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最废弃少 连载中

最废弃少

来源:掌文作者:佛系焰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张小凡是一名外卖员,有一天他送外卖的时候居然碰见了。。。。。。。。。。。展开

本书标签: 佛系焰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那就多麻烦小韩了,要是西子跟你在一起,我们也不能那么烦心啊,哎,怎么人跟人区别那么大,某些人怎么就不能好好学习学习?"苏耀冷不着又是一番嘲讽。

现在苏耀在苏家并没有太多的地位,因为自己生了两个女儿,现在这个大女儿招婿还找到这样一个废物,结婚那么久了,居然并没有给苏家留下子嗣,这不苏耀在苏家地位直线下降,现在一些产业都被自己那些哥哥弟弟抢走了,苏家那两位老祖宗也对苏耀冷嘲热讽的。

"小凡啊,你一定要学习学习,以后跟着你韩哥混肯定比你送外卖有出息。"韩建现在就得意起来了,这个美人迟早都是自己的,昨晚一晚上就没有睡好,满脑子都是那美人婀娜多姿的身姿。

苏西子今天的确有一个饭局,并且还是跟自己那大伯抢生意,这一次合作对于自己的公司十分重要,要是被那大伯抢走了,自己的公司可能要岌岌可危,这不全家都打算出动。

大家喝点早茶之后看看时间走了出来,苏西子不想带张小凡的,因为带上他没有用,并且他会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

"去换一身衣服。"苏西子低声说着,不过这话被韩建听见了,他倒是说道:"西子,送外卖怎么了,也是劳动人民好不好,我觉得这一身衣服不错啊。"

一家人走了出来,现在直接上了韩建那一辆奔驰,张小凡自然知道这个韩建什么意思了,他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是自己那老婆的意思,她有没有心思跟自己继续过下去。

车子来到一处山庄,这山庄地处滨海的海滨别墅群,这一些贵族休闲之地,能来这里都不是普通人。

"小凡,我跟你说,来这里都是需要高级会员,一般会员不接待的,并且送外卖的大门都进不来,今天西子跟客户就是在这里见面,这里一顿饭足够你送几十年外卖了。"韩建下了车,亲自打开车门让苏西子下来,还不时调侃张小凡一番。

韩建整理一番西装,现在带着大家往这个山庄走了过来,他在上衣口袋拿出一张会员卡递给门口的侍者。

"小凡啊,我这卡是金卡,能享受贵宾待遇,这卡整个滨海也没有多少张,这里的会员卡需要身份地位才能办理的。"韩建一直在彰显他的身份与地位,而苏耀一直对于这个朋友之子很看好的。

苏耀看向自己那女婿,怎么区别就大到这也地步呢,现在跟他在站在一起都觉得丢脸,只不过此时那侍者来了一句:"韩先生,对不起,我们今天这里只接待钻石会员,你们这只是普通会员,今天恐怕不能进来消费了。"

"你什么意思,这是金卡,怎么变成了普通会员,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让你们经理开除你!"韩建本来要打脸的,但是现在却被打脸了,那心情自然不爽了。

不过里面这个时候一位带着对讲机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他拿着卡看了一眼:"你好,我就是这里的经理,几位,改天预约好了再来吧,今天我们这里只接待钻石会员。"

"钻石会员对吧,那办理条件是什么?老子办一张就是了。"韩建可不想在苏西子面前丢脸,现在还想打动这个美人呢。

"全球五百强企业的董事长或者总经理,钻石会员不要钱,韩先生对吧,您要办理吗?"这中年男子带着微笑,还是这样职业微笑。

全球五百强?韩建脸色发黑,他家里在滨海只能算一般家庭,还不如苏家那么有钱呢,跟全球五百强差别是巨大的,要是百来万他可能拿得出,可是现在这要求,这不是为难人吗?

现在韩建跟猪肝色一样了,门外又一辆奔驰停靠下来,在车上下来四人,两男两女,苏耀看见来人脸色也开始难看起来。

"哟哟,小耀啊,怎么被拦在门口了?外面那么热,进去坐啊。"苏光搂着一位年轻的女伴哈哈大笑,他就是苏耀的大哥,旁边那一位就是他另一位大哥苏宗,现在在苏家,他们深的老祖宗的欢心,这不家族很多业务都交给他们手里。

今天就是明摆着要抢这个侄女苏西子手里的生意,几个人走了过来,然后掏出一张卡,一张镶嵌钻石的卡递给那侍者。

这几位倒是没有被阻拦,韩建很不高兴:"他们是全球五百强?怎么他们能进去?"

"他们不是全球五百强,但是我们山庄在滨海,滨海前十的大家族也自动获得钻石卡,那一位苏先生是苏家未来的继承人,自然可以进去了,你们不要当在门口影响我们做生意!"侍者现在拿出对讲机,要让保安过来驱逐他们了。

现在与客户约定在这里见面,可是现在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那今天的谈判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伯伯抢走,这一单苏西子可是忙活很久了,可是现在。。。

"要不我去试试吧,我之前经常过来这里送外卖。"张小凡这个时候突然开口。

"你,你就是一个废物,你一个下等人,连我都没有资格,你有什么玩意的资格,别去丢脸了好不好。"韩建很不客气的直接来了一句。

"张小凡,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送了几次外卖就要给你面子?软蛋一个,废物一个,用古时候的话说你就是一个太监,别跟我们丢人现眼了。"苏耀更加不客气。

"哎,我们家西子怎么命那么苦呢,怎么找了这样一个玩意,没有一点能力还异想天开,送外卖的能进去?真把我们当傻子?"丈母娘也来了一句。

苏西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丈夫会说这样不着实际的话,现在苏西子也没有说什么,只能让开一条路让他过来,都那么丢脸了,也不差现在再丢脸一次了。

张小凡走了过来,刚刚那要离开的经历一手揉揉眼睛,他一手拿起一张小相片,然后对比一下,现在连忙带着一股笑容走了过来。

"我们想要里面一个包间,我经常给你们送外卖,经理您看?"张小凡开口一说,其他人都鄙视起来,送外卖都那么嚣张了?

"劳动人民最辛苦,应该的,张先生,里面请,我们这里的天王殿给你们了。"经理一说,众人下巴都掉了,包括迎接客人的这一位前台。

"傻站着做什么?带客人进去啊,照顾不好老子开了你!"经理直接给了那前台一脚,刚刚两个人有着眼神交流,现在燕京那老不死的把滨海产业都给了自己,这就是属于自己的产业,张小凡并没有接受,可是现在不得不利用。

"哈哈,这狗日的,看见我给我爸打电话才给面子,西子走吧。"韩建走了过来,一把推开张小凡,其他人也觉得是这样一回事,不然就凭借一个送外卖的能拿到包间?做梦都不可能。

苏西子也是有点小迷糊,那眼眸里面多看张小凡一眼,现在总觉得看不懂这个丈夫了,到底是因为谁才拿到这个进去的资格还真说不定,因为自己也不觉得自己这个丈夫能有那么大能力。

要是他能有那么大能力,他也不至于被家里人看不起,也不至于去送外卖,现在先不管其他了,要好好跟客户谈谈,这一笔生意不容有失,要是被自己大伯抢走了,自己一家人在苏家的地位就更加岌岌可危了。

韩建坐下来拿着菜单:"我跟你们说,这帮孙子,我给我爸打了一个电话,我爸给上面的人吩咐一声,这不老老实实让我们进来,还让我们坐那么大包间,这样的话西子的客户就知道谁的能力比较大了,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燕京。

张家,一出十分古老的四合院,进进出出的客人都带着一股担忧,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里屋左侧的一处厢房,一处古老的床榻上依靠着一位满脸沧桑奄奄一息的老人,他面前站着张家的近亲,还有就是世家一些过来看望的客人。

"都到齐了吧。"老人咳嗽一声,那嘴角再次溢出一点鲜血,很明显这老头可能撑不过今晚了。

左边,一位世家代表看向张家面前的近亲倒是欣慰的点点头:"张老,您不需要担心什么,您看,下有儿子,再下有孙子,子子孙孙,万代流芳。"

最近世家张家家主这一位张老头重病时日不多,今天在世家的主持下要处理遗产分割与家族继承问题。

张家儿子辈只有一人,孙子辈也只有一个人,也就没有任何继承方面的疑问了,现在就看这个张老头是把位置传给儿子还是孙子了。

至于几个姑姑只能分一点家产了,家族继承人这个位置是不可能有份的,现在这张老一直不肯咽气,那应该是在等什么。

站在床前张家这些人一直在哭哭啼啼的,但是那眉宇之间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似乎还想这个老头早点咽气,这样他们才能正大光明的分遗产。

"爸,您就安心的去吧,张家一定会发扬光大的,不会给您丢脸的!"张卫国作为张家长子,他倒是十分镇定,只要这一位老不死的咽气了,那张家肯定是自己的。

床榻上那张老头目光看向面前的后辈,眼神似乎在寻找什么,张梅站了出来:"爸,您是不是在找小凡,他已经不在了。"

"提那个野种做什么?母亲是狐狸精,儿子学得一身骚,死了干脆,张家的脸都被他丢尽了。"刘小慧走了出来,直接吐了一口痰,她是张卫国的妻子,而张卫国年轻的时候跟一位女子生了一个私生子,这老头真要咽气了,居然还想起那一位!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震动的声音,似乎是重物撞击,一位仆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老爷,有人送来一尊黑棺!"

"吗的,哪个小子想死,诅咒我们张家,是谁,站出来!"张卫国捞起袖子,自己老头都那么大年纪了,就算咽气了也得用红棺,现在居然有人敢在张家太岁爷头上动土,不想活了?

张卫国刚刚说完,这不在外屋走进一位十分消瘦年轻的男子,一手还提着一个笼子,笑呵呵的看向大家:"今天是大喜事啊,值得庆贺,这不你们也知道,我是张家的野种,也没有什么钱,这不爷爷要咽气了,怎么也得送点礼物,希望爷爷对于外面的棺材能满意,那可是按照您身材量身定做的,花了您孙子半年工资呢!"

张小凡看向屋子的众人,这些人自己都认识,就是他们逼死了自己的母亲,他们都是侩子手,自己说过会血债血偿的,现在张家这个老不死的要咽气了,就算自己再穷,礼物还是得送上的。

噼里啪啦,外面突然传来了礼炮的声音,透过窗户,外面都是一片炫丽的色彩,张家人一个个怒瞪这个不请自来的野种,他就是张卫国与那个狐狸精在外面生下的野种,一直不被张家承认。

刘小慧之前花了一笔钱找人去杀这个野种的,刘小慧就是担心有一天这个野种过来跟自己儿子抢张家继承人的位置,张家只能自己老公或者儿子继承,没有想到几年之后这一位还没有死。

"张小凡,你找死!"张卫国这个老爹都忍不住了,当年就是一夜风流,没有想到居然留下一个野种,当初这个野种还跑到自己面前借钱,说要给他母亲治病,只不过张卫国可没有怜悯那母女。

"张小凡,你这个狐狸精生下的野种跑回来就是为了抢夺家产,我告诉你,不可能!一份都没有你的,老爷子还没有老糊涂!"刘小慧很想在这里做掉这个野种,现在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凡,你送爷爷的礼物很满意,很符合需要,很切合实际!"床榻上的张老头居然笑了,这一句话让张家人都镇住了。

"爸,您是不是老糊涂了?这是张家野种啊,他诅咒您死呢?"张卫国惊讶的看向那老头子。

"你也不是想我死?"一句反驳,又咳嗽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张小凡过来就是要记住这些人的嘴脸的,自己怕忘记了,因为还得找他们报仇呢,现在上前一步提着一个笼子过来。

笼子里面还有一只老乌龟,上了年纪了,一道道杀意浮现出来,张家人恨不得直接把这个私生子给撕碎了。

张小凡把笼子打开在桌上,张小凡双手捧着那老乌龟看向床榻上的张老头:"祝愿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就跟这老乌龟一样,长命百岁!"

"张小凡,我打死你!"张卫国直接冲了过来,这哪里是祝福,这分明是诅咒,他就是来报仇的!

张卫国冲过来一拳过来,但是张小凡却轻轻一躲,一脚过来,张卫国那身体直接撞击在墙上掉落下来。

"忘记告诉叔叔了,阿姨派人杀我一次之后,我才觉得有一身武艺还是比较有安全感的,于是我入伍了,嗯,最高位子是北方某特种大队的队长,我这个可是真实水平,可不是叔叔那个凭借家族上位的。"张小凡回头头笑了笑。

张家人更加愤怒了,现在一副要吃了张小凡的摸样,张小凡双手还捧着那老乌龟呢,不过突然狠狠的砸在地上,那老乌龟四分五裂!可见这力道有多大。

"爷爷不好意思,没有抓稳,碎了,不过岁岁平安!"

"张小凡,你太过分了,张家的家产你一份都没有!你休想得到任何东西!"刘小慧已经完全忍不住了,要不是太明显了,她现在就要清人弄死这个野种了。

"我还没有咽气呢,怎么?张家是你们算了算的?小凡啊,你还是很有孝心,谢谢你能来看爷爷,管家,给小凡两千块车费吧。"张老爷子吩咐一声,一边一直默不作声的老管家在口袋里掏出一叠现金出来。

"不了,虽然混得不怎么样,过来看亲爱的爷爷,车费还是有的,要不就这样吧,工作挺忙的,你咽气了,让他们通知一声,我好请假过来参加你的葬礼。"张小凡再次环顾四周一眼,然后面对那老爷子三鞠躬之后快步离开,这分明是给死人行礼啊,众人的目光都想吃掉张小凡了。

"爸,您快说啊,告诉这个野种,让他不要惦记张家的遗产,快宣布把家主位置传给卫国或者小勇啊,大家都在等着呢。"刘小慧显得十分着急,现在这个私生子没有死,那以后多少有他一份啊,但是要是有老爷子的安排就不怕了。

"小慧啊,你跟卫国就那么想我死!我要是不死,你是不是也要派人弄死我?"刚刚还是病怏怏的张老头子突然掀开被褥,然后直接走了下来。

刘小慧被吓得花容月色的,她连忙摆摆手,她就算心里想这个老不死的早点挂,可是嘴上不能说出来啊,现在就是担心张家家产分割问题。

只不过大家都很惊讶看向这个张老头,他不是要死了吗?怎么现在又显得生龙活虎了,现在哪里还有一点奄奄一息的摸样。

并且还直接走了出来,直接来到院子,在众人眼睁睁看着下直接打开棺椁躺了下来:"不错,很合身,小凡还是有心了,这乖孙子。"

刘小慧扶起倒在一边的张卫国,她呆呆的说道:"卫国,老爷子是不是疯掉了?我们要不要送他去精神病医院?"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