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8

最强赘婿 连载中

最强赘婿

来源:掌文作者:高手之手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落难兵王唐枫回到都市,机缘巧合之下和美女总裁签订契约,成为豪门赘婿。 被绝美总裁老婆嫌弃,是美艳丈母娘的眼中钉,更是俏丽小姨视作窝囊废的姐夫! 为了查清背叛自己的人到底是谁,更为了捍卫男人的尊严,一身恐怖实力失而复得的唐枫决定强势反击! 且看超级兵王唐枫如何横行于美女如云的豪门...展开

本书标签: 高手之手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绝学镇奇毒

见马建军愤怒到了极点,随时可能动手,无奈之下,陆远只好提前起针。

马建军迫不及待的抱起小男孩,咬牙切齿的留下一句:"等我治好儿子,回来再跟你们算账,包括医院也难辞其咎!"

赵医生被打了,虽然颇有怨言,但若让马建军走了,卫生局和院长追究起来,他也没好果子吃,强忍疼痛爬起身,阻止道:

"马科长,病人还没有脱离危险期,不能出院!这件事,全是实习医生陆远的过错,您要觉得不解气,怎么处置他都行。"

陆远暗自冷笑,好你个赵为昌,事到如今了还想着推卸责任,我决不能善罢甘休。

马建军已经完全不信赵医生,根本没有理会,径直走出病房。

赵医生气急败坏,转头怒骂道:"陆远,你已经被开除了,马上滚蛋,并且承担全部责任!"

病人离开,陆远不再顾忌耽误治疗,压制的火气蹭的蹿了起来,反驳道:"皮试化验单上写的清清楚楚,你眼瞎开错药,还嫁祸到我头上,真是卑鄙无耻!"

赵医生被说到痛处,脸色铁青的吼道:"不管你怎么狡辩,都被开除了,赶紧滚,医院不欢迎你!"

陆远满腔的怒火,不愿跟赵医生这种无耻之徒浪费口水,两人也吵不出什么结果,转身离开。

他打算去找院长江若水主持公道,证明自己的清白,却听说江若水去市中心医院,谈医学交流的事了,于是打车前往。

人民医院是山海市最好的医院,规模远不是普惠医院可比的,马建军不再信任普通医院,带着儿子转到了这家医院。

等马建军火急火燎的赶到人民医院,儿子的病情更加严重,呼吸不畅,还呕吐不止,直奔急诊室。

院方听说患者是卫生局马科长的儿子,特意派出了最权威的急诊科专家沈长青,负责治疗。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检查,沈长青诊断为,中毒引起淋巴细胞失常,导致过敏反应。

只是这种毒素他从未见过,没有办法用药,解毒血清短时间内也不能配制出来。

最糟糕的是,小男孩已经出现休克反应,生命体征只能靠机器输氧维持,最多维持三四个小时。

听闻儿子生命垂危,马建军顿时傻在了原地,嘴里无意识的叨念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儿子怎么会中毒?"

说到中毒,他忽然想起在普惠医院,陆远所说的那番话,紧接着便如同魔怔一般。

"他既然能看出我儿子中毒,一定知道是什么毒,肯定能解,我儿子还有救!"

马建军慌忙掏出手机,打电话求助。幸亏他负责监管的区域包括惠普医院,有江若水的联系方式,通过江若水,索要到了陆远的手机号码。

此时,陆远在人民医院的大厅等待江若水,接到马建军的电话,立刻跑向急诊室。

马建军正心急如焚的等候,没想到陆远两三分钟就赶到了,又惊又喜的哀求,态度判若两人。"陆医生,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陆远知道情况的紧急,打断道:"现在救人要紧,先说说你儿子的具体情况!"

沈长青见陆远这么年轻,并不相信,但是由于情况紧急,时间无多,只能让他试试,当即把情况简要的讲述一遍。

听完,陆远长出一口气道:"情况不算太糟糕,还能救得回来。"

听陆远说能救,马建军如同抓住救民稻草般,再次哀求道:"陆医生,只要能治好我儿子,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哪怕用我这条命换都可以。"

"放心吧,我有信心治好。"陆远表现的胸有成竹,也给马建军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虽然不了解马建军的人品,但从马建军的这番表现来看,绝对是爱子心切,之前对他的无礼举动,也情有可原。

陆远走进急诊室,只留下一个护士帮忙,其余人全退了出去。

他用望气术仔细的观察小男孩一番,拿起银针,施展夺命七针的诀窍,又稳又快的在小男孩身上刺下两针,指尖轻捻着针头。

见到这一幕,透过急诊室玻璃观看的沈长青,瞬间失望透顶,他对中医很了解,非常清楚没什么针灸只扎两根针。

"只扎两根针,这不是开玩笑吗?一定是骗子!"

"完了,完了……"

马建军此时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了陆远身上,听围观的医护人员说陆远的话坏,这不是在咒自己的儿子吗?

他忍不住大吼一声:"统统闭嘴!你们治不了,别打扰陆医生治疗!"

那些医护人员吓了一跳,赶忙闭上嘴巴,心里却充满了不屑。一个外来医生,跑到他们医院治病,真是逞能,看你治不好,还有什么脸面!

陆远的针法看似简单,实则大有学问,夺命七针讲究以气御针,这里的气指的是先天真气。

他获得神医传承时,得到了一缕先天真气。但是第一次施展并不熟练,幸亏有传承的那位神医前辈的经验。

陆远突然将两根银针拔起,细看则会发现,针身有规律颤动着,频率非常快,而后又扎向其它穴位。

"这是……传说中的以气御针,马科长,你儿子有救了!"

沈长青目不转睛的看着,生怕陆远学艺不精,加重小男孩的病情。当他看到颤动的银针,顿时发出惊呼之声。

"什么是以气御针,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你都不知道,以气御针是针灸的最高境界,全国都找不出几个会使用的!"

"没想到他年纪轻轻,竟然掌握了传说中的以气御针,简直不可思议。"

马建军没听过以气御针,但他听明白了陆远使用的针法非常高深,治好儿子的希望瞬间暴涨,激动地满脸通红。

这时,江若水开完会,听说陆远在人民医院治病,也赶到急诊室查看。

陆远在惠普医院实习快三个月了,之前两个月的考核都没通过,估计医术也好不到哪去。

江若水生怕陆远捅什么娄子,毕竟她已经是陆远名义上的未婚妻,这种事不能不管。

她正好听见医护人员议论以气御针,没想到陆远还会这种传说中的针法,居然深藏不露,心里的担忧也减少了几分。

然而,情况并不是那么乐观,陆远刚得到先天真气,量还不足,只能用出夺命七针中的两针,想治好小男孩还是很有难度的。

渐渐地,陆远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但他顾不得擦拭,手上依然不停,将银针扎向不同的穴位,咬牙坚持着……

恒江国际,江海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

几名身材妙曼,身穿潮牌的富家大小姐刚聚餐完出来,几人都是十八九岁年纪,皮肤白皙,明眸翘鼻,尤其是那超短裙下的修长白皙美腿,看的路人纷纷侧目。

突然,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富家大小姐,飞腾集团长公主王凤娟问道:"小羽,那是来接你的姐夫唐枫吗?"

聚会前她们都说好会喝几杯,所以聚会后安排自家人来接,其她人不是宾利就是劳斯莱斯。

唯独唐枫骑了辆摩托就来了。

如果是哈雷以上级别的还好,偏偏是那种价值超不过五百的旧女士摩托。

被称为小羽的少女身材窈窕,长得俏丽甜净,是她们中最漂亮的一个。

闻言后带着些许醉意顺口回应:"怎么可能,我秦若羽的姐夫可是燕京富二代,出行都有专门司机,也就是卖我面子,才会亲自来接我,岂会骑一辆垃圾摩托?"

说话时她都没看过去。

可等她真看见时,差点要崩溃,不远处那位身穿黑色西装,脸颊轮廓分明,略带沧桑的脸上还有一丝冷峻的男子,不是自己的姐夫还能是谁?

"怎么会是他来接我?"

秦若羽真希望这是一个梦。

还有一个月就临近高考,今天恰逢她生日,姐妹们特意为她办了个毕业前的小聚会。

从小到大,她都是天之娇女,在学校一直校花,在这种场合,也因为是大秦集团董事长的千金,永远处于受人羡慕的地位。

像今天这种丢脸之事从未发生过。

"就是你姐夫啊,跟照片里一模一样!"王凤娟虽没见过真实的唐枫,但记忆很深刻,因为正好是她喜欢那种款式。

之前还特别羡慕秦若羽的姐姐嫁了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呢。

只是今日一见,与平时秦若羽说的不一样。

"过去问问就知道咯!"另一个大小姐道。

她们起步过去时,秦若羽双脚犹如被地面粘住了一般,挪动一步都无比艰难。

很快,王凤娟她们打了招呼又问了不少,谁知唐枫都闭口不说话。

忽然一人猜疑道:"该不会是哑巴吧?"

她就是随便说说,岂料秦若羽的脸色变得极其难堪,她知道瞒不住,于是豁出去的道:"对,他是我姐夫,并不是什么燕京富二代,只是一个整日窝在家中,连工作都没有的废物哑巴!"

"这……!"

众人愕然。

其实对她们来说,也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谎言,不是就不是,并不会影响她们之间的友谊。

但对秦若羽本人来说,却承受不了。

她觉得没有一点脸面待在这,突然冲跑走掉,叫了一辆的士独自回去。

"我,我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姐夫啊!"

车上,秦若羽委屈的哭了。

唐枫没想会这样,与其余人不熟,没什么好逗留,也默默的骑着摩托车离开。

背负哑巴,废人之名有五年了,唐枫早已习惯。

他是一个孤儿,自小被一个神秘老头收养,六岁开始习武,十二岁被破格召入飞龙特种兵团,代号青龙。

十六岁时唐枫凭借辉煌战绩,问鼎世界第一兵王,被国际上列为华国最可怕之人。

"青龙既出,谁与争锋?"也一度成为兵界无人可以反驳的口号。

可也是那一年。

青龙消失了。

半年后,青龙出现在江海市,但已经不是之前的青龙,只是一个毫无战斗力,且无法说话的哑巴唐枫。

每日过着颠簸流浪的生活。

要不是秦家收留,唐枫现在都没有一个正常人的模样。

更没有人会把他和青龙连系在一块。

回到家中。

李美欣像一尊大佛,气势凛然的在门口等着他。

"说了不要你去接,更不要出门,你就不听,若羽这么大了,她自己可以打车回来,再说,你配去接她吗?"

作为唐枫的丈母娘,从踏入这个家开始,就从未给过他好脸色。

"你祸害了我的大女儿,还要毁掉我二女儿吗,你不要脸,秦家要脸啊,就算家里的车刚好都在用,你也可以去外面租一辆,又不是不会开,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要让我们秦家都被人嘲笑。"

李美欣越说越来气,顺手拿起旁边的扫把,似乎真要将唐枫扫地出门。

奈何她做不了主,也因为这事和大女儿秦若云闹得几次不开心,最近好不容易恢复了不少,真不想再折腾了。

唐枫看了她一眼,底下了头,没有任何回应,默默的回自己房间。

李美欣更是火冒三丈,刚想说什么却咽了回去,烦闷道:"我真是气傻了,跟一个哑巴有啥好说的?"

唐枫回到房间,立即躺上了床,然后看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好一会,他才尝试着握紧拳头,明明感觉发出了力道,可来到手上时却化为虚有,真使出来的劲真比一个小孩大不了多少。

"老头,真是今天吗?"

唐枫记忆回到五年前。

一场前所未有的暗杀,在唐枫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发生,十个黑衣强者,二十个手持高科技武器的战士,数百个狙击手,竟然会出现在他执行任务的周边。

他的踪迹可是最高机密。

知晓的绝不会超过三个人。

可除了他,另外两个人绝不会背叛。

又或许只是他一厢情愿。

然唐枫已没有机会弄清楚,他拼尽全力才冲出围剿,回到他最信任的老头那。

到了的时候,他几乎半步踏入鬼门关。

"孩子,你知我非凡人,有些事可为,有些事不可为,若是救你,违背天机,我也将堕入万劫不复!"

"这样吧,你与我今日断绝任何关系,我也将离开这儿,再不回来,但我会留一丹药在此,就当你是从我这偷的,此丹药仅能救你一命,其余的,你就别多想咯,唉,其实有时候死比活着好!"

"罢了,再告诉你一件事,五年后,五月初九的下午三点,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灵气复苏时刻,仅有一个时辰,有缘人自由机遇,错过将再等百年,结果会如何全看你的造化,但无论如何,哪怕我们还能再见,你也决不能与我相认!"

老头说完,丢了一颗丹药在唐枫手边上,就真消失了。

唐枫拿着丹药,想也没想就吃了。

其实老头话说的很清楚,他最好结果是死,否则会生不如死,但唐枫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还想弄明白究竟谁背叛了他。

此仇未报,他决不能咽气。

而之后的事实证明老头确实没骗人,他这五年过得非人的生活。

被人辱骂哑巴只是表面,他每个月还要经历三次生不如死的刺骨之痛,一次虽只有两个时辰,却一分一秒都堪比度年。

右半身更是因伤经常会失去知觉。

也是熬到了今天,唐枫总算有了机会,心情比之前好些,才会想为秦家办点事,去接小姨子。

谁知人家不领情。

转眼时间过去,已经快接近三点,唐枫盘坐在地上做好准备,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其实,他并不了解灵气复苏是什么,也不知道那一刻会发生什么,唯有把老头所教的全部准备到位。

然而三点到了。

唐枫什么都没感觉到,一切和平时一模一样。

难道只是一个谎言,好让他有点期盼,不至于那么快放弃?

或者,唐枫根本没有这个机缘?

"啊!"

唐枫绝望的呐喊起来。

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好在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否则秦家的人还以为他在发疯。

而秦家此时却特别欢乐,与唐枫情况完全相反。

除了秦若云有事没有回来,其余人正精心接待一位贵客。

李美欣亲自下厨,连唐枫的岳父秦法都特意回来,而若羽更是与其坐在一块,聊得非常起劲。

犹如他才是秦家的姑爷,至于之前的不爽也忘得一干二净。

"文成啊,你回来也不早通知,也不至于现在也没准备好饭菜,当叔叔的心里过意不去啊!"

秦法文成父亲是哥们,等于看着文成长大的,当他和亲儿子一般。

"秦叔,您这样就见外咯!"文成彬彬有礼的道,见李美欣刚好端来一盘菜,立即又说:"能吃上李姨亲手做的菜,就算等一天也值得!"

"呵呵,你就是会讨阿姨欢心!"

李美欣可开心了,暗想自己的女婿要是有文成一半好就不错咯。

"唉,那废物恐怕连文成万分之一都不如,也不知道若云当初怎么想的,非要让这家伙入赘!"

没对比就没伤害,李美欣真是越看文成越顺眼,尤其还从秦法那听说,文成的父亲文傲雄,现在已经是江北那一带掌握经济命脉的大佬,三个大码头,两条铁路主线运输,若没有文傲雄点头,谁都别想出货。

"文成,这一次回江海市,有什么打算吗?"李美欣试探的问了声。

文成谦虚的回答说:"父亲让我先锻炼下,人都得从基层做起,所以暂时任命我为丰想集团首席执行官。"

"这!"

秦法与妻子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哪里是基层啊?

丰想集团虽然刚起步,距离大秦集团还很远,可问题是人家不当这一回事啊。

秦法觉得自己这个兄弟越来越不得了咯。

见他们震惊的神色,文成心里特别满意,他来的目的本就是如此,想让秦法和阿姨对他另眼相看,从而争取和秦若云还能有机会。

他与秦若云青梅竹马,一直以为她会是自己未来的新娘,如果父亲不去江北,他们可能就成亲了。

其实之前还是有机会,但文成希望立业之后再风风光光的迎娶秦若云,谁知有机会大展宏图时她已经结婚了。

文成调查过唐枫,没有任何的背景,还是一个哑巴,所以文成怀疑若云是赌气才这么做的。

而且他还从若云的姐妹中听说若云结婚后,很少回家,更能确定他的猜想。

所以,他还是有机会。

"秦叔,您也了不起啊,江南这一带几乎是您的天下了吧,父亲让我来这,也是希望我们两家多合作,今后南北合并,整个江海就是我们一家的了!"文成透露说。

"哈哈,我正有此意!"

秦法行商多年,眼光相当长远,目前局势,强强联合无疑是最佳选择。

"唉,可惜若云嫁早了,否则成为亲家岂不是更好!"文成装作随口说了一句,转而又立即问道:"印象中秦叔的眼光一直非常准,我想若云的丈夫一定也是人中之龙,不知他现在在哪高就呢?"

先摆出自己优势,在当面拆唐枫的台,这一招真心毒辣。

"呃……!"

秦法和妻子果然哑口无言。

唐枫整日在家闲着,全靠若云的收入养着,能有高就?别出去丢脸就行咯,他俩真不知道咋说好。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