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15

医品至尊 连载中

医品至尊

来源:掌文作者:纯黑色祭奠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开九窍,战流氓,泡美女,打造豪门。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成就医道至尊。展开

本书标签: 纯黑色祭奠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p>穿着华丽的中年美妇人诧异的看向身旁的青年:</p><p>"牧阳,你不是跟妈开玩笑吧?这就是你说的有希望能治好你妹妹的人?长的倒是不错,只是怎么看起来跟个神经病似的。"</p><p>沈牧阳尴尬的耸了耸肩,讪讪的挠了挠头:"这家伙不是被我打出毛病了吧?他能不能治好牧晴的病我可不确定,都是牧晴说的。"</p><p>"不确定?不确定你哭着喊着给我打电话,差点没把老娘吓死,急急忙忙的赶来你就带我看这么个玩意儿?"</p><p>叶淑兰咬牙切齿的伸手拧着沈牧阳的耳朵是左三圈,右三圈,前前后后再三圈……</p><p>"哎呦,疼,疼,妈。你放手……放手!"</p><p>沈牧阳龇牙咧嘴捂着叶淑兰的手,还不敢挣扎,只能不停的哀求着。</p><p>"哼,今天你不给老娘个说法,老娘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p><p>叶淑兰见周围的护士和病人都捂着嘴偷笑,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手,跟头雌老虎似的掐着腰威胁道。</p><p>"哎呀我的妈呀,疼死我了。"</p><p>沈牧阳揉着通红的耳朵,见叶淑兰面色不善的瞪着他,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小火苗,慌不迭的后退两步拉开安全距离,腆着脸赔笑道:</p><p>"妈,这真不是我说的,是牧晴被这小子治疗过后,感觉特舒服,我又找医生问了下检查情况,你别说,牧晴的情况比以前好了许多,至少短时间内没有生命危险,连医生看过以前的检查结果都说这是个奇迹。"</p><p>叶淑兰闻言眼中顿时一亮,迫不及待的拉着沈牧阳,风风火火的向医生办公室走去:"走,我们去见见医生。"</p><p>二十分钟后,叶淑兰眉开眼笑的从医生办公室里走出来,冲一脸若有所思的沈牧阳道:</p><p>"没想到那个神经病小子,还真有点本事,走,跟妈去跟他谈谈。"</p><p>沈牧阳脸色一囧,心虚的干咳一声:"咳咳,妈,我觉得这么艰巨伟大的任务还是您亲自去独立完成吧,我去了没准还得坏事。"</p><p>叶淑兰狐疑的看着他:"什么意思?"</p><p>"我误会了他把他打住院,你觉得我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他会饶了我?"</p><p>沈牧阳苦着脸道:"妈,你说这种情况,让我去跟他谈给妹妹治病的事,这不是没事找抽吗?"</p><p>"那倒也是!"</p><p>叶淑兰理解的点了点头,随即怒气冲冲的踢了沈牧阳屁股一脚:"人家救了你妹妹,你还把人家打住院,你让老娘怎么跟他开口?跟我去道歉去。"</p><p>沈牧阳脸色一苦,讨好的帮叶淑兰按着肩膀,腆着脸说:</p><p>"我最最美丽端庄,善良温婉,冠绝九州的妈,我可是你最心爱的儿子,您能忍心看着你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儿子去低三下四的跟一个穷小子道歉吗?"</p><p>"别跟我来这一套,自己惹的祸还想老娘去给你擦屁股,想得美,你要脸,你老娘我就不要脸了吗?老娘跟你爹干架的时候,可从来都是你爹先跟我服软的。"</p><p>叶淑兰傲娇的高高昂着头,藐视着嬉皮笑脸的沈牧阳。</p><p>沈牧阳一见不好,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计上心来:"妈,这小子的底我已经摸过了,他叫丁宁,今年二十二岁,来自西南一个叫做落川镇的小地方,母亲不详,父亲是一个杀猪的,家庭条件一般,刚从宁海大学医学院临床专业毕业,成绩十分优秀,只是在实习时得罪了他的实习老师,才被穿了小鞋,毕业后没有任何医院愿意接收他,现在是无业游民。"</p><p>叶淑兰眼睛斜瞥着他:"你想说什么?"</p><p>"妈,你想啊,这个丁宁现在就是个一文不名的应届毕业生,连个工作都找不到,现在肯定很缺钱,我们拿点钱给他,再许诺给他找个好工作,他还不得屁颠屁颠的帮妹妹治病。"</p><p>沈牧阳胸有成竹的说道。</p><p>叶淑兰蹙了蹙好看的眉头:"他只是个医学院的应届毕业生?怎么有本事治好你妹妹?"</p><p>"那您就有所不知了,根据我的调查,这个丁宁在上大学之前,就有着很扎实的中医基础,据说是祖传的。"</p><p>沈牧阳摸着下巴,装作福尔摩斯的样子分析道:"我看他救治妹妹时用的是针灸,据我分析,他西医水平一般,厉害的还是他祖传的中医。"</p><p>"可是你妹妹的病也找老中医看过啊,还都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他们都没有办法,这个丁宁小小年纪,能有多大本事啊。"</p><p>叶淑兰经过最初的激动后,此刻已经平静下来,恢复了精明的本质,有些失落的说道。</p><p>"没办法啊?牧晴的病连世界顶级的心脏病专家都束手无策,现在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至少,他能让妹妹有所好转,据医生说,妹妹这次的心源性休克,是由扩张性心肌病引起的,目前的医疗水平根本没有任何治疗办法,只能卧床休息,可那小子只是给妹妹扎了几针,就让心脏扩大部分恢复正常,这可以说是医学上的奇迹。"</p><p>沈牧阳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如果这真如医生所说,这个丁宁还真有治好妹妹的可能。"</p><p>久病成良医,沈家上下因为小公主沈牧晴的病,都快成心脏病专家了,叶淑兰身为沈牧晴的母亲,更是查阅过大量的资料,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听他这么一说,本已经有些低沉的心又活跃起来:</p><p>"看来这小家伙还是有点本事的,不管成不成,总要去试试,你去陪你妹妹吧,免得她醒来找不到人又胡思乱想。"</p><p>"好,那一切都看老妈的了。"</p><p>沈牧阳如蒙大赦,在叶淑兰脸上亲了一口,转身一溜烟的跑了。</p><p>"这孩子!"叶淑兰揉了揉被儿子亲了一口的脸颊,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一想到女儿的病有了治愈的希望,笑的就更加开心了,快步向重症监护室走去。</p><p>"哎,你怎么回事?怎么把点滴和心电仪都给拔了?"</p><p>刚走到监护室门口,叶淑兰就听到护士愤怒的咆哮声。</p><p>"我没事了,不用再吊水,已经可以出院了。"</p><p>丁宁看着一脸横肉膘肥体壮下巴还有着胡茬子,跟个男人似的凶悍护士,弱弱的说道。</p><p>心里却暗自腹诽,原来小说里都是骗人的,什么主角有了金手指,一睁眼就能看到一个温柔善良的美女护士,然后展开一段让人向往的美丽恋情。</p><p>老子也有了金手指,为毛一睁眼看到的却是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体重直追二百斤还进入更年期的悍妇?</p><p>"你说没事就没事,你说出院就出院啊?医生没批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着接受治疗,不要给我添乱。"</p><p>凶护士张丽恶狠狠的吼道,不耐烦的收拾起病房。</p><p>"我真的没事了,可以出院了。"</p><p>丁宁被她的吼声吓的一哆嗦,跟受虐待的小兽似的,身体蜷缩着,壮着胆子嘴唇嗫喏的说道。</p><p>"闭嘴,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是医生说了算,让你躺着就躺着,别耽误我干活。"</p><p>张丽的心情很不美丽,该死的王医生竟然把自己从普通病房转到重症监护室,记录这个鼻青脸肿的家伙所有的生命体征记录。</p><p>姑妈昨晚刚给自己介绍了个男朋友,那混蛋说回头联系,可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看来又没戏了,哎,什么时候老娘才能嫁出去啊。</p><p>"笃笃笃!"叶淑兰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带着亲和的笑容说道:"你好,我可以进来吗?"</p><p>"你眼瞎啊,这里是重症监护室,外人不得进入!"</p><p>张丽打开门,看了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叶淑兰一眼,她最讨厌两种女人了。</p><p>一个是比自己有钱的,一个是比自己长的漂亮的,刚巧叶淑兰两者都占全了,本来就心情不爽,自然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p><p>丁宁疑惑的探出头看了叶淑兰一眼,不认识,也懒得理会,再加上张丽跟个随时爆发的火药桶似的,还是别惹火烧身的好。</p><p>叶淑兰眼底闪过一抹怒气,多少年都没有人敢这样对她不礼貌过了,没想到一个小护士也敢对自己无礼。</p><p>但良好的家教和风度决定她不可能和一个小护士争吵,脸上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我是这位病人的亲戚?难道我来看我的家人也不行吗?"</p><p>丁宁傻了眼,怔怔的看着露着半张脸的叶淑兰,什么时候自己有个这样的亲戚?我怎么不知道?</p><p>难道是老爹在外面有人了?不对不对,老爹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怎么可能会泡到气质这么高贵典雅的妞。</p><p>可是她为什么说是自己的亲戚?难道她是老爹从来都严禁提起的老妈?她……她来找自己了?</p><p>丁宁的心跳陡然加速,喉结不自觉的耸动了一下,死死的盯着病房门,想要感应一下有没有传说中的血脉相连的感觉。</p><p>"不行,不管你是谁都不能进来,这是无菌观察室,你进来让病人感染了怎么办?啪!"</p><p>看着叶淑兰铁青的脸,张丽油然生出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比老娘有钱又怎么样?比老娘漂亮又怎么样?这里是老娘说了算,狠狠的把门关上。</p><p></p><p></p>

<p>宁海,一座极具现代化而又不失神州国传统特色的大都市,外滩老式的西洋建筑与现代的摩天大厦交相辉映。</p><p>中午时分,江边栏杆处,一个二十出头,身穿蓝色短袖T恤、牛仔短裤的年轻人正凭栏而立,静静的享受这微凉的江风,无视了周围来游览的过客,脑海中思绪纷乱。</p><p>他叫丁宁,刚从毕业后同学最后一次聚会上溜出来,想起那些远不如他的同学们却个个因为找到了接收单位而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心里就一阵烦躁。</p><p>江对岸的东方明珠电视塔和金茂大厦风姿绰约,雄伟壮观,给人蓬勃向上、勇攀高峰、永不言弃的启示。</p><p>人在景中,景中有人,人景交辉,使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更具独特的魅力。</p><p>但他却没有丝毫的留恋,五年没有回家了,老爹和四位师父也联系不上,自己以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p><p>刀雕斧琢般的精美五官还带着一抹未曾消褪的稚气,黑水晶般通透的深邃眸子里流露出一抹思念的情绪。</p><p>如果有的选择,他宁愿从来没有来宁海上大学,依然留在家乡的小镇上,和沉默寡言的老爹相依为命,而不是像一个无根的浮萍,在这繁华浮躁的城市漂泊,这一刻他真的想家了。</p><p>"快,快打120,有人晕倒了。"</p><p>"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怎么了,竟然晕倒了!"</p><p>"哎!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注意锻炼,身体素质真是不行啊,吹点凉风就能晕倒。"</p><p>"不对,这女孩是不是有什么病啊,你看她脸色好难看啊,今天有点闷热,难道是中暑了。"</p><p>……周围突如其来的喧嚣声打断了丁宁的宁静。</p><p>他抬起头闻声看去,只见周围的游客围成一堆,挡住了他的视线。</p><p>丁宁从人群缝隙中看去,隐隐能看见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正躺在地上,似乎已经休克过去。</p><p>顿时心中一突条件反射般的快步走了过去,嘴里高喊着:"让一让,让一让!"</p><p>"你特么的谁啊。"</p><p>"挤什么挤?"</p><p>"麻痹,有病啊。"</p><p>……</p><p>丁宁挤进人群,换来一片不满的喝骂声。</p><p>"我学过医,大家让一让,我帮她看看。"</p><p>视线落在那个晕倒的女孩身上,见她被乌黑的长发遮掩一半的脸蛋上苍白如纸,丁宁心中为之一紧,连忙大喊道。</p><p>听他说是医生,人们连忙让开了一条路,但看到他的样子后,很多人都怀疑的看着他,这家伙是医生?也太年轻了吧?</p><p>丁宁来到女孩身边,见她脸色发青,嘴唇青紫,呼吸困难,已经昏迷过去,脸上还带着痛苦之色。</p><p>立刻伸出手给她把了把脉,从急促的虚弱脉象中立即判断出是因心脏病而引起的心脏衰竭。</p><p>女孩的情况十分危险,再不抢救两分钟内就会死亡,来不及送医院了。</p><p>丁宁毫不犹豫的将女孩抱起,让其平卧,伸出手触摸一下颈动脉后,立刻坐在地上,用腿垫在女孩的颈部,让其后仰。</p><p>然后伸出手按在女孩高耸的胸部不断按压,那表情极其严肃,那动作……真特么的酸爽。</p><p>围观众人顿时恍然大悟,鄙夷的看着丁宁,感情这货是看女孩长的漂亮来占便宜的,偏偏脸上还一副苦大仇恨的表情。</p><p>特别是在丁宁按了半天,又给女孩把了把脉,捏住她的鼻子,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去进行人工呼吸时,旁边已经有几个垂涎女孩美色的年轻人捶足顿胸,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抢先一步。</p><p>就在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眼红的看着丁宁想要将其推开取而代之时,丁宁脸色凝重的把耳朵贴在女孩的高耸的胸前听了听。</p><p>随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盒子,抽出七根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女孩的胸前轻轻的捻动,好在这姑娘贴着乳贴不用担心太走光。</p><p>女孩苍白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恢复了血色,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呼吸也逐渐变的均匀起来,这让丁宁长长的松了口气。</p><p>"原来真是医生,不是占便宜的,好像还是个懂针灸的中医,只是他的心脏按压术看起来好YD的样子。"</p><p>"卧槽,原来当医生还有这福利,我也要去学医。"</p><p>"滚蛋吧,你以为每次都能遇到大美女?要是碰到一个口臭的丑肥婆,你还帮人家人工口呼吸不?"</p><p>……几个年轻人互相揶揄着,有些贪婪的看着女孩绝美的容颜。</p><p>丁宁倒没有注意女孩的姿色,而是紧皱着眉头看着女孩,按理说应该醒来了,怎么还没有反应。</p><p>是忽略了哪里吗?丁宁仔细的查验着,目光很快凝聚在女孩摔倒时磕破的膝盖上,那只是一个很小的伤口,早就应该自行止血了。</p><p>可直到现在,那伤口还在缓慢而执着的向外流着血,将女孩过膝的白色裙摆染成一片嫣红。</p><p>丁宁瞳孔剧烈的收缩,脸上已经带上了一丝怜悯,这女孩真可怜,不但有心脏病,还有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p><p>他心无杂念,毫不避讳的伸手将女孩的的裙子撩起,露出一双性感雪白的修长大腿,搓了搓手,在女孩膝盖周围不断的摩擦着。</p><p>好滑腻温软的触感啊,丁宁这个小处男心中一荡,脸上为之一红。</p><p>连忙收敛心神,将体内苦苦修炼了十几年的那一点可怜真气沿着滚烫的双手渗入女孩的肌肤,进行加强型压迫止血,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p><p>"浑蛋,放开我妹妹!"</p><p>就在此时,一个手中拿着两瓶饮料的英俊青年挤进人群看到这一幕,脸色铁青,暴怒的大喊一声向丁宁后背踢去。</p><p>丁宁猝不及防,只觉背后火辣辣的一痛,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可他不能松手,女孩的血还没有完全止住,现在放手就前功尽弃。</p><p>强行咽下喉头的甜腥味,狠狠的瞪了那青年一眼,"别捣乱,我在救你妹妹。"</p><p>让他悲哀的是,周围那么多围观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解释,那几个羡慕嫉妒恨的年轻人脸上还带着幸灾乐祸之色。</p><p>"麻痹的,耍流氓还耍出新高度来了,我看你是找死。"</p><p>那青年见丁宁还在"猥琐"的抚摸自己妹妹的腿,顿时怒火中烧,冲着丁宁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佛山无影脚"。</p><p>这是个练家子,下手好重,丁宁心里嘀咕着,随着体内那点可怜的真气全部进入女孩的体内,终于为她止住了血,心神也为之一松。</p><p>慌忙站起身来想要解释,可突然一阵头晕眼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p><p>恰在此时,那青年红着眼如同疯子般的冲了过来,要是在平时,丁宁自然不会在意他的花拳绣腿。</p><p>可他此刻真气耗尽极度虚弱,哪里还来的及躲掉,"嘭"的一声,青年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脑袋上。</p><p>丁宁只觉大脑嗡的一声,直挺挺的摔倒在地,那青年不依不饶的冲上来对他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p><p>丁宁本能的双手护着头,佝偻着身子承受着这顿无妄之灾。</p><p>虚弱的身体如同被重锤轰击似的,嘴角的鲜血不要钱似的向外喷涌,瞬间染红了他的蓝色T恤,眼前一黑金星直冒。</p><p>意识还没有彻底消失前,他似乎看到怀中的女孩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惶恐冲着他大喊着什么,那个青年脸色有些尴尬的在说些什么。</p><p>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救护车的声音,只是他的视线逐渐模糊,看什么都是慢动作,耳朵也什么都听不见,眼皮变的好重,鲜血在迅速的流失,随即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p><p>周围的人都吓的呆愣在了那里,丁宁整个人仿佛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软倒在地上晕了过去。</p><p>救护人员匆匆的将丁宁和女孩一起抬上了救护车,闪着蓝灯逐渐远去,人们这才意犹未尽的散去。</p><p>没有人注意到,丁宁口中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流入脖颈上佩戴着的一个黑色石人上,石人亮起一层淡淡的血色,却很快又恢复了正常。</p><p>宁海长江医院急诊抢救室里,心电监测仪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p><p>"王医生,病人已经昏迷,呼吸艰难,瞳孔开始扩散,肌肉松弛,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体表温度下降,血压降低,有缺血症状,生平体征下降到了临界点。"</p><p>"立刻补血,上呼吸机,腹腔探查术准备,查找病人晕厥原因,快快快。"</p><p>"王医生,呼吸机已经上了,也开始补血,病人背部、脸部、头部有外力造成的伤痕,没有明显出血点。"</p><p>"先进行腹腔探查,脑CT出来没有。"</p><p>"出来了,脑CT显示病人没有明显颅脑损伤,最多是轻微脑震荡,腹腔探查出脾脏遭受外部撞击导致受损出现三块血肿……咦!"</p><p>"怎么了?"</p><p>"奇怪,病人腹腔内血肿自行消失,心脑电波开始回升,生命体征也在恢复正常。"</p><p>"怎么可能?我看看,啊!"</p><p>"病人血压恢复正常,脾脏……没有受创痕迹,心脑电波没有异常,生命体征开始明显大幅度回升,已恢复到正常值。"</p><p>"啊,怎么会这样?"</p><p></p><p></p><p></p><p></p><p></p>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