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18

婚途漫漫:爹地在线追妻 连载中

婚途漫漫:爹地在线追妻

来源:掌文作者:韩小杏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五年前,他让她家破人亡,将她打入地狱深渊。 五年后,她成为一名单亲妈妈,他找上门, 将她逼至墙角,这位女士,怎么这么眼熟? 李雨淇面无表情,郑重提醒,君先生,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自重! 君亦寒直接抱起女人,笑容腹黑,你想要关系,马上可以发生。 一个超级可爱的萌...展开

本书标签: 韩小杏 豪门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李雨淇追问,"爸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父亲没有回答她的疑问,急急挂了电话。

李雨淇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她拖着行李箱快速的走了出去。

出了别墅,才知道,天空中飘起了细雨,她扭头看了一眼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地方,片刻,收回目光,眼中有一抹决绝。

她不要再卑微的爱着他了。

踏开脚步,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

初秋的天,一阵秋风吹过,畏寒的她打了个冷颤,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再次滑落。

冷的是她的心。

她抹掉脸上的水珠,倔强的看着前方,逼着自己不要动摇不要回头看,挺着身子,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

楼上,君亦寒站在窗户处往下看,视线落在那抹瘦弱的背影上,眼神有轻微的闪动。

心中并没有报复的快感,反而被一种淡淡的失落占据。

他烦躁的放下窗帘,坐回沙发上,倒了杯红酒,靠着沙发,举着酒杯轻轻摇晃。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站起身,走到窗户边,已经不见那个女人的身影。

他的心好像被掏空一样。

心中那份失落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修长的手指按压在太阳穴上,闭上眼,整理思绪。

击垮李氏,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为何他会这样?

保镖冷萧绝走到他的身边,颔首禀告道,"总裁,发现有可疑人物出现在李家。"

君亦寒放下酒杯,倏地站起来,"去李家。"

他换上一身黑色西装,外套了一件黑长的大衣,保镖开着车,他坐在后座,神色复杂又深沉。

李雨淇打的回李家别墅的时候,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来不及多想,丢掉行李箱,撒腿冲进客厅,她的哥哥和父亲倒在客厅中心,身中数枪子弹,胸口鲜血淋漓,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佣人和保镖都晕倒在地板上。

她蹲下身去看哥哥,已经没气了。

她无法接受的摇头,哭喊的叫着,"哥哥!"

放开哥哥,去抱父亲,一向温善的目光迸发出深深的仇恨,质问道,"爸爸,是谁杀你们的,告诉我!"

父亲无力的握住她的手,脸色焦急,催促道,"淇淇,知道得越少越好,赶紧走,一定要好好活着。"

李雨淇眼泪掉落在父亲沾满鲜血的手上,"不,我不会丢下你和哥哥,我要救你们出去。"

她哭着扶父亲站起来,客厅的沙发着火,一团大火喷向她,父亲一把推开她,"淇淇听话,快走啊!"

"我不!"李雨淇冲回来坚决要将父亲扶出去。

火势越来越大,大火扑面,李雨淇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感,死命的扶住自己的父亲,艰难的往外走。

火势太大,她扶着一个人根本没法走出去了。

父亲再一次推开她,大喊着,"淇淇,走啊!"

李雨淇很倔强,死也不放手,"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丢下爸爸。"

话落,她后背的脖颈被人用力一击,她两眼一闭往后倒去,倒入一个厚实的怀抱中。

是夜!

白床上,昏暗的灯光下,两具身躯一起。

"疼……"李雨淇抓住男人的手臂,疼得几乎要将对方的手臂卸下来。

她知道他是个霸气的男人,没想到在这方面也是如此,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女人的第一次,让她疼得如此深刻。

结婚两年,他终于都愿意碰她了。

如果不是此刻清晰的感觉,她一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终于成为了他真正的女人。

女人娇嗔中带着委屈的呢喃,激发了男人的本能,他丝毫不顾女人是第一次,霸道的掠夺着。

事后,他毫无留恋的抽身,进了浴室。

李雨淇看着男人修长完美的背影,嘴角扬起羞涩又满足的笑容,心底全被甜蜜占据着。

虽然他总是冷冷酷酷的,可是,能做他的女人,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发觉,如此过后,更爱他了。

看着天花板,脑海里回放着刚才的画面。

越想心里越甜蜜,不好意思的拉了拉被子,像个陷入热恋的小女生一样。

君亦寒洗完澡,腰间松松垮垮的围着一条白色浴巾,擦着头发走出来,利落的短发散落在他漆黑色的剑眉上,他面目表情,一贯的清冷。

古铜色的皮肤上挂着一层水珠,水珠从结实的胸膛慢慢往下流淌,滑至他毫无一丝多余赘肉的腹肌上,抬起手臂擦头发的动作,显得无比的狂野。

李雨淇瞄一眼,脸上泛起淡淡的一抹绯红,起来下床,浑身酸痛无力,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君亦寒走到床边,她下意识的伸手扶住他的手臂,他却不扶她,她身子往下滑,跌倒在地。

她抬头看他。

他毫无波澜,视线往下睨着她,紧抿着的薄唇缓缓张开,冷冽低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还想要?"

李雨淇无比尴尬的摇头,"不,不是。"

她赶紧忍痛站起身,红着脸冲进浴室。

君亦寒看着女人的背影,刚刚被冷水浇下去的情绪又升了起来,他很不喜欢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烦躁的皱眉,去到抽屉处,拿出烟和打火机,点燃烟,去到阳台那儿抽了起来。

深邃黯黑的双眸遥望着外面的夜色,心绪有点乱。

是心软了吗?

他绝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心软。

灭掉烟头,转身走回卧内,啪嗒一声,门开了,李雨淇洗完澡出来,与他的目光对上。

一个冰冷,一个温柔。

李雨淇低眉浅笑,看着自己的肚子,她会不会一次就怀上他的孩子了呢?

她沉寂在自己美好的幻想中,抬眸深情的看着君亦寒,"寒,我……"

"离婚!"接下来的话被无情的两个字打断。

君亦寒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丢到了桌上。

李雨淇的视线落在那张离婚协议书上,笑容瞬间凝固,那瞬间,脑子一片空白,脸上血色全无。

上面已经签了他的名字,他的字像他的人一样,气势磅礴,十分醒目。

她身子踉跄的跌倒在沙发上,脸色苍白如纸,颤抖着声音问,"这是什么意思?"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