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7

和盲先生谈一场恋爱 连载中

和盲先生谈一场恋爱

来源:掌文作者:苹果宝宝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三年前,顾婉被贱女设计,被渣男逼至走投无路。三年后,虐渣是顾婉的终极目标。 然而每次动手,她的盲先生总是先下手为强。 季先生,你到底要干嘛?没有理由的宠你啊!展开

本书标签: 苹果宝宝 豪门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顾婉距离墨允辰很远,也很近。

她能看的见男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西装,里边的白色衬很干净,灰色格子的领带扎的有些凌乱,以前墨允辰说过细节决定成败,看起来今天墨允辰没了细节。

他走得很急,并没有发现她,顾婉看着侧影逐渐的远去,目光里闪过了意思冷峭,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日的神色。

眼见自己的人和墨允辰几乎同时进入大楼,她走进车里闭眼假寐,不到五分钟,她的电话响了起来,顾婉低下头看了一眼电话,发现是之前的助理打来的电话。

"顾小姐,墨总要求和你见面,不然不肯在合同上签字。"

"不签字就不签字吧!你们撤回来,已经九点半了,我要回去了。"

顾婉知道不能耽误时间了,再有半个小时季掣就要开会了,她是季掣的眼睛,很多事情都要通过她的眼睛传递给他重要的信息。

耽误了开会的时间,季掣会不高兴。

"是。"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恭敬。

顾婉放下电话等着对方,直到十分钟过去,对方都没有出现。

十分钟了,对顾婉来说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

顾婉等的心急,干脆自己先走。

谁知刚刚走出车门却听到了一阵惊叫声,她顺着惊叫声望过去,看见自己的助理竟然吊在了霍氏集团十七层的窗前。

男助理双脚悬空的蹬腿,一双手紧紧地抓着上边的栏杆。

栏杆上面有一段绳子牵着,也正是因那段绳子,男助理的位置忽高忽低,引发了男助理的一阵阵惊叫声,那叫声里掺杂着恐惧,一次一次凄厉的叫喊着"救命"。

这样大的动静,真的就算是不想听见也不行。

墨允辰的手段一直都没变,心狠手辣出了名,哪怕是对一个陌生人也如此。

此刻墨氏集团出了人命案,不管是对墨氏集团还是对季氏集团都有影响,墨允辰为了自己的目的,已经孤注一掷。

之前她的男助理在电话里告诉了她,墨允辰想要见她。

顾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四十,从这里回到季氏集团总部,十分钟倒是够了,还有十分钟,她要去见墨允辰。

顾婉微微闭上眼睛,也米在犹豫,转身走向了墨氏集团。

一分钟之后,顾婉到了墨允辰的办公室,十七层。

年轻漂亮的女秘书带着顾婉站在了墨允辰的办公室前,求救和惊慌的叫声越发扰人。

顾婉的平静让女秘书很意外,这要是换做别人,怕是肯定要东问西问,可是顾婉没有。

她从侧面打量顾婉,是很漂亮的一个女人,脸上的妆容淡淡的,一张小小的瓜子脸,面色偏白,看起来是那种不太健康的白,可就是这张素白不太健康的脸,让人看起来有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这个女人自从和她见了面,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姓名,一直到能听到呼救声的总裁办公室一句话都没说。

"顾小姐,这就是总裁办公室了。"年轻漂亮的秘书听到了呼救声,隐隐的有些慌张。

顾婉点头的时候,发现年轻漂亮的秘书已经离开了。

她敲了敲门,和墨允辰早晚是要见面的,就算是季掣不出手,她也准备暗暗地灭掉墨允辰,想到墨允辰从之前惹到了季掣,是真的有些巧合了。

"进来。"墨允辰磁性冰冷的声音一点都没变,还是原本那样的声音。

顾婉听到这声音,有一瞬间的失神,记忆像是瞬间回到了三年前,但是很快记忆又重新回归。

她快速推开了门,走进去的时候就看见站在办公室中间的墨允辰。

他一身黑色西装,洁白的白衬衫,唯独格子领带有些松散,正在拿着一杯茶,默默的看着一份儿文件。

那文件正是她之前带来的文件,内容是季掣亲自拟定收购墨氏集团娱乐公司的条款。

她其实并没看过那文件,季掣对敌人向来毫不留情,想必对墨允辰也不会留情。

墨允辰一直在看文件,并未抬起头看她一眼。

顾婉冷笑,也不出声,她还真想看看墨允辰什么时候会发现她。

让顾婉意外的是,墨允辰竟然一直都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开口道:"贵公司在一夜之间恶意侵占墨氏集团,打压墨氏集团,这是非法行为,请你转告季氏集团总裁季掣,南华小筑的生意墨氏可以不做,不是因为墨氏集团怕了季氏集团,而是那个项目不适合墨氏集团。"

话音落下,墨允辰一点一点的撕碎手中的纸质合同,然后把手中撕成碎片的纸质合同直接扔到了顾婉面前。

他随着纸片落下抬起头,正好看见顾婉清冷的脸,那一双眼睛,正泠泠的盯着他。

看到顾婉的那一张脸,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顾婉迎着墨允辰的目光朝着他走过去,她站在墨允辰的面前,忽然对着墨允辰笑了一下,然后收起了笑脸,"墨总,你要吊着我的人到什么时候,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墨允辰看着顾婉的脸,黑白分明的瞳孔微微收缩,抬起手直接按住了顾婉的下巴。

他从顾婉的下巴向上看,目光逐渐的变沉,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有一种闪动的光泽。

顾婉的下巴有些疼,很快拿出了手机,毫不犹豫的报警,就在她按下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手腕忽然被墨允辰按住了,他把她拉扯到距离自己更紧的位置,凑到了她的耳边,"顾婉?是你!"

"墨总,放尊重点。"

"你不是她。"墨允辰自言自语,很快讽刺的看了一眼顾婉,"是你不尊重我,一进门就要往我的身上贴。"

顾婉听到墨允辰的话,倒是笑了,凑到了墨允辰的身边,一双手已经按在了墨允辰的肩膀上,墨允辰低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细长的手指,眼里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失望。

这个叫做顾婉的女人长得和她几乎一模一样,但他知道,这个顾婉不是那个顾婉。

那个顾婉已经死掉了,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森冷的夜。

冷风钻进别墅中的每一个缝隙。

大厅中间的男人肃然而立,脸部俊美的线条收紧,眼中闪着如病一般的冷意。

他面前的女人身上染了血,唯有一口气在胸口浮动,证明人还活着。

男人毫不犹豫的按住了女人的下巴,冷冽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爷爷对你那样好,你却杀了她,你到底有没有心?"

女人身体微微抽动,额头上的血迹杳杳的往外流,喉咙间滚动着气音,混沌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来,"不是……不是我。"

咣当!

男人甩开女人的身体,女人身体反动,滚到了一米以外,她的鼻腔和口腔溢满了血迹,头微微动了动,以一种奇怪的姿态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然后对着男人冷笑。

"当真以为我爱你才娶你?三年前姚遥和我传出绯闻,我只是不想耽误姚遥的星途,才不得不跟你这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制造绯闻,只为姚遥能在华语乐坛荣登后位,你知道不知道?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呵!"女人笑了起来,嘴角淌着血迹,"离婚协议书我没签字,我不跟你离婚,你想跟姚遥在一起,我死也不成全你。"

"死?岂不是便宜了你,你奶奶还在医院,信不信我停了你奶奶的医药费,这三年,你当了三年墨家少奶奶,你还不知足?"

"你不可以给奶奶停,停医药费,我就剩下奶奶一个亲人,离婚书我签,你答应我不要给我停奶奶的医药费。"原本还强硬的女人这会儿软了态度,随着身上迸出的血迹软弱的一塌糊涂。

男人提步,走到了女人面前摸着她的脸,冷峻的面容里闪过了一丝恨意,"杀了爷爷,伤了姚遥,你是死罪,签了离婚协议书不算你的妥协,我只会把你丢到垃圾桶里喂狗。"

"我没杀,没杀爷爷,我对天发誓,如果我杀了爷爷,我天打雷劈。"

"还在骗我!"男人怒吼,手狠狠地按住了女人的脖子,看着全身是伤的女人,"爷爷对你不薄。"

"呵呵!你,你认定是我傻了爷爷,我说什么都没用,那你想不想,想不想知道爷爷临死之前跟我说了什么?"

"什么?"男人眼中满是疑惑,看着女人。

"你过来亲我一口,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呵呵,不是不爱我吗?不爱我为什么夜夜和我纠缠?为什么每次都吻我?"

啪!

男人狠狠地抽了女人一巴掌,女人偏过头,"哇"的一声呕出了一口鲜血。

"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让她自生自灭。"男人看着女人满身血迹,只是看了看门外的黑衣保镖。

黑衣保镖走过来,拖住了女人的身体,女人被硬生生的拖动起来。

她能听到自己被拖行的声音,睁开眼用毫无焦距的目光盯着男人,沾满了鲜血的嘴巴笑了起来,"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墨允辰,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冷风吹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凉意,身边一阵阵恶臭味传出来,几只流浪猫狗在她的身上跳跃。

她微微动了一下,手中的验孕棒终于掉了出来,她看不见验孕棒上的两条线,但是验孕棒的样子已经记在了她的心里。

忽然感觉肚子一阵疼痛,女人动了一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离开她,她的意识已经不清楚了,然后闭上了眼睛,她好像听到了墨允辰的声音,墨允辰告诉她她有多恶劣。

她咯咯的笑,声音里带着无望和寒意。

隐隐的汽车声在她耳边经过,她想要睁开眼,却已经在没力气,很快失去了意识。

三年后。

大片的阳光照进湖边的别墅,透过窗子,这片光直接洒在了一个女人的侧脸上,女人的侧脸在被阳光照射下显得尤为苍白,大大的眼睛因为阳光忽然透进来微微闭上,纤长的睫毛就像是蝶翼,微微颤动。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女人抬起头,看着门口走进来的老人,赶紧站起身走到了老人身边,身边,扶着老人,"爷爷,你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怎么不等我?"

"我听柴嫂说你昨天身体不舒服,今天感觉如何,要我叫医生给你看看?"老人慈爱的看着女人,对着女人笑了笑,"季掣下午回来,到时候让季掣带你去看看。"

"不用麻烦季先生了,我今天好多了,爷爷,我再陪你出去走走吧!"

"还叫季先生,你和季掣都快结婚了,婉儿,你不会后悔了吧!"季老面露慈祥,"你还记得三年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吗?"

"恩,记得,爷爷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季……季掣。"

"爷爷老了,也不知道还能有多长时间,季掣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他很聪明,这些年你也看到了,季掣尽管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依旧把公司做的很好,你和季掣结婚后,你就安心当季掣的眼睛,你会当好这双眼睛,我希望你不要让爷爷失望。"

"恩。"面色苍白的女人点了点头,对着爷爷笑了笑,"我不会让爷爷失望。"

"婉儿,还有一件事,你奶奶那边的情况已经挺稳定了,你要不要把你奶奶接过来,对面的别墅环境不错,你要是看着可以……"

"不要了爷爷,我奶奶能活到现在,是奶奶的造化,也是奶奶的运气,三年前的顾婉已经死了,这件事就这样吧!奶奶有您派去的人照顾,我很放心。"

顾婉说完对着爷爷笑了笑,三年过去了,她其实并不希望奶奶知道她还活着,只要她知道奶奶好就好,她看着爷爷打岔道:"我前几天上了约翰老师的课,觉得约翰老师讲的课很有意思,爷爷能不能帮我很约翰老师沟通一下,请他帮多多上几节课,我想尽快学好口语,季先……季掣过几天要跟谈阳光古城的项目,这次的设计是设计师Asa设计的,季掣身边需要个翻译。"

她被季爷爷捡回来,最重要的,还是帮助季掣在公司处理好事物。

这一点顾婉很是清楚。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