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8

冷王宠妃:落跑王妃不好惹 连载中

冷王宠妃:落跑王妃不好惹

来源:掌文作者:鱼宝儿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从21世纪的特工,穿越成了坐冷板凳的王府嫡妻,王爷夫君却对她冷眼相待,日日宠爱别的女人。面对这种情况,孟静姝决定,逃!王妃,你往哪里逃?孟静姝忍不住翻白眼:你不是巴不得休了我,我们两不相欠!某王爷无赖一笑:本王后悔了。展开

本书标签: 鱼宝儿 古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此话一出,皇甫衍顿时眯了眯眼:"你以为我傻么?想让我给你解开,想都不要想。"

说着,又伸出手抚上了孟静姝的脸颊,眼神变得饶有趣味起来:"不过,王妃若是日日都能对着本王这样笑,本王也许可以考虑,晚上的时候轻一些……"

皇甫衍越说越靠近孟静姝耳边,呼出的热气都扑在孟静姝脸颊上,让孟静姝浑身一阵不自在,瞬间收起了笑,皱着眉毛偏过脸。

"无趣,"皇甫衍冷冷松开她,"王妃还是先想一想,怎么快点给本王怀个孩子才是正经,我当初说的事说到做到,王妃可不要以为本王会食言。"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孟静姝却冷冷开口:"王爷当真如此为李薇薇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皇甫衍脚步一顿,转过头,眯起双眼:"你什么意思?"

孟静姝看了一眼至今还躺在地上的李薇薇,这不是很明显吗?!

但是孟静姝脸上依旧十分冷淡,皇甫衍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冷哼一声,抱起李薇薇走了。

孟静姝暗暗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是不是云清河之后一直在找茬皇甫衍,往后两天,皇甫衍都没有再来。

并且虽然没有给孟静姝松绑,但是却勒令下人不得再给她迟剩饭剩菜,每日吃穿用度也好了起来,若是听外面的传言,谁不说秦王是个爱护王妃的好男儿?

怕是皇甫衍打的也是这个主意。

但皇甫衍怕是不知道,即使收走了所有孟静姝开锁的工具,然而只要让孟静姝吃饱了饭,区区锁链根本不是问题。

于是,一炷香后,国师府大门前,一个穿着白色粗布衣裙的女人叩响了大门。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小厮探头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人,忍不住皱起眉毛:"又是一个想来找我家大人办事的平民?我家大人日理万机,不可能天天见你们这些人,想要击鼓鸣冤,左转大理寺刑部都行,快走吧!"

说着就要关上门,那女人却伸出手,砰地一下抵住了门,小厮努力了半天,居然没有关上!

"奇了怪了!"小厮愣愣抬头,这才看清眼前人的长相,顿时大叫一声,"孟小姐!"

孟静姝笑得灿烂:"麻烦通报一下你家国师,就说孟静姝来赴约了。"

国师府花厅中。

云清河一身白衣,黑发披散,坐在轮椅上,眼神柔和地看着孟静姝。

孟静姝正坐在摆满了各式菜肴的桌子上埋头狂吃,丝毫没有注意到个人形象。

即使这几天在秦王府吃了几顿好的,但是距离往常孟静姝的饭量还是差了许多,作为一名特工,孟静姝的饭量自然是相当惊人的。

吃着吃着,孟静姝才猛然醒悟,有些尴尬地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角,看向云清河笑了笑:"我吃饱了……"

糟糕,她一下子吃这么多,云清河会不会发现破绽,万一觉得她是冒牌货,可怎么办?

没想到云清河笑了笑:"怎么不吃了,你以前的饭量可没有这么小,若是觉得害羞大可不必,我和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孟静姝这才放心,没想到原主的性格居然和她很相似,那她倒不用担心会穿帮了。

用过了饭,两人相对而坐,孟静姝忽然左右看了看:"怎么没见你表妹?"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道娇俏的声音:"孟姐姐,这么想我啊?"

孟静姝抬起头,只见一个穿湖蓝色襦裙的姑娘俏皮地从后堂蹦了出来,眨了下左眼,孟静姝下意识站起身,那姑娘几步跑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孟姐姐,好久不见!"

这个姑娘正是云清河的表妹云曦然,小时候常和原主在一起玩耍,几年前跟着父母去了江南,她和原主的确许久没见了。

也不知是否因为原主的感情还残留些许,孟静姝见到这个相貌清秀古灵精怪的姑娘也十分喜欢,两个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聊的热火朝天。

云清河在一旁笑着看两人。

正聊着,云曦然忽然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孟静姝几眼:"孟姐姐,你怎么穿这种下人的衣服,我听说你不是嫁给了秦王做王妃了吗,怎么,他对你不好?"

孟静姝立刻不知道说什么,云清河也面色沉郁起来,云曦然是个脾气暴躁的小火药桶,见状立刻跳起来:"真的?!他怎么能这样,孟姐姐你养尊处优的,哪里受的了这种委屈!我去找他说理!"

"没用的。"云清河叹了口气,神色有些落寞。

云曦然愤愤撇撇嘴:"孟姐姐,我早说让你嫁给我表哥,那样也不会有这种事!"

孟静姝有些尴尬,看了眼云清河,却见云清河只是勾了勾唇角,没有多言。

云曦然又骂了几句皇甫衍,孟静姝安慰了几句,又看了看天色,站起身:"天色不早了,我得走了……"

"你想去哪?"

话音刚落,外头传来一个低沉含怒的声音。

"本王倒不知道,本王不在的时候,云国师府上的人,都是这么编排本王的!"

云清河面色微沉,云曦然也愣了愣,只见皇甫衍一袭黑色蟒袍,面色阴沉地走了进来。

"你就是皇甫衍?!"云曦然回过神,顿时小脸气鼓鼓,"你凭什么欺负孟姐姐!"

皇甫衍冷冷看她一眼,云曦然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皇甫衍冷笑一声,转而看向孟静姝。

孟静姝忍不住有些后怕,她本来打算悄悄溜出来赴个约,然后找机会溜走的!

为什么皇甫衍会这么快找到她,她本来把痕迹都消除了!

"王妃,好好侍奉夫君你没有学会,阳奉阴违倒是学了个十成十!"皇甫衍面色冷冷,"竟然背着本王,出来私会外男,水性杨花,还嫌丢脸不够吗!"

孟静姝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雕花木床,烛火幽暗的燃着,空气中还透露着些许靡靡之气。

她这才发现自己正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浑身酸痛,如同被打碎又合起来一样痛苦。

她抬起头,忽然一怔,只见一个背影挺直的男人正赤着上身,披散着黑发,抬手穿上白色寝衣。

她愣愣看着,想要问一问这是哪里,开口却是嘶哑难听的气声。

孟静姝顿时眉头一皱,抚上自己的喉咙,这种感觉她不陌生,分明是被人紧紧勒住脖子的后遗症。

"怎么,你不是想要孩子吗?本王没有满足你?"

男人忽然开口,声音低沉,充满磁性,只是话语中满是冷漠和厌恶。

男人转过头,孟静姝忍不住一怔,只见这个男人剑眉星目,鬓若刀裁,五官如画,当真十分俊美。

只是眼神中的厌恶藏也藏不住。

"谁准你这么看着我?"

男人忽然恶狠狠地凑近,一把掐住她的下颌。

"孟静姝,你不是嫉妒李薇薇的孩子,想要弄死她吗?那我就给你一个孩子,再打掉他,也让你体会体会这种痛苦,怎么样?!"

孟静姝满头雾水,忽然,脑海中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记忆汹涌而来。

她本来是21世纪的一名特工,在执行特工任务时遭遇了埋伏,一阵刺目的光亮后她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到了这里。

而这个身体的原主孟静姝,本是大乾丞相的女儿,却因为家族联姻,嫁给了当朝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秦王皇甫衍。

而孟静姝也在相处中逐渐喜欢上了秦王,只是皇甫衍一直只把她当做为了势力不得不娶的女人,根本不爱她,甚至专门宠爱一个勾栏院里接回来的淸倌儿李薇薇,一个没名分的女人,吃穿用度却比她这个王府嫡妻还好,让原主在王府中处处抬不起头。

前几天李薇薇怀了孩子,故意设计陷害原主,让皇甫衍以为她想害死李薇薇的孩子未遂,皇甫衍大怒之下,竟然强行与她同了房。

从他们二人结婚那日起,皇甫衍就没有踏入过撷芳苑一次,本来是他们二人的第一次,皇甫衍却十分残忍,原主本来就体弱多病,又被下人欺辱、李薇薇克扣用度,被他这么一折腾,竟然就咽了气!

孟静姝想着这一切,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说话啊!本王今天做的,你可还满意?本王的好王妃!"皇甫衍俊美的脸上满是冰霜。

孟静姝回过神,冷冷看着他,脑海中回想起他刚才说的话。

想让她怀上孩子,然后再打掉?

如果她怀不上,他是不是日日夜夜都要这样欺辱她?!

她不是原来的孟静姝,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休想让她遵从!

孟静姝眼神一冷,忽然趁皇甫衍不注意,一把反制住他的手腕,迅速从一旁抓住一个熄灭的烛台,抵在了皇甫衍的喉间!

"别动!"

皇甫衍完全没有料到这一遭,不禁微微一怔,随后声音低沉含怒:"孟静姝,你疯了!"

孟静姝冷笑两声:"我疯了?我要是继续呆在这王府,那我才是疯了!"

"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皇甫衍危险地眯起眼。

孟静姝不说话,用力点住他的穴道,转身披上衣衫,寥寥遮住身上痕迹,而后挟持着皇甫衍往门外走去。

她又不是原来那个懦弱可欺的孟静姝,又不喜欢皇甫衍,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当然是越快逃走越好了!

这对于她一个特工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难事。

孟静姝挟持着皇甫衍走出房门,立刻惊动了王府的下人,护院侍卫们立刻呼啦啦涌了过来,却不敢近前,只好远远看着她,不停喊话。

"放开王爷!"

"王妃,放开王爷,有话好好说!"

"王爷!"正说着,一道娇软如黄鹂的声音忽然响起,只见一个小腹微隆的女人,在几个丫鬟的搀扶下,急匆匆走了过来。

"你这泼妇,还不放开王爷!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没看到王爷被人挟持了吗!"

这正是怀了孩子的李薇薇。

只见她小脸上满面焦急,梨花带雨,当真是一副忧心夫君的痴情模样。

"这……可是王妃还在……"

"她算什么王妃!如今敢挟持王爷,她就是罪人!若是现在不射死她,王爷有了三长两短,你们担当的起吗?"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孟静姝看着,心中冷笑。

好一个李薇薇,这么巴不得她死?

"李薇薇,我劝你不要把司马昭之心袒露的这么明显,我就算是死了,凭你一个勾栏院出来的窑姐儿,你这辈子也别想当着王府的女主人!"

"你!"李薇薇脸色一白,丫鬟们顿时上前,搀扶住身形摇晃的李薇薇。

她泫然欲泣:"王爷,妾身当真是担心你,妾身不能没有王爷……好,你们不放箭,我来!"

说着就要去抢侍卫手中的箭,顿时一阵骚乱。

孟静姝冷笑两声,正准备带着皇甫衍提气跃上房顶,却忽然觉得浑身一阵酸软无力,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心中忍不住一惊。

来不及逃走,孟静姝只记得记忆的最后,眼前皇甫衍唇角轻蔑的笑容,随后世界一片黑暗。

再醒来的时候,孟静姝发现自己仍旧在那张醒来的床上。

她想动一动,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锁链紧紧锁住,浑身上下的疼痛依旧没有散去,头更是一阵一阵发晕。

那个皇甫衍,居然会用毒?!

孟静姝咬了咬牙,怪她大意了。

正在这时,屋外传来几声说话声。

"还给她送什么饭,我看她没几天就可以去死了,竟然敢挟持王爷,当真是不想活了。"

"嗨,这女人嫉妒起来,因爱生恨的事情还少吗?"

"王爷不是说她已经疯了吗,我看要不是为了丞相家的权势,王爷肯定一早把她=休了,咱们王爷可是大乾多少贵女的梦中情郎,怎么能娶一个疯子做王妃?"

"是极是极,我看啊,这王妃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不如这饭就不用--啊,王爷!"

外头一片呼啦啦跪地行礼的声音,孟静姝瞬间警惕起来。

皇甫衍自然不会责怪这几人,淡淡道:"起来吧,都下去,本王同王妃说说话。"

"是。"

孟静姝用力挣扎起来,那锁链却是一动不动。

门被推开,皇甫衍一身黑色蟒袍,越发显得英俊挺拔,只是眉眼间的沉郁越发嚇人。

"放开我!"孟静姝瞪着他,愤愤开口。

皇甫衍冷冷打量她:"王妃得了失心疯,本王是为了王妃好,否则王妃若是一个不小心落进了湖水中,那本王可就不好和丞相大人交代了。"

孟静姝冷笑两声,不好交代?原主明明早已经死了!

皇甫衍忽然往前走了几步,孟静姝立刻警惕起来,却仍旧被他一把捏住了下颌。

"王妃别急,本王说要给你一个孩子,就肯定说到做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