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7

实非良人 连载中

实非良人

来源:掌文作者:半世青灯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青鸢死在对他的爱里,重生在对他的恨中。相爱如厮,桓蘅却亲自将她奉给了别的男人。他说,能侍奉太子,是你的福分。她含恨而来,只是为了亲手帮他将最在乎的权势夺过来,毁在他的手里。而她却渐渐的喜欢上了她手里最重要的一枚棋子。曾经何时,阴谋算计里也藏了真爱。日常六千更新,钻石满一百加更三千...展开

本书标签: 半世青灯 古代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她满脸错愕震惊的时候,却听见赖头道:"小少爷,咱们今日便回府罢,早上的时候您叔叔叫人传话过来,说国公爷昨儿大发雷霆,叫您尽快回护国公府。"

听到他的话,青鸢的心如被匕首刺着,桓怏的叔叔,不就是她恨之入骨的男人,桓蘅。

记忆中的情形不断的在眼前浮现,当初她和桓蘅谈婚论嫁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在国公府内娇生惯养,甚至有些蛮横无理。

连只比他虚长七岁的桓蘅都对他极为宠溺,而青鸢也常常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势来,但待他也如同自己的亲人。

"去传话回府邸,我即便是死在了这青楼里,只管用草席子将我卷住,扔到荒郊野外去,也不必入他桓家的祖坟。"说完他面带冷意,见赖头已经将自己的披风穿上,只风风火火的推门出去了。

房间的门还留着一道缝隙,冰冷的风不断的灌进来,青鸢这才捡起地上的衣衫,却见那衣衫极为暴露,那熏香的气味只令人作呕。

她赤裸着脚踩在地上,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那铜镜里,映出了一个陌生的女子的面容。

尖细的脸庞,杏核似的眼睛里带着丝丝的泪光,如病柳一样的模样,却也有几分美艳。

她竟然变成了另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青楼的女子,真是可笑至极。

青鸢又细细的打量起来周遭的情形,却见房内十分的奢靡,尤其是柜子上置放着的几个花瓶,一看便是价值不菲的。

而就在这时,一阵更冷的寒气吹了进来,随即是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推门进来,身上披着斗篷,一进门便脱了下去,让身后的丫鬟用手掸着落在上面的雪花。

"我的好闺女,昨晚你头次接客便赚了这么多的银子,以后你好好的做,妈妈疼你。"眼前的女人笑的满脸的褶子,看着青鸢的眼神,如同她是一颗摇钱树。

"今年是宣帝多少年?"她记得自己死的时候是宣帝三十二年,想着桓怏那张脸,想来自己死了很久了。

听到她的询问,那妇人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好闺女,你怎么还糊涂了,哪里还有什么宣帝,先皇三十二年便驾崩了,新皇登基,早就改了年号了。"

"那登基的是谁?"她盯着铜镜中的女人,那眼底尽是恨意。

"自然是先皇的太子,萧桀。"那妇人的话刚说出口便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毕竟直呼圣上的名字,已是大不敬了。

谁知听了这个名字,她顿时脸色怒气大盛,眼睛里红的几乎能流出血来。

"老天爷,你果然不长眼。"她狠狠的将桌上的镜子扫到了地上。

"呦,好闺女,这这是干什么?"那老鸨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

不行,她已经死了七年了,她的家里人一定担心坏了,疼爱她的父亲和母亲,若是知道她自尽,不知该如何伤心了。

只是那日她若不自尽,太子便会告诉世人她攀附勾引太子,她的父亲一世的英明便毁了,而她也只能在东宫里苟活。

乞巧节半月之后,便是青鸢的及笄之礼,今日趁着府邸的人正备着及笄之日的物什,她悄悄的溜出尚书府。

天色已经晚了,来潭拓寺的祈福的人已经大多已经乘着轿撵和马车离开了。

青鸢头上绾着双髻用珍珠点缀,走起路来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十分的悦耳。

就在她迈进寺院高大的门槛的时候,被青绿色的纱裙一绊,险些摔在地上。一双手及时的拽住了她的胳膊,才让她幸免于难。

"桓蘅哥哥。"她扬起一张明媚的笑脸,对身边的男子甜甜的一笑。

却见他玉冠朱唇,白衣广袖,温润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笑,满是宠溺,"还是这样的莽撞,若是磕碰到了,我又要跟你回尚书府赔罪了。"

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反正府邸里的人谁也不知道我跟你出来了,只说我自己摔的。"

说话间她已经跑到了数丈之高的佛像面前,跪在蒲团之上,扭头看着她心仪之人,眉间微微的皱着,"桓蘅哥哥,你不跟我一起求佛祖吗?"

"我从不信佛。"他依旧笑的温柔。

青鸢不悦的瘪了瘪嘴,这才转过头来,阖上眸子轻轻的嘴里嘟囔着她的愿望,站在数丈之外的桓蘅听得清清楚楚。

等她站起来,见他淡淡的看着自己笑,不由得脸颊绯红,忙扯着他的长袖往外走。

然而她的一条腿才迈出大殿,却见迎面走来的一群人,为首的男子身穿锦衣玉袍,眉眼间带着轻佻放荡,只是腰间的挂着的玉佩上,雕刻着群龙戏珠,竟是皇家之物。

就在她满脸好奇的紧盯着人家玉牌看的时候,身边的桓蘅却拉扯她跪在地上,如珠玉落地的声音从她的身边传来,"参见太子殿下。"

青鸢见许久都没有动静,不由得抬起头来,却见太子已经停下了脚步,如炬的眼睛正盯着她的脸颊,满是惊艳。

她从自己的父亲嘴里听过这位太子殿下,只懂得骄奢淫逸,年纪轻轻便早已搜罗无数的美人入府,日日欢歌。

她被他色眯眯的眼神瞧得有些恐慌,忙扯住桓蘅的衣袖。

"桓蘅,这便是与你定下婚约的青家之女?啧啧啧,想不到尚书令家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娇俏的美人。"太子的手指掰住青鸢的下巴,"不如将她送给本宫如何?"

桓蘅如淡墨渲染的脸色顿变,"太子殿下,青鸢与情投意合,这个月等她及笄便准备婚事,还请您成全。"

听到桓蘅的话,太子果然放开了青鸢的下巴。

"本宫有些话要与你说,跟本宫进殿。"太子拂了拂锦袍,声音中已带着不悦。

青鸢满脸紧张的看着他随着太子进入佛殿之中,隔着朱红色的门,隐隐的传来声音,但青鸢却听不清楚。

她只恨不得即刻拔腿就跑,省的在看见这个令人厌恶的太子。

直到佛殿的门被推开,桓蘅身上的冰绡罩袍被风吹起,她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她这才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脸上还带着余悸"桓哥哥,你可算出来了,咱们快走吧。"

然而桓蘅却直直的站在她的面前,似乎整个人都陷在阴影里,即便冰绡的衣衫被她拽的面目全非,却还是纹丝不动。

"能侍奉太子是你的福气。"桓蘅的声音平淡如风,仿佛说着无关痛痒的事情,"从今之后我们再无任何的瓜葛。"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