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15

重生之道门至尊 连载中

重生之道门至尊

来源:掌文作者:胜南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尊者一朝渡劫死,重回地球从头来过。妻子和小舅子勾结要谋杀亲夫?不存在的,农药来多少喝多少,你气不气。展开

本书标签: 胜南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姐?怎么了?"林蒙毅就跟在她身后,见她停下,奇怪的问了一句。从她身侧绕过去看向罗阳,有些狐疑的拧着眉头:"罗阳,你……脸怎么回事?"

"他偷用你化妆品了?"他转头看着林梦琦。

"公婆死后,我们分房睡,我从不让他进我房间的!"林梦琦摇头,压低声音小声道。

呵……傻子罗阳这媳妇娶得真棒,连房间都不给进。

"那他的脸咋回事?"林蒙毅更奇怪了,总觉得现在的罗阳充满着诡异,心里那个想法,再次坚定了不少。

林梦琦嫉妒的摇摇头,她要是知道,也不用每个月花这么多钱在美容院了。

"吃饭吧。"她叹了口气,有些遗憾的提醒道。

身为女人,她是很在意自己这张脸,但相对于此,她更在乎她的小命儿。就算罗阳再有美容的秘籍,也不能留了。

他们说话的这会儿子,罗阳已经快吃饱了,见他们坐下,飞快往嘴里塞了片面包,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吃饱了。"

说着,他就起身就准备离开。

"站住!"林蒙毅下意识呵斥道。

"干嘛。"罗阳不满的瞪着他。

"你好好说话。"见此,林梦琦连忙拍了下林蒙毅,笑着来到罗阳面前,按着他肩膀让他坐下:"阳阳乖,早上要喝牛奶的,你忘了?"

"我吃饱了。"罗阳看了眼送到面前的牛奶,暗暗翻了个白眼,还阳阳乖?这么恶心,当自己是三岁孩子呢!

"牛奶不胀肚子的。"林梦琦勾着僵硬的嘴角,端着牛奶送到他嘴边:"来,听话,我喂你喝。"

"哦,那好吧。"罗阳直勾勾的盯着她,许久后,才沉声道:"你喂我。"

林梦琦心里一喜,赶紧把牛奶送到他嘴边。罗阳就顺着她的手,把那杯牛奶喝掉。

"好喝吗?"收了杯子,林梦琦直勾勾的盯着他,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渍。这杯牛脑里掺了半瓶百草枯,别说是一个人,就算一头牛,都能被毒死。

好喝个锤子。

罗阳没好气的在心里暗骂,丫掺了料的牛奶,苦兮兮的,能好喝才有鬼了。

下一秒,他突然哀嚎一声,两眼一翻,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啊……"林梦琦吓得一声尖叫,手里杯子都没抓住,落在地上,碎成一片。

林蒙毅被她吓了一跳,黑着脸沉声呵斥:"鬼叫什么!"

"我……我害怕。"林梦琦惨白着一张脸,小心的后退两步,拉开跟罗阳的距离。

"怕什么怕,又不是没干过。"林蒙毅无奈的翻个白眼,快步上前蹲在罗阳身边,抬手探他的鼻息:"没气儿了,死了!"

"快给他准备后事,只要一火化,咱们就高枕无忧了。"

说话间,地上脸色青灰的罗阳,嘴角微微上翘……

真狠。

罗阳暗暗叹息,这亏了是他,要真是傻子罗阳,真就在劫难逃了。

不过……他紧皱着眉头,就算是他,这玩意儿喝下去,也是真的难受。肚子里火辣辣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的样子。

再这样下去,就算他魂体不死,这具身体也是用不了了。

万毒经!

罗阳脑海里突然闪出这三个字,这部修炼功法,是前世他偶然所得,以身喂毒,以毒化灵,修炼大乘,灵力中都带着剧毒,就连魂体也是百毒之体。

威力强悍,只是修炼起来过于苛刻,他翻看了几次,就闲置了。

现下到算是因祸得福了。

一念至此,他忙回忆着那部功法,按照功法上的法子,将毒素引入经脉之中炼化。毒素一进入经脉,便霸道的破坏着脆弱的经脉,痛的罗阳心尖都在抽抽。

你妹……难怪毒经如此彪悍,却没几个能修炼到大乘的人!这痛苦,真不是人受的。

他痛苦的反手抠住地板缝隙,指甲盖里全是血迹,额头上青筋暴起,目眦欲裂:"唔……"

"啊!他……他……弟!这怎么办!"林梦琦被声音惊到,死死咬着下唇,魂不守舍的紧抓着林蒙毅的胳膊。

"疼!"罗阳扭动着身体,皱着张脸痛呼:"啊……"

"药呢!去拿来!"林蒙毅阴沉着脸,呵斥道:"快点!"

林梦琦用力点了点头,转身飞快的跑进厨房,没多久便颤抖的捧着瓶农药来到林蒙毅面前。

与此同时,罗阳体内的毒素已经被灵气炼化,经脉中的灼烧感还在,但已经没有方才强烈。他看着林蒙毅手里的农药,也不动弹,就静静的盯着他。

邪乎的很。林蒙毅吞了吞口水,狰狞的掐住罗阳的下颚,直接往他嘴里灌农药:"给我死!死!"

毒素能炼化成灵气,罗阳也不拒绝送到嘴边的'食物',顺着林蒙毅的手,咕咚咕咚全盘吞了下去,暗中催动灵气炼化农药。

这会儿已经成功进入毒经的修炼门槛,喝进去这么多农药,非但没有痛楚,反而因为灵力充盈,舒服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待一瓶农药见底,林蒙毅看着似乎越发精神的罗阳,有些发怔,这傻子……到底怎么回事。

趁着这个空档,罗阳一跃而起,推开挡在面前的林蒙毅,冲出别墅,在外面扬声叫喊:"杀人啦……快来人啊,有人要毒死我……"

"有人想谋财害命啦……"

"快抓住他!"林蒙毅眼神沉了沉,拔腿追了上去。

一前一后,一跑一追,罗阳整个人像猴子般,灵活的跟林蒙毅周旋。这动静越闹越大,别墅区不少人都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

"小林,罗阳这是咋了?"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可不能做这么昧良心的事啊。"

"这……咱要不报警吧?"

几个距离罗家别墅进的人,神色纠结的望着上蹿下跳,'瘦弱可怜'的罗阳嘀咕道。

林蒙毅心里一惊,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样子,我姐想在院子里种点东西,就买了农药除草,谁知道我姐夫把农药当成饮料喝了。"

"姐!快打急救电话啊!"他暗暗咬了咬牙,不甘心的冲林梦琦喊道:"要赶紧送他去医院!你说说你,姐夫是个傻子,你怎么也不看好他!"

"姐,你不能再妇人之仁了,你还想让这傻子拖累你到什么时候!"

"可……可是,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

"只要做的够干净,不会被查出来的。更何况,多给点钱打点一下,绝对不可能出问题!"

"再……再等等吧。"

女人一声叹息,转身离开房间。

跟她有五分相似的男人,阴测测的剜了眼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快步追了上去。

要杀他?

听到关门声,罗阳缓缓睁开眼睛,略带茫然的打量着周围。

他刚才……不是在渡劫吗?

哦对!

他刚才在九虚山渡劫来着,前面的雷霆天劫他都扛过去了,唯独心魔那一关,出现了他唯一遗憾的妹子,和他未能来得及报答养育之恩的家人……

一时不慎走火入魔,险些神魂俱灭,最后关头,他散尽一身修为,护住元神。这才保留一条小命,得以重生。

罗阳缓缓坐起身,靠在床头上,整理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这具身体和他同名同姓,但,是个傻子。不过傻人有傻福,傻子罗阳家境殷实,父母生意做得很大,还给他安排了一桩'美满'的婚姻。

媳妇林梦琦长得是格外漂亮,但拜金贪财,要是换成平常的富二代家里,也没什么。毕竟爱慕虚荣也不算是什么大毛病,他家里也有钱。

可偏生傻子罗阳傻啊,林梦琦嫁给他几年,从不让他碰。人前装的温柔贤惠,背地里也没少了打骂。

林家的亲戚,更是一堆事精……

有父母压制的时候,这一家子奇葩还安稳点。可他们结婚才两年,傻子罗阳的父母离奇死亡,这一家子就肆无忌惮了。

"所以……刚才要杀我的,是傻子罗阳的老婆和小舅子?"

罗阳眉头一挑,眼里满是戏虐之意。

这傻子还真是……没有享福的命。他也是从地球飞升的,那时候网络上有句话:想做地主家的傻儿子。

傻子罗阳确确实实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但却没有傻儿子那个命。娶了个美艳媳妇,不会享用也就算了,似乎还被人阴的家破人亡。

"罢了罢了,既然我占用了这具身体,就替你好好活下去,也会替你那离奇死亡的父母讨回公道。"

他低喃一声,撩开被褥,穿上鞋子走出房间。

卧房是在二楼,然而打开房门的瞬间,他便听到各种嘈杂的声音,还有玉石碰撞的声音。

"糊了!给钱给钱……"

"诶烦死了,你怎么把把糊,该不会出老千了吧。"

"扯犊子呢,别输不起啊。"

罗阳皱了皱眉,按照记忆里的路线下楼。只见客厅里坐着许多脸熟的陌生人,这些全是林梦琦的朋友。

傻子罗阳父母还在世的时候,他们还收敛点,偶尔来作客,也是低眉顺眼的。但自从傻子罗阳的父母死后,这些人像是脱缰的野马,完全把他和林梦琦结婚的这栋别墅当成自己家。

天天窝在这里打麻将,斗地主,吃喝玩乐。偶尔的,还要戏耍戏耍傻子罗阳。

"呦,地主家儿子起来啦,怎么着,今天有没有尿裤子?"林杰掐灭手里的烟,正准备清点刚赢的钱,抬头看到罗阳站在楼梯口,讥笑道:"要不要我帮你检查检查?"

"尿裤子怕啥,就是拉裤子都没事。就是大少爷别一时兴起,想尝尝自己拉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味道就行。"旁边那人嗤笑。

"怎么不能尝!"林杰抱着胳膊,轻蔑的盯着罗阳:"你别听他的,那玩意好吃着呢,大少爷有机会可以尝尝。"

"诶对!"那人反应过来,抄起打火机砸了林杰一下,抱着肚子笑的泪花都出来了:"要尝尝,味道好着呢。"

"你们吃过?"罗阳歪着脑袋打量着他们:"看上去似乎还很喜欢那玩意儿的味道?"

林杰一顿,一口气憋在胸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行了。"一身酒红色长裙的姜云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整天欺负个傻子有什么劲儿。"

"谁欺负他了。"林杰翻了个白眼:"我们就是跟大少爷开个玩笑。"

开玩笑?罗阳眼角一抽,还真敢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不过面对这些一根手指就能戳死的小喽啰,他还真没兴趣理会,转身走进不远处的厨房。

身为飞升已久的九阳道尊,早就不记得被人嘲讽是什么滋味了。突然遇到,还真是有点克制不住脾气。

只是既然占用了傻子罗阳的身体,会经受这些也是必然的,因果循环嘛。

就在这时,姜云云接了个电话,称有急事就先走了。

三缺一……林杰不满的撇着嘴,把面前的麻将全部推翻发泄:"我才刚开始翻盘,她就走了,现在还怎么玩?"

"下次不带她了。"被扫了兴致,旁边两人附和着:"那咱们现在是怎么样,散了?"

"散什么散,散什么散!"林杰烦躁的拍打着桌子:"没她姜云云,不是还有罗大少吗。"

话赶话说到这,林杰突然眼睛一亮,对啊,还有那个傻子呢。

林梦琦姐弟俩一直发愁怎么把傻子手里的股份搞出来,他要是能帮忙搞出来,到时候,不是他让林梦琦怎么样,林梦琦就得怎么样嘛。

想到林梦琦那玲珑有致的身体,林杰就感觉心里燥的不行。

他冲旁边两个人摆摆手:"来,我跟你们说,咱们在罗大少家里打扰这么久,也该带罗大少玩一玩了。咱们……"

"这……"那两人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互相对视一眼,犹豫的轻喃:"这样行吗,别再出什么事了。"

"能出什么事!"林杰眯了眯眼睛,不屑的扫了他们一眼:"瞅你们那点出息,一个傻子,你们都不敢下手?活该发不了财。"

"……"

"MD,干了。"两人沉默了片刻,一咬牙沉声道:"谁去说?"

"我去,你们俩等会配合我,别把这事搅黄了,不然我对你们也不客气。"林杰摸出烟点上,推开椅子,起身去寻罗阳。

厨房里,罗阳没找到熟食,从冰箱里拿出几个新鲜苹果洗干净凑活啃着。

一个苹果还没下肚,就听到有脚步声靠近,他身体后倾懒懒的靠在冰箱门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