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7

许你深情,终身为期 连载中

许你深情,终身为期

来源:掌文作者:玉宇青檬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做梦都没想到,闺蜜为了追我邻居俞子期,竟然把她的男朋友送我。而俞子期明明早就洞悉一切,却冷眼我被他们耍的团团转,还不忘嘲笑我。后来我一无所有,俞子期竟然死不要脸的问我:既然我欠你的,不如把我自己送给你,要么?我说滚,可是他吻了我展开

本书标签: 玉宇青檬 现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俩怎么在这儿?"欣茹的声音传来,我抬头,看到欣茹正朝我们走过来,才松了口气,慌忙松了手起来跟她打招呼。"今晚你们在这儿吃饭?"

敏浩跟着神色不自然的站起来看了我一眼,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欣茹跟我点了点头,然后拉过我跟我小声的讲:"主管定的包厢在二楼,从那个窗户往外看刚好能看到这里,刚刚主管去点餐了,我趁机下来的,月牙,你还是跟他去别的地方吧。"

我冲欣茹点了点头,让她先回去,我就拽着敏浩找了个包厢视角看不到的地方。

"你怎么来了,工作累不累?"

我傻傻的摇摇头。"不累。"

"哦,差点忘了。"讲着话,我从包里拿出一个面包和出门前专门装满热水的保温杯塞到敏浩手上,"你忙着跑业务肯定还没来得及吃饭,你先吃这个垫垫肚子吧。"

敏浩低头愣愣地看了会儿手里的面包,轻轻的将我抱在怀里。"谢谢。"

没料到他的动作,我愣着没敢动,手也尴尬的不知道往哪放。

片刻后,他松开我,我才松了口气,红着脸小声的支吾。"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谢……"

他没吱声,轻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当着我的面撕开面包袋咬了一大口,含糊着讲道:"我等的那客户快出来了,你先回去吧,天晚了,这里到你家差不多两个小时呢。"

点着头讲了声"那我先走了。"可是脚没挪,绞着手指,期待着他做点什么。等了好一会儿,他却什么也没做,只是淡淡的笑着,冲我挥了挥手。"拜拜。"

木然的扬起手来,失望的回了句:"拜拜。"

从公交站下车,是九点五十八分,没劲儿的在小区内的道路上挪步子,正走着,两束强光突然在身后射过来,车子开的气势汹汹,我连忙给车子让开路。

但车子却在我面前一直没动,刺目的强光也一直照着我,车窗里有一双锐利的眼神正直直地盯着我。

在我好奇这傻逼车主要做什么的时候,车门打开了,一个带着浓烈烟草味的身影走到我面前,弯腰对着我咬牙切齿的讲:"黎月,我特么真想掐死你!"

讲完,他几步回到车上,开着车子离开了。

我以为俞子期讲的是我让欣茹替我去吃饭的事儿,也没放心上。

第二天,去公司以后,我兴高采烈的去问欣茹有啥战绩,欣茹却推了我一把,冷着脸质问我:"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我知道什么啊?"被欣茹讲的我一头雾水,可是她什么也没讲,瞪着我的眼神尽是幽怨,弄得我更懵逼了。

俞子期这个态度,怎么她也这个态度,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为了弄清楚,我找昨天跟她一起去的那个妹子刘瑶问了问,刘瑶只是微笑着告诉我:"什么也没发生,就是吃完饭大家就散了。"

"可欣茹为什么那么生气呢?"

刘瑶很好脾气的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她的想法。"

今天是我男友敏浩的生日,我和他在一起一年了,今晚我想把自己打包成礼物送给他,所以我耐着严冬的寒气,穿上了薄纱连衣裙,还特意化了妆,就是想留给他完美的第一次。

可是谁知道,我刚一出门,就跟邻居俞子期撞个正着,不由分说的非要拽我陪他吃晚饭。

我当然不肯去,他知道我怕狗,就一个口哨把他的阿拉斯加雪糕喊来,让雪糕"护送"我到他家。

十分钟后……

我胆战心惊地看着边上吐着大长舌头的阿拉斯加,又小心地看了眼慢条斯理的切牛排的俞子期。

时间已经七点二十了,我的心都要着火了!

"我想上厕所。"

"去喽。"

他讲的风轻云淡,我特么想拿起叉子戳死他,明知道我怕狗,还牵了雪糕过来堵我。

盯着盘子里的牛排,我灵机一动,拿起刀叉迅速的切了条牛排,然后站起来丢到雪糕身边。

雪糕低头去吃肉了,我趁机跑进了洗手间。

外面传来俞子期吃了炸药似的声音。"黎月!"

关上门,心底抑制不住的甜蜜与激动,我给男友敏浩发了个消息,说我晚上可能会晚到一些,因为准备了惊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本来我和敏浩约好的时间是七点钟,可我已经迟到了20分钟,焦灼之下,我从二楼的厕所跳了下去。

落到楼下草地上时,头顶传来俞子期气急败坏的声音。"黎月,你丫煞笔吧!"

爬起来,没顾上疼,瘸着腿就往小区门口跑,可是没跑两步,就听到绝望的狗叫声。

雪糕从后面追上来,轻易的将我扑倒在地上,亮着獠牙对着我,我呆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黎月,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像猴子一样火急火燎的往他跟前凑,不就是个生日吗?老子过生日的时候你几时这样过!"

特么唐欣茹这个碎嘴的,我说今天俞子期一直发神经,原来唐欣茹什么都告诉他了。

"说话!"

我久久的沉默让他恼了,他冲着我大喊,我使劲儿瞅着雪糕,结结巴巴地讲出俩字:"雪……糕……"

他不屑地瞥了我一眼,冲着雪糕喊了句。"回来。"

雪糕就收起了姿势,乖乖回去了。

他对这样的结果似乎很满意,蹲下来,竟然不要脸的笑了。"黎月,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你男朋友重要?"

这特么不是脑残吗?我跟他从小就死对头,还敢问我他和我男朋友谁重要,那当然是……

"你重要嘛。"很狗腿的讲着,也不知道说假话会不会天打雷劈。

"算你识相。"他仁慈的冲我伸出一只手,将我拉起来。

因为腿伤了,还被雪糕扑了,我更是站不稳,他不屑地用脚踢了踢。

"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二楼都敢往下跳,你就没想过,万一路上有人,把你全看光了……吓死人家怎么办?"

"你特么……"

本来好好的约会被他搅和成这样,我已经够糟心了,再者,我从二楼跳下来,还不是因为雪糕狗腿子,他还有脸数落我,真的是窝了一肚子火没处发,可脏话到嘴边,瞧见他瞪我的眼神,我又给憋了回去。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