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7

轮回三千年 连载中

轮回三千年

来源:掌文作者:不如吹牛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陈景在同一天活了三千年。他在这一天放纵不羁,寻找着飙到极致的刺激。他知道所有人的秘密,知道这座城市的一切,他精通书法,厨艺,赌术,搏击,绘画他无所不能。但是这一切,每当第二天太阳升起,都会烟消云散。当一切回到起点,没有人会记得他,他绝望过,疯狂过,也曾经选择自杀。直到这一天,...展开

本书标签: 不如吹牛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你想去哪?"

陈景问道。

柳景瑜系着安全带,就坐在旁边的副驾驶上。

她已经完全相信了陈景所说,将所有保镖都打发走了。

"我感觉到很疲惫,想找个地方,好好的放空自己。"

柳景瑜揉了揉太阳穴,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

她今天得到的信息量太多了,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哪怕她是一个女强人,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幸运的是,到了明天一切都将会重启,她会忘记今天的一切。

不过转念想想,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好么?一直被蒙在鼓里,被别人算计的死死的,这才是最大的悲哀吧。

她左右为难。

"明白,带你去找点刺激。"

陈景咧嘴一笑,一脚油门踩下去。

两小时后,陈景停车,将红色的保时捷停在了街边。

"这里是?"

柳景瑜下车,对于周围的环境,有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这里是城郊,相对于市中心,当然要落后不少。"

陈景把车钥匙揣进兜里,淡淡说道。

柳景瑜打量周围,眼里有好奇之色。

周围的环境并不好,明显有些年头显得脏兮兮的楼房,随处可见垃圾的街道,以及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醉鬼……

她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家闺秀,这辈子都是在父母的计划中成长,还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么接地气的地方。

陈景拉着她的手,直接进了街对面的酒吧。

刚一进门,一股扑鼻而来的浓烈酒气便刺激着柳景瑜的嗅觉,紧接着,则是轰鸣刺耳的重金属音乐,差点让她直接败退。

不过,陈景抓的很紧,强行将她拽到了酒吧中央。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地方,但反正到了明天一切都会重置,既然决定了要放空自己,自然要体验体验不一样的人生,相信我,这个地方绝对刺激!"

陈景坐在卡座上,随手拧开一瓶啤酒,递给柳景瑜。

闻言,柳景瑜也不抗拒了,她咬咬牙,接过啤酒,咕嘟咕嘟的喝了半瓶,然后被呛住了,咳嗽不断。

陈景吹了一整瓶,也不帮她拍打后背,就是一个劲的笑。

在他看来,高高在上的女总裁偶尔狼狈,显得有几分可爱。

半瓶酒喝完,柳景瑜似乎也释放了自我,她决心彻底放纵,拽着陈景在舞池中央乱舞。

十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回到沙发上。

主动拿起一瓶酒,又咕嘟咕嘟喝了半瓶,柳景瑜的眼神迷离,已经有了五分醉意。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害我?"

"为什么就连我的父母,我的闺蜜,也只是把我当工具?"

她内心悲伤,只觉得自己长久以来的努力都是个笑话。

除了她自己之外,似乎没有人愿意帮助她抗争。

这个女人,背负的实在是太多了。

前几次的时候,陈景告诉柳景瑜,并不是没有人愿意帮她。

起码他就是愿意的。

但这是废话,他是一个没有明天的人,到了第二天,柳景瑜便不会认识他。

所以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他静默无言,只是递过去一瓶酒。

柳景瑜毫不犹豫的对瓶吹,喝到一半,眼泪忽然间流淌了出来,她发泄般的将酒瓶摔在了地上,失声痛哭。

"美女,遇到了什么烦心事?来来来,跟我大哥喝杯酒,有什么事我们给你摆平。"

她摔瓶子的动作吸引了不少人,一群混混走了过来。

事实上,柳景瑜自打踏入酒吧的第一刻起,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

她这种身材样貌,这种气质的女人来到这里,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一般耀眼,多少男人肾上腺素直接飙升,眼睛就像是钉子一般钉在了她的身上。

"滚开!"

柳景瑜带着醉意说道。

可惜,她这副样子,没有半点气势,反而显得很是柔弱。

"哟呵,这美女还挺辣。"

混混头子直接上手了,嬉皮笑脸的去搂柳景瑜的腰。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给我滚开……"

柳景瑜伸手去推。

她虽然有点醉了,但是思维还是大致清楚的,自然知道这群家伙打着什么主意。

可惜,没有人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这群人精虫上脑,乱七八糟伸过来不知道多少只手。

砰砰砰砰砰!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伸手的混混突然间惨叫到底,他们被酒瓶子开了瓢,头上不住的冒血。

陈景瞬间砸了四五个人的脑袋,又拎起两个瓶子,冷眼扫着所有人。

"我的女人,你们也敢动?"

他出手太快,后面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瞬间就炸了。

"我靠,这小子敢打我们的人!"

"妈的,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

"弄死他!"

一群人直接冲了过来。

轰!

陈景直接将冲的最快的人踢飞了出去,力道太大,砸翻了后面一片人。

他把柳景瑜按在沙发上,让她不要乱动,右手拎着一个瓶子,直接就冲了上去。

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尤其是陈景根本不怕担责任,反正到了明天一切都会重置,所以他下手非常狠,好几个人直接就被他废了。

有个家伙,闪避的及时,一摸脖子,发现全是血,吓得浑身发冷。

这是哪来的狠人?

"去叫人!"

他们怂了,四散而逃。

整个酒吧到处是血,其他客人也都慌了,尖叫着往外跑。

陈景一把拉起还在懵逼的柳景瑜,朝着外面走去。

"抓住他们!"

从二楼下来了一群黑西装,显然是这些混混们的头。

他们身上带着家伙,领头的人还摸出来一把枪。

但陈景不给他们机会,他抓着柳景瑜的手,随着人流走了出去。

他把柳景瑜丢在副驾驶上,然后自己才上车。

"你,你流血了……"

柳景瑜看着陈景满是鲜血的手,方向盘都被染红了。

"都是他们的。"

陈景满不在乎的一笑,还有心思伸手捏了捏柳景瑜的俏脸。

当然,也在她的脸上抹了一层血迹。

柳景瑜心跳加速,她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脸,酒意已经消散了大半,看着身边的男人,就像是看着一头野兽。

这个家伙太能打了,丝毫不留手,都是冲着废人去的,一场斗殴愣是被他打的充满了暴力美学。

女人天生便会被强大的男人吸引,柳景瑜自然也不例外。

"你为什么这么厉害?"

他想起来陈景一脚踹翻了一堵墙。

"跟你说了,我在这一天轮回了三千年,什么搏击,跆拳道,内家拳,外家拳,就是所谓的气功,我都练过,收拾一群小混混,有什么难度?"

他发动汽车,一脚油门直接踩到底。

汽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蹿了出去,而这个时候追兵才出来,也纷纷上了车。

"他们追来了。"

柳景瑜不住的往后看。

"放心。"

陈景把速度飙到极致,红色的保时捷像是旋风一般在城市里穿梭。

虽然如今已经是晚上,但是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有不少,但是陈景却视若无物,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在车辆之中疯狂的穿梭!

"快,太快了……"

柳景瑜脸色苍白,有些恐惧。

速度过快了,使得她后背只能死死的贴在座椅上,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

陈景淡然一笑,没有回答,继续一路狂飙。

他不是第一次飙车了,什么早高峰,晚高峰,他都飙过,还都是用不同的汽车,他对静海市所有的街道都了如指掌,清楚所有红绿灯变化的时间,早在他准备飙车的时候,便已经计划好了所有线路。

又过了十分钟,陈景终于减速。

追兵早就不知道被他甩到了哪里。

最终,他停在了希尔顿酒店外面。

"决定好了吗?"

陈景帮助柳景瑜解开安全带。

"你确定,明天睡醒,所有的一切都会重置,而我不会记得你。"

柳景瑜到了酒店门口,自然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当然。"

陈景直接一个公主抱,将柳景瑜抱起,大踏步的朝着酒店大厅走去。

"你的意思是,你睡过我?"

柳景瑜躺在松软的老板椅上,一双修长笔直的黑丝长腿翘起,交叠出一个诱人的姿态。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好像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柳氏集团资产超过五十亿,是静海市房地产行业的龙头,家族人脉广阔,生意辐射全国。

而柳景瑜正是柳家独女,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柳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才二十六岁,便已经被扶正,坐上了集团总裁的位置。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能力非凡,上位之后,很快便掌握了柳氏集团,使得集团资产蒸蒸日上,底下的员工也对她心服口服。

美丽,高冷,性感,成功……她的身上有太多太多的标签,无数男人都把她当成是梦中情人。

可惜,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摘得芳心,甚至就连靠近她,都是奢望,在许多人眼里,她是高高在上的仙女,只可远观,无法接近。

然而现在这个相貌并不突出,一身地摊货的家伙,竟然说自己睡过她?

"事实上,不止一次。"

陈景咧着一口雪白的牙齿,就好像说着一件理所当然的小事。

"我不明白是谁给了你满口胡言的勇气,但我希望你知道,无论是谁,都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柳景瑜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浮现出一抹冷色。

这一刻,她的气场陡然间变了,瞬间拉开了距离,许多内心不够强大的人,只怕是此刻都要低下头,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然而陈景,却是丝毫没有被吓到,反倒是流露出欣赏之色。

"瑜瑜,你还是那么的有性格。"

陈景很喜欢这样的柳景瑜,越是高贵,越是威严,就越是能引起他的兴趣。

柳景瑜的眉头越皱越紧,陈景的眼神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就好像是,自己已经是这个男人的私有物一般。

看他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好像自己真的跟他有一腿似得,但实际上,柳景瑜可以确定,自己与他这是第一次见面。

中午的时候,自己的私人号码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似乎对她很是了解,不等她开口,对方便侃侃而谈,一连说出了几件与柳景瑜相关的事情。

这些事情都极为隐秘,知道的人屈指可数,甚至有两件事,只有柳景瑜一个人知道。

最后,他还点出,自己知道一件关系到柳氏集团生死存亡的大事。

很显然,柳景瑜震惊了,她吩咐秘书将打电话的人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想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结果看到的,却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平平无奇的家伙。

尤其是,这个家伙出口惊人,不等柳景瑜询问,便挑明了,自己此行的目标便是睡她。

并且,他还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已经被他睡了足足八次。

如此不可思议,如此缺心眼的谎言,着实是让柳景瑜惊到了。

"你莫非是神经病?"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果我是神经病,又怎么会知道你的所有事情呢?"

陈景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的所有事情?"

柳景瑜冷笑,父母都不可能知道她的所有事情,这个家伙怎么可能知道。

"是的,你的所有事情,比如说,你十三岁那年,曾经暗恋过班里的男生。"

陈景笑着说道。

柳景瑜脸色微变,这件事情她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是独属于她的秘密。

"你从小便懂事,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一般,不可能跟其他普通女生一样与人谈恋爱,所以刚刚生出情愫,便自行掐断了……但这件事情,你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少女情怀总是诗嘛,对于你来说,初恋还没有到来,初次暗恋,却值得纪念。"

陈景温柔的说着,言语之中似乎有几分心疼。

"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你十八岁那年,你的家族便给你定下了婚约,对方是江城洪家的公子,柳家若是与洪家攀上关系,那便是榜上了高枝,两家生意正好互补,短时间内甚至可以跃居成为全国有数的巨头……但你却并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夫,甚至对他无比的厌恶,为此,你与父母争吵,与家族抗争。"

"但可惜,婚约早已定下,一切都在朝着你不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你,提前接手了柳氏集团。"

"你跟父母定下了赌约,如果能在一年之内,使得柳氏集团的资产翻倍,那么你便可以推掉婚约!"

柳景瑜的呼吸陡然间粗重了起来,她修长的手指捏住,看向陈景的眼神中透出不可思议。

柳家与洪家的婚约,很多人都知道,这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她与父母定下的赌约,却是一件绝对的隐秘,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柳景瑜的眸子里,除却了难以置信外,还有浓浓的……警惕!

"我为什么会知道?"陈景自嘲一笑,眼中露出几分无奈:"如果你跟我一样,在这一天,活了三千年,那么你也会知道这个城市里,所有你想要知道的秘密!"

"你活了三千年?"

柳景瑜显然不信。

陈景起身,看向窗外。

这个高度位置很好,能够让他俯瞰静海市最繁华的商圈景色。

只是他的目光却显得很是空洞,虽然是看着窗外的景色,但心思,全然不在此。

事实上,他的的确确活了三千年。

三千年前,他去酒吧买醉,苏醒之后,便发现自己进入了时间循环。

就好像是被诅咒了一般,无论他做什么,在二十四小时后,又会回到自己酒醒前的那一刻。

最开始,他认为这是上天的馈赠,他在这一天放纵着自我,与人斗殴,飙车,赌博,乃至于生死搏杀……

他死亡过,然后又会"复活"。

他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小人物,但是无穷无尽的时间,却让他逐渐的了解这座城市,他认识每一个身价千万以上的富豪,知道他们的银行卡密码;他睡过超过三万个八分以上的美女,只是无论当时多么的欢愉,第二天醒来,各自又会是路人;他研究过,学习过他所有能够接触到的技能和知识……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当太阳照常升起,他依然会回到原点。

终于,当这座城市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当他一切都尽在掌握之后,他绝望了。

那种没有任何希望,只能活在同一天的日子,是难以形容的折磨。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玩着一个永远不会通关的游戏,所有活生生的人,在他眼里,就像是游戏里的NPC,无论与他相爱,厌恶,敌对,交好,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当太阳升起,所有人都会将他遗忘。

就比如说柳景瑜,他曾经与她有过八次情缘,但是现在,对方却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记忆。

"瑜瑜,这是我第九次向你解释,没错,我的确活了三千年,如果你不信,你尽管可以试探,我敢说,我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陈景轻叹一声,说道。

"呵……"柳景瑜还是不相信,她打开邮箱里刚刚接收到的一封邮件,缓缓念道。

"陈景,二十四岁,父母七年前因车祸离世,他们离去后,你被你父亲的战友姜建国收留,后来还将自己的独女姜亦舒许配给你,只不过,你们婚后生活并不和谐,无论是你的妻子,还是你的岳母,都对你没有任何好感。"

"资料上有你妻子的照片,倒是的确称得上倾国倾城,也难怪看不上你这个平凡的人。"

"半年前,你的岳父姜建国因为心脏病去世,在那之后,你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比如说昨天,你就被岳母赶出了家门,在酒吧买醉……"

柳景瑜摇了摇头,嘴角拉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日子已经过的很凄惨的你,不想着该如何挽回家人,竟然还有时间来我这里招摇撞骗。"

听到柳景瑜这番话,陈景没有意外的笑了起来。

这件事情,他已经经历了八次,这是第九次。

以柳景瑜的能量,想要调查他一个小人物的背景,实在是太简单了,根本不需要花费什么时间。

"你说的这些,都是实情,我的确是一个被人嫌弃的赘婿,我那个所谓的妻子,一开始就看不上我,至今为止,我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陈景淡淡说道。

"呵呵,你刚刚不还说自己活了三千年,难道在这三千年里,你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摆平?"

柳景瑜目光灼灼,她认为自己已经要戳破这个家伙的谎言了。

"不是没有摆平,而是我并没有去找她。"陈景背着双手,说道:"有些人有些事,即便是时间再怎么漫长,也不想去面对,在这三千年里,我睡了几万美女,就连静海市第一女神的你,我都睡了足足八次,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碰过姜亦舒,哪怕是一根手指头。"

"姓陈的,你口口声声说睡过我,你有什么证据吗?"

柳景瑜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这么又扯到了这件事情。

"证据?你的屁股上有一颗痣算证据吗?"

陈景上下打量着,笑着说道。

砰!

"你偷窥我!"

柳景瑜拍桌子,恼羞成怒了,手指下意识的伸到桌子底下。

然而陈景却洞悉了她的举动,无奈的摇了摇头。

"第九次了,难道你还要叫外面的那些保镖吗?"

柳景瑜的动作戛然而止,她的桌子底下有个按钮,如果遇到突发事件,只要按下去,外面的职业保镖就会进来,连这件事情这个家伙也知道?

"你的左边抽屉里放着几本时尚杂志,不过都是你以前看过的,右边抽屉里你从小学到大学毕业的合照。"

"你今天穿的黑色内衣是你网购的,你用的口红不是新款,而是三年前发行的TF纪念版……"

"你的口袋里除了三张信用卡外,只有一张储蓄卡,里面有三百五十八万……哦对了,还有一枚硬币,这是你遇到重大抉择犹豫的时候,用来做决定的道具。"

陈景如连珠炮一般说道。

"你,你说什么?"

柳景瑜前所未有的紧张了起来,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好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你这个女人,外表看起来很是强大冷漠,但实际上内心却柔软极了,并且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在每周三的傍晚,你喜欢去rose酒吧,坐在右侧角落的位置上,喝那么一杯不是很强烈的的冰霜烈焰,这大概是你唯一的娱乐。"

陈景继续说道。

"你跟踪我!"

柳景瑜声音冰冷,因为极度的不安全感,她对眼前的陈景,生出了强烈的戒备之心。

"这些东西,都是你以前亲口告诉我的。"

陈景看着这个危险却又散发着无穷魅力的女人,淡淡说道。

"你很聪明,你应当知道,我说的这些东西,有很多都是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即便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特工,也不可能调查清楚,所以,我之所以知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亲口告诉了我!"

柳景瑜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的目光依然凝固,但内心却是松动了起来,难道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所说的是真的?

"你想要让我相信,还不够!"

她沉声说道。

"老是说过去的事情,你的确不会相信我,那么我就说说未来吧。"

陈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未来?"

柳景瑜有些不明白。

"两分十三秒后,有个人会打来电话。"

陈景看了看时间,说道。

"这个人,便是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跟柳氏集团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的那个人!"

两分十三秒。

柳景瑜拿出手机,仔细的盯着。

她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很紧张,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紧张不断加剧,甚至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嗡嗡嗡!

时间刚一到,手机立即震动了起来。

一秒不差。

"怎么可能?"

看着来电人名,再看着坐在对面好整以暇的陈景,柳景瑜的脸色大变!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