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15

超级医仙 连载中

超级医仙

来源:掌文作者:黄落碧泉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次意外让黄昊获得了无上仙瞳与医仙传承,不但拥有了神眼,还拥有无敌的医术。从此群芳环绕,应有尽有。且看小小实习医生如何在都市快意纵横,惊喜不断。展开

本书标签: 黄落碧泉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他竟然真的来了!"

顾清雪发现自己并不是眼花了,那一觉踹开包房门的正是林晨,他依然是那么冷漠的走过来。

在这一瞬间顾清雪的心里非常温暖,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个废物来了又能怎么样呢,萧高扬可是带着很多人过来的!

"撒手!"

林晨冷漠的说了两个字,萧高扬愣神片刻道"你是在跟本少说话?想不到曾经被我踩在脚下的废物,竟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随着林晨一步步的走近,萧高扬松开了顾清雪,依然坐在那里根本没有做贼心虚的样子。

他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啧啧道"好酒啊,还带着小雪你的一些唇香呢!"

"混蛋!"

"混蛋?对啊!你现在才发现吗?"

萧高扬被顾清雪的表现给逗乐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转头看着林晨指着他道"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或者你可以看着我跟你老婆接下来的表演!"

他的话刚说完,只见林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耳边只听到一声骨骼摩擦的脆响,手腕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接着,他万万没有想到,林晨面不改色的狠狠一拉,他整个身体趴在了前面的茶几上,将酒杯瓶子撞倒一片。

"混蛋,你敢对我动手!来人!人都死哪里去了!"

叫了几声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萧高扬心里终于紧张了起来,他看到了林晨抓起了一个红酒瓶惊呼道"你要干什么!"

"你,刚才是这只手碰了我老婆,对吗?"

"你……林晨!你敢动我,我让你不得好死!你这个废物,现在给我跪下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林晨冷笑一声道"萧少是吗?你可真是太天真了,知道之前我为什么从不还手吗?"

"因为你在我眼里像一条狗,狗咬了我一口我总不能咬回去吧?只是你不该触碰我的底线,你可以去死了!"

此话一出,就连旁边的顾清雪都慌了,特别是看到林晨高高举起的瓶子,一把拦着他的胳膊道"林晨,我没事了,咱们回家吧!"

萧高扬能看得出来顾清雪的恐惧,心里莫名的再次膨胀起来道"让我去死?你这个废物算什么东西,今天就算给我……"

"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红酒瓶直接砸在了他脑门,他眼睛一白竟然晕了过去。

而林晨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起身拉着顾清雪转身之后,手中碎掉的瓶口狠狠甩出,刺在了那只被林晨捏断的手背。

当顾清雪看到门口东倒西歪呻吟的青年时,捂着嘴巴不可思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我背你回去吧!"

林晨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在顾清雪愣神的时候,将她背在了后背就这样走出了酒吧。

藏在不远处的顾芸芸目睹着这一切,满脸的震惊道"这个废物竟然会功夫,那么多人都打不过他,萧少爷怎么样了!"

她这才想起来萧高扬,赶紧冲进了包厢却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双腿一软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你放我下来吧!"

"没事!背着你挺好!"

顾清雪心里非常的复杂,几次想问他问题都欲言又止,最后才试探性的开口道"你……害怕吗?"

"什么意思?"

"打了萧少爷,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林晨的脚步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不怕,萧家……他们不敢来明的!"

正如林晨所说的那样,萧高扬即便是被打的没有俩月不能回复,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他报仇。

这件事本身就是他做的太无耻,传出去了对他们萧家并没有好处。

"对了!你跟芸芸一起过来的?"

顾清雪并没有回他的话,闭上眼睛脸颊贴在他的后背上,幻象着这个男人不是众人口中的废物,公主梦也不停的在他脑海中环绕。

第二天一大早,顾清雪就接到了堂哥的电话,让立刻去公司开会,洗漱完毕林晨骑着摩托带她去了公司。

办公室内已经做了十几个人,在两人走进去的时候,众人都用一种很讨厌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个废物怎么来了,他还真把自己当成我们家的人了?"

"就是!把他赶出去,这是我们家族的内部会议!"

这种话林晨听得多了,所以根本不以为然,和顾清雪坐在了一处空位,小拇指套着耳朵。

"好了!都安静!"

顾三成拍了拍桌子接着道"小雪,经过公司研究,暂停你的所有工作和职位,等过后交接给芸芸暂时帮你接管!"

"爷爷!堂姐比我更有能力,我刚刚接触公司的业务怕做不好,您为什么做这个决定啊!"

"做不好可以学!"

顾芸芸虽然再提堂姐说话,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做梦都想掌管堂姐现在的业务,那可是肥的流油啊。

顾清雪站起身道"爷爷!我不反对芸芸接管我的工作,可我需要你给我个理由,为什么要这样!"

顾三成将手中的一份合同直接甩出,纸张落得满办公室都是,他冷哼道"我不说是给你脸,你昨天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此时,顾楠起身道"小雪,你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你若是喜欢萧少爷之前就应该跟他结婚,而不是嫁给这个废物,现在竟然还把他骗出去喝酒,还要跟他做那种事情,顾家的脸被你丢尽了!"

"轰!"

顾清雪脑子想要爆炸一样,听到堂哥的话气不打一处来道"顾楠,你把话跟我说清楚!"

"怎么?戳到你的痛处了?把萧少爷灌醉勾搭他,你以为这样就能通过他拿到更多的订单吗?现在人家跟我们终止了所有的合作!"

"就是!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勾引不成两口子还玩仙人跳把人家打成那样,是谁给你的狗胆?"

顾清雪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这萧高扬也太过于无耻了吧,给她安了个这样的名头。

顾芸芸这时候挡在顾清雪身前道"你们都别说了,我相信堂姐不是这样的人,萧少爷的一面之词而已,对不对堂姐?"

不等顾清雪解释,顾三成就轻声道"带些东西去疗养院跟萧少爷道歉,他若是原谅你了万事皆休,若是不原谅那你就好自为之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会议室时,顾清雪蹲在那里突然哭了起来,林晨轻轻拍着他的肩膀道"没事的!"

"不要你管,你走啊!"

她知道这件事跟林晨无关,即便是林晨打了他的报复,若不是昨天林晨即使出现,她要比现在更惨。

可她又能怎么办呢,所有的委屈和负面情绪,也只能爆发在他的身上了。

"就当休假了,我们一起出去转转!"

"谁要跟你一起出去?"

顾清雪红着眼睛跑着离开了公司,林晨并没有追赶上去,觉着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安静下。

他沿着马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道"今天可是有国宝级的展品啊,流落到海外多年,要不是萧家重金拍下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到啊!"

"是啊,萧家可真了不起啊!"

林晨看着几个人激动的讨论着什么,虽然不明白具体什么事情,可有萧家俩字提起了他的兴趣。

跟随着他们进入了酒店的会议中心,却没想到进去要邀请函,被两名保安拦在门口只能无奈驻足。

"小伙子!你想进去看看?"

林晨转头看去,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挽着他的胳膊,大眼睛忽闪忽闪发亮甚是好看。

在林晨点了点头后,老者对着保安道"他跟我一起的!"

"爷爷!你为什么要帮他啊?连他是谁都不清楚,万一是小偷呢?"

"呵呵!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人不可貌相啊!"

语罢,爷孙俩跟林晨点头示意,就精致走到了展会的另一侧,林晨并没有跟随过去,而是欣赏着这些展品。

只是在看到一幅字画的时候,他眉头紧皱的停下脚步,最终叹了口气道"还国宝,真假都分不清楚,这萧家可真是自信啊!"

"小伙子,你觉着这幅画是赝品?"

闻言林晨吓了一跳,刚才在思考问题并没有注意有人接近,看着是刚才带自己进来的老者,这才恭敬道"老先生您好,我就是随口说说!"

"我看也是!就你这水平能看出真假才怪……"

"小萌不得无礼,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林晨不想跟他说太多,毕竟这里人多嘴杂,他即便不怕萧家也会热一些麻烦,行了一礼道"小子失言还请老先生勿怪!"

他抬起脚步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老者道"老先生,谢谢您带我进来见世面,小子也有一事提醒!"

"请说!"

"老先生应该去检查下身体,特别是这里!"

林晨指着自己胸口的地方,却引起那名女孩的愤怒道"你这混蛋,爷爷好心带你进来,你竟然还说这样的话,你……"

"言尽于此,告辞!"

林晨大跨步的走出展会,老爷子正在沉思的时候,有个声音道"刚才那不是软饭王林晨吗?他怎么混进来的,他们顾家好像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展会吧?"

"软饭王?在哪里?快告诉二少爷!"

"好像已经走了!"

"东少,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啊?"

"嘿嘿,还不是家里那母老虎管得严么,那小兔崽子呢?"

"放心吧,黄昊那家伙今天值夜班不会来的……"

"呵呵,太好了,来来来,小宝贝,给我亲一下,这些天可是憋死我了……"

"嗯……东少,不是说好亲一下么,干嘛脱我衣服啊……"

"哎呀,别乱摸……呀……别……别停啊……"

……

听着房间内的那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声音,黄昊心头腾地升起了一股怒火。

今天是情人节,原本轮到他值夜班,谁知道到了医院之后,儿科的王医生体谅自己要过情人节,主动提出和自己换班。黄昊兴冲冲买了鲜花礼物来到女朋友张婷婷的家,本想给女朋友一个惊喜,谁知道却遇到了这事。

"砰--"

房门被黄昊一脚踹开,入眼的是两具交叠在一起的白花花的身体。

"贱人,你对得起我?"黄昊暴喝一声,愤怒地将手上的鲜花往两人身上砸去。

"哗--"

一整束鲜花如同在半空散开,如同是下起了一场蓝色花雨。

"黄昊,你……"

张婷婷显然因为黄昊的突然出现而呆住了,竟然一时之间忘了躲避,任凭蓝色妖姬落在她雪白的身子上。

这原本应该是极美的画面,此刻在黄昊的眼中却是那样的恶心。

"卧槽,你不是说他值夜班去了么?"压在张婷婷身上的那个男人一咕噜爬了起来,怒视着黄昊:"小子,你给我滚出去!"

"滚你吗比!"黄昊如同是一头愤怒的公牛,飞身一脚朝着刘东踹去。

然而,刘东却是冷笑一声:"妈的,敢跟东少我动手,找死!"

说着,刘东身子一闪,就躲过了黄昊的飞脚。而后抡起一拳,直接向黄昊的面门打去。

黄昊没想到刘东动作这么敏捷,急忙一顿脚,身子一扭,险而又险地让过刘东的拳头。不过这么一来,他的身子也是不稳,趔趔趄趄地向着一旁倒去。

"妈的,一个实习医生也敢跟老子动手,操!"刘东见到自己没打到黄昊,顿感没面子,发狠之下顺手抄起床头柜上的一个花瓶,猛地朝着黄昊的脑袋抡去。

"咣啷当--"

花瓶结结实实地砸在躲闪不及的黄昊脑袋上,碎成了许多块。

黄昊顿时感到天旋地转,鲜血顺着他的鼻梁流了下来。他的双脚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

"呸--"刘东一只脚将黄昊踢倒在地,接着一口唾沫吐在黄昊的身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黄昊:"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跟我斗?找死不是?"

至始至终,床上的张婷婷看着刘东痛殴黄昊,没有说一句话,就如同是一个陌生人。

黄昊的一颗心彻底凉了,他咽下口中的鲜血,双眼血红地瞪着刘东:"有种你打死我,不然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操,真以为我不敢是么?"刘东眼中满是凶光:"你他妈的真当自己是根葱了?我爸是H城公安副局长,老子就算打死你也不用负责人,还怕你的威胁?"

说着,刘东再次抬起脚,对着黄昊又是一阵狂轰滥炸,很快,黄昊就奄奄一息,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

"东少!"

身后,张婷婷突然开口叫道。

刘东转过头,一脸玩味地望着张婷婷:"小骚蹄子,舍不得了?"

"不是。"张婷婷目光在黄昊凄惨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冷漠地开口说道:"这种没钱没势的男人,我怎么会在乎?我的心中,东少这样有权有势的人才是我的最爱。我只是担心,他要是将我们的事情传出去,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东少你岂不是要名誉扫地么?"

刘东的脸色也是阴沉下来:"你说的没错,我爸刚好在晋升局长的关键时刻,要是这件事情闹大了,我爸肯定会遇到一些麻烦。"

顿了顿,他低头望着地上已经无法动弹的黄昊,眼中厉芒一闪:"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这小子闹起来的!"

说话间,刘东拿起放在床头的手包,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