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7

九零后天师 连载中

九零后天师

来源:掌文作者:王者鉴明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世人只知《鲁班书》,却不知《公输册》造化之术,一脉相传。一代天师踏入凡尘,搅动万里风云!展开

本书标签: 王者鉴明 悬疑推理

精彩章节试读:

"升龙府的保安怎么看门的,竟放进了一个乞丐?"王叔抱怨了句,本想将赵凡直接喊醒赶跑的,此刻他却注意到林芊芊的异样,就疑惑的问:"芊芊,你认识他?"

林芊芊捏紧拳头,"这个无赖缠着我一天了,甩也甩不掉。"

话音落下,她就火大的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冲着赵凡就砸了过去。

熟睡中的赵凡即将被砸到脑袋时,他连眼睛都未睁开,闪电般的抬起手,精准的将石头攥在了掌心。

接着,赵凡缓缓的张开双目,"枉我真心待你,想谋杀亲夫啊?"

"不要乱说!"林芊芊气不打一处来的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还有,我放学时你在睡觉,竟然比开车还快先到一步,鬼啊你!"

"肾好,跑的快,还补了一小觉呢。"赵凡坐起身,笑道:"而地址,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你……"林芊芊被呛的不行。

这时,虎背熊腰的王叔来到赵凡身前,撸开袖子说道:"算出来的?小子,要不算下我姓什么?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我脾气不好,劝你别在这招摇撞骗缠着芊芊了,识相的话就从我眼前消失。"

赵凡拿指尖掏了掏耳朵,"算你的姓氏?简单的如同吃饭喝水。"

"呵,那你快算,牛逼谁不会吹?若是对了,我现在把话撂这儿,绝不拦你。"王叔眯起眼睛,眼中浮现起一丝冰冷的杀气,他几乎是看着林芊芊长大的,如亲生女儿般看待,涉及到她的事情上,容不得半粒沙子。

"成。"

赵凡将手中的石头抛给王叔,便道:"在地上写一个字,随便什么都行。"

"不是直接算啊?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王叔冷笑了下,就拿石头蹲在地上,他望了眼院门,心中一动,便写了个"门"。

赵凡盯着地上的"门"字,过了数秒,说道:"阁下可是姓王?"

"啊?"王叔讶然,随即不屑的道:"敢讲解一下么?毕竟王是天下第一大姓,兴许是你懵的也说不定。"

"依你就是。"赵凡的声音掷地有响,说:"'门',上一横,下一横,中间一短闩,竖又有一道缝隙,正是'王'字。"

"说的确实有道理啊。"王叔琢磨了下,点头。

"等下,我觉得……"林芊芊指着院门道:"门字,两侧还各有一竖边呢,为什么不是田呢?"

王叔附和的说:"对对,还是芊芊丫头聪明,为什么我不姓田而是王?"

"真想听?"赵凡眨着眼睛看向对方。

王叔道:"有话直说。"

"那就别怪我揭你家老底了。阁下的祖上姓田,但是之后逃荒时就改姓为王了,那时起,家道便兴旺了起来。"赵凡打了个哈欠。

林芊芊笑了,这无赖信口开河都不带脸红的。

然而,一旁的王叔却僵在了原地,因为,他家祖上确实姓田,也逃过一次荒,自此家道兴盛了许多年,但如今王家只剩下他一个,这事连林父都不清楚,这个乞丐模样的青年究竟是如何知道的?

难道……真是凭着自己一时兴起写的字,算到的?

"大,大师。"王叔低下头颅,他咽着口水说:"我被眼睛看到的迷了心,若有冒犯之处,请您谅解。"

林芊芊怔怔的晃着王叔胳膊,"王叔,竟然连你也这样?一口一个大师……他说的是真的吗?"

王叔轻轻点头,显得小心翼翼。

"无赖,你怎么算的?"林芊芊哑然失色,这未免也太邪乎了。

"这原本是忌讳,但说给自家人听听却无妨。"

赵凡笑了笑,便详解道:"门本为田,不过,两侧挨着墙,就相当于被定死了。另外,他的脖子动脉旁有一颗灰痣,此为'贫祖痣',故此,象征着这位王叔的祖上穷困潦倒。如果没有算错的话,旧时的田家碰到一位有真本事的算命先生,就请了一卦,对方指点说若想发家,首先要迁移,再改田为王,死田变为活王,兴旺绝非难事。"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不过,这命数改的有些敷衍,富是一时的,久而久之又被打回了原形,可对?"

而王叔惊为天人的望着赵凡,已然石化在原地,"大师所言……全中!"

"虽然听不太懂,但感觉有点儿厉害啊。"林芊芊眼中的赵凡似乎变得不再那么讨厌了,她期待的问:"喂,无赖,能不能教教我呀?"

"好呀,给我生个娃,就教你九牛一毛。"赵凡坐地起价。

"滚开!"林芊芊像头上被泼了盆凉水,她使劲甩甩头,亏了还觉得这死无聊顺眼了些,简直是本性难移!

就在此刻,赵凡忽然对着王叔说了一番没头没尾的话,"咱以后会是一家人,我就跟着芊芊喊你一声王叔。最近是不是每隔上几天就会有一次噩梦,醒来时又全身发冷,去医院也查不出来什么?提醒你一句,这不是病,每年的九月十六,记得去那个地方烧点纸钱。"

林芊芊歪着头看着王叔,她莫名其妙的问:"那些症状,你都有吗?"

"有……有。"

王叔喉咙不住的颤抖,感觉全身上下都被赵凡一眼看穿了,他毛孔不受控制的炸开一片,凉气像是呼呼往身子里边灌,恐怕除了林父,就只有自己明白那一天是什么日子。

前年他为了助林父打压竞争对手,伪造了对方假的外遇艳照,怎么也没有想到其怀着孕并且有抑郁症的妻子过于激动之下,于九月十六跳楼自杀,一尸两命。

冤魂的命债自然便算到了王叔头上。

这点是赵凡通过长在王叔颧骨下方的一对黑痣看出来的,这种痣有说法,名为"命债恶痣",其面相上的又是一大连一小,形成子母恶痣之相,但是为了顾及王叔在林芊芊心目中的形象,赵凡就并未点破。

王叔是个明白人,他重重的跪在地上,"多谢大师指点。"

"我说过了,以后会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大礼,起来吧。"赵凡摆摆手,催促的说道:"丫的,还不开门?想让我这林家女婿站在外边挨饿吗?"

"是,这就开门迎请大师。"王叔起身之后心中极为激动,像这样铁口直断有着真本事的大师,若是真成了林家的女婿,绝对有利无弊,不知多少人想求得此缘还没地方寻呢!

林芊芊眼睁睁的看着赵凡被请进了自家大门,对此,她深感无奈,连王叔都不阻拦了,还有谁能拦得住?

院子很大,花园、游泳池、凉亭,应有尽有,而三层的主建筑别墅立于北侧,还有两个女佣,一个在清理泳池,一个在给种植的花草除虫。

赵凡跟二狗子进城似得,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说道:"咱家这么大吗?这下爽了,我打算回头先养条狗。"

"如果你敢养,我就炖了。"林芊芊精致的五官不断抽搐,王叔则在偷笑。

"女人啊,好凶,好凶。"赵凡瞅了眼她那挺立的胸弧,微微摇头。

林芊芊下意识的双手抱紧胸口,先一步跑进房门。

赵凡与王叔跟着进去了,随即望见林芊芊站在客厅门旁似乎在偷听,而里面传出了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像是在谈论大事。

赵凡侧头看向王叔。

"事情是这样的,林兄今天请来了一个风水先生。"王叔低声说道:"也不知犯了什么邪,市场大好的情况下,林家的形势却是一年不如一年,连连亏损,十分不顺。若是早知道您来,就不用请了。"

"哦?是吗,我过去瞧瞧。"赵凡伸起脖子,随意的把头垫在林芊芊的香肩之上,斜着看向里边。

……

那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应该就是林父了,他拿笔开好支票,毕恭毕敬的递了出去,"刘先生,这是两百万的支票,您请收好。"

茶几对面坐着一个半大老头,穿着白色的衣袍,其手一手端着罗盘,另一只手攥了两枚铜钱,红润的面色却特别严肃,显得高深莫测。

他道:"林老板啊,把心尽管放在肚子里,这山水镇元图,乃是老朽耗费九九八十一天呕心沥血而成,背面贴着太上老君神咒加持的符箓,框乃是雪山红檀所制,将之挂在公司正对着门的那面墙上,便可气运临身,要不了半年,生意便会蒸蒸日上。"

茶几上,铺开着一张山水画卷,一米长,半米宽,古色古香的风格颇为大气。

林芊芊漾起微笑说:"请某人自觉一点的把狗头挪开,人家一看就是仙风道骨,你呢?算是同行吧,却穿的这么寒酸。"

"嘘……"赵凡正在开天眼观察那幅所谓的山水镇元图,空有其形,却无神韵,笔锋也极为死板,上边丝毫没有灵气浮动。

他便摇头一叹,"唉,我这素未谋面的岳父真是有钱烧的,就这破画十块钱卖我都嫌多,白送的话倒是还能勉强考虑一下,因为软软的拿来当开腚纸正好。"

此时。

"一锤子的买卖就是好做啊,两百万成功忽悠到手。"刘先生心底乐开了花,但是经验丰富的他在这种节骨眼上绝不会有丝毫表现。他面无表情如同亏本了一样准备接过支票时,却是耳朵一动,外边像是有人在质疑自己?

刘先生就猛地一拍桌子,震怒不已,"哪个黄口小儿?竟敢躲在暗中信口雌黄非议老朽!"

林父也是眉毛不悦的拧成了个川字。

"老头,奉劝你一句,立马拿着这破画滚犊子。"

赵凡大刺刺的步入客厅,他无视了怒气升腾的刘先生,而是朝着林父淡淡一笑,"小婿赵凡初见泰山,事先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不过,您欲求之事,花不到所谓的半年,我分分钟便可逆转林家的处境。"

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此时,江北大学的校门,走入一个名为赵凡的青年。

顿时引发了轰动,人群中就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哄笑,还夹杂着口哨。

"看,这年头还有穿打补丁衣服的人?"

"背着个麻袋?一边走一边落灰呢。"

"脚上那老土布鞋破了洞,露着大脚趾,笑死了~~"

"这土鳖……不会是来乞讨的吧?"

……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将近四十度的炎热,赵凡却没有流半滴汗水,赶路这么久他也饿了,就在口袋摸出一个韭菜盒子,一边吃着,眼眸一边像花痴般扫过一个又一个女生,"大学妹子就是养眼啊……啧啧,就是不知道舅姥爷给我挑的媳妇咋样。"

他的目光,十分期待。

而所有被赵凡视线掠过的女生都吓了一哆嗦,担心学校来了个变态,众人就警惕的将他围了起来,而学生会长正巧在这,他名望很高,便带头大声呵斥道:"站住,你干什么的?要饭请去其它地方,别污了我们的眼睛!"

"误会了兄台,我来找老婆的。"赵凡一脸的淡然之色,但是这表情看起来十分欠削。

学生会长不屑的说:"怎么,想拿麻袋抓个拐回去不成?"

"不不,这里边是送老婆的见面礼。"赵凡拱了拱肩扛的麻袋,问:"打听一下,林芊芊在哪个班级?"

众多男女听闻这个名字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林芊芊是谁?

那可是江北大学无人不知的三大校花之首,家世又显赫,像这等女神,想追她的男生都能摆满整个操场,岂是你一个不知哪来的土鳖能打听的?

过了数秒,全场哗然,变得更热闹了。

学生会长气笑了,"你确定是说林芊芊……"

"对啊,我不知有没有重名的,你等下。"赵凡伸手在怀中摸出来张泛黄的老照片,他淡笑的道:"这是我丈母娘,据说和我老婆长得挺像。"

学生会长瞳孔一缩,上边的女人真与林芊芊有着九分相似,但是连他都没有资格染指的女神,怎么会是这二货的老婆?随便来个脑子正常的人就觉得不可能,他惋惜道:"真可惜。"

"怎么讲?"赵凡疑惑。

"可惜你年纪轻轻的,脑子就进水了。"学生会长冷笑着掏出两枚硬币扔在赵凡脚下,"拿着去买个镜子照照自己啥鸟样,屌丝!"

"哦。"

赵凡弯腰捡起了钱,目光平静的叹了口气,"不告诉我就算了,麻烦让让,别耽误小爷时间。"

"还真捡了?那好,既然这么不要脸,我就满足你。"学生会长指了个方向,幸灾乐祸的说:"就在音乐系大楼,二层第五个教室。"接着他就张罗着大家跟上去看这土鳖将会受到怎样的羞辱。

"谢了,这是问路费,望笑纳。"赵凡随手将捡来的硬币扔回对方脚下,在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之后便气定神闲的走了过去,而期待将会发生什么的众人则如蝗虫般紧随其后。

诡异的是,学生会长却留在了原地,因为他发现自己忽然间无法动弹了,身子就仿佛有千斤般沉重,连脚都抬不动。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地面,随之眼中充满了惊恐,之前那两枚扔过来的硬币没有倒下,而是立着贴在脚尖前。

殊不知赵凡在硬币上动了手脚,以其为引,施展了"僵直之法",除非其亲手化解,否则必须站满一个钟头。

世人只知鲁班书,却不知还有一本《公输册》。

此书又名"大造化风水术",是鲁班祖师爷的老对头墨子将《鲁班书》改编而成并融入了玄学五术,习之可成为大造化天师,与前者相比,舍弃了繁杂的机关造物,专攻于风水、术法与岐黄之道,相应的施展方式无一相同,却有着殊途同归的作用,故此不存在那鳏、寡、孤、独、残缺一不可的诅咒。

大造化天师一脉,每代只收一位徒弟,而赵凡的七舅姥爷,正是当代天师,早前他发现赵凡命格残缺易早夭,却又有可看懂《公输册》的天赋,便收之为传人。

赵凡今年十九岁,他虽然平时与七舅姥爷隐于穷山僻壤,但年幼时起便跟着走南闯北。七舅姥爷如今已是风烛残年之躯,他过去给赵凡安排了一门命格互补的娃娃亲,现在算到女方有大劫,就有了赵凡只身孤入江北大学的这一幕。

赵凡步入大楼来到了那个教室,他站在门前,视线很快就锁定了在低头看书的林芊芊,她穿着白色胜雪的连衣裙,长发披肩,白皙的鹅蛋脸上有着两条初月般的秀眉,眼睛大大的,不过眸光却有些黯淡。

"死气都蔓延到眼部了,大限将至的征兆!舅老爷这是从哪订的娃娃亲啊,完全就是给我找了个烫手山芋。"

赵凡摇头有些无奈,俗话说窥一斑而知全豹,眼睛就好比是窗子,人体是一个房子,发现窗子上有烟雾缭绕时,差不多里边就已然失火烧起来了。

"不慌,先开天眼看看。"

赵凡掐动指诀点了下眼皮,视线中的林芊芊变得模糊起来,她眉心上方有着一团黑色的气雾,不断的流向全身再流回来。

"解。"赵凡闭上眼睛随后睁开,映入眼帘的事物恢复正常后,他倒吸了口冷气,"这么浓的死气?!阳寿流失的有点快啊,最多十天,渗透骨头之时便为死期……她究竟撞了啥邪?"

毕竟他是人不是仙,即使深得《公输册》的真传,也无法一眼窥破端倪。

"我没得选择,舅姥爷说是普天之下唯有此女子可与我命格互补,那就只能破罐子破摔了。"赵凡撇撇嘴,眸光中透出一阵嫌弃。

全班同学在穿着老土的赵凡出现时就注意到了他在死盯着林芊芊看,此刻都有些犯懵了,其中一个暴脾气的吼道:"你一个臭要饭的,贪婪的看着芊芊女神这么久,现在表情这么嫌弃是几个意思?"

"咳。"

赵凡清了清嗓子,说道:"打扰诸位了,林芊芊,我有事找你。"

林芊芊不以为然的翻了页书,声音清冷道:"对不起,我没空。"

"我是你的未婚夫,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赵凡倚着门框,说道。

不论是班级坐着的,或是走廊看热闹的,集体瞪大了眼睛,纷纷认为这土鳖怕是失了智。

"呵……"林芊芊美眸平静如水的看了赵凡一眼,然后便摇摇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低头看书。

"女人不乖,就要管教。"赵凡对旁人视若无睹的走入班级,将肩上的麻袋卸下重重撂在课桌上。

林芊芊皱了皱眉,她料想对方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乱来,就恼火道:"神经病啊?请你离开。"

"也罢,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就先送你一丝龙阳之气。"赵凡嘀咕了一句。

旁人听不清,林芊芊却是听清楚了,不禁问道:"什么龙阳之……"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到脖子和后脑勺同时被两只手按住,薄红的唇瓣便被一股韭菜味的大嘴封住,紧接着有道无法抗拒的气流直冲而入,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丝反胃的感觉。

一亲芳泽之后,赵凡便被林芊芊用力推开。

林芊芊惊怒不已,这该死的混蛋竟然夺走了自己初吻,她俏脸涨红,语无伦次的指着赵凡,"你……你……"

"不用谢。"

赵凡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现在有没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道家和中医中都有一个词,名为"养气",而龙阳之气,乃是大造化一脉在入门时就开始在体内所蕴养的一口气,并将之融入了命脉。像他方才输送出去的那一丝,就至少需要一个月方能复原。

所以,如果不是为了稳住未来老婆的阳寿流失速度,赵凡根本舍不得浪费。

林芊芊美眸一颤,最近她总是心神不宁,每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会觉得疲惫不堪,跑遍了顶级的医院也没能查出个所以然来,然而现在被亲了一下,似乎……真有了些好转?因为换做之前,她是不可能有力气推开赵凡的。

想到这儿,林芊芊望着赵凡清澈的眼眸,就无意识的点了下头。

赵凡回味的咂了砸嘴,说,"樱桃味?还行,你下回换个草莓味的试试?"

几乎在同时,音乐系大楼之内炸开了锅,还是被滚烫的开水浇在了脸上那种躁动,围观的学生们早已震惊的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尤其是在场的男生,更是心碎了一地。

"这土鳖……我的天,真特么敢亲芊芊女神啊!占完天大的便宜还说不用谢?"

"樱桃味,划重点,记下了。"

"划你老母,护花使者何在?咱们把那牲口拖出去乱棍打死!"

"快看,太不要脸了,非礼了女神还问舒不舒服。什么?我眼睛是不是花了,芊芊……竟然……她竟然真的点头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