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被夺舍之后 连载中

被夺舍之后

来源:掌文作者:瑞妞儿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为了钱,叔叔一家逼我娶了有钱人家的痴傻丑女。虽然我不爱你,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欺负你!展开

本书标签: 瑞妞儿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妈的,你害了我爷爷!"话音刚落,孙二宝大喝一声,这就打算跟柳牧拼命。

还是孙胜真一脚踹在了孙二宝的屁股上,黑着脸骂道:"你这个莽夫,没看到你爷爷气色好了很多么?!"

孙二宝一愣,扭头看向老者。

原本苍白的脸,此时已经有了些许红润,乌紫的嘴唇也不见了,整体跟刚才相比,简直好了不知多少倍。

"这怎么可能?爷爷不应该被治好啊!"郝帅脸色变了又变,握紧拳头大喊着。

"郝帅,你不希望我爷爷被治好?"孙艳红高悬的心刚刚放下来,,听到郝帅这句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郝帅被孙艳红这一瞪,吓得脸色苍白,嗫嚅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这正是八九针法的玄妙之处!"孙胜真冲柳牧深深地抱拳鞠了一躬,这才解释道,"八九针法需要以极强的气劲催动才能施展,可以活经络,动气血,乃是历史上最强大的针灸之术,小兄弟看出了父亲的病症,配合以八九针法,这才让父亲转危为安啊!"

"原来是你这个夯货咒我爷爷!"孙二宝恍然大悟,将怒气又撒到了郝帅身上,掐住郝帅脖子把他给拎了起来,"说,我孙家哪里得罪了你?!"

"二宝兄弟,你误会了,我只是在针对……在……"这郝帅的小身板,悬空挣扎着,因为窒息憋得脸通红,想说话,却又被掐的说不出口,已经变红的双眼怨毒的看向柳牧。

"你们在干什么,吵死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令所有人心中一动。

孙二宝更是一把将郝帅扔了出去,转身跪在老者身边激动地喊道:"爷爷,您醒了?"

"被你这么一吵,能不醒么?"老者没好气的啐了孙二宝一口,"我这条老命,可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啊,哎……"

"爷爷,是柳先生救了你。"孙艳红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抱着老者的胳膊说道。

"孙相龙,谢过柳先生了。"老者闻言,这就要挣扎着起身。

柳牧立马扶住了老者:"老爷子,您客气了,医者仁心,这是我应该做的。您老刚刚醒过来,还需要好好休养,等会儿我会开几副药您回去煎着喝,七天之后,我保证您能长命百岁!"

"果然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纪不但医术高超,且礼貌有加,艳红,二宝,你们可要多学着点!"孙相龙微微一笑,连声赞道。

"柳先生,今天老朽身体不便,还请稍过几天,来我孙家一聚,老朽再当面感谢你啊!"

"爷爷,您放心,柳先生是我们孙家的恩人,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他的。"孙艳红也适时地说道。

"对,哈哈!柳先生,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大哥,以后谁若敢对你不敬,给我一个电话,随叫随到!"孙二宝也连声大笑道。

"这次出来吃饭,也没带多少钱。"孙艳红美眸流转,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柳先生,我这张卡里还有十多万,算是您的诊金,密码六个八。"

"这也太多了吧。"柳牧一愣,可没想到孙艳红会这么大方。

"钱是有限的,但我爷爷的生命是无价的!"孙艳红严肃的摇了摇头,"柳先生,您一定要收下!"

"好吧!"柳牧考虑了一下,最终接过了银行卡。

"你还想跑?!"角落里,见大家注意力都在柳牧身上,郝帅想悄悄离开,结果被孙二宝发现,又给拎了回来。

"我错了,我刚才说那话不是有意的!"郝帅都快哭了。

本来想在孙艳红面前献个殷勤,结果弄巧成拙,这特么算什么事儿啊!

"怎么回事?"见平日里人五人六的郝帅竟如丧家之犬,孙相龙沉声问道。

孙艳红立马将刚才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孙相龙。

听得孙相龙不断皱眉,摇头说道:"我华夏中医,传承几千年,可不是区区西医可以相提并论的,郝帅,你夜郎自大了!"

"爷爷,我知道错了,其实我只是嫉妒柳先生的医术才说出那样的话的!"

"我真的不是在咒您啊!"

郝帅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说着爬到柳牧面前,抱着柳牧的腿大声哀求道,

"柳先生,我这次是真的悔改了,求求您原谅我吧,呜呜……"

"我也没有怪你啊,一直是你跟我较劲儿,我可没跟你针锋相对!"柳牧后退了几步,耸肩说道。

"郝帅,你可以走了。"孙艳红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

"真的吗?谢谢,谢谢!"郝帅一听,犹如小鸡啄米般不断对孙艳红点头,转身跑了出去。

"好了,老爷子没事了,我出去写个药方。"柳牧冲众人一笑。

"我陪您去。"孙艳红立马跟了出去。

古往今来,医术高超者一直是众人交好的对象,得罪什么人,都不能得罪医生,孙家能够结交柳牧,绝对是孙家这次最大的收获!

写了药方,柳牧交代了些注意事项,孙艳红又跟柳牧交换了联系方式,孙家一行人这才离去。

再看柳牧,那些服务员的眼中很明显都带着羡慕,或者是嫉妒:

"柳牧,你居然真懂医术,而且你救了孙氏集团的太上皇,好处将会源源不断啊!"

"哎,我脖子一直酸痛,柳神医,你能帮我看看是什么情况吗?"

"我估计咱们柳神医以后就不会在好味斋工作了吧,那还不得跳槽去更牛逼的地方?"

"去去去,你们在瞎逼逼什么呢,柳牧哪里都不会去!"听这些人说话越来越不靠谱,王婷挥手啐了众人一口,随即将胳膊搭在了柳牧的肩膀上,"如果不是柳牧,咱们好味斋今天恐怕会栽个大跟头,柳牧是咱们好味斋的大功臣,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柳牧就是好味斋的大堂经理,工资翻五倍!"

王婷虽然已经三十岁,但保养极好,再加上面容精致,皮肤白皙,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

要说这王婷,还是第一次跟柳牧亲密接触,柳牧只觉香风阵阵,肩膀处的玉臂柔若无骨,好不诱人。

正享受着呢,突然听王婷这么宣布,当时就愣住了:"啊?婷姐,这个职位一直是张哥在做,您突然任命我,是不是有点儿……"

"是啊婷婷,大堂经理的职位,不一直都是我么,你提拔柳牧当大堂经理,怎么着也得跟我商量一下嘛!"一旁的张传杰,正欣赏着王婷的一颦一笑,暗暗易淫,听王婷这么一说,立马走了过来。

"这几年来,你仗着自己是大堂经理,随意欺负我的工作人员,甚至还调戏新来的女服务员,你以为我不知道?"

"平日里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可你最近居然还想打老娘的主意,你人品怎么样,你当老娘瞎的么?!"

"柳牧来了六年,是老员工了,平日里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而且还立了功,我提拔他当大堂经理,合情合理!"

王婷冷声说道。

几句话,说的张传杰脸色越来越难看,沉声说道:"可我也为好味斋立下了很多汗马功劳,这几年来,你知道我为好味斋拉来了多少顾客?解决了多少砸场子的?"

"可你才给我八千月工资,你可知道,其他酒店来挖我,一万二我都没去!"

"那你现在可以去了。"王婷直视张传杰,平静的说道。

"王婷,你要赶我走?为了柳牧这个小白脸,你就赶我走?"张传杰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婷,"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一腿啊?!"

八月末,夜微凉。

随着风声响起,云城上空酝酿了一天的阴云,终于开始翻腾。

尔后,黄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伴随着不时响起的惊雷,一次次照亮整个夜空。

云顶山半山腰一处微陡的岩壁上,柳牧手握电筒,一脸震惊的的望向云顶山极顶。

蓦地,一道闪电自高空而下,狠狠轰向云顶山极顶。

山顶发出阵阵雷声,犹如音波攻击般散向四周,更是震得柳牧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这已经是第八道雷击了,山顶到底发生了什么?

雨越下越大,山上流下的雨水没过了青年的脚腕,柳牧缩了缩身子:时候不早,该回家了。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山顶处突然有一道紫光冲来,不等柳牧有所反应,便轰在了他的身上。

柳牧应声倒飞而出,身体撞到一根树枝后弹了回来,自此失去了知觉。

良久,柳牧悠悠醒来。

却是头疼欲裂,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近乎撑爆他的脑袋。

更有一道声音,不甘心的在他心底吼叫着:"为什么?明明是我要夺你的舍,却反被你夺了舍,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只是吼叫声越来越小,那个家伙,似乎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而随着痛感消失,柳牧也理清了一切。

之所以电闪雷鸣,是云顶山上有个修炼了五千年的武修在渡劫,结果渡劫失败,被天雷劈了个身死道消。

所幸武修的《造化心经》可保元神不灭,本打算对柳牧进行夺舍,结果稀里糊涂的自己反被灭了,一身修为记忆尽归柳牧,虽然修为只剩一二,却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相信柳牧若是步入武修一脉,很快就能达到被夺舍武修的巅峰!

"难道是你保佑我?"收回思绪,柳牧低头摸了摸胸前的鼎形玉坠。

这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他已经随身携带了二十二年。

柳牧是个孤儿,刚出生就被遗弃在了太平村。

被太平村一位老者收养,因为襁褓里有一个刻有"柳"字的木牌,这才取名柳牧。

在柳牧十六岁的时候,老者将柳牧托付给了他的儿子赵凯,跟随赵凯来到了云城。

柳牧也想过寻找亲生父母,苦于毫无头绪,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算了,不想了!"吐出一口浊气,柳牧捡起散落一地的松菇,快步下了山。

尽管已是晚上九点,家里似乎还有陌生人在:

"老弟,虽然我家老三痴痴傻傻,脸上胎记明显,想娶她的人可是排起了长队呢!"

"我是看在咱们两个多年交情的份儿上,才打算便宜你家那小子的!"

"再说了,你我两家结为姻亲,我能不帮你度过生意上的难关?"

"你啊,没事儿就偷着乐吧!"

接下来是赵凯的声音:"任大哥说的是,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想向你提亲的!"

"叔,婶儿,我回来了。"听着好像在说自己,柳牧推门走了进去。

"今天不是休班么,怎么回来这么晚?一身泥巴,摔沟里去了?"一见到柳牧,赵凯原本的笑脸不见了。

王学梅也是一脸不耐烦:"还不过来见见你未来的岳父?"

"嗯?"柳牧眉头微皱。

王学梅对面,是一个与赵凯年纪相仿的男子,乃是天成集团的董事长:任天成!

"柳牧啊,今天你任伯伯过来提亲,我们打算撮合你跟小雪,你小子就偷着乐吧!"赵凯说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叔,我还不想结婚。"柳牧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一句话,原本融洽的局面被打破了。

任天成脸色很明显变了变,看了下时间说道:"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七天后是个好日子,我希望他们两个能在那天成婚。"

"老弟,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我想你应该明白。"

"我明白,你尽管放心,一切我来搞定!"赵凯连连点头,二人起身将父女二人送了出去。

转身关上房门,那张谄媚的脸才变得愤怒无比。

王学梅更是冲着柳牧吐了口痰,黑着脸骂道:"你这个有爹生没娘养的小野种,吃我家的睡我家的,我跟你叔好心好意要给你娶媳妇儿,你居然敢拒绝?你知道华夏就你这样没车没房没存款的光棍儿有多少吗?三千万啊!"

"我才二十二,没打算这么快娶老婆。"柳牧撇嘴说道。

"柳牧,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在跟你商量啊?我告诉你,这是命令!"

"你刚出生就被我爸收养了,这些年我们赵家花在你身上的钱少说也有几十万吧?不娶了任春雪,你拿什么还我们?"

"当年如果不是那老东西威胁不把家产留给我,你以为我会收养你这个野种?!"

赵凯一拍桌子,点了根烟儿烟狠狠吸了一口,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你叔公司遇到了难处,只有任天成可以帮我。"

"你只是个月工资两千块的服务员,不入赘任家,这辈子能有什么出息?"

"你就算行行好,帮帮你叔!"

"可这任春雪也太丑了吧?"柳牧为难的说道,"丑也就罢了,关键是还傻!"

"你个傻叉,二十一世界什么最重要?钱啊!"赵凯一巴掌抽在了柳牧后脑勺上,

"你入赘任家,最起码至少能有钱拿!"

"任家三个女儿,老大老二都嫁入了豪门,只剩老三待嫁,刚才任天成已经承诺了,只要任家一年之内能抱孙子,任天成就送给我们一百万!"

柳牧攥了攥拳头,点头说道:"叔,婶儿,你们这是打算把我给卖了啊?"

"就算是吧,毕竟我们养了你这么久,你也该报恩了!"王学梅黑着脸说道,"再过几天,一萌也该放暑假了,到时我家就没你的容身之处了!"

"那我睡在酒店得了,两个月而已。"柳牧顺着王学梅的话说道。

"你他妈是不是逗我玩儿呢?"王学梅气乐了,起身大叫道,"任春雪你答应也得娶,不答应也得娶,否则,我就把太平村那个老家伙送去精神病院,受尽折磨而死!"

"你敢!"柳牧脸色一变,怒声喝道。

"我有什么不敢?作为儿媳妇,我公公有了精神病我送他治疗,谁敢反对?村里的人只会认为我孝顺!"王学梅冷哼一声,"当然了,这一切,都在于你!"

"我考虑一下,反正还有七天时间呢!"看王学梅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柳牧最终还是怂了。

摆摆手,转身回了卧室。

王学梅恶媳妇的名声由来已久,为达目的,怕是真能做出那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柳牧自己受多少委屈无所谓,关键不能让爷爷受伤害。

当今世上,自己真正的亲人,就只有爷爷一个人了……

伴随着晨曦射入房中,柳牧睁开了眼睛。

虽是一夜未眠,柳牧却神清气爽。

一晚上时间,柳牧将被自己夺舍了的修士留给自己的东西几乎研究透了。

这家伙在五千年的时间里,居然夺舍了九十八人!

除了强大的功夫之外,在医术,风水,文学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最令人震惊的是,在西汉,他曾夺舍了王莽,建立新政权,做了十几年皇帝。

到了唐代,他还曾夺舍了一个叫李太白的诗人,用那家伙的身体,成就了诗仙的盛名!

只可惜这家伙阴沟里翻船,栽在了柳牧身上,这连柳牧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这一切对于柳牧来说,简直就是一笔丰厚的宝藏啊!

那一刻,柳牧就已经立下了目标:自己一定要变成牛逼的有钱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