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身为豪门召唤婿 连载中

身为豪门召唤婿

来源:掌文作者:开工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准备结婚,未来丈母娘开出了恐怖结婚条件。入赘豪门,权势地位如日中天的老婆却惨遭车祸,被家族抛弃。七层封印的记忆,愤怒的王夺终于不得不开启第一层。可记忆解封的刹那,神秘力量让他和老婆签下了主仆契约!而这,还远不是真正的危机展开

本书标签: 开工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陈鹿又看他一眼,有点惊异:"原来你还不知道?她根本不爱你呢,和你结婚,只不过是因为爷爷随机指的罢了!"

王夺一愣,陆苏一僵。

陈鹿回头看了她一眼,心中大快,转回头来,笑盈盈地道:"来,让我好好跟你说说,你这个上门女婿,是怎么来的!"

几个月前,陈晋义要求陆苏和广拓集团最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之一,佟氏集团,董事长佟老爷子的大少爷佟川结婚。

这在陈家毫不奇怪。

整个陈家,家族中有近一半的人,是由陈晋义指婚,基本上都是为了家族事业的发展而做的商业联姻。

譬如陈添,就是如此。

然而问题是:佟川已经四十多岁了,婚都离过两次,儿女都有四个了!

而且陆苏也了解这人,能力很强,但贪花好色,他的桃色新闻都够编一本三千页的绯闻合集,什么玩女明星、女模特之类的事,三天两头被曝光。

陆苏当即拒绝。

陈家拒绝过指婚的,她不是第一个。

但以前拒绝过的陈家人,没有一个再受重用,轻则弃用,重则直接撵出家门。

"不以家族事业为先的人,不配做陈家人!"这是陈晋义的原话,"不想和佟川结婚,那就听天意吧!"

几天后,陈晋义将家族中所有重要人物,全部叫到了陈家老宅的祠堂内,将二千来张写着名字的小纸条,铺满了祠堂的地面。

每个名字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

"你可以拒绝外公给你选的丈夫,但你不能拒绝老天给你选的丈夫!"陈晋义死死盯着自己的外孙女,吐出这一句。

这些纸上所有的名字,都是陆苏从小到大,认识过的异性!

而且,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平庸之辈,甚至有好几个是她见过一次就再不想见第二次的人渣!

陆苏最终只是沉默不语,看着外公亲手按下了那个用来随机摇号的按钮。

号码最终定在了四百二十七号。

四百二十七号那张纸上,写着两个字--王夺。

一只被女人牵着鼻子走的痴情舔狗。

可想而知,这件事既为立威,也为惩戒,虽然陈晋义没有消减陆苏在公司的职权,仍然委以重用,但在全族人心中,已然成了笑柄。

听完陈鹿的话,王夺一时怔然。

这件事,陆苏没有跟他说过。

换句话说,如果当初随机摇中的是另一个号码,那陆苏也会和那个号码对应的男人结婚。

他王夺在她心里,确实毫无特殊之处。

陈鹿看着一旁气得浑身发抖、却无法反驳的陆苏,更是快意:"怎么,连最后一个肯和你亲近的人,也要跟你翻脸,这滋味如何?"

"大小姐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陆苏还没说话,王夺突然来了一句。

"什么?"陈鹿愕然看他。

"我从来就没期待过,苏苏会对我另眼相看。"王夺一脸轻松的神情,"你可能觉得被随机指婚很丢脸,可我却觉得那是老天爷给我最好的礼物,哈哈!不然你能想象我这样的人,能吃得上这种级别的软饭?"

"哎哟我去……听不下去了,吃软饭还吃得这么洋洋得意,真特么恶心……"陈添一脸不能置信。

陈鹿和两个保镖也是听得面面相觑,连陆苏都一时忘了其它,愣愣地看着王夺。

"四少爷说恶心就恶心吧!"王夺潇洒地耸耸肩,"我还是能理解你,毕竟你想吃也娶不到像我老婆这么漂亮的,所以可能幸福感会打点折扣。"

"你特么说谁娶不到!"陈添大怒。这话说得他像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似的。

"不是,我只是说个实话啊……我见过未来的四表嫂,你女朋友,当然也不错,只不过和苏苏比起来嘛,咳咳。"王夺轻咳了两声。

陈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怒火中烧,双拳握得咯咯响。

他女友是广拓集团一个长期合作伙伴的老板的千金,属于商业联姻性质,由不得他选择,根本没办法反驳王夺的话。

陆苏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陈添气得冒烟的这一刻,是她今天最开心的一刻了!

自己这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废物老公,没想到竟能在这种时候帮上她的忙。

陈鹿一抬手,挡着怒不可遏、想冲向王夺的陈添,道:"四哥,跟落水狗急什么,今天来还有正事。陆苏,念在咱们表姐妹,血浓于水的份上,我可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能办到一件事,我可替你向爷爷求个情,让你继续在广拓呆着。"

陆苏笑容消失,有点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

陈鹿竟然会给自己机会?

却听陈鹿悠悠地道:"只要,你能在十秒内算出十五加八等于几,我就帮你!"

陆苏铁青着脸,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

王夺脸色一沉。

陆苏现在脑伤仍没痊愈,难以进行思考。

即使是这样简单到幼稚的题目,她现在也没办法去心算!

陈鹿一直视陆苏为头号对手,怎可能不知道后者现在的情况?故意出这种题,根本不是什么给机会,而是要借题发挥,羞辱陆苏!

他悄悄伸手,轻轻搭住陆苏香肩。

陆苏正情绪激动,没留意他动作,只觉脑子突然清晰起来,脱口道:"二十三。"

陈鹿和陈添同时一愣。

他们这两个月来一直暗中监控着陆苏,确认过后者做智力恢复训练的情况,甚至还派人暗中调查了后者诸多信息,早就知道这种只有小学一二年级级别的计算题,陆苏也要花费很多的时间,才能算得出来,甚至会算错。

可是这次对方怎么回答得这么快?

难道是蒙的?

还是……她之前根本就是装的?!

想到这,陈鹿心中一寒。

但她随即甩开了这想法。

做题这种可以装,但医院的检查结果,却装不出来。

绝对没错,这题肯定是蒙的!

陆苏刚说完,自个儿也愣住了。

她自家知自家事,最近几天的智力恢复训练中,就有两位数的加减,没有一道题,她是在半分钟以内答出的。

可是此时此刻,她竟觉得脑子清晰灵活,仿佛回到了车祸前一样!

"哇,老婆!你进步了!"一旁王夺一脸吃惊地道。

"等等,我还没开始计时,你怎么就答了?"陈鹿回过神来,眼眸一转,"这题不算,重新来。"

"不是,你这不是耍赖么,这连五秒都没有,哪用得着计时!"王夺争辩道。

"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没开始计时是事实。难不成,我表妹连再答一次的勇气都没有?"陈鹿使出了激将法。

"你出!"陆苏冷冷道。

"四哥,你来计时,从我说完题目开始。"陈鹿完全冷静下来,唇角微扬,"三百九十七乘以二百一十三,等于几?"

"你赖皮!"王夺差点跳起来。

这尼玛,别说小学生,就算成年人,也没几个能在十秒内算出这种题的能耐吧?

陈鹿微微冷笑。

这题看你还怎么蒙!

"八万四千五百六十一。"陆苏只停了三秒钟左右,就直接报了出来。

"不可能!"陈鹿笑容一僵,随即失声惊呼道。

这样的题对她来说,十秒以内心算出来,毫无压力。

可是,她至少也要七八秒!

然而现在这"脑残"状态的陆苏,居然算得这么快!

忽然间,她后背一凉。

难道……陆苏这几个月都在装傻骗她?

旋即甩掉了这想法。

这毫无必要,因为那让陆苏失去了在陈家的地位,令她陈鹿有了机会,不像是陆苏会做的事。

难道……是她突然恢复了?

"等一下等一下!"王夺一脸懵逼的表情,"谁有计算器算一下,到底对不对?"

一旁的保镖已经拿出手机,迅速点了几下,脸色大变。

"这次又想找什么藉口?"陆苏死死盯着陈鹿,眼中尽是嘲意。

这几个月,从没像现在这般爽快过!

不但思维清晰,而且心情大好!

宏海市,市中心的清新广场旁,黑木咖啡厅内。

临窗一角的小隔间内,四个人隔桌对座,气氛紧张。

"第一,一环外临江花苑的精装房,一百八十平,加希希的名字。"

"第二,给希希换辆车,至少宝马5系。"

"第三,彩礼五十万,没商量,一分不能少。"

"第四,林家不出嫁妆,小伟也要结婚了,咱们家没那么宽裕。"

"第五,房子买好后,小伟和我们二老也要住进去。"

……

王夺额头青筋爆胀,咖啡桌下的双手紧紧握拳,微微颤抖。

这是结婚?

这是卖女儿!

不,不是卖女儿,毕竟林希以后不可能跟她爸妈断绝关系,完全听他的。

这是买一家子食他肉喝他血的蛆虫!

对面的林母仍在不紧不慢,一条一条地说着。

她身旁的林父端着咖啡,像完全不关他事般品着,不看林母,也不看王夺或者林希。

坐在王夺身边的林希则保持着一贯的高傲脸,面无表情。

林母好不容易说完后,加了一句:"你不要觉得条件高,我家希希值这些条件!"

王夺看向林希。

林希漂亮的脸蛋微微向外一侧,没有接他的目光。

王夺再不存半分希望,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来总结一下吧,总之就是:我要拿出超过三百万来,换一个成天跟我冷脸相对、连亲热一下也不行的老婆,同时还要把你们家所有的衣食住行全包了。对吗?"

林希俏脸一沉,喝道:"王夺,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夺冷笑道:"抱歉抱歉,我总结得还不到位。估计,改天你弟弟林伟结婚,我还要替他备彩礼、办酒席、买婚房,对吗?"

林父轻咳一声,林母已经按捺不住了,怒道:"希希是姐姐,你和她结婚,就是小伟的姐夫。长姐如母,你作为姐夫的帮帮小伟又怎么了!"

王夺毫不客气地道:"我把当爸妈的事全干了,那你们俩还当什么爸妈?"

林母一时语塞,气得直哆嗦。

林希更是惊怒交加。

从没想到过,平时对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王夺,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

原本她预料,王夺的反应应该是先应诺下来,然后和她私下商议,请林父林母把条件降一点。

毕竟,王夺做她舔狗的这两年,确实很合格。

可哪曾想到,舔狗也有朝主人吠叫的一天!

这令平时伶牙利齿的她,一时也有点措手不及。

林父又轻咳一声,打圆场道:"小王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什么都是可以商量……"

王夺干脆地打断他的话:"少特么在那装好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个要求,十个有八个都是你暗地里整的!自己年轻时候没出息,没能给家里挣个好条件,就把主意全打到女婿身上,天天给你老婆出馊主意,真尼玛丢男人的脸!"

林父瞬间色变,张口结舌。

林希暴怒道:"王夺!你你你敢骂我爸!"

王夺霍然转头瞪着她:"我这才骂了半分钟,你就跳起来了,他们俩私下骂我几年了,怎么不见你站出来当道德标兵?"

林希雪白的脸蛋胀得通红:"那是我爸!不管怎样,都不能……"

王夺直接打断她的话:"那就该有当爸的样子!一说话就尖酸刻薄、阴损嘲讽,你要不说他是你爸,我还以为他是你妈呢!"

林家三个人,全气得浑身发抖。

林母霍然起身,愤怒地道:"气死我了!希希,我们走!这种人渣让他一辈子打光棍好了!"

林父和林希均跟着站了起来,气愤地便要往外走。

王夺向后一靠,靠到沙发靠背上,悠然道:"那就抱歉了,我这种人虽然挺一般,但未来结个婚生个娃幸福一生还是没问题的。毕竟,这世界上也不全是这么不要脸的爸妈和以为长得漂亮点就高人一等、把男人当狗一样使唤的女人。"

林希一僵,停了下来。

林母拉了她一把:"希希,别跟这种疯子计较,咱们走!"

林希却没听她的,霍然转身,歇斯底里地尖叫道:"姓王的,你也不照照镜子,又丑又没本事,我使唤你怎么了,那是你的福气!告诉你,从现在起,咱们分手了,你以后想被我使唤,都没戏!"

这动静太大,整个咖啡厅内的人都惊动了,不少人探头朝他们这边望来。

王夺翘起了二郎腿,冷冷道:"福气?呵!这福气我无福消受,还是留给赵岩吧!"

这话一出,林家三人同时一震。

林希愤怒的表情瞬间窘迫起来,吃惊地道:"你怎么知道……知道……"

外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几个还朝他们走近了几步,无不好奇地张望。

王夺心中一阵绞痛,缓缓道:"你以为,你妈背着我给你安排相亲的事,能瞒一辈子吗?还安排你爸战友的儿子,呵!"

外面看热闹的原本都挺安静,听到这处,议论声一下起来了。

"卧槽,这什么节奏?"

"劈腿?"

"女的长得倒是挺标致,没想到居然,啧啧。"

"还是老爸老妈帮着劈,这一家子真的是厉害,哈哈!"

……

林希胀红了俏脸,一时不知所措。

林母身经百战,反应快,转身叫道:"相亲又怎么了?你王夺一个小销售,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人家赵岩,年轻有为,二十多岁就是总经理,住的房开的车你一辈子都挣不到,他请希希吃顿饭花的钱,都比你一个月挣得多!"

王夺撇撇嘴:"所以你们就故意给我开这种恶心人的结婚条件,想让我自个儿知难而退?呵,当了婊子立牌坊,真尼玛不要脸!"

林母大怒,便要反击。

林父看看周围,忍不住拉了拉她,低声道:"这儿人太多,别被熟人撞见……"

林母气头上,哪冷静得下来,一把甩开他,尖叫:"怕什么!这年头爱钱怎么了!谁家不想把自己女儿嫁个更有钱的?我爱钱,我光荣!"

王夺摇头轻叹:"说不要脸还真没说错你,爱钱是没什么大错,只要你有本事自己去挣。现在拿着自己女儿去卖身赚来的钱,你良心不会痛?"

林希胀红的脸一下转为绝青,捏着拳大叫:"你说谁卖身!"

王夺冷冷笑道:"认识不过十天,你以为你有多了解赵岩?我今天让你见识见识,赵岩到底是什么人!"

说着摸出手机,开屏点开一段视频,将屏幕对准林家三人,播放起来。

三个人看清画面上的人,均是一呆。

王夺盯着他们三个,没有看屏幕,皆因内容他早就看过了。

"岩哥,你这真要跟林希结婚?"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你看我脑子像灌水了吗?"另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不是,岩哥你啥意思?"

"你想想,一个又懒又作的女人,不会做家务,又喜欢花钱,脾气又不好,娶回家得祖宗一样侍候她,当她的ATM,还得给你爸妈气受,然后还得跟她过几十年这么久!你说你愿意嘛?"

"嘿,当然不愿意。"

"这不就得了?你这脑子都知道不能娶,我特么难不成还没你聪明?更何况这妞我了解,典型扶弟魔,娶了她就得管她弟一辈子,还得照顾她那两个见钱眼开的爸妈,我疯了我娶她?"

"不是,那你还跟她相亲?"

"嘿嘿,她不是长挺漂亮么?玩一玩,回头再甩掉,反正她家也不敢得罪我爸……"

"别放了!"尖叫声瞬间压过了手机的音量,却是林希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王夺看着她绝望的神情,心里又是一阵绞痛,没说话,把手机视频关掉。

林母脸色难看地搂住女儿,低声安慰她。

外面看热闹的人无不兴奋起来,议论纷纷。

有个服务员本来要过来请林、王等人安静点,不要影响别的客人,看到这里也不由放慢脚步,饶有兴趣地站在不远处看热闹。

"你这视频哪来的?"林父铁青着脸问。

"你要真是当爹的,现在不该是在质问我,而是感谢我。"王夺不客气地道,"感谢我帮你女儿避过了一桩灾难。"

"王夺,你,你不是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林希倚在林母怀里,泪落如雨。

"我这样对你……"王夺喃喃道,"过去两年,我对你千依百顺,你对我真像狗一样,我没有半句怨言。甚至现在你为了认识十天的男人要和我分手,我仍然还忍不住帮你一把,你还好意思说我'这样'对你……不怪你,怪我王夺当狗当久了,竟然还幻想着你这种人会感激我,哈!"

啪!

王夺把脚边那个一直没动过的皮包,拍在咖啡桌上,拉开拉链,把里面的东西往外倒。

哗啦一下,几十垛扎得整整齐齐的钞票,一下全散落在桌面上。

"卧槽!这么多钱!"有人惊呼。

林家三人看到这幕,无不一愣。

这皮包是王夺带来的,连林希之前也不知道里面是装的什么。

"这是你们要的彩礼,五十万。"

王夺说完,探手从裤兜里摸出一大把钥匙,扔在桌上。

"这把是你们要的新车钥匙,宝马5系。"

"这一套钥匙是你们要的新房钥匙,临江花苑二栋四单元六楼602,一八七平。"

不只林家三个人,连看热闹的也都愣住了。

王夺平静地道:"如果,刚才你能帮我说一句话,哪怕只有一句,我会立刻把所有东西,交给你爸妈。现在,再见吧!"

……

五天后的早上。

宏海市,南一环,上丰居别墅小区。

林希站在小区大门对面的一家中餐厅外,将信将疑地道:"真的假的?王夺怎可能住这么高档的地方?"

旁边的林母肯定地道:"绝对没错!我请的人,在这盯了三天,确定王夺每天晚上八点以后,都在这里呆着,没有出门。"

林希轻咬唇皮,道:"你想我怎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