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8

都市第一战神 连载中

都市第一战神

来源:掌文作者:甘于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十年血雨,征战四方,搅动风云,九天化龙!一代战神萧淡尘,回归都市!天下权势,尽握他手! 昔日欺他辱他之人,皆要死!展开

本书标签: 甘于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快看快看,那是姜家的少爷姜文楚!"

"那不是孙家的二爷孙哮吗?"

"唐家的小姐唐传兰。"

"还有白家的公子白占宇!"

……

小小风雅酒店门口,来的,竟然都是江东的名流,单是方才进来这几位,便是江东五大家族之四。

江东共唐、孙、姜、白、周五大家。

原本,五大家之列,不存周家,而是陈家。

可惜,伴随着当年陈家家业被周家所吞,陈家家道中落,周家顺势崛起。

此后,陈家被移出五大家之列,被周家取而代之。

且现如今的江东五大家,以周家为首,今日周辰帮陈银夏摆生日宴,四家纷纷来人,就是给他面子。

足以见得,现如今的周家有多么强势。

但可惜,于萧淡尘来说,周家再强,也不是他一合之将!

此刻面对来人,萧淡尘连看,都不屑一看,因为他眼中,今日来此的五家人,都已经是死人了!

……

四大家人到后,压轴的便是周辰周少了。

门口,开来一辆劳斯莱斯,万众瞩目的情况下,那位一身西装,面容整洁,脸上漓着淡淡微笑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

"周少来了!"有人惊呼。

众人纷纷注目。

同时,一声声问好的声音,在现场响了起来:

"周少好。"

"周少,好久不见。"

"周少又帅了。"

……

一声声阿谀奉承,令得周辰脸上的笑容更甚,他本人,亦是笑着迎合着诸位。

萧淡尘的目光,在这一刻,终是转移到了周辰那张脸上。

当下,一双拳头,便忍不住握的嘎吱作响。

"周辰!"

十年了,十年未见!

十年前,便是因为周辰,他萧淡尘才会被陈银夏误会,才会被逼入伍。

才会造成这十年,见不到陈银夏,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

才会令得陈银夏,令得陈家,落得今日这般地步!

都是他,周辰!

萧淡尘没有掩饰自己的目光,只是可惜,人太多了,故而周辰并没有注意到边缘那桌的萧淡尘。

萧淡尘,也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好戏,还在后头。

他萧淡尘十年后归来,十年后的首次见面,怎么说,也不能普普通通!

要闹,就要闹得整个江东天翻地覆!

而他萧淡尘,现在也有这个实力!

另一边,见萧淡尘只看了一眼,便转回目光的陈见秋,忍不住嗤笑一声:

"萧淡尘啊萧淡尘,我还以为你有多硬气,现在见了周辰,还不是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我告诉你,十年前周辰能够把你如丧家之犬一般的赶走,今日依旧能!"

他的话,桌上人都听见了,却谁都没有接。

纷纷,看向萧淡尘。

萧淡尘抬眼看了眼陈见秋,淡笑一声,道:

"谁是丧家之犬,可还不一定呢。"

听了他的话,陈见秋冷哼一声:

"你就嘴硬吧,等待会儿周辰忙完了,我随时告诉他你在这里,有本事,到时候你别溜!"

萧淡尘依旧不慌不乱:"溜的人,该是他周辰!"

萧淡尘的话音,十分平淡,却带着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那股气势,令得桌上人,都感觉他说的好像就是真的似的,十分奇怪,分明这里是周辰的主场,毕竟谁都不认为萧淡尘够资格跟周辰为敌。

够不够资格,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现如今的萧淡尘,不论肩扛的功绩,不论背后的一切,单是他本人,翻手,就可覆灭周家,覆灭周辰!

又何言够不够资格?

……

诸位皆到场,周辰与四大家的人都来到。

他们,坐在了前面的一桌,那一桌,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且,每人都热切的与周辰聊天。

足以见得,如今的周辰,混到了何种地步。

时间不久,待得客人来的差不多的时候,周辰站起身,来到高台,拿过话筒,对着酒店内所有人道:

"诸位,今日周某,多谢大家给面子来到这里,来给我的好朋友,陈银夏小姐过生日!"

"陈银夏小姐正在准备,在她出场之前,咱们先来点即兴活动,好不好?"

说完此话的周辰,冲着台下一人点点头。

很快,一位服务员拿着一个小盒子上来,盒子是木盒,看上去应该有年头了。

周辰接过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霎时间令众人愣住了。

就见里面,是一尊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弥勒大佛翡翠!

而见到这翡翠的时候,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不是……陈家早些年在海外拍卖会上天价买下的郑福大师执刀的帝王绿翡翠弥勒佛吗?"

这话一出,惊呆众人。

陈家早些年,那可是江东大家。

帝王绿翡翠,乃是翡翠中的帝王!光是原石,价值就过亿。

加上,此玉佛的执刀者,乃是翡翠界赫赫有名的郑福大师。

这块玉佛,当年陈家拍下的价格,那可是在三个亿以上。

且,现如今郑福大师已然封刀,其作品,加之就更高了。

关键是,这玉佛现如今还是陈银夏的私人物品。

不知道周辰从何而来,此刻拿出这翡翠来,又意欲何为。

周辰的脸上,掠过一抹冷笑:

"诸位,今日是陈银夏小姐的生日,这块玉佛呢,她打算拿出来拍给大家,既然作为即兴节目,价格自然不会太高,起拍价,一个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诸位,随意。"

一听这话,顿时有人恍然。

同时,现场气氛,略有些怪异了起来。

你说,这么珍贵的东西,陈银夏怎么舍得拿出来拍卖?

就算舍得,又怎么会将价格压的这么低?

关键是,每次加价,竟只有一百万!

这不是赤裸裸的羞辱,还能是什么?

显然,这是周辰逼迫陈银夏拿出来的。

且,这价格也是周辰定的。

他的目的,就是在今天,陈银夏生日的今天,用来羞辱陈银夏!

类似这种的节目,这十年来,他们已经屡见不鲜了。

自从周家吞了陈家,陈家家道中落之后,每年如此。

那陈银夏,也当真可怜。

只可惜,现场的人,没有敢可怜陈银夏的人,因为他们都惧怕此刻台上手持木盒玉佛的,周辰!

……

青弋,泾水,清溪。

萧淡尘眼神古井无波,面对眼前七位,平淡开口:

"尔等若再向前一步,便是与本尊为敌,就此臣服,或可与那鱼儿一般,有一条活路。"

话,是好话,可听话的人,却并不是好人。

七位,没有多言,冷眼出手!

狂暴的波动,在这一刻,席卷清溪。

男子负手而立,丝毫未被影响,只是暗叹一声:

"既是如此,七位,莫怪本尊无情!"

他一手伸出,仿若携带翻天之伟力,猛然镇压向前!

这一战,并未横击多久,只盏茶功夫,睆省七位领袖,被这颗冉冉升起的尊星萧淡尘,当场格杀!

今日一战,轰动世界!

夏国最年轻的尊星萧淡尘,名扬天穹之下!

……

10月,过完节,天气转凉。

横击七位领袖的萧淡尘,一身洁白西装,披了一件外套,出现在风雅酒店的门口。

酒店上方有着字幕,滚动着一则信息:

"恭祝陈银夏小姐生日快乐。"

"陈银夏……"

看着这个名字,萧淡尘,陷入了回忆。

"萧淡尘一生,爱你陈银夏一人,也只爱你陈银夏一人!"

"陈银夏要陪萧淡尘一辈子!"

……

"银夏,我……"

"萧淡尘!你竟然做出这种事!"

"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够了,不要再说了!萧淡尘!以后的以后,永远的永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

"淡尘啊,是不是很委屈?是不是很气恼?然而呢?你什么都做不了!"

"你放心,没了你,我会让银夏过得更好,我会照顾好她,所有!"

……

秋风吹过,没带落叶,却带了丝丝伤感。

回想起,当初自己年少,经历的一切,他萧淡尘,却依旧难以一笑而过。

十年了,他无数次提醒自己,不要再执着过去了,银夏过得很好,他们家家大业大,周辰对她也绝对痴迷。

纵使现如今的他已然贵为少尊,混的再好,可当年,也对不起过银夏。

他,没有资格再回来,没有资格再见陈银夏。

他心中有愧,有悔,有恨。

本来这些,已经被他深埋心中,留作一生的遗憾,甚至百年后带到棺材里的。

但此来睆省,斩杀七位领袖,路过故乡,很巧的是,听到了陈银夏的消息。

他控制自己转身就走,只当看错了。

可是,他做不到。

在今晚,仍旧换了身体面衣服,整理了自己,想要让自己以一个最体面的形象,迎接这十年后的再见。

并不敢说再见面,他并不奢望,他只想,远远看一眼,哪怕一眼。

"萧尊,消息查到了,需要念给您听吗?"

隶属于萧淡尘麾下的部属白玉,递上一份资料,颔首称道。

"念吧。"

这些年,萧淡尘无数次想知道陈银夏的消息,事实上,他早在多年前就可以知道陈银夏的全部消息。

但他没有,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怕他自己忍不住,也只有这个女人,能够让他忍不住。

"是。"

白玉掀开资料,大抵念道:

"陈银夏小姐的家庭背景您已然知晓,无需多言,您走后第二年,陈家大变,陈银夏小姐信任周辰,尊家业交予他打理,不曾想周辰尊陈家尽数蚕食。"

"陈家被周家吞并半数以上家业,沦为睆省三流小家族。"

"陈小姐的父亲被气死,母亲也在不久后相继去世,家中剩余产业,也陆续被亲戚瓜分。"

"周辰……"

话到此处,白玉顿住,看向萧淡尘:

"萧尊,您没事吧?"

萧淡尘的身子,不住的颤抖,什么事都经历过的他,此刻内心的暴怒,简直无法形容。

只道一句:"不要说了。"

当年,他被周辰暗算,被陈银夏误会,想着自己再无颜面面对任何人,于是参军入伍,十载光阴,转瞬即过,多少次他在生死之间流转,他都撑下来了。

心中,始终记挂着这个女人。

他放不下。

他以为,陈银夏这些年,过得很好。

他以为,周辰会善待陈银夏。

他以为,他不回来才是最好的。

可是一切,都证明,他想错了。

虽说当年他就隐隐有所猜测,周辰所做,只是图陈家家业。

但,当真听到陈银夏这些年的惨状,仍旧忍不住暴怒。

怪不得,堂堂陈家小姐,竟然要委屈到在这小小酒店办生日会。

见此,白玉尊资料收起来,他跟了萧淡尘好些年了,从未见过这位最年轻的少尊露出这般神情。

天塌下来,他仿若都能淡然处之,横杀睆省七位领袖,都只是盏茶功夫。

可在面对陈银夏,这样区区一个家道中落的女人的时候,竟然这般失态。

"萧尊,要不要属下令人除了这周家,还陈小姐一个公道?"他问。

岂料,萧淡尘抬起一只手,称道:

"不用,我自己来。"

一听此言,白玉一愣:

"萧尊,这种小事,岂用劳烦您亲自动手?这还不就是您一句话的事情吗?"

甚至,都不用一句话,他只要表明一个意思,整个睆省,不,整个夏国,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破头皮的要帮他除了周家。

且,是分分钟除了。

"不用,我亲自来!"

这一次,萧淡尘说的很平淡,但白玉知道,萧淡尘现在的平淡,才是真正的暴怒。

真不知道那周家,为何要招惹陈银夏,为何要招惹萧尊。

萧淡尘目光平淡,内心,却万分坚毅。

"周辰,当年的事,我本不欲再计较,奈何,你竟对银夏如此狠心!"

"如今,本尊归来,当要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