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第一战王 连载中

第一战王

来源:掌文作者:伍包子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为了躲避家族迫害,林战背井离乡。戎马七年,封狼居胥,勒石燕然。七年后,第一战王,王者归来!展开

本书标签: 伍包子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酒店舞会不欢而散。

四方宾客,匆匆散开。

酒店外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秋风卷起阵阵凉意,吹散了云卷云舒。大雁南飞,给天空美眷了一幅彩画。

那风,那云,那雁,好似载歌载舞一样。

雁过留声。

云过留念。

风亦传情。

东南大街,繁华依旧。

……

"战王,是否杀了秦家众人?"

江市大酒店门外。

当林战从酒店出来,魏炎等人已经站在一辆商务车旁等候多时。

酒店内发生的事情,魏炎也自是知晓。天鹰在江市的能力,远不止于此。

"暂时不用,等事情调查清楚再说不迟。"林战上了车,示意一下魏炎开车离开。

"接下来,去哪?"魏炎发动车子,询问道。

"叶家人,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林战道。

"不太好。"

魏炎摇了摇头。

他来之前已经对叶家上下进行了一番调查。

如今叶家的人,在失去叶重天以后,几乎已经快要倒了下去。

魏炎回道:"如今的叶家,上下并不一心,老大、老二、老三分崩离析。据说叶家老宅,有人在逼迫他们卖掉。"

林战深呼了一口气。

叶家,他五岁的时候进入这个家族,开始了新生活。

往事历历在目。

当初,林战来到叶家以后,被叶重天过继给叶家老三当儿子。叶家老三名叫叶天海,妻子韩媛。叶天海一生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叶子媚。

林战从小和叶子媚青梅竹马,做了十一年的异姓姐弟。

虽说叶天海和韩媛对林战时常打骂,但叶子媚,是实实在在的对他好。

后来,叶重天得知老大和老二两家害怕林战夺走叶家财富,想要将林战除掉,所以,他便将林战悄无声息的送走。

没有人知道林战去了哪里,叶重天也并未提及。

"想当年,我在叶家与叶子媚青梅竹马,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虽说继父继母对我不算太好,但毕竟也有养育之恩。"林战开口说道。

"那,战王,去叶家?"

魏炎问道。

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叶天海夫妇,也算是自己的师父吧,没有他们,也便没有今天的自己。

"那就,回去看看吧!"林战说道。

"好!"

魏炎点了点头。

……

江市,八角胡同。

这是一条江市出了名的小巷子,这条巷子很大,巷子的两边,如同热闹的街道一样,行人不断,摆摊的商贩络绎不绝。

穿过热闹的八角胡同,便是一处广场,广场之后,就是曾经威震江市的叶家。

叶家之大。

叶重天当年坐镇一方,在江市,一家独起,众臣叩拜。

如今的叶家,已不再如曾经一般犀利。

林战穿过这条八角胡同,来到了广场上。对面,是叶家的巨大庄园,虽说庄园别墅依旧,但七年的时间,变化的实在是太多了。

林战的车子刚刚驶来。

但却见叶家的大门外,停着数十辆豪车。

林战看到一个满身邋遢的中年男子。此番,这男子手中拿着一瓶二锅头,正在仰头大喝着。

他猛灌一口酒,打了个饱嗝。

接着,便是吟诗一首:

"弃我去者,昨日之事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

"哈哈哈。"

"哈哈哈。"

男子笑着,再次痛饮一口,仿似要将昨日之事,今日之事完全遗忘一样。

林战看到此处,不免从车上下来,加快步伐,内心深处,一阵阵的触动。

这男子他认了出来,是叶重天的三儿子,名叫叶天海,他是叶以晴的父亲。叶天海在叶家排行老三,是最小的一位,膝下,只有叶以晴一个女儿,并没有儿子。

以至于,叶家的财产,几乎与他擦肩而过。

林战被叶重天收留,过继到了叶天海的名下做儿子,这叶天海夫妇虽说以前对林战嘲讽辱骂。但,不得不说的事实,若非叶天海夫妻,他在叶家活不到十六岁。

林战大步走了过去。

这时。

他开口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一句话落下。

正在门口摇晃不绝,大口喝酒的叶天海当即转过身子,低喝道。

"你这小子好没礼貌,老子正在此借酒消愁,你却说什么举杯消愁愁更愁,你这不是在凉我心吗?"

叶天海话毕。

当此番目光落于林战身上,他却是一怔。

手中二锅头酒瓶,锵然落地。

哗啦!

清脆的声音传来,酒瓶碎裂,酒水洒了一地。

叶天海看着面前那人,脑海中涌现出那人,一幕一幕的回忆,让他瞬间惊醒。

风四起。

大风如蛇。

……

"你……你回来了?"

叶天海怔然说道。

面前的男人,身材魁梧,英姿飒爽,和七年前骨瘦如柴的小儿,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战望着叶天海。

叶天海因膝下无儿子,妻子韩氏又无法再生,所以内中苦闷无从诉说,时常借酒消愁。

虽说曾经的他时常醉酒之后打骂自己。

但不得不说的是,林战念书、在叶家穿衣吃饭,也都是叶天海提供的。

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尤其是十年的养育之恩。

"虽说不是你的亲儿子,但一日为父,终生为父。父亲,你喝酒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变。"林战微微一笑。

"兔崽子。"

叶天海不由暴怒一声。

他的拳头猛然攥起,朝林战打了过去。

林战不躲不闪。

但叶天海的重拳,在落到他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

林战道:"我说了,你还和以前一样,喜欢喝醉酒以后,动手打我。"

叶天海怔然,拳头便收了回去。

"你他妈长大了,老子已经打不过你了。你当初离家出走七年,我们都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想不到,我还能够再见到你。"

叶天海擦了一把满是胡渣的嘴。

林战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还是父子。

"不是了,你不是我叶天海的儿子。"叶天海果断回绝道。

林战笑而不语。

但就在此时。

几辆豪车从远处驶来,停在庄园之外。车上,下来几个雍容华贵之人,大步走进叶家。

叶天海看到此处,脸色极为难看。

"天海。"

叫声响起。

一个中年妇女从叶家院子里急忙走出,这妇女年约五十岁的样子,步履充满急色。

"天海,你又跑出来喝酒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的病,不能再喝了。"那妇女来到跟前,冲叶天海无比愤怒的说道。

她却是忽略了叶天海身边的林战。

那叶天海一番苦笑,道:"韩媛,你看他是谁。"

韩媛是叶天海的妻子,叶子媚的母亲。饶是她第一眼看过去,也并未认出林战。反之细看以后,韩媛脸色随之一变,内中囊括震惊之色。

"林……林战?"韩媛道。

"七年不见,你老了不少。"

韩媛确实苍老了很多,如今的她,不再如以往一般高贵华丽。

然而此番。

韩媛却是雷霆大怒,怒道:"林战,你这个白眼狼,你还有脸回来?当初我和天海还有老爷子将你养大成人,你居然不辞而别,如今七年过去了,你怎还有脸回来?"

事实上。

林战的离开,让叶天海和韩媛夫妇寻找了好一阵子,而叶子媚,更是整日以泪洗面。

"好了,别扯这些没用的。林战,你回来做什么?如果是要钱的话,很抱歉,我没钱。而且,老爷子已经死了,叶家,没有人再给你钱了。"

叶天海开门见山。

林战摇了摇头。

"我见叶家庄园外停着不少豪车,想必今天,叶家定有事发生。不然的话,你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在外买醉不是?"林战道。

"我们叶家和你再无半点关系,林战,这里不干你什么事。"

韩媛将叶天海拉开。

保持距离。

林战也并未生气。

毕竟当初自己离开,是老爷子的主意。而叶重天,也从未向他人提及。

……

短暂沉默。

叶天海轻叹一声。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愤怒、恨意以及痛苦。五味杂陈,似乎更为贴切的来形容。

"你爷爷死了。"

叶天海轻轻开口。

叶重天死了,死于四个月前,林战已知晓此事。

但他不知晓的,是今天叶家因何来了这么多豪车?

"然后呢?"林战问道。

"叶家,倒了。江市北爷要将叶家老宅给抢走,进行招商引资。你奶奶沈氏,带着老大老二,将叶家老宅拱手相让,今天,他们来这里规划准备拆掉这里。我拦不了,只有买醉,但愿一醉不复醒,父亲数十年基业,烟消云散。"

叶天海怅然说道。

叶重天死后,叶家由叶重天的妻子,叶家老奶奶沈君掌管。

江市坐镇一方的北爷和秦家联手,对叶家的老宅打了主意。而时任叶家家主的沈君,为了讨好对方,决定将老宅给让出去。

叶家老宅,乃是叶重天数十年打拼出来的。

公司和财产可以丢掉,但家,断然不能丢。

听闻此事,林战道:"北爷,又是何人?"

"北爷,名叫吴臣北,是江市一方势力的大佬,和秦家联盟。他们,想要将叶家的这套老宅,据为己有。"

叶天海解释道。

话音落下。

就在这时,一辆豪车从外面远道而来。豪车在叶家大门外停下,车上,下来了五个人。

当看到这辆汽车,但见韩媛身体一阵颤抖。

就连叶天海,也绷紧了神经。

"他们来了。"

韩媛已经给吓得哭了出来。

秋风萧瑟,落叶枯黄!

郊外。

墓场。

一阵秋风刮起。

卷起阵阵落叶于空中飘散。

此时,秋高气爽,天高云淡。

踏踏踏~~!

匆忙的脚步声自墓场的台阶响彻而来。

步履稳健,慌张异常。

这是一个身披风衣的青年男子,正跨越台阶而来,匆匆走向墓场内一座孤落的坟头。

男子俊宇不凡,刚毅威武。

风衣,在萧瑟的秋风之下,如狂舞的战旗,猎猎作响。

男子不屈的眼神中,流露着英气。

匆匆跨过台阶。

男子,在一块墓碑前停下。

墓碑上雕刻着:叶家老太爷叶重天之墓。

雕刻的墓碑印记,在告诉男子这是一座刚添的新坟。坟头之上,却早已被枯黄的落叶铺满,在秋风卷动之下时而空中舞动,时而落于坟头。

男子面对着墓碑,沉默良久。

风,卷动着他的风衣。

风衣,猎猎作响。

男子在墓碑前蹲了下来。

他戴着白色皮手套的右手抓起了一捧墓碑前的黄土,黄土,在大风之下卷起,犹如沙尘一般,最终从他的手缝当中流逝,随风而起。

飘飘洒洒!

……

"老爷子,七年了,我林战归来,而您,却已故去。"

林战看着墓碑,呛然出声。

他,名叫林战。

坟中埋葬之人,为江市叶家老太爷-叶重天。

思绪,陷入难以泯灭的回忆当中。

林战,今年二十三岁,他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叶家老太爷叶重天捡回,抚养成人。

七年前。

林战受叶家子嗣排挤,不得已间,叶重天将他送入八角连

营,开始了漫长的军旅生涯。

并且和他约定,七年后,再相见。

七年戎马。

林战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成就无上荣耀。

七年后的今天。

他被封为荣耀战神,位列国内战神榜第七位,也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年前的战神之一。

有人称他为:战王。

他的天鹰战队,所向披靡。

后来,林战在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

伤势恢复以后的他,已不再如以往一样勇猛,他知道,自己的时代过去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恰逢,他和叶重天的七年之约已到。

林战选择了退伍。

然而。

让林战没想到的是,回江市的路上他却得知,叶家老太爷叶重天,将年幼孤儿的他捡回养大的叶重天,被人害死。

葬于国家公墓。

于是。

林战来到了这里。

……

林战蹲在墓碑前。

荣耀归来,物是人非。

上天,似乎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从墓园外面响起。

十几个一身风衣的男子踏步来到了林战的身后。

为首的。

是一个二十一岁左右的青年,他身上散发着无尽的荣耀之气。

他叫魏炎,林战麾下,五大战术核心人物之一。

身边跟着的,乃是天鹰战队的相关队员。

"战王,人死不能复生,请您节哀顺变。"

魏炎看着墓碑前的林战。

人已死。

三千英魂,如,大漠孤烟去。

"老爷子对我有养育之恩,如今他被人害死,此仇不报,我林战誓不为人。"林战站了起来。

双拳紧握。

他和叶重天有七年之约。

可是,却再也无法赴约。

魏炎见状,开口道:"战王,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当心您的伤势。"

林战带伤退伍。

虽说他已被评为荣耀战神,但如今的他,昔日锋芒不在,身上的伤势,夺去了他部分光彩。

虽是如此,但林战,也足可傲然。

"老爷子因何而死,查出来了吗?"

林战问道。

归来之前,他便提前命令魏炎来江市调查这件事。

魏炎道。

"战王,此事错综复杂,牵连甚广。如今,我只查到和江市秦家有关,但并无确凿证据。叶重天死后,他的儿子们却只字不提此事,像是在畏惧什么。虽说叶家依旧存在,但实则名存实亡,名下公司、集团、财产已经被秦家一手掌控,完全架空了。"

秦家?

林战记得这个家族。

七年前的秦家,甚至还没有资格成为江市五大家族之一。

七年。

成就了太多。

也毁灭了太多。

"那秦家之人,现在何处?"

林战转过身,看向魏炎。

此番,他已是怒火熊熊。

"秦家现任家主名叫秦媚,这七年您不在,江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秦媚是江市出了名的女强人,她女儿秦香,还是你的高中同学。今天,是秦媚女儿的生日,她们在江市大酒店,举办了一场生日舞会。"

林战起身,抖落身上落叶。

"七年前,我就读江市一高,和秦媚的女儿秦香,的确是同学关系。不过,七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转过身,踏步走出。

"你暂时退下,我要前去,为老爷子,讨回一个公道。"

"是,战王!"

林战丢下一句话,离开墓场。

……

江市。

江市大酒店。

正如魏炎所说的那样,酒店外停放着大量的豪车,一个个雍容华贵的青年男女不断的出入着江市大酒店。里面,隐隐传来轻音乐的声音。

今天。

秦家大小姐秦香在这里举办生日舞会。

来自江市的不少名门华贵的公子哥和大小姐前来参加,同时,还有秦香以前的老同学。这些同学本身好多年未曾联系,今天都被秦香给组织了过来。

七年前的秦家不堪一击,七年后的秦家位列五族之一。

时光境迁。

酒店里柔和的灯光亮起。

各色男女齐聚一堂。

"各位安静。"

"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我秦小姐的生日舞会。凡是今天到场的人,舞会结束以后,都可以领取我秦家赠与的八千八百八十八元的红包一份,各位,请随意。"

酒店的大堂经理站在台上喊了一句。

台下。

不少男女都欢快的笑了起来。

这里不仅是有出身名门望族的富家子弟,还有和秦香同学的一些普通人。

舞会好不热闹。

……

此刻。

热闹的舞会门外。

林战走进了舞会现场,他的穿着,和这里各式的礼服比起来,倒是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而是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时下,秦香和秦媚母女俩还未出现,林战等待着他们。

叶重天的死对林战打击很大,他尚未去报养育之恩,他却已经离世。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林战?"

就在此时。

林战的耳边突然间传来了一道女人惊疑的声音。

林战一阵疑惑,微微转过头来。

只见一个身着短裙、傲娇的女人满脸惊讶的朝自己走了过来。这女人一米七的个头,身材丰满高傲,长得极为漂亮,左眼眉毛上方,有一微小的美人痣点缀。

但林战看到这个女人,内心忽地一震。

他认了出来。

萧雅婷!

这个女人名叫萧雅婷,七年前,林战在君杭高中读书,萧雅婷是他的同桌。曾有一段时间,萧雅婷喜欢上了他,当时的萧雅婷长相并不出众,被林战给拒绝了几次。

想不到,七年不见,她变得如此的出众了。

"你是林战?"萧雅婷来到林战面前,语气当中,夹杂着几分激动。

萧雅婷今天是来参加秦香的生日舞会的。

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这里见到七年未曾见过的男人。

想当初自己还是一个未满十八周岁的少女时,曾疯狂的迷上了林战,虽然他并不喜欢自己。他的照片,挂满了萧雅婷的房间。

但七年前他突然间失踪,为此,萧雅婷还哭过。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虽说和七年前的林战有着很大的变化,但萧雅婷还是认了出来。

"小姐,你认错人了。"

林战将头扭到一边。

这句话,让萧雅婷呆在了原地。认错人了?

不可能!萧雅婷对林战实在是太熟悉了,哪怕是一个眼神。

七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貌,但绝对不会改变他给自己带来的感觉。

"不可能,你就是林战。林战,为什么七年前你突然间不辞而别?你究竟去了哪里?"

萧雅婷绝对不信自己认错了人。

她倒是认为林战是不想认她罢了。

林战露出一丝苦笑。

他是真的不想认萧雅婷,这个女人很与众不同,七年前的她,不撞南墙不回头。

现在看来,依旧是如此。

林战只好回道:"小姐,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从我眼前消失,不要来打扰我。"

"我……"

萧雅婷一阵郁闷。

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雅婷,怎么回事啊?你在跟谁说话呢?"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