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15

爹地,你老婆又黑化了 连载中

爹地,你老婆又黑化了

来源:掌文作者:安墨染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想娶我,先过我女儿那关再说。早就在等安暖这句话的安心宝贝赶紧给厉铭爵打电话:叔叔,快来,妈咪决定要嫁给你了!说好的是妈咪的贴心好棉袄,安心宝贝你为什么叛变了?安心宝贝拧着小手绢嘤嘤嘤:妈咪,人家抵挡不住叔叔的攻势,只好缴械投降了,你看叔叔这么帅,还这么有钱,重点是对宝贝...展开

本书标签: 安墨染 豪门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安暖站在原地停了两分钟,才放下安心去按开门的密码。

门上的指纹锁还没有设定,要等她入住之后再设定。

收拾好行李,先跟凌墨通一个电话,告诉他,她们到了的消息。

凌墨那边和这边有时差,他在外面,视频中照出一片夜景……

几秒种后,光线一亮,凌墨那张妖孽的连出现在屏幕上,温和笑问:"新住处怎么样?"

"还不错,风景秀美,装修的风格很符合我的审美。"

安暖说着,拿着手机在室内转了一圈。然后定格在正在画画的安心宝贝身上。

"安心宝贝,跟凌墨叔叔打声招呼。"

"再等一下哦~"安心的小手加快速度,安暖把手机靠近她的画面,和凌墨一起看安心的画。

几分钟后,一个凌墨的Q版画像完整出现在她的绘画板上。

"凌墨叔叔,这是心心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很喜欢,心心一会儿把画像传到我的手机上,我要拿来当头像!"

"好哒~"安心眯眼笑的跟个小狐狸一样,瞄了安暖一眼,小声问:"凌墨叔叔你是不是又在泡美眉?"

"胡说,凌墨叔叔在工作,哪有时间泡美眉。"

"哦~"拉长尾音的话语,成功让凌墨投降:"心心,把手机给妈咪,我有事情要跟她说。"

安心笑眯眯的把手机还给安暖:"妈咪,给~"

凌墨:"暖暖,阿姨所在的精神病医院地址我稍后给你发到手机上,还有她主治医生的电话。听李医生说,阿姨最近的状态很不错,你想去看她就去看吧。相比你一直自责内疚觉得没脸见她,我觉得,阿姨更想看到你,或许感觉到你对她的爱,她的病情能够好转也说不定。"

"如果你不敢一个人去见她,就等我两天,等我忙完回去之后,陪你一起去看。"

安暖扯了扯嘴角,压下心里的痛,"我会去看她……"

她苦涩的呢喃:"我还欠妈妈一声对不起……"

凌墨心疼道:"暖暖,这不是你的错,你是被安国峰他们利用的,你已经后悔痛苦自责了七年,别再折磨自己……"

安暖微微抬头,将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逼回去。

她不能懦弱,也没有资格懦弱……

得知当年真相的那一刻,她几乎崩溃。

妈妈是被安国峰和方倩莲联手算计,故意找了几个男人玷污了妈妈,还拍下视频,传出豪门丑闻,让她成了陵城上流社会中被嘲笑的对象,用这样的手段逼妈妈把手里的股份都给了他。

而她被安国峰蒙骗,认为是妈妈背叛了家庭,毁了她幸福美好的家,对她很失望,甚至恨她,不再给他叫妈妈。

当时在她传出丑闻后没多久外公就去世,舅舅出车祸成了残疾,她的指责和痛恨,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连几番打击,让她精神失常,从高贵大方的豪门名媛变成一个疯子……

是她的错,她为什么没有相信自己的妈妈,为什么要在妈妈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上再刺一刀,害她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

她对不起妈妈……

每次提到这件事,她都沉默,凌墨无奈的叹了口气,劝道:"坐了一天飞机,你和心心也累了。别胡思乱想,先好好休息。"

"好……"

安暖捏着手机的手指狠狠用力到指节发白。

这一次回来,她只为妈妈讨回一个公道!

那些伤害了妈妈的人,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们!

还有他们从她手里抢走的东西,也要一一抢回来!

下午八点,一辆车停在了路边。

安暖无语的检查完车子,脸上有点无奈。

居然开车第一天就出故障,抛锚了。

可宴会很快就要开始,专门为她举行的欢迎晚会,她这个主角迟到了有点说不过去。

打电话给了公司的人,但从公司过来,再去宴会场所时间会来不及……

安暖站在路边,看看马路两边,准备拦一辆车送她去公路上,方便她打出租车。

这里是富豪区,家家户户出入都是自己车,平常根本没有出租车往来。

一辆银色的宾利从公寓方向驶出来,安暖伸长手臂,在路边拦车。

车在他面前停下,驾驶位的车窗降下来,一张年轻而有朝气的脸出现在安暖面前。

"这位小姐,你有事?"

"我的车坏了,但我赶时间,可不可以麻烦你载我一程?不用太远,送我到能打到出租车的地方就行。"

有求于人,安暖的语气放的很温和,谦逊有礼。

司机正要开口,从后面传来一声冷的沁骨的寒凉话语:"开车。"

"是,少爷。"

田凯歉意对安暖说:"很抱歉,我家少爷不喜欢陌生人搭坐他的车,你等下一辆吧。"

安暖后退一步,让开路:"没关系,本来就是我唐突,打扰了你们。"

田凯重新升起车窗,起步开车,厉铭爵抬头,从窗户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安暖。

是她……

不由自主的,眼前浮现了那个可爱又软萌的小女孩,耳边似乎还有她叽叽喳喳叫叔叔的声音……

"停车,让她上来。"

田凯连忙踩刹车。

虽然不知道少爷为什么会改变意思,但少爷的话就是圣旨,他只有遵循的份,不能质疑。

安暖还以为他们要走,结果刚开出去两米又停下,田凯伸出脖子:"小姐,我家少爷同意送你一程。"

安暖愣了一下,不明白里面的少爷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但能够搭车,还是礼貌的道了声"谢谢。"

拉开后面的车门,安暖已经探进身子后才发现,在后面坐的男人,竟然是她已经有过两面之缘的男人。

就在今天下午,人家还帮她把行李搬回家……

如果此时是一个陌生人,安暖不会感觉到尴尬,但车上的人是厉铭爵,让她的神色有些微动后,舒了口气,像是做了决定,抬脚上车坐在靠车窗的位置,对他又道了声"谢谢。"

厉铭爵没有回话,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向她看一眼,静默的坐在车上,冰冷而强大的气场在车厢内蔓延……

黑色的劳斯莱斯画了一个优美的S型后一个急刹车停在路旁。

厉铭爵扯开衣领,因为药物关系,他全身温度滚烫,血液似乎要燃烧起来,额头上的汗在不断向下滴,双目隐隐变成红色……

该死……

药效太强,他已经快要顶不住……

一双泛着戾气的眼眸盯着清净无一人的路面,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让他的眸中迸射出看到猎物的兴奋。

安暖从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十几年,可最近几天路灯出故障,这一片每天晚上都是漆黑一片,让她有点害怕。

她忍不住加快脚步,只想赶紧走完这段路,回到家里去。

就在快到家的时候,她擦身经过那辆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车门突然打开,一条胳膊伸出来,把她扯到了密封的车里……

摇晃了近半夜的车停下来,厉铭爵的大脑清醒过来,看到被他欺负到连哭都哭不出来的小可怜,眉心狠狠蹙起。

他伸手去扶她的肩膀,才从情欲中脱身,声音比平常要更低哑几分:"你叫什么名字?"

安暖反射性的挥手,嘶哑的喊:"别碰我……"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

"让我走……"安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勉强用撕烂的衣服把身体遮住。

黑暗中她的脸上净是恐惧和惊慌,不过因为光线太暗,他们并不能看到彼此的样子。

这一层黑暗,此时却成了安暖最后死守的底线。

她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个伤害她的男人的样子,更不想让他看到她的脸。

这辆车就跟罪恶深渊一样,让她一分钟、一秒钟都无法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紧绷的神经已经到了极限,她现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想逃离这里。

厉铭爵耐下性子,尽量不吓坏这只受惊过度的小白兔,"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安暖想要下车,而厉铭爵就挡在车门那,咬着牙,忍着眼泪,她一脚踢在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厉铭爵痛得倒吸一口气,身体向后仰,安暖趁着这个机会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因为双腿太过酸软,一下跪在地上,膝盖钻心的疼,可再疼,也不过她心里的痛。

她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跑回家。

等厉铭爵缓过劲,再下车看,已经没有了安暖的踪迹。

回到车上,他打开了车内的灯,点燃了一根烟,随后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

"王石,收购木林企业,天亮之前,让这个企业彻底消失。"

敢算计他,代价,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目光突然瞥见后座上的血迹,眼神微怔了一下,随后有看到下面有一个反光点,他伸长手臂拿过来。

是一条项链。

那个女孩的东西……

……

安暖拖着几乎半残的身体,跑断了两条腿,生怕被那个男人抓住,等回到熟悉的家,看到光亮,才崩溃的停下来,蹲在地上无声的哭泣。

伤心欲绝的哭了好久,她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已经失去清白的她怎么配得上那么完美的逸轩哥哥,她打算问问爸爸,这个婚约,到底该不该继续下去。

"国峰,你到底什么时候公布瑶瑶的身份?什么时候澄清安暖不是你的女儿?你都替别人养了十八年的女儿,自己的亲生女儿却被当成是拖油瓶,瑶瑶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如今你都得到了安暖手里的股份,你要给瑶瑶一个名分啊!至少让她在同学面前抬起头来,别再被排挤了!"

方倩莲的话,让本来打算敲门的安暖,手一下停在了半空,一双哭到红肿的眼睛惊讶的睁大。

平日里对她温柔体贴跟亲生女儿一样的方秘书,怎么这么晚会在他们家?!

而听她话里的意思,她不是爸爸的女儿,安沐瑶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她手中的股份,是妈妈精神失常之前转给她的,但在她十八岁生日之后,她听爸爸说董事会的人总想拿捏他,想让她把股份先转给他,到时候他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就没有人再敢质疑他的决定,等他稳定了在公司的地位后,再将股份还给她。

就在前两天,所有手续刚刚完全走清,她的股份全变成了安国峰的。

今天就被她意外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这个消息太过刺激,让她暂时忘了失身的痛。

她要听听,他们还要说什么!

安沐瑶撒娇的语气:"爸爸,陆薇和安暖母女两个霸占属于我和妈妈的位置这么多年,让我和妈妈受尽了白眼和欺辱,你说过要补偿我们的!我喜欢逸轩哥哥,我不要安暖嫁给他,我要嫁给他!"

方倩莲在一旁符合说:"国峰,瑶瑶难得喜欢一个人,林逸轩的身份也不错,就让瑶瑶和逸轩在一起,他们两个才般配。安暖一个野种,哪里配得上这么好的男人。对了,上次华荣集团的刘总不是还说他儿子很喜欢安暖,不如就把安暖嫁过去,刘家暴发户那么有钱,以后在生意上肯定能多帮衬我们一些。"

"爸爸,我觉得妈妈说的没错,我们总不能白白替别人养了十八年的女儿,怎么也要用她换点利益才行!"

安暖的心一点一点变凉,可她还有最后一丝期盼。

爸爸那么爱她,他一定不会让她嫁给一个恶名在外,风流花心还暴力狂的男人!

可之后,安国峰的话,让她如同坠入冰窖,彻底死心。

"说的没错,我顶着绿帽子替陆薇帮那个野男人把野种养大,把她养的跟花一样,不用她来换点利益怎么说的过去。明天我就去找刘总,跟他商量一下婚事,尽快把婚事办了。"

安暖眼中一片死寂,黑沉的眼睛看着这个明明无比熟悉,此时却让她觉得无比陌生的家。

原来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假的!

不行,她要逃出去,绝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

她不能嫁给刘益谦那个纨绔二世祖!

她慌慌张张的回自己的房间,换了一条裙子,又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上手机偷偷跑出去。

"凌墨,你快点来救我……"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