年的女朋友。

出事后,她父亲立即将这件事情压下,并且将陈糯送到了国外读书,这一走,就是三年的时间。

就在一个星期前,他父亲病危,她才不得不回来。

而今天,是她父亲的葬礼。

对上闻鹤年的眼睛,陈糯藏在袖子里的手却忍不住颤抖起来,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我还以为,你会躲一辈子。"

他先开了口,微微笑了起来,那笑意却不抵眼中半分,相反,那一双漂亮的丹凤眼,越发冷冽。

那原本看着她,满是温柔的眼睛。

"是你,对吗?"

陈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想让他发现其中的害怕和……难过。

从老管家那里陈糯得知,父亲的病情之所以会恶化的这样快,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而公司的连连亏损,是来自于另一个公司的打压。

那个公司叫H.Y。

鹤年,鹤瑶。

闻鹤年,闻鹤瑶。

他们兄妹从小相依为命,闻鹤瑶对他来说,如同生命一样重要,这是,陈糯很久之前就知道的事情。

那个时候,她甚至还问了他说,如果她和闻鹤瑶同时掉入水中,他会救谁。

这个千古难题在他身上并没有用,因为那个时候,他想也不想的回答,救闻鹤瑶。

陈糯也知道,他恨她。

就算她跟他解释是父亲强制将自己送到了国外,又将她的护照带走,让她如同坐牢一样的度过了三年时间,他也不会相信。

因为,他一直觉得,是她害死了闻鹤瑶。

闻鹤年没有回答她的话,眼睛只缓缓看向墓上陈父的照片,"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陈糯,这才刚刚开始。"

话说完,他转头看向她,"瑶瑶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接下来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那个时候你会想,为什么那个时候死了的人,不是你?"

陈糯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他没有跟她说恨,但是字里行间却都是,怨恨和诅咒。

不等陈糯回答,他转身。

在他抬脚要走之前,陈糯忍不住说道,"是我的错!为什么……为什么要报复到我父亲的身上?!你为什么不冲着我来!"

闻鹤年似乎笑了一下。

然后,他转头,"别着急,会轮到你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