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本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07

我的卧底生涯 连载中

我的卧底生涯

来源:掌文作者:贪火分类:全本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因为给不起彩礼,女朋友离我而去,这让我不在甘于过平凡的人生。意外与老同学重逢,我卷入一场危险的事件漩涡中展开

本书标签: 贪火 社会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去我家你敢吗?"

董亚轩一个大媚眼抛来,我赶紧摇头,"别闹!"

"谁跟你闹了!不逗你了,免得嫂子不让你上床,有孩子了没?"

一提这事,我露出苦笑,"原本是打算结婚,可对方要彩礼太多,我给不起。"

董亚轩的柳眉一挑,"多少,我借你。"

我摆摆手,"不用,她喜欢嫁给钱随便,我正好呼吸下自由的空气。"

心里却还抱着一线希望,明天女朋友要是没把孩子打掉的话,或许还有缓和机会。

见我神情暗淡,董亚轩故意调笑,"我也没结婚呢,要不要考虑下,我可不要彩礼哦。"

我脑子绝对是犯抽了,脱口而出,"大老板对你不好吗?"

董亚轩愣了下,转眼又笑眯眯的看着我,"他对我当然好了,这世界上只有他对我最好。"

那你还发什么浪!

难道那老头不行?

这话当然不敢说,揉了揉鼻子掩饰尴尬。

董亚轩也收起调笑表情,看向窗外幽幽低语,"我曾经找过你,可你留的电话号码不对。"

"找我干嘛,当初的手机丢了,就换了号码。"

董亚轩扭头瞪了我一眼,"老同学不让找啊?这些年同学聚会你也没去过。"

"同学聚会都是吹牛比搞破鞋的地方,我高二就不上了,跟他们不熟。现在混的也有点惨,再说了,也没人通知我啊。"

"那怪你跟谁都不联系!可恶的家伙,真想把你赶下车。"

跟女人理论绝对是最傻的事情,我干脆不吭声了。

没多久车返回了公司,直接开进了存车的仓库里。

丧虎他们已经回来了,小山哥被绑在一把椅子上,被打的鼻青脸肿,头上的血有些凝固,样子很惨。

在他不远处就是那辆红色保时捷,见我下车,他低吼一声。

"有本事弄死我,要不然老子杀你们全家。"

下车的董亚轩露出冷傲神色,低声询问,"他还没交代吗?"

丧虎恭敬回应,"这家伙嘴很硬,说车是自己是别人抵押给他的,却又说不出是谁抵押。"

董亚轩看向我,"让他招供。"

啊?

我一脸吃惊的看着她,哪懂刑讯逼供那套。

董亚轩淡淡低语,"你想被公司认可,就得拿出实际行动。"

"我怎么看你这是考验我是不是卧底哦!"

我嘀咕一声走了向小山哥,无视他凶恶的眼神,从兜里掏出根烟点燃。

抽了两口冷冷出声,"不服气啊?不服气憋着,忍着点,会很疼!"

心里却在感叹董亚轩的变化,曾经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再也看不到了,现在更像是个大姐头。

看到旁边的工具箱里有把钳子,立刻拿了起来,用力掰开小山哥的嘴。

你不是骂老子吗,先拔你几颗牙。

惨叫声在大厅里回荡,小山哥也只是假硬气而已,没多久就将同伙交代的清清楚楚。

姚辉拿着矿泉水瓶倒水给我洗手,压低声音说道,"玩大了吧,你差点把他弄死!"

我也低声回应,"对付这种人,你不让他怕了,那才后患无穷。陈亮给我打电话了,态度嚣张的很,明天我去拜访他一下,帮他回忆回忆。"

"乡里乡亲的,下手轻点。"

看他一脸担心,我笑了,"放心吧,打坏了还得陪医药费,我心里有数。"

"聊完了吗?赶紧上车。"

董亚轩的催促声传来,姚辉的脸色更加担心。

"兄弟,悠着点!"

我明白他的意思,那可是大老板的女人。她可以发骚,但我绝对不能碰,要不然是嘬死呢。

打心里不想上董亚轩的车,可她如今是顶头上司,也只能是乖乖听话。

"不着急回家吧?"

听她这么问,我赶紧回应,"着急!"

"着急就好,那就不用回去了。"

额……

我一脸黑。

她伸手在我额头点了一下,"看把你吓得,老板要见你。"

啊?

我一脸惊愕,这大半夜的老板竟然要见我,就算是汇报情况,也用不着我这个新员工哦。

"不用怕,他不吃人。"

董亚轩还抿嘴一笑,举起胳膊伸懒腰,"这一晚上累死了。"

见她伸展的曼妙身躯,我咽了口吐沫,赶紧扭头看向窗外。

董亚轩自己拿手轻捶肩膀,突然说了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

"你不会都忘了吧?"

我扭头一脸懵的看向他,"忘啥了?"

董亚轩翻了个大白眼,"服气了!"

说完闹气般没在搭理我,车没多久行驶进入一栋别墅的院子里。

院子很大,大晚上开着不少灯,有花园还有泳池,别墅是欧式风格,一共四层错落有致。

刚下车就看到一条凶恶的大黑狗跑来,吓得我赶紧上车,逗得董亚轩咯咯直笑,让佣人把狗迁走。

领着我进入别墅,佣人已经准备好拖鞋,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正在看电视,露出慈祥笑容。

"辛苦了!"

我赶紧鞠躬,"老板好!"

"客气什么,过来坐。"

我往那边走,董亚轩却突然挽住了我的胳膊,吓得我赶紧想挣脱。

可她一句话,让我僵在了那。

"爸,我可算把他找到了。"

爸?

我一脑门黑线,如果姚辉在这里,绝对掐死他。

人家是父女,那特么是他说的那种关系。

不对,没准是干爹!

我低语询问,"亲爹?"

"废话!"

董亚轩没好气的拉着我到沙发边坐下。

他父亲咳嗽了一声,"首先得感谢你当初对小女的救命之恩。"

我一脑门儿懵,救命之恩从何说起?

看向董亚轩小声嘀咕,"我啥时候救过你哦!"

董亚轩有点抓狂,伸手一拽我衣领,"你再给我好好想想,自己怎么被开除的都忘了?"

我这才一拍腿,"你说那次啊!就是看你被小流氓骚扰就过去了,原本是他们先动手,我也不能挨打啊。可谁特么知道体育老师去劝架,我打红了眼没看清楚,一砖拍在了他头上。"

董亚轩眼眶发红,"那可不是小流氓,是要绑架我,当初还有人绑架了母亲,要不是你我也遇害了。"

他父亲叹息一声,"也是我对不起你。当初只为了保护孩子,连夜带着她去了国外躲避,再回来时你已经被开除,也怪我太忙,逐渐就把这事忘了。"

见董亚轩流下眼泪,我下意识帮她擦拭。

"那事我早忘了,反正我只是个学渣,开除是早晚的事。"

心里却对她父亲没什么好印象了,就算我被开除了又如何,学校里有档案,一查就知道住哪,说白了是人性问题。

董亚轩擦擦眼泪,"我可没忘!"

"好了,你先去换衣服,我跟小吕谈谈。"

在董父的催促下,董亚轩起身上楼换睡衣。

他拿起茶壶给我倒茶,我赶紧伸手放在茶杯边缘道谢。

"你虽然救过轩儿,可有些东西可以想,有些东西不能想,懂我的意思吗?"

"兄弟,咱们可是发小,怎么可能坑你。跟我干吧,我这实在缺人,尤其是却你这种有脑子的狠人,钱少不了你的。"

车行驶在路上,姚辉一直喋喋不休劝我入行。

倒也不是什么违法的事情,他在一家办理汽车贷款业务的公司上班。

这年头套路太多,老赖更多,脑残也不少,一些人交了首付提车后根本没打算还车贷或者是没钱还,这就需要有人把车追讨回来。

没人愿意自己的车被人开走,经常跟车主爆发冲突,他此时鼻子上还贴着绷带。

不过就这点小伤,他讹了对方两万。

谁还没点狐朋狗友,年轻时我和他经常一起打架斗殴,后来各自讨生活,平时一直保持联系,没事喝喝酒。

我叫吕斌,曾经心比天高,可却命如纸薄。

干过不少行业都没赚钱,老爷子过世后更是体会到什么叫世态炎凉,生意再次失败,家底赔的差不多了,暂时待业在家。

屋漏偏赶连绵雨,要饭赶上大雪天。

女朋友意外怀孕,告知了家里。

两家人商量着要结婚,可娘家却提出来二十万彩礼。如果不给的话,她就打掉孩子跟我分手。

我哪有那么多钱,看着老妈一把年纪了还在那赔笑脸说好话,一生气甩了句那就别结婚了,自己跑了出来。

偏巧遇到姚辉开车经过,这家伙还开着一辆崭新的奔驰,心烦意乱下上了车。

车停在一家商场的停车场边,姚辉手指一辆白色汉兰达。

"看到没,就是那辆车,你把它开走送到我们公司就行,简单吧?"

他把车钥匙递了过来,见我还是犹豫,不满说道。

"我是看你最近过得不好,要不然才懒得管。这又不是偷,是车主不还车贷活该,开回去就有两千块奖金,你不干有的是人愿意干。"

说完他将车钥匙往后递,后座上外号叫二毛的小年轻立刻欣喜,"谢谢辉哥。"

就当二毛要接过车钥匙时,我一把抢了过来,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需要找个事发泄一下。

开门下车,点了根烟走向那辆汉兰达,一按车钥匙的解锁键,车灯闪了一下。

就在这时从商场里走出来一个大胖子,身边还跟着一个小鸟依人的妞。

见我来到车边,他大喊出声,"你特么谁啊,别动我的车……"

我没理他,开门上车,车启动急速行驶出停车场。

倒车镜上看到后面大胖子一身肥肉乱颤,追了几步就大喘气停下,我忍不住笑了。

如今的生活太过无聊,我其实挺怀念年少轻狂的年代,一种刺激感涌上心头。

人总要谋生,因为年轻时打架斗殴留下案底,文化水平也不高,无法去大公司上班,如今又急缺钱,我的心思有了改变。

姚辉的奔驰车在前面带路,二十多分钟后来到一片建筑群,随着地桩缓缓落下,车开进了一个大仓库。

开门下车,我扫了一眼,仓库里停着很多车,基本上都有车牌,估计都是扣押回来的欠款车。

姚辉伸手一拍我的肩膀,"我就说了吧,你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材料。"

我笑骂回怼,"你丫才天生干这个的。"

姚辉苦笑叹息一声,"能发大财是谁想干这个,面对现实吧兄弟,人总得先把肚子填饱才能再去幻想。"

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跟他勾肩搭背出了仓库,到了办公区。

入职手续很简单,底薪四千,给上五险一金,每天来公司报道后就可以自由行动。

不过每月最少要找回来三辆车才有底薪,超过数量,按照车的价值给不同提成。

这是正式工的待遇,我才来是临时工,直接归到了姚辉的小组。

就比如这辆汉兰达,开回来后奖金就是五千。

由于是一起行动,我分到两千,姚辉拿了两千,原本跟着他的两个小年轻,一人拿了五百。

当然,公司的奖金不是自己出钱,等车主来要车时必须得交更多罚款,还有车贷逾期的滞纳金。如果不来要,到期限就会送到二手车市场卖掉,这就不关我们事了。

钱来的比较容易,为了感谢姚辉我直接要请客。

傍晚时四人来到一个大排档边喝边吹牛逼,怀念年少轻狂的日子,还有曾经的那些妞。

"我是一颗流浪的子弹,体会太多人间悲欢冷暖……"

手机铃声响起,见是女朋友打来,我拿起接听。

"我妈说了,你态度不好,除了二十万彩礼,必须还得有一套三室两厅房子,还有辆二十万以上的车,要不然我家会丢脸。"

我的脸色立刻一沉,"家里的别墅还不够你住吗?"

"你那是什么别墅,只是自建房而已。我不管,我妈养我这么大不容易,你要是拿不出来,我明天就去打胎。"

"你决定了?"

"嗯,我得听我妈的。"

哈!

我被气笑了,手机递给了姚辉。

就像是年少轻狂时代一样,一个眼神就足够了,姚辉接过了手机破口大骂。

"去尼玛的吧,你就算卖一辈子也不值那么多钱,跟你妈过吧。"

说完挂断,我和他齐齐大笑,可笑着笑着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人生太多不得以,大多只有一个原因。

穷!

这一刻我再也没了其他顾虑,先赚钱再说,等攒够了钱再搏一把,就不信这辈子永无翻身之地。

我这人有个不好的毛病,钱装进兜里就想花出去,尤其是喝酒后,钱就像是安耐不住一直从兜里往外蹦一样。

心情不好的时候更是如此!

伸手一拍姚辉肩膀,"不喝了,咱们唱歌去。"

"哈哈,唱歌发泄一下,我给你找个漂亮妞。"

起身结账,对面就有个KTV,四人已经半醉,摇摇晃晃的走去。

刚到大门口,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呼啸行驶而来,差一点撞到我们。

"你们瞎啊,刮坏我的车赔得起吗?"

开车的男子三十多岁,寸头,脖子带着一串蜜蜡,左手腕金表,右手腕盘着大颗粒的手串。

副驾驶上一个大波浪披肩长发美女,下车时拽了下包臀超短裙,已经短的不能再短,妖娆的身段让我们看直了眼。

男子一脸嚣张再次喝骂,"看你麻痹啊,信不信老子挖了你们的眼。"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