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第一战王 连载中

第一战王

来源:掌文作者:伍包子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为了躲避家族迫害,林战背井离乡。戎马七年,封狼居胥,勒石燕然。七年后,第一战王,王者归来!展开

本书标签: 伍包子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萧瑟,落叶枯黄!

郊外。

墓场。

一阵秋风刮起。

卷起阵阵落叶于空中飘散。

此时,秋高气爽,天高云淡。

踏踏踏~~!

匆忙的脚步声自墓场的台阶响彻而来。

步履稳健,慌张异常。

这是一个身披风衣的青年男子,正跨越台阶而来,匆匆走向墓场内一座孤落的坟头。

男子俊宇不凡,刚毅威武。

风衣,在萧瑟的秋风之下,如狂舞的战旗,猎猎作响。

男子不屈的眼神中,流露着英气。

匆匆跨过台阶。

男子,在一块墓碑前停下。

墓碑上雕刻着:叶家老太爷叶重天之墓。

雕刻的墓碑印记,在告诉男子这是一座刚添的新坟。坟头之上,却早已被枯黄的落叶铺满,在秋风卷动之下时而空中舞动,时而落于坟头。

男子面对着墓碑,沉默良久。

风,卷动着他的风衣。

风衣,猎猎作响。

男子在墓碑前蹲了下来。

他戴着白色皮手套的右手抓起了一捧墓碑前的黄土,黄土,在大风之下卷起,犹如沙尘一般,最终从他的手缝当中流逝,随风而起。

飘飘洒洒!

……

"老爷子,七年了,我林战归来,而您,却已故去。"

林战看着墓碑,呛然出声。

他,名叫林战。

坟中埋葬之人,为江市叶家老太爷-叶重天。

思绪,陷入难以泯灭的回忆当中。

林战,今年二十三岁,他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叶家老太爷叶重天捡回,抚养成人。

七年前。

林战受叶家子嗣排挤,不得已间,叶重天将他送入八角连

营,开始了漫长的军旅生涯。

并且和他约定,七年后,再相见。

七年戎马。

林战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成就无上荣耀。

七年后的今天。

他被封为荣耀战神,位列国内战神榜第七位,也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年前的战神之一。

有人称他为:战王。

他的天鹰战队,所向披靡。

后来,林战在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

伤势恢复以后的他,已不再如以往一样勇猛,他知道,自己的时代过去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恰逢,他和叶重天的七年之约已到。

林战选择了退伍。

然而。

让林战没想到的是,回江市的路上他却得知,叶家老太爷叶重天,将年幼孤儿的他捡回养大的叶重天,被人害死。

葬于国家公墓。

于是。

林战来到了这里。

……

林战蹲在墓碑前。

荣耀归来,物是人非。

上天,似乎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从墓园外面响起。

十几个一身风衣的男子踏步来到了林战的身后。

为首的。

是一个二十一岁左右的青年,他身上散发着无尽的荣耀之气。

他叫魏炎,林战麾下,五大战术核心人物之一。

身边跟着的,乃是天鹰战队的相关队员。

"战王,人死不能复生,请您节哀顺变。"

魏炎看着墓碑前的林战。

人已死。

三千英魂,如,大漠孤烟去。

"老爷子对我有养育之恩,如今他被人害死,此仇不报,我林战誓不为人。"林战站了起来。

双拳紧握。

他和叶重天有七年之约。

可是,却再也无法赴约。

魏炎见状,开口道:"战王,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当心您的伤势。"

林战带伤退伍。

虽说他已被评为荣耀战神,但如今的他,昔日锋芒不在,身上的伤势,夺去了他部分光彩。

虽是如此,但林战,也足可傲然。

"老爷子因何而死,查出来了吗?"

林战问道。

归来之前,他便提前命令魏炎来江市调查这件事。

魏炎道。

"战王,此事错综复杂,牵连甚广。如今,我只查到和江市秦家有关,但并无确凿证据。叶重天死后,他的儿子们却只字不提此事,像是在畏惧什么。虽说叶家依旧存在,但实则名存实亡,名下公司、集团、财产已经被秦家一手掌控,完全架空了。"

秦家?

林战记得这个家族。

七年前的秦家,甚至还没有资格成为江市五大家族之一。

七年。

成就了太多。

也毁灭了太多。

"那秦家之人,现在何处?"

林战转过身,看向魏炎。

此番,他已是怒火熊熊。

"秦家现任家主名叫秦媚,这七年您不在,江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秦媚是江市出了名的女强人,她女儿秦香,还是你的高中同学。今天,是秦媚女儿的生日,她们在江市大酒店,举办了一场生日舞会。"

林战起身,抖落身上落叶。

"七年前,我就读江市一高,和秦媚的女儿秦香,的确是同学关系。不过,七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转过身,踏步走出。

"你暂时退下,我要前去,为老爷子,讨回一个公道。"

"是,战王!"

林战丢下一句话,离开墓场。

……

江市。

江市大酒店。

正如魏炎所说的那样,酒店外停放着大量的豪车,一个个雍容华贵的青年男女不断的出入着江市大酒店。里面,隐隐传来轻音乐的声音。

今天。

秦家大小姐秦香在这里举办生日舞会。

来自江市的不少名门华贵的公子哥和大小姐前来参加,同时,还有秦香以前的老同学。这些同学本身好多年未曾联系,今天都被秦香给组织了过来。

七年前的秦家不堪一击,七年后的秦家位列五族之一。

时光境迁。

酒店里柔和的灯光亮起。

各色男女齐聚一堂。

"各位安静。"

"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我秦小姐的生日舞会。凡是今天到场的人,舞会结束以后,都可以领取我秦家赠与的八千八百八十八元的红包一份,各位,请随意。"

酒店的大堂经理站在台上喊了一句。

台下。

不少男女都欢快的笑了起来。

这里不仅是有出身名门望族的富家子弟,还有和秦香同学的一些普通人。

舞会好不热闹。

……

此刻。

热闹的舞会门外。

林战走进了舞会现场,他的穿着,和这里各式的礼服比起来,倒是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而是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时下,秦香和秦媚母女俩还未出现,林战等待着他们。

叶重天的死对林战打击很大,他尚未去报养育之恩,他却已经离世。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林战?"

就在此时。

林战的耳边突然间传来了一道女人惊疑的声音。

林战一阵疑惑,微微转过头来。

只见一个身着短裙、傲娇的女人满脸惊讶的朝自己走了过来。这女人一米七的个头,身材丰满高傲,长得极为漂亮,左眼眉毛上方,有一微小的美人痣点缀。

但林战看到这个女人,内心忽地一震。

他认了出来。

萧雅婷!

这个女人名叫萧雅婷,七年前,林战在君杭高中读书,萧雅婷是他的同桌。曾有一段时间,萧雅婷喜欢上了他,当时的萧雅婷长相并不出众,被林战给拒绝了几次。

想不到,七年不见,她变得如此的出众了。

"你是林战?"萧雅婷来到林战面前,语气当中,夹杂着几分激动。

萧雅婷今天是来参加秦香的生日舞会的。

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这里见到七年未曾见过的男人。

想当初自己还是一个未满十八周岁的少女时,曾疯狂的迷上了林战,虽然他并不喜欢自己。他的照片,挂满了萧雅婷的房间。

但七年前他突然间失踪,为此,萧雅婷还哭过。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虽说和七年前的林战有着很大的变化,但萧雅婷还是认了出来。

"小姐,你认错人了。"

林战将头扭到一边。

这句话,让萧雅婷呆在了原地。认错人了?

不可能!萧雅婷对林战实在是太熟悉了,哪怕是一个眼神。

七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貌,但绝对不会改变他给自己带来的感觉。

"不可能,你就是林战。林战,为什么七年前你突然间不辞而别?你究竟去了哪里?"

萧雅婷绝对不信自己认错了人。

她倒是认为林战是不想认她罢了。

林战露出一丝苦笑。

他是真的不想认萧雅婷,这个女人很与众不同,七年前的她,不撞南墙不回头。

现在看来,依旧是如此。

林战只好回道:"小姐,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从我眼前消失,不要来打扰我。"

"我……"

萧雅婷一阵郁闷。

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雅婷,怎么回事啊?你在跟谁说话呢?"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