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都市至尊奶爸 连载中

都市至尊奶爸

来源:掌文作者:雄兵百万在崛起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地狱魔尊重生都市豪门弃少,贤惠老婆,小棉袄,江飞重修魔尊当奶爸,宠妻狂魔豪门崛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江飞吸走大量的病气,老人舒服了许多,缓缓睁开眼睛,扫了一眼现场。

他目光定在江飞身上,虚弱地道:"年轻人,是你救了我?"

"算是吧。"江飞淡然点头,继续说道:"相见便是有缘,我帮你治好吧。"

老人一怔,他这可是心脏病晚期,天海市顶尖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书。

这样一个年轻人,何以夸此海口?

但,他正要开口谢绝江飞时,却老躯一颤,眼中爆发出一缕精芒。

此时,他感觉到原本如刀绞的心口,竟是如同泡在温泉中,死气沉沉的心脏开始换发生机。

仿佛,正在逆生长。

老人那苍老的眼神,乏起一抹激动和震惊。

还有对活下去的渴望!

半分钟过去,江飞便收了手,病气针回到丹田中。

吸收了大量病气,病气针比之前更加明亮,坚固。

"你的病根除了。"江飞说罢,起身就走。

如今病气针凝聚而成,他也得帮女儿缓解一下毒素。

老人翻身坐起来,感受到心脏强有力的跳动,他明白自已就算没好,也差不多了。

"恩公留步,请问尊姓大名,救命之恩,老朽定涌泉相报!"

"不必了,你就当我是雷锋好了。"江飞摆了摆手,抱着江小兔飞快离开。

回到租房处,江飞迅速将病气针打入女儿的体内。

病气针顺着女儿的经脉行走,将渗入女儿心脉的毒素纷纷吸收。

但,江飞却发现一个问题,随着吸收了那些毒素,刚刚凝聚的病气针竟然有溃散的迹象。

"好怪异的毒!"

江飞收了病气针,这东西好不容易凝聚,可不能在此时溃散了。

不然,女儿的毒再次爆发,那就没办法医治了。

好在,此时病气针已经吸收了女儿心脉中不多的毒素,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此时,兔兔醒来过来。

眼睛水汪汪的,对江飞说道:"粑粑,我想麻麻了。"

江飞溺爱的摸了摸兔兔的小脑袋,"兔兔乖,现在太晚了,明天爸爸带你去找妈妈。"

兔兔眼睛一亮,拍手欢笑道:"好耶,又能和粑粑麻麻在一起了。"

看着孩子脸上幸福的笑容,江飞也是有些期待…

天海市,玲珑湾。

这里是富人的聚集区,能在玲珑湾拥有别墅的富人,起码也是身家上亿的传说。

入口,章若华刚刚走回来,电话便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章若华便接听,"怎么样,查到了吗?"

"章总,已经查到了,我把他的信息传给你。"对方回道。

章若华挂了电话,信息就已经发过来,屏幕上,正是江飞的信息。

只是看了一眼,章若华顿时眉头紧皱,呢喃道:"不会搞错吧,恩公那一手医术,就不可能是废物啊…"

第二天。

兔兔才醒来,江飞就带着他直奔岳父家。

龙庭别苑,普通富人聚集区域,这里的别墅一般在五到七百万之间。

江飞抱着兔兔下车后,刚要走进龙庭别苑,被看门的保安拦了下来。

"咦,这不是林家窝囊废女婿江飞吗,怎么还有脸回来啊?"

保安的脸上充满鄙视和嘲笑。

"在我没发火之前,你最好滚开。"江飞淡淡地瞥了保安一眼,很不屑。

保安愣住了。

曾经那个被从这里赶出去的窝囊废赘婿,那个只会吃喝嫖赌的家伙,竟然敢这样对他说话?

此时,进出别苑的人都停下来,一个个打量着江飞。

"这人的样子倒是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不就是林家那个窝囊废女婿吗,只会吃喝嫖赌,早被赶出林家了!"

"果然是他,这是在外面活不下去了,舔着脸来求老丈人收留吗?"

曾经,江飞在这里也是名人,是大家笑话林家的话柄,很快有人认出江飞来。

"呵呵,就你这窝囊废,现在立马滚,也许老子可以放过你。"保安冷笑。

眼里满是不屑。

一个被丈人家赶出去的窝囊废女婿,也敢同他叫嚣?

简直是找死。

"呜呜,叔叔,你别打我粑粑。"

江小兔被保安凶恶的眼神吓到了,眼泪直流,哀求道。

看到小女孩哭得厉害,保安顿时很有成就感,咧嘴笑道:"小娃娃,让你粑粑跪下来,叔叔就不打他。"

兔兔怯生生的看着保安,奶声奶气地道:"叔叔,粑粑是男子汉,兔兔跪行不行?"

保安还没见过如此懂事的孩子,看着江飞的眼神里有着嫉妒。

凭什么一个窝囊废能抱得林家美人归?还有如此懂事的女儿?

有时候,极度不平衡的心理,会让人的心灵变得扭曲。

保安就是这样的人,他看得出来江飞很在意女儿,他就要让江飞看着女儿被欺负而无能为力。

"哈哈,娃娃,那你快点跪下,然后说十次你爸爸是窝囊废,没用的废物,叔叔就饶你爸爸一次。"

"找死!"林飞哼了一声,反手一巴掌,直接将一八七的保安扇飞出去。

静!

场面瞬间安静,静的死寂。

被打的保安并没死,江飞虽然很想杀了他,但不想当着女儿的面杀人。

此时这保安爬起来,盯着江飞,今天他的脸算是丢尽了,眼里涌出怨毒。

"窝囊废,你敢打老子,老子姐夫可是耀哥身边的四大护法之一,你现在跪下磕头道歉,也许老子可以留你女儿一命!"

周围的人一听保安的话,脸色顿时变了。

南区地下之王耀哥的名头,如雷贯耳!

那可是一个狠人,都说商人是吃血馒头肥的,这个耀哥直接喝人血活下来的!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同情的看着江飞。

而且,一些和林家熟悉的人连忙打电话去通报。

他们家废物女婿,惹大事了!

咯吱!

就在此时,一辆宝马5系顶配豪车驶来,在小区门口停下。

车上走下一名年轻人。

这年轻人下车后,直接锁定江飞,疾步走到江飞面前,客气地道:"江先生,我总算找到你了。"

"哟,帮手来了?"

保安瞥了眼年轻人,嗤笑道:"窝囊废,老子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下跪道歉再赔偿医药费,就算找来耶稣也救不了你,老子说的!"

晴空万里,昆仑山顶。

一道惊世黑雷从天而降,令得神秘的昆仑山方圆百里之内,宛如日食发生!

紧接着,昆仑山方圆千里之内,竟下起血一般的雨水。

一时之间,天地万物瑟瑟发抖,万物之灵也如坠深渊,惊恐骇然。

"天降黑雷,必有大劫!"

"魔神出世,天地泣,万物惊!"

炎黄当世绝顶强者尽皆骇然,纷纷赶往昆仑一探究竟,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惆然而归。

当夜,天海市,野外郊区。

"三个月?竟然才过去三个月!"

江飞怔怔的看着天空出神,漆黑的眸子宛如深渊一般,能吞噬掉这浩然天地,星空也为之沦陷。

没人能理解江飞现在的心情。

三个月前,他是一个烂人。

他有一个如花似玉,且不嫌弃他是废物的老婆,更有一个可爱粘人的宝贝女儿。

但,他却吃喝嫖赌全都沾,从来不顾女儿和老婆的死活。

三个月前,他在酒吧搭讪一个妖艳女人,没想到那女人是一个混子的情人。

当晚,江飞就被毒打一顿,之后被丢进昆仑山。

身处绝地,生命垂危,江飞才幡然悔悟,对不起老婆和女儿。

本以为此生无法弥补,没想到醒来后,竟然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妖魔横行,武道昌盛。

因为心中的执念,江飞努力修行,为了能早日回来,他甚至不惜修炼速成魔道!

仅区区百年光阴,愣是从一介凡人,成为让修炼者闻风丧胆的盖世魔尊,人送外号地狱魔尊!

他狠辣的手段终于惹得人神共愤,仙魔宇宙十位大帝联手围攻他,那一战打得格外惨烈。

十位大帝,被他打死打残八位。

但江飞也被打入仙魔宇宙最大的一个黑洞中,黑洞的力量连神都能撕碎。

江飞并非是神,仅仅坚持了三秒,魔体开始龟裂。

但他没想到,在他就要绝望的时候,竟看到直通蓝星的时空隧道。

他想也没想,拼尽最后一丝修为跳进时空隧道,降临在昆仑山。

天上的黑雷,正是江飞。

而那血雨,则是江飞体内的魔血。

"数百载苦修一场空,不过没了魔血,整个人都舒服了。"

江飞脸上满是笑容,三百年苦修的魔血,诞生嗜杀的魔念,有时候连他都控制不住。

"昆仑山…"

想到这里,江飞忌惮的看了一眼昆仑山,里面有一股诡异的力量。

正是那股力量,将他的魔血从体内撕裂出来。

收敛心绪,江飞看向天海市,眼中满是思念以及愧疚。

但更多的,是激动。

上天眷顾,给了他弥补的机会。

他发誓要做个好爸爸,做个好老公!

怀着激动的情绪,江飞朝市区健步如飞地行去,虽然修为耗尽,魔血尽失,但他这具身体,依旧堪比巨龙!

所以,速度堪比顶级跑车。

东林小区,江飞拿出门禁卡,这玩意他带在身上三百年了,想不到还能用上。

打开门走进租房,江飞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眼中,甚至带着一丝杀意。

房子里很乱,还有好兄弟万晓凯的衣服和行李箱。

"姓万的,有道是朋友妻不可欺,我当你是兄弟,才离开三个月,你竟然睡到这儿来了!"

江飞声音低沉,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吼叫。

突然,江飞有所感应,在小区入口,有一股让他格外亲切的生命波动。

"是兔兔!"江飞有点激动,他的女儿江小兔回来了。

快速下楼去迎接,江飞见到女儿江小兔,但女儿身边的人,却不是妻子林晓雪。

而是万晓凯!

江飞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但并没乱来。

他不能吓到女儿。

"江…江飞!"万晓凯见到江飞,一脸激动,声音都有点颤抖。

江飞淡淡点头,看着自已的女儿江小兔,作为一代地狱魔尊,他竟然忍不住流泪了。

"乖女儿,来,爸爸抱。"

"粑粑,兔兔想你!"江小兔一下子扑进江飞的怀抱,小脸满是兴奋。

虽然三个月没见江飞,但父女体内流淌的血液,让得江小兔格外亲近江飞。

抱起江小兔,江飞在那张可爱的小脸上亲了好几下,他日思夜想,终于见到女儿了。

不过,江飞看着看着,却是眉头一皱,眼底杀意浓郁了许多。

兔兔中毒了!

一种奇异的剧毒。

若非他修炼三百年见多识广,还差点没发现。

真是好歹毒的心,连孩子都不放过!

江飞的目光,落在万晓凯身上,怒不可揭,"混蛋!"

"你我好歹也曾是兄弟一场,你怎能给我女儿下毒?"

万晓凯一听,先是一愣,旋即大怒,骂道:"卧槽尼玛,你有病啊?你他妈的一走就是三个月,你女儿得了肝癌你都不管,你老婆不在,我给你一把屎一把尿的带着,你不感谢就算了,却这般污蔑我?"

两人这一对骂,把江小兔吓得不轻,当即哇哇大哭起来。

这一哭,鼻子里顿时流出黑色血液,脸色也是瞬间惨白得不行。

江飞又惊又急,万晓凯见状也是收了嘴,手忙脚乱地道:"快,快送医院去手术。"

"不用。"江飞尽量压制杀意,抱江小兔上楼止血,把她哄睡着。

看着女儿熟睡,江飞这才示意万晓凯出去谈。

他心中满是疑惑,老婆林晓雪去了哪儿?

和林晓雪生活三年,江飞很清楚,兔兔就是林晓雪的一切。

为了兔兔,林晓雪忍了所有委屈,吞了所有苦水,和他搬出林家。

即便他是个渣男,只因为兔兔一句,要爸爸妈妈,林晓雪依然跟着他。

现在,林晓雪却不在兔兔身边,那只有一个可能。

发生了意外!

"希望我老婆没出事,不然我让整个天海市陪葬!"

江飞捏了捏拳头,那漆黑的眸子中,杀意如实质般,周围如至寒冬。

万晓凯感受到了,打了个哆嗦,有点震惊的盯着江飞的背影。

这家伙这三个月经历了什么,变得这么可怕!

街道上,万晓凯递给江飞一支烟。

江飞犹豫了下,才接过万晓凯的烟点上,抽了一口问道:"我老婆去哪儿了?"

"你不知道?"万晓凯一愣,看江飞盯着他,确认他不知道,才回道:"在林家。"

"林家?"江飞眉毛一挑,当初他们就是从哪儿被赶出来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