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8

不老神婿 连载中

不老神婿

来源:掌文作者:最后一个魔王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为承诺,我忍辱负重上门为婿 受尽冷落白眼,丈母娘说我是没用的废材 小姨子说我是乡下的土包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金吉已经知道自己闯的祸败露,之所以特意请洪光来,就是希望借着他与妹妹唐婉婷之间的渊源求得帮助。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母亲田凤后,田凤不但没责骂他,反而也转忧为喜地夸奖说:

"你总算有长进了,不枉费我一直在全家面前袒护你,这次我们一定要抓住机会!"

原来,田凤一直都没忘把"废物"刘浪踢出唐家,再为唐婉婷物色个好丈夫,而眼前的洪光自然就成了最佳人选。

借这机会如果能撮合唐婉婷和洪光,这样不仅可以渡过目前的危机,还能保证自己下半辈子继续荣华富贵,简直一举两得。

所以和唐金吉商量一番回去重新坐下后,打好算盘地田凤就跟洪光东拉西扯话着家常,还不时制造机会让唐婉婷和洪光搭话。

可唐婉婷始终话不多,并刻意回避着洪光,田凤也没办法,便在晚饭后将洪光请到客厅,亲自求他能动用洪家的面子来施以援手。

听完田凤的话,洪光沉思片刻,忽然问唐婉婷:

"婉婷,听说你结婚了,是真的吗?"

面对洪光这有些突兀地询问,唐婉婷还没回答,田凤就抢着解释:

"洪公子,这件事儿其实另有隐情,婉婷和那人只是有夫妻之名而已,都怪我们家老爷子生前犯糊涂,我们婉婷怎么可能看上那种人呢,不信你瞧瞧就知道了!"

"那个谁,你过来!"

说着,田凤竟真大声招呼来刘浪,以证"清白"。

等刘浪被叫来后,洪光瞧过他的模样也不由得一怔,随后才主动上前伸手问候:

"你好,我叫洪光,跟婉婷是老同学,没请教……"

"刘浪,请多关照!"刘浪应道,并以无人察觉地方式观察着对方。

而他一眼就看穿,尽管洪光表面上彬彬有礼,却不过是在故作姿态,眼里其实藏着对自己极度地不屑和几分妒忌。

这让刘浪断定,面前这位洪公子其实是个道貌岸然地伪君子,只是现在还没显露本性。

刘浪也果然没看错,洪光连跟他握手时都忍着恶心,但同时倒也放宽了心,基本上相信唐夫人没哄骗自己,认为像刘浪这样的人确实根本配不上唐婉婷。

因此,洪光又偷瞧了一眼唐婉婷,心中渴望和迷恋的火焰也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在这种心情地作用下,洪光随即就应承道:

"伯母、婉婷,你们放心,凭我们家和赵氏集团的关系,这件事儿包在我身上,我一定鼎力相助,谁让婉婷是我最在意的朋友呢!"

洪光说着,也毫不掩饰地向唐婉婷投去了炽热地眼神,唐婉婷只好将头低下。

田凤听了则立乐马不可支,欣喜之余当着刘浪就对唐婉婷说:

"都怪我给你惯坏了,当初要不是你任性,洪公子早就成我的女婿了,一切怎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唐婉婷也承认,在过往自己众多的追求者里,洪光确实是佼佼者。

只不过,当初上学时,唐婉婷就听说洪光和不少女孩儿的关系不清不楚,甚至传闻学校里还有女生为他流产,这使得唐婉婷当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渣男。

可田凤不会在乎这些,亲热地拉着洪光,俨然已经把他当成了一家人,并有意把刘浪冷落在一旁,反倒显得像个外人。

洪光当然也很受用这种对待,一个劲儿表示让田凤放心,直到很晚才恋恋不舍地告辞离开。

但刚一走出唐府大门,他就不禁自言自语:

"妈的,这事儿还挺麻烦,也不知道我们家老爷子能不能帮上忙,真是头疼……"

殊不知,他这番低声抱怨被身后暗处里的刘浪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从他答应帮忙那刻起,刘浪就知道他其实根本没有把握,只是为博得唐婉婷的好感在逞能罢了。

看来这件事儿只能我出手了,南山啊,你还真是留了个烂摊子给我,下辈子再碰见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目送洪光上车离开,刘浪心想。

随后,他走到一个僻静角落,掏出一部算是古董的Nokia1110手机。

"小宝子!"

电话拨通,刘浪淡淡地唤了声。

"祖师爷,您有什么吩咐!"

电话另一头,一个身材魁梧、面容凶悍地男人听见他的声音一下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

这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地男人叫金三宝,其领导的金龙社是整个北部地区最大的组织。

贵为不可一世的地下皇帝,金三宝心里很清楚,在这世上敢这么称呼他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刘浪。

而即便在他们金龙社内部,也只有历届领导人才知晓刘浪这个神一般地男人的存在。

这个强盛了几百年的组织最初正是刘浪交予到金三宝的先祖手上的,忠于刘浪更是他们历代都奉行地秘密信条。

金三宝听爷爷和父亲都讲过,祖上曾有人妄图背叛刘浪兴风作浪,结果在一夜之间,这个当时全国首屈一指的组织就险些覆灭,最后还是他的太爷爷大义灭亲并重新发誓效忠,才化解一场灭族大劫。

金三宝正有些惊讶神龙见首不见尾地刘浪突然联络自己时,就听刘浪直截了当地问:

"金山市赵氏集团,你听说过吧?"

金三宝稍微想了想马上恭敬地回答说:

"好像是有这么个赵氏集团,应该还是我小舅子包的二奶家的亲戚……"

"我不管你们之间什么关系,只问你能对付得了吗?"刘浪沉声问。

"当然没问题,只要祖师爷您一句话,灭了他们都不费吹灰之力!"金三宝立即回答。

刘浪知道金三宝是不敢对自己夸口的,就继续说:

"倒没那么严重,只是赵氏集团的公子爷赵天龙最近设局坑害我一位故交的后人,把他们一家逼上绝路不说,还妄图对那家的小女儿不轨,而那家的小女儿恰好是我现在的妻子。"

刘浪说这话时倒很平静,可金三宝虽然不完全清楚怎么回事,听后却激动地大声说:

"我艹他妈,这个姓赵的小崽子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打祖师奶奶的主意,我这就派人去把他给阉了!"

"听我说完!"刘浪拦道"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了,但要切记不能透露出跟我有任何一点儿关系,只要私底下解决即可,别做多余的事儿!"

"祖师爷,您放心,我一定牢记!"

金三宝知道刘浪深不可测,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不敢怠慢地应道。

"三天时间够吗?"刘浪又问。

"用不着那么久,明晚十二点前,如果事儿还没办成,小宝子我提头去见祖师爷!"金三宝挺直腰杆承诺道。

"那我就先谢谢了。"

虽然几乎很少托金三宝办事,但刘浪清楚,金三宝做事雷厉风行十分可靠,基本上是不会有任何差错的,所以满意点了点头。

"祖师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可承受不起啊!"金三宝赶忙诚惶诚恐道。

等一放下电话,金三宝下意识擦了下额头的冷汗,庆幸刘浪提前把这事儿知会给了自己,否则后果很可能将不堪设想。

虽然这件事儿对金三宝来说只要让手下人打个电话就能基本摆平,但考虑到事关刘浪,他还是不敢大意,想了想就又拿起电话叫来了自己的小舅子兼心腹,徐天。

在先劈头盖脸骂了徐天一通后,金三宝就遵照刘浪的吩咐把事情交代下去,要徐天立刻亲自前往金山市解决此事。

"赵家敢有任何不从,当即格杀勿论。"

最后,金三宝面容阴沉地强调道,那神情让跟随他多年的徐天都感到了一阵寒意。

"老爷子是不是疯了,居然招个山里的土包子当我们唐家的女婿,来娶他最疼爱的小孙女!"

随着一名贵妇的惊呼,唐府上下都把目光落到一家之主唐南山身上。

今天是唐南山的百岁寿宴,全家人齐聚一堂,结果却得到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唐南山则面无表情地拄着拐杖上了楼,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大家子人,小孙女唐婉婷更是呆若木鸡。

"师祖!"

一进房间,白发苍苍地唐南山忽然跪倒在地。

"弟子自知唐家气数已尽,在我死后必有劫难,只能冒昧求师祖以入赘来我们唐家,好保住我最后的血脉,大恩大德来世再报!"

作为金山市名门望族唐家的族长,唐南山不仅曾富可敌国,更有半仙之体,但此时卑微地在向面前一个男青年感激涕零。

而那男青年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乍看好像平平无奇,却是目光如炬,而且甚至比唐南山更沉稳,始终只是默默听着不发一言。

"只怪弟子阳寿将尽,无法像您一样长生不死,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

唐南山继续说着,难掩遗憾和不甘。

直到这时,那男青年才终于用教诲地口吻说:

"南山,你年幼时我就曾对你讲过,清心寡欲才能修成正果!"

"你爷爷的师傅活了两百岁,你爷爷活了一百三十岁,而你百岁便是大限,你们阳寿越来越短,可在世时拥有的权势和财富却越来越多,难道你还不懂这是这为什么吗?得之越多,失之越多!"

听到这番话,唐南山也垂下了头,接受了天命的安排。

这个被唐南山唤为师祖的男青年叫刘浪,其实已经在世上活了三千多年,是这俗世间如同神一般存在地男人。

尽管经历过与身边人无数的生离死别,但面对即将离世地唐南山,刘浪最后还是宽慰道:

"念在你与你祖辈都曾拜在我门下,虽然你其他后人是福是祸都是命数,但我也会保你小孙女万无一失,顺便也刚好寻找我一直在找的人……"

"有缘,我们来世再见。"

说完,刘浪翩然消失在唐南山的视线。

当夜,一代传奇人物唐南山在睡梦中安详离世,享年一百岁……

就在唐南山的葬礼过后,律师当众宣读遗嘱:

"根据唐老爷子的遗愿,只有唐婉婷履行与刘浪的婚姻,唐家子孙才能继承遗产,否则所有财产将尽数捐给慈善机构,分文不留!"

"什么?"

唐家众人错愕不已。

养尊处优地唐家人当然不愿意变为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所以在回过神后几乎全都迫切希望唐婉婷赶快完婚。

"婉婷啊,为了这里所有唐家人,嫁吧!"

"婉婷啊,你也不想遗产尽失,让你全家都睡马路吧?"

"婉婷啊,这刘浪既然是老爷子看中的,肯定不会错,你答应了吧!"

"你们...你们自己怎么不嫁?偏偏要我女儿嫁!"

唐婉婷本人虽不想嫁给一个没见过的人,可为爷爷的遗愿考虑也只能委屈自己接受现实。

倒是唐婉婷的母亲田凤心里别提多恨了,原本她以为,这刘浪虽然是山里来的,但好歹是唐南山亲自挑选的,就算不是隐形富豪的儿子,家里起码也得有金矿、银矿。

可她通过私下调查发现,对方竟就是个在山里种田的穷鬼,这对她无疑是天大的打击,要不是为了唐婉婷能继承家族产业,她真恨不得拒绝这门亲事。

更让田凤羞愤的是,关于刘浪身份的消息也已经在唐家流传开,由于怪这田凤平日在唐家过于盛气凌人,所以不少人都乐于看她出糗。

"咯咯咯,我说婶婶,这可是唐老爷子临终遗嘱,你敢忤逆他老人家的意思?"大伯的女儿唐娜娜就嘻嘻笑道。

"就是啊,阿凤,这可是个天赐良机,借助这位乘龙快婿的威风,你和你们家唐龙就能一飞冲天了,哈哈。"唐婉婷的大伯母王妮也讥讽道。

"唐风,你们家要是忤逆老爷子的意思,不答应这桩婚事,害唐家遗产流失,那你们就都是唐家的罪人,非众叛亲离不可!"

一时间,所有唐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也都对唐风、唐婉婷、田凤一家施压。

最后,生性软弱又久病缠身地唐风被逼得实在没办法,只能咬咬牙同意了这门婚事,心里更是痛惜苦了女儿。

然而,他们哪知道,刘浪实际上拥有的财富和权势即便是唐家人都无法想象,他们所调查出来的那也不过是唐南山生前为刘浪伪装出来的身份。

"快看,咱家的新姑爷来了!~"

随着有人阴阳怪气地喊了声,刘浪也终于出现在唐家上下眼前。

就见他穿着一身粗布衣背着个旧包袱,像是旧社会逃荒的难民,跟富丽堂皇地唐府显得格格不入。

"瞧那模样,果然是个地道的乡巴佬!"

"简直像个叫花子,实在丢我们唐家的脸!"

"唉,本来我还羡慕婉婷来着,现在一看,还是我那位顺眼多了,虽然没多大出息,但也不至于是个穷鬼吧!"

周围的唐家人里窃窃私语,有人还嫌弃地捂了捂鼻子,像这种人他们平时恐怕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

但刘浪并没理会异样地目光和非议,只是朝唐婉婷看了一眼,心想:

"呵,南山小徒孙的孙女,倒算是绝色,也不辱没我这绝世天资!"

刘浪活了几千年,什么绝世美女没见过?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优雅迷人的唐婉婷确实称得上倾国倾城。

而唐婉婷在看完刘浪的模样却脸色惨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只觉得又羞愤又悲戚。

与此同时,唐婉婷的大伯唐龙和伯母王妮一起不怀好意地向身边使了个眼色,随即堂姐唐娜娜就走了过去。

"堂妹,恭喜你,嫁了个如意郎君!"打扮妖艳穿着暴露地唐娜娜一脸幸灾乐祸地说。

"老爷子果然最疼你,什么都为你着想,这么好的丈夫都留给你了,瞧那模样儿多原生态,我们简直要羡慕死了,哈哈哈!"

她这么一说,旁边有人也跟着笑起来,向来嫉妒唐婉婷一家的伯母王妮也和周围其他人小声嚼着舌头,故意要让他们不来台,把田凤在一边羞臊得直翻白眼。

但这时,之前一直被无视地刘浪也忽然走近,唐婉婷马上瞪了他一眼,觉得自己和母亲被嘲笑都是因为他,可他还在这时候不识趣地凑热闹。

但没等唐婉婷要赶刘浪,唐娜娜已经嫌恶地看了看刘浪讽刺说:

"妹夫,你跟我们家婉婷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来,我敬你一杯,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一定要生个像你一样的小宝贝,将来跟你一块去山里种地,哈哈!"

说着,唐娜娜又忍不住大笑起来,另外几个唐家子弟更是跟着笑得捂起肚子。

然而,刘浪好像听不出其中的恶意似地,始终一副木讷地神情,竟然还举杯:

"如此,那就多谢堂姐了!我先饮这一杯,堂姐,您随意!"

不过,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一只手在唐娜娜的酒杯前轻轻挥了一下。

"看我这妹夫多实在,今后咱们唐府后院的花园、菜地就都交给他吧,他绝对是把好手,你们说呢……"唐娜娜喝了口酒,继续变本加厉地冷嘲热讽着。

可话没说完,唐娜娜就觉得舌头发硬,随即上面突然冒出一个大脓包,不但疼得厉害,而且一开口就散发出臭气,隔着好几米都能闻见。

"哎呀,娜娜你早上没刷牙啊,这么水灵的姑娘家,咋这么不知道卫生呢?"周围不少亲朋好友闻到这味道立马往外层散去。

"妈,爸,我、我疼,我疼!!我好难受!!"唐娜娜痛苦地呜咽着,鼻涕眼泪也都跟着流了下来,最后甚至直接瘫坐在地,开始大小便失禁起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