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15

我背负全球未来四年的秘密 连载中

我背负全球未来四年的秘密

来源:掌文作者:香辣小龙虾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高考了一千次,被困了四千年,我知道全球未来四年的秘密,商业的,娱乐圈的,重大事件的,当然也包括她们的秘密!展开

本书标签: 香辣小龙虾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是其他事情,楚河绝对不会如此喜怒于表。

但现在看见这个可恶的房东张阿翠如此欺负他的母亲,能不气吗?

"原来是我们的大学生回来了!我就涨租怎么了?你不租就收拾东西滚!"

张阿翠先是吓了一跳,但随即是嘲讽出声了。

之前邻居们都盼望着楚河能够考个大学,所以就会开玩笑地叫他"大学生"。

但后来发现楚河成绩很一般,这个"大学生"的称呼就变成讽刺了。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楚河说完当即就拿出了手机,开始拍摄,喝问道:

"你现在是你甲方单方面要求加租,我乙方不同意你就要以暴力手段赶我们出去吗?是不是?"

"什么甲方乙方?你跟我扯什么法律?我跟你们母儿两说不通,等老楚回来我再找他。一家都是穷鬼,敢不答应,断你水断你电!"

张阿翠脸色不自然起来了,怎么突然感觉这个楚河变得不一样了?他问这些话明显就是法律圈套啊!

楚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他看了一眼时间,确定是这个时候,道:

"你这样狰狞可怕,怪不得你老公刚才还去找发廊那个晓红了。"

张阿翠当即就怒了,她肥大的身躯都颤抖起来,骂骂咧咧地往楼下冲去,显然她也是早就察觉到什么了。

"记得从后门进,他们在二楼--"楚河还远远地补充了一句。

"儿子啊!你怎么跟她吵上了,以后我们就真的要搬了!"

杨秀月嘴上是责怪,但看见儿子回来了,还是很高兴的,厨房里也飘出了香气,看来是正在做饭。

"妈!"

楚河看着母亲那张无比熟悉的脸,总感觉莫名的辛酸,现在的母亲还在饱受病痛的折磨,过不了两天她就会检查出身患癌症。

"妈,我们搬就搬,整天受气对您身体不好!我毕业了,可以赚钱了!过几天就给你买新房子住!"

原来父母并没有那么光鲜,为了整个家很多时候是根本没有尊严可言。

"好好好,我儿子有这心我就很欣慰了……哎呀,儿子你这个手怎么了?"

杨秀月发现了楚河手上的纱布,连忙心痛地拿过来看个究竟。

"没什么大事,就是早上大巴和一辆车撞了一下,擦伤了点皮!用不了两天就好……妈,你又做了什么好吃的?煲鸡汤了?"楚河神态自若。

"你的鼻子越来越灵了。给你补一补身子,高考的时候可不能吃不好。你爸一早上就出门去四恩寺那边为你祈福了!就希望你可以考个好大学,光宗耀祖。"杨秀月说道。

"我爸也真的是……哎,他这么诚心,我一定会考上个好大学的。"

楚河默默地走进了厨房,帮着一起摘菜洗菜,过去没有发现,他已经比妈妈高出了一个头了。

"你这个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妈妈说?转死性子了,还帮我洗菜了。"

"没事啊!就是看见您太辛苦了!今晚我来做菜!"

楚河的厨艺可是让无数的五星大厨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的。

"好了好了,你别弄到你的伤口了。一会我煮好了喊你。你少玩会手机,对眼睛不好,去看书吧!明天不是还有两科要考吗?"

杨秀月的双眼忽然有些湿润,儿子似乎是真的长大了。

"该复习都复习了。放心吧!"

转眼就已经是7点多了,但楚河父亲和妹妹都还没有回来呢。

"别等他们了。你妹妹去肯德基兼职呢,要晚上12点才下班。你爸说等她一起回来,我们先吃吧!"

楚河闻言心中一阵不是滋味,尤其特别心疼自己这个乖巧懂事的妹妹。

吃完饭之后,楚河在沙发上一瘫,说道:"哎呀--就等一个水果了!"

"儿子你想吃水果?那我去买!"杨秀月疼爱地说着,擦了擦双手,就要换鞋下楼去。

"妈,你就歇着吧!"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有人轻轻地敲门了。

等杨秀月打开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位十分漂亮迷人的大美女,她手上还拿着一个果篮。

"您好,你一定是楚河妈妈吧?我是学校的老师,夏灵珊!您好!"

"原来是老师啊!真是年轻漂亮啊!夏老师快请进!"杨秀月十分的欢喜,连忙喊楚河招呼人。

"今天楚河手受伤了,我是学校的代表过来探望一下楚河。顺便带了一些水果!因为是高考,学校的老师都不方便走开,只有我一个来,希望您不要介意!"

"怎么会介意呢?我们家比较乱,坐坐!"

杨秀月笑呵呵的,还拿出了仅存的茶叶开始泡茶了。

"灵珊姐,辛苦了,还自掏腰包买水果!"楚河不客气了,拆开果篮就吃起来。

夏灵珊有些意外地看了楚河一眼,这个臭小子怎么连这个也知道?

招呼一轮之后,也闲聊到了九点了,夏灵珊就要回去了。

楚河干脆就送她下楼去了。

夏灵珊一脸古怪,说道:"楚河,你妈妈很不容易,你以后可要孝顺她,知道吗?"

"当然会了。对了,走!带你去领大奖去!"

楚河看了看时间,这才想起他白天买的采票已经开奖了,附近就有个一级投注站,他正好先过去核对信息了。

夏灵珊狐疑说道:"神神秘秘的,你不会真的中了500万吧?"

"去到就知道了!"

楚河来到了投注站,然后将自己的手机打开,看也不看一眼,就递给夏灵珊。

"来,看看是不是?"

"等等,你这一期是……我看看,哎呀,你太厉害了,就差一个数字!"夏灵珊认真地对了一片,惊喜地叫出声来。

原本她如此漂亮迷人就吸引不少目光,现在一叫,当即就引来更多人了。

"还真是!不错啊!二等奖!恭喜啊!"

"中奖了,真的中奖了!这一期的二等奖人不少啊,得有三十万吧!"

楚河眉头一皱,看向上面的号码,顿时也觉得奇怪,怎么有一位数不对了?不应该是500万吗?

他还打算用这笔钱直接买一套房的!

不过,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惜的,只要有第一桶金,他就绝对能够让自己再次成为首富。

因为是一级投注站可以兑换二等奖,楚河当场就开始兑换,在一轮扣费的情况之下,一注就剩下27万出头了,两注就是55万。

"楚河,你真厉害!这一下子就赚了不少钱,天呐。我刚刚还真以为你要中500万呢!吓得我!不过现在有55万也很厉害了!"

夏灵珊也是一脸的光彩照人,那种兴奋和开心让她更加散发魅力,让人移不开目光。

"嗯,也还好吧!以后我会赚更多的钱,你有任何事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我都会帮你!"楚河说道。

"切……小屁孩,我也会赚钱,小小年纪怎么一副包养我的口吻?"

夏灵珊俏脸绯红,又想起了白天楚河说过的话,越发觉得他和别的学生不一样。

她继续道:"专心高考,考完随你怎么浪都可以。我先回去了。"

就在她要开车的时候,忽然四周就出现了十几个身影,他们手上还拿着长长的铁管。

"呵呵,小兄弟,钱财不可外露!懂吗?"

"我们哥几个,听说兄弟你今晚赚了一点小钱,分一点过来花花,如何?"

他们身上雕龙画凤的,有两个是光头,剩下的都是长毛,还满身酒气和烧烤的味道,看来是刚刚在投注站兑换奖金时候跟过来的。

当中有个瘦小的男子,目光全程就落到夏灵珊身上,那娇美的脸蛋,玲珑起伏的身.段,还是香喷喷的,简直就是致命的吸引啊!

"大哥,跟他们废话干什么?55万的卡交出来,这妞也必须留下!要不然,当场废了你!"

"你高考了九百九十九次?"

"没错,算上今天的话刚好一千次!不多不少!"

去往高考考场的大巴上,楚河寂寥地坐在最后一排,似笑非笑地看着略显紧张的美女老师夏灵珊。

果然,又一次回来了!

"楚河同学,这么快就放飞自我了?认真点,这可是高考!"

夏灵珊漂亮的脸蛋儿上露出了告诫神色。

她没想到坐在自己旁边的楚河才睡了一会,睁开眼后就开始跟她搭话。

更好笑的是,还说他每四年就会重生一次,每次都是重生在这辆去考高的大巴上,真是脑洞大开。

"灵珊姐,别担心。高考在我漫漫人生长河之中,根本算不了什么。"楚河耸耸肩。

"叫什么灵珊姐?叫老师!"

夏灵珊娇嗔地白了楚河一眼,看见大巴已经缓缓驶入实验高中校园,又问:

"你吹得那么厉害,什么大学都随便上咯?"

"对!我也想低调啊,可是实力不允许啊。什么帝都、魔都的,还有国外麻省理工、剑桥、哈佛等等大学,我全都读过并且拿完所有的学位。"

楚河闻着身边淡淡的幽香,像是刚刚成熟的水蜜桃香味,让人心旷神怡,十分好闻。

夏灵珊笑着摇摇头,露出浅浅酒窝,她知道很多国外的大学根本不对他们长宁市招生,就算满分也不可能去读。

只不过她照顾楚河的自尊心,并不想当场拆穿他的谎话。

"你要真的重活了一千次,怎么还想着读书?读了4000年不腻吗?不应该赚钱吗?"

楚河闻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当然试过交白卷,不再上学当起了混混,肆无忌惮了。

甚至叛逆到把父母气到住院,众叛亲离,可不管他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四年重活一次的命运。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嘛,怎么会腻?不过你提醒我了,要赚钱!"

楚河当即用打开了一个彩票的APP,然后轻车熟路地下了两注,他还调侃道:

"你要不要也下两注?500万,今晚8点就开了。"

"我不要,你还沾上了堵博,不怕我告诉你班主任吗?"

夏灵珊皱着秀眉,这一届的学生这么难带的吗?

"这是合法彩票,傻不隆咚。况且,你人美心更美是不会打小报告的。要不然我也不会睡你那么多次啦!"

楚河眼眉轻轻的一挑,说话间还带着几分暧昧。

夏灵珊那白皙细嫩的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她羞涩无比,还下意识地轻咬粉唇。

虽然今年已经是21岁了,但她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初吻还在呢,现在竟然被一个学生调戏了。

"就你啊?我可没有任何兴趣。你比安徒生还会讲故事,上了大学不知道要骗几万个女孩子。"

"不至于那么多,我要求很高的,一共也就三千多个吧!我有很多年疯狂地追求女人,也经历过受伤和背叛,最后都麻木了。后来我更多时候是忙着学习!"楚河感慨地说道。

四年一次,在领大学毕业证那一刻结束,无休止地轮回,他渡过了四千年的漫长岁月。

这不是幸运,而是一种折磨,他唯有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尝试所有新的职业,探索未知的世界,才能麻痹自己。

"呸,渣男!你还真凑了个后宫佳丽三千了!这么能吹,那前面的蓝亦初大校花也是一个咯?"

夏灵珊白皙的小脸鼓鼓的,双手抱胸,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家伙?还要求很高?能比蓝亦初还高吗?

蓝亦初可是长宁市鼎鼎有名的蓝氏集团的千金,不仅仅才貌双全,高二就跳级参加高考,而且性子冰冷,几乎无人敢靠近。

这样集万人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楚河还敢说是他的后宫不?

楚河看向坐在最前面的那个清冷倩影,她一头长发垂落,孤单地看着窗外那些前来送考的家长们,呆呆的,有些看得痴了。

"算是吧!10分25秒后,我会在女歹徒手中救了她,我被捅了两刀,就跟她有了交集。只可惜,不管我怎么做都改变不了她悲惨的命运!"

楚河一阵唏嘘,他重活一千次几乎无所不能,但唯有三件事做不到,她就是其中之一。

"好啦!编故事也得打草稿!被捅了两刀你还可以高考上大学?不切实际!"夏灵珊生气了。

"哎,你不要奶凶奶凶的嘛!"

"呸!停车了,同学们都下车吧!"

夏灵珊懒得理会楚河了,她一边在车厢里走着,一边提醒同学们拿好自己身份证准考证,第一时间找到考场。

楚河却还没有动,他虽然会被捅,但他从来不会流血,哪怕是斩断双腿也不会有半滴血流出来,连疼痛也是正常的百分一,所以他根本不在意。

更何况,他曾多次参军,当过特种兵,入过七杀团,也带领过雇佣兵毒巢称霸整个东南亚,区区一个歹徒,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就在学生们都下车的同时,前面的蓝亦初也跟着站起来了,一下就显出她那高挑身材。

后面不少男生忍不住纷纷惊叹出声引得她回头看了一眼,这惊鸿一瞥之间,看见了她那白皙的额头和明亮的双眸。

那一张脸庞则是被精致的黑色口罩给遮挡住了。

楚河眉头一皱,脸色微变,蓝亦初不是等最后才下车的吗?怎么现在就跟着下车了?她也从来没有戴过口罩,这次怎么回事?

更加让楚河感到不安的是,对面那棵小树之下不是应该有个穿着白衣的女歹徒等着的吗?

人呢?怎么不见任何身影?

就在这个时候,停在校园道路上的一辆路虎突然发动,几乎是咆哮出声,只听见"嘭"的一声撞飞了操场的栏杆,继续狂飙而来。

四周围的师生都是纷纷惊叫出声,惊恐四散,跌倒了一批学生。

而这一刻,正是蓝亦初走下车门的时候。

"啊……"

蓝亦初远远看着路虎冲过来,她原本也想躲开,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双腿根本无法移动。

无数的念头涌上心头,那双明眸里露出了深深的绝望。

这半年来,她想过自己有一天可能会死去,但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全身都是一阵我疲惫无力,心如死灰。

"小心!!"

楚河大叫一声,直接就冲了下去,一把将蓝亦初的纤纤腰肢抱住,往后猛的退去。

轰隆!

巨大的撞击声音震耳欲聋,大巴上的玻璃破碎飞溅,路虎车辆将大巴的车门撞得变形,凹塌进去了恐怖的一大块。

还在车上的学生一阵天旋地转,惨叫声不断。

楚河抱着蓝亦初倒在车厢上,她全身冰凉一片,身体像是被抽掉了骨头的水蛇那样瘫落在他身上。

只差一厘米的距离,他们两人的双脚都要被撞成肉酱,有一块玻璃划过楚河的手背皮肤,鲜血涌出。

直到看见了鲜血,蓝亦初才从惊恐之中醒过来,她挣扎着一个翻身,就看见了楚河那张清秀又陌生的脸。

"别动--"

楚河的瞳孔一缩,顾不上怀里的温香软玉,他已经看见有个黑衣男子从路虎上跳了下来,直接冲上车来了。

而且黑衣男子手中还有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挤着狭小的空间上车,俯身对着蓝亦初就是一刀插下。

楚河根本来不及多想,那是无数次生死之中得出来条件反应,他一手按住蓝亦初,一手抓起了旁边的破碎玻璃块,对着那黑衣男子的头部就是一插。

噗的一声!

"啊……"

黑衣男子痛苦地捂住一只血淋淋的眼睛,跌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外面的众多师生都已经是冲过来了,尤其是在校门口守着的警察也冲了过来,直接按住了黑衣男子。

现场还是各种惨叫声,惊恐声音不断。

车上的楚河却是一声不吭,睁大了双眼,看着他那不断涌出鲜血的手掌。

整个脑袋已经是嗡嗡回响。

他知道他从来都不会流血的,一滴也不会,但现在他的手背竟然直接涌出血来了。

而且,这种血,竟然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金黄色……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