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7

都市巅峰高手 连载中

都市巅峰高手

来源:掌文作者:明妖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觉醒来有了老婆,就算不承认都不行。 好吧,我是你老公展开

本书标签: 明妖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秦南明吃的很慢,因为根部韧性十足,不容易嚼碎。

他还要一边吸收里面的灵气,尽管很少,可也一点不能浪费。

而此时,刘诗悦听了刘墨的话,已经来到了公园。

她远远看着秦南明拿着一株杂草,小心翼翼的去掉叶子,将根部放进了嘴里,草根显然很涩,他却吃得不亦乐乎。

刘诗悦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忘记了给秦南明弄午饭。

以前每天中午下班,她都会回家给秦南明做饭,因为这两天秦南明住院,她都是在公司员工餐厅吃饭,所以一时忘记了。

但他这算什么?

自己没留钱,他不会到公司找自己要?

不过挨了一会儿饿,居然因此记恨自己,跑到公司外的公园像疯子一样吃草,故意让自己难堪!

"算了,自己命苦怪谁呢?"

摇了摇头,刘诗悦决定给秦南明一些钱,谁知道等她再次看向公园,却发现秦南明已经没了踪影。

"诗悦姐,其实可以的话,你去找二伯,让他把彩礼退给秦家,你跟他离婚吧。"

刘墨站在后面开口说道。

诗悦姐也太可怜了,在女人最美好的年华,遇见这么一个丈夫。

"我心里有数。"

刘诗悦强挤出一丝笑容。

她何曾不想跟秦南明离婚,但秦家的彩礼钱早被自己父亲挥霍一空,怎么退还?

除非秦南明主动提出离婚。

但这现实吗?

……

秦南明吃完百叶草,便找了一个偏僻的废弃工厂闭目静坐。

他现在体内有了一丝丝灵气,他要开始修复虚弱的身体了。

刘诗悦下班回到家,发现秦南明居然没在家,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听墨墨说,秦南明居然连她都开始不认识了,会不会真是跳海搞坏了脑子?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出事?"

刘诗悦有点担忧起来。

没过多久,秦南明开门回来了,刘诗悦莫名的长舒一口气。

"下班了?"

秦南明实在不知道跟刘诗悦聊些什么,笑着打过招呼,绕过刘诗悦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刘诗悦柳眉紧蹙,一双美眸直勾勾盯着秦南明,总觉得这家伙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南明似乎精神了许多,跟以前缩头缩脑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哐当!"

秦南明关门的声音才让刘诗悦回过神。

她忽然想起来,秦南明还没吃饭呢。虽然气愤秦南明跑到公园吃草,让自己难堪,但好歹是名义上的丈夫,总不能不管不顾。

刘诗悦把饭弄好,原本想去叫秦南明来吃,可却是有些叫不出口。

她跟秦南明的关系本来就紧张,尽管看秦南明饿肚子可怜,但也拉不下面子去叫他吃饭。

自己吃过后,刘诗悦就把剩菜放在了餐桌上。

秦南明在屋里倒是闻见了饭菜的香味,只是他才吞服了百叶草,体内有灵气,暂时对普通食物没有腹欲。

一宿未眠,秦南明炼化了最后一丝丝灵气,他身体的伤势总算恢复了一些。

刘诗悦起床下楼后,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居然没动,因为放了一宿,已经变味了。

"那家伙不会真傻了吧?居然连饭都不知道吃。"

她忽然有些担心。

刘诗悦想进去看看秦南明,只是走到卧室门口,她举起的手始终敲不下去,这样的家伙,就算饿死又怎么样?

"亲生父亲都不管他,自己又何必在乎,要是他真饿死了,自己……不就脱离苦海了吗?"

刘诗悦银牙一咬,扭头出门就去了公司。

……

等秦南明走出房间,又是中午十一点多了,他感觉有点饿。

看了眼饭桌上的饭菜,都已经变味,他只好倒掉。

秦南明打开冰箱,幸好,刘诗悦还剩了一些青椒和菜叶。

他简单收拾了一番后,自己做饭吃了一顿,身为一个修道者,弄顿家常便饭问题不大。

吃过之后,秦南明把剩下的饭菜放到了餐桌上,通常来说,刘诗悦中午会回来做饭,这是留给她的。

办好这些,秦南明就出去了,他准备四处逛逛,万一能遇到和百叶草一样的低级灵草呢。

当然,以地球上近乎枯竭的灵气程度来看,可能性很低。

但顾云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他还要回蓬莱,必须抓紧时间修炼提升实力。

秦南明离开后几分钟,慕希芸就匆匆回来了。

她早上没叫秦南明吃饭就离开,整个上午,始终心神不宁。

秦家不管秦南明死活,自己身为妻子,算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自己这样对他,心肠会不会太狠了?

所以一下班,刘诗悦急忙赶了回来,秦南明身体本来就不好,她怕真饿出毛病来。

不过想到昨晚还有剩菜剩饭在餐桌上,刘诗悦稍微安心了些。

虽说那些饭菜变味了,至少能填饱肚子。

当刘诗悦走进客厅,看到餐桌上的饭菜时,猛地一愣神,秦南明没动过?

这家伙该不会连热一下剩菜剩菜都懒得动手吧?

刘诗悦急忙跑过去,推开了秦南明的卧室房门。

"人不在,能跑哪儿去?"

刘诗悦看见秦南明的房间没人,又回到客厅,赫然发现,餐桌上摆的根本不是昨晚得饭菜。

一个水煮白菜,一个油焖青椒,这是用自己剩菜做的?

刘诗悦难以置信的看着桌上菜肴,这谁做的呢?

"难不成是秦南明?"

刘诗悦很快在心里排除了这个可能,就他又懒有蠢的纨绔样,哪里像会做饭!

此时桌上的菜还冒有热烟,刘诗悦盛了一碗饭,然后夹了一筷子青椒。

咦?

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油焖青椒都这么美味。

刘诗悦觉得这是顶尖大厨都做不出来的味道。

"绝对不会是秦南明。"刘诗悦彻底否定。

即便秦南明会做饭,味道也不可能如此美味。

难道是秦家派来的高级厨师?但两人同住屋檐下这么久,秦家从未派人探望过秦南明。

想半天没想明白,刘诗悦也懒得多想,寻思等秦南明回来直接问他。

……

果不其然,四处闲逛的秦南明没有任何收获。

地球的灵气如此稀缺,灵草哪有这么好运接二连三碰见。

他又吃了一株百叶草,如此一来,就只剩下7株百叶草。

借着百叶草蕴含的灵气,秦南明在公园里练起了拳脚。

他现在的身体可谓千疮百孔,一些舒展拳脚的功夫,有助于修复他的伤势。

等秦南明回家时,刘诗悦正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时尚周刊。

秦南明没打扰她,准备安静的回自己房间。

"等等。"

刘诗悦放下周刊,突然出声。

"中午桌上饭菜谁做的?"

"我做的。"秦南明如实回答。

闻言,刘诗悦漂亮的柳眉瞬间皱在一起。

难道秦南明的厨艺比顶尖大厨还厉害?

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

"呵,那些菜凭你能做出来?"

刘诗悦双手环胸,不以为然。

秦南明一阵郁闷,"别墅除了我有其他人吗?"

"好,我们现在出去买菜,晚上你来做饭。"

既然你嘴硬,那就当面揭穿你!

刘诗悦倒想看看顾云究竟会不会做饭。

"没问题。"

秦南明云倒是没多想,一口答应。

见秦南明答应的如此干净利落,着实让慕希芸一愣。难道他真会做饭?还那么美味?

慕希芸不信,打死也不信。

"秦南明,今日你必死无疑。"

阵阵呼啸声中,一名面容威严的老者,带着无数人冲到了山崖边。

"我就是死,也不会死在你这老匹夫手中。"

青年鲜血淋漓,纵身一跃,跳向了背后的茫茫大海。

"快,别让他跑了!"

有人发出一声大喊。

"他被老夫碎了丹田,一身修为散尽,肯定跑不远,在方圆五百里海域内给我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威严老者双手背负,望着波涛汹涌的海面,脸色阴沉。

……

三天后,华夏东海市。

秦南明没死。

此时,他愣愣的坐在病床上,和一名娇艳女人对视了足足半个小时。

"挺厉害啊,学会用跳海自尽恐吓我了?"

女人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一双美腿,修长曼妙。看着秦南明,脸上满是嗤之以鼻的冷笑。

"你认错人了!"秦南明试着解释。

"是吗?认错人了?"

娇艳女人摇头笑了笑,看向秦南明的眼神愈发不屑,"那么,请问我眼前这位先生,你是否跟我丈夫一样,姓秦,名南明?"

"我是姓秦,也确实叫秦南明,但我不是你丈夫。"秦南明说道。

"继续。"

"什么继续?"秦南明不明所以。

"继续编。"

"……"

秦南明,蓬莱茅山仙派掌门,此次遭遇敌袭,被逼无奈跳下大海。原以为自己在劫难逃,却没曾想从蓬莱莫名到了地球,被出海的渔民救起,辗转送到这娇艳女人手中。

女人名叫刘诗悦,刚好有个丈夫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三天前跟刘诗悦争吵过后,一怒之下跳海自尽,种种机缘巧合,他被刘诗悦误认成了自己丈夫。

在他右手边,放着一张刘诗悦丈夫写的遗书。

开头就写着:刘诗悦不履行妻子义务,从来不让我碰,还跟她大学同学周炳眉来眼去,指不定就给我戴了绿帽子,所有人都瞧不起我,我不活了,争取下辈子投胎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无论秦南明怎么解释,刘诗悦都听不进去,只以为是她那窝囊丈夫,在跟自己闹脾气。

"诗悦,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了。"

病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西装革履,手腕带着江诗丹顿的手表,颇有几分翩翩君子的意思。

青年就是刘诗悦原丈夫遗书上所说的周炳,不过通过秦南明的观察,刘诗悦对周炳言语客气,止乎于礼。倒是周炳,看刘诗悦的眼神明显不纯粹,带有邪念。

"南明兄弟,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医院给了我一个袋子,说是救你的路人送来的,里面东西是你的吧?"

周炳拿起来一个黑色塑料袋,嘴角带笑道。

"没错,是我的。"秦南明轻轻点头。

周炳嘴角笑意更甚,随手从塑料袋中拿出一张黄符纸,扫了两眼,故作出一副夸张表情。

"哎哟,你还会画符?改天有时间,给我画一张平安符啊,刚好近短时间,我诸事不顺。"

言语阴阳怪气。

"学会坑蒙拐骗了?你不怕被抓起来,我还嫌弃有个囚犯丈夫!"

刘诗悦气不打一处来,从周炳手里抢过黄符纸,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你居然扔我的……天罡雷符。"

秦南明嘴角一阵抽搐。

"诗悦,你先消气。"

周炳拍了拍刘诗悦的肩膀,又拿起一块纯白色的令牌,"南明兄弟,我没看错的话,这令牌的材质是玉吧?"

"玄晶玉。"秦南明纠正道。

"虽然我对玉石不懂,但有朋友从事古玩玉器的行业,他跟我说过,纯洁无瑕的极品美玉,其价值甚至能高达千万。"

周炳把玩着手中的令牌,撇撇嘴,戏虐道:"依我看,南明兄弟你不如把这玉牌卖了,兴许能卖个几千万呢,也免得诗悦在外面抛头露面,挣钱养家。"

"我的掌门令没谁买得起。"秦南明傲气道。

"秦南明,你什么货色谁不知道?路边随便捡一块仿造玉牌,跟我装腔作势有意思?"

刘诗悦抢过玉牌,纤细玉指摊,扔进了垃圾桶。

"我的掌门令!姑娘,过分了。"秦南明瞪大了眼睛。

想他在蓬莱威名显赫,有求于他的人,连起来能绕蓬莱一圈,何曾有人胆敢如此对他。

"居然还弄了一身道袍和八卦镜,你是真打算下半生装神弄鬼,坑蒙拐骗了是吧?"

刘诗悦索性接过塑料袋,拿出秦南明的东西,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

很快,一名医院护工走进来将垃圾打包带走。

秦南明差点要哭了,"姑娘,你真认错人了。"

"混蛋,你究竟要跟我演戏到什么时候?我承认,我刘诗悦不喜欢你,但我自从跟你结婚以来,受了多少白眼和冷嘲热讽,你知道吗?你怎么从来就不考虑我的感受?"

刘诗悦忽然一把揪住秦南明衣领,俏脸因为过分气愤而涨红。

"我……"秦南明只感觉胸口沉闷无比。

"诗悦,把他松开,听我说两句!"

周炳这时候走到刘诗悦身前,"你为他牺牲够多了,这种人你别再搭理,放弃算了,以后我来照顾你。"

他面带柔情,深情款款的看着刘诗悦,说话间,居然想去抓刘诗悦的手。

但是,刘诗悦却避开了,"周炳,你先出去一下,让我跟他单独说几句。"

"哦……好吧。"

刘诗悦的闪躲,让周炳脸上有些挂不住,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辣。不过他伪装的很好,依旧面带笑容,转身走出病房,顺带关上了病房门。

此时,病房中又只剩下秦南明和刘诗悦两人。

"你想干嘛?"

干净幽静的病房中充斥着刘诗悦的体香,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刘诗悦,秦南明缩了缩脖子,心情说不出的忐忑。

"来吧。"

刘诗悦贝齿咬着浅薄的下嘴唇,神色复杂。

"来什么?"秦南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呵,又是写遗嘱跳海,又是跟我演失忆戏,你不就是想跟我有点肢体接触吗?好,我满足你。但是满足你过后,老老实实跟我回家,别再搞什么幺蛾子。"

刘诗悦吐了口浊气,缓缓闭上了双眼。明显有些委屈,直挺挺的昂着雪白玉颈,一脸无奈认命的模样。

额……

看着刘诗悦近乎完美的五官,秦南明心思有点异样了。

一觉醒来多了个妻子,原以为是个麻烦,没曾想还有惊喜。

和刘诗悦距离不过半米,从秦南明的位置看过去,稍稍抬头,便能透过衣领看到别样的风光。

不可否认,刘诗悦绝对属于美女,她皮肤白嫩,身材凹凸有致,完全能担当起尤物这个词。

病房中的空气变得有些燥热,秦南明心跳开始不受控制的加速,他狠狠咽了咽唾沫。

刘诗悦认错人了,她真正的丈夫跳海自尽了,十有八九已经到阎王殿报道了。

眼下他就是刘诗悦的丈夫,刘诗悦就是他的妻子。

如果他碰了这女人,貌似也没关系,大不了负责到底。

犹豫片刻,秦南明屏气凝神,试探性的将右手放在了刘诗悦的柳腰之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